小說無憂 > 大漢萬勝 > 第346章 人的惰性

第346章 人的惰性

一般來說,既定事實是無法改變的,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是不是?
  
  史恭吃吃的對著劉拓道:“那……這般……說來,郎君你是……漢王?”
  
  劉拓點點頭,事實上就是這樣。
  
  史恭絕對沒想到面前的這個年輕人轉眼間就成了一位親王殿下,那剛剛……這座府邸就是王府了。
  
  史恭有些眩暈。
  
  不過,令史恭眩暈的不止這些。
  
  “史老夫人,病已您大可不必擔憂,這孩子現在是關內侯,戶一百,本事大著呢。”
  
  噗。。。
  
  史恭剛想喝口茶穩穩神,劉拓對著史老夫人的這番話再次直接讓其噴了出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史老夫人對著史恭怒道:“逆子,滾出去!”
  
  史恭指著自己,我怎么就逆子了?
  
  劉拓替史老夫人順著氣,說:“史老夫人莫要生氣,氣大傷身。”
  
  史老夫人這才笑著道:“病已這孩子都是關內侯了,了不得呀了不得。”
  
  “母親,給你順氣的這位是漢王殿下。”史恭不得不提醒道。
  
  史老夫人怒視史恭一眼,逆子。
  
  “漢王殿下,老婦無事,您趕緊坐下吧。”史老夫人可沒糊涂。
  
  劉拓看著無事的史老夫人這才坐下。
  
  史恭看著絲毫未變的府邸,與普通人無二,可府門外懸掛的那面牌匾又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這座親王府邸,可真是夠貧瘠的。
  
  午飯間,劉拓好生招待了一番史家老夫人和史恭,讓得史家老夫人贊不絕口。
  
  “漢王殿下,府上美食果真名不虛傳,老婦這一生也未曾嘗吃過如此美味。”史老夫人很是開心。
  
  劉拓笑呵呵道:“好吃您就多吃點,來。”
  
  “好好。”
  
  史恭喝了口劉拓口中的酸酸水,差些將牙齒都酸冰掉了。
  
  “呸呸。”
  
  史恭趕忙將口中的酸酸水吐了出來,實在受不住呀。
  
  “丟人現眼。”
  
  史老夫人越看自己這個兒子越不順眼,反倒是劉拓,越看越順眼。
  
  史恭老頭很是委屈呀,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該陪著母親來探望劉病已,唉。
  
  最后,只有劉拓在享受著飯桌上的酸酸水,史恭就只能喝著溫熱的涼白開,那心情可想而知。
  
  午后,劉拓給史家老夫人找了間屋子讓其休息。
  
  “老婦精神好著呢,用不著休息。”史家老夫人吃過飯后精神頭十足,可是,一旁的史恭卻是哈欠連天。
  
  春困秋乏,呸,不對。
  
  “老夫人,夏季炎熱,人容易犯困,您還是歇息會吧。”劉拓陪著史恭將其送入房間。
  
  終于搞定了這位精神頭良好的老太太,劉拓也是舒了一口氣。
  
  史恭終于可以直起腰板了,今天將自己累得喲。
  
  “史公。”
  
  史恭忙擺手,“漢王殿下,這可使不得,老夫一介白身,擔不起您的這聲叫喊呀。”
  
  劉拓接著吩咐劉大也給史恭找了一間房屋讓其休息,看得出來,史恭是一個孝子,不然,史家老夫人哪里會如此。
  
  接著,劉拓也美滋滋的睡了一覺,等到醒來已經不知幾時。
  
  走出房門的劉拓卻是看到了史家老夫人和劉病已說說笑笑的畫面。
  
  這樣也挺好,起碼劉病已在這世間又多了些親人,不再那么孤獨。
  
  劉拓心中一直知道,劉病已很害怕孤獨寂寞,所以他才那么活潑,想的無非就是驅逐心中的那份寒冷。
  
  史家起碼是劉病已的娘家,何況現在劉病已也被封為了關內侯,史家自然對其禮敬有加。
  
  “小叔,你醒了。”劉病已眼尖的看到走出房門的劉拓。
  
  史家老夫人也對著劉拓笑道:“漢王殿下,老婦看著您睡的熟就沒讓人打擾你。”
  
  劉拓擺手示意無礙。
  
  嗯?
  
  劉拓看到了蹲在一旁有些困乏的史恭,接著便聯想到了一些令人好笑的事情。
  
  可憐的史恭老頭呀。
  
  史家老夫人看到了劉病已也就了卻了心中的一份心事,臨走前拉著劉病已的手絮絮叨叨。
  
  站在一旁的劉拓聽的很清楚,就是希望劉病已能夠健健康康的,并希望他能經常去史家做客,史老夫人一定很歡迎的,嗯,史恭也很歡迎。
  
  劉病已對著史家老夫人的態度也有著很大的轉變,畢竟是年歲這么大一老婦了,時刻念著自己。
  
  “嗯,我會的。”
  
  看到劉病已應了下來史老夫人極為高興。
  
  史恭看著天色,對著老母說道:“母親,該走了。”
  
  果然,史老夫人白了史恭一眼,沒好氣道:“知道了。”
  
  史恭只有苦笑。
  
  看著上了馬車的史老夫人和史恭,劉拓拜別。
  
  “漢王殿下,告辭。”史恭掀開車簾。
  
  “慢走。”
  
  吱呀呀。
  
  木質的車轱轆發出滾動聲漸漸遠去。
  
  劉拓拉著劉病已的手,對著他道:“走吧,我們回府。”
  
  “嗯。”劉病已問道:“小叔,今晚吃什么?”
  
  “吃素。”
  
  “啊!!!”
  
  “啊什么啊。”劉拓很不滿。
  
  “奧。”
  
  聽著滿是委屈的語氣,劉拓說道:“現在還是國喪期間,陛下走了沒多長時間,所以我們還得要堅持堅持,知道嗎?”
  
  劉病已鄭重地點頭,“小叔放心,病已會很乖的。”
  
  劉拓揉了揉劉病已的小腦袋,會心一笑。
  
  第二日,劉拓帶著千江他們來到城外的博望苑中,于東等人正帶著血芒軍操練,可由于天氣原因,每一個人都顯得有些萎靡。
  
  直到劉拓到來。
  
  “朗將。”
  
  劉拓是漢王不假,可也是統領血芒軍的中郎將,這個稱呼對于于東他們來說是一種榮耀。
  
  劉拓對此并不在意,而是問道:“怎么,是不是都想回去睡大覺?”
  
  校場上的溫度很高,陽光也很毒,每一個人都有些怨言。
  
  先帝逝去,新皇即位,短期內肯定不會有戰事,自然,血芒軍一部也就沒了戰心。
  
  俗話說:人都有惰性。
  
  在這里,劉拓得到了證實。
  
  對于劉拓的問話沒有人回答,可不回答并不代表就能夠混過去。
  
  劉拓再次說道:“都好生操練起來,別三天兩頭的打魚曬網,那樣,只會把血芒軍練廢。”
  
  一支廢軍,劉拓不會要的。
  
  :。:
  手機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