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 > 第274章
“轟隆——”又是一聲雷響。
  
  蔣毅航站在雨中沉默了,攝像師也沉默了,男人也沉默了,沒人說話。
  
  少年的那一句“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響起在在場的三人心中。
  
  蔣毅航心底有些唏噓,在這之前他聽說過少年的名聲,說他是全能學神,說他是體育健將,說他是歌手是演員,蔣毅航一直以為這個少年是靠炒作出來的名氣,直到今天。
  
  當少年說出“但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茍且而得意;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他所有的名氣,他信了。
  
  少年這樣一個人怎么可能會去炒作?
  
  現實版《熔爐》的曝光者,救下女孩的無名者原來都是他,而他什么都沒有說過,給人們寫下了《熔爐》。
  
  這樣的少年又怎么可能會去炒作?!
  
  ……
  
  當警察趕到現場的時候,少年腹部流的血已經將下半身衣服,已經站不穩了,頭有些暈,腳下也漂浮得很,蔣毅航見狀馬上扶起他。
  
  少年捂住腹部,推開了蔣毅航,唇角微微揚起,漆黑的眸子看著男人,不曾說話。
  
  “警察同志,我自首。”男人閉上了眼睛,長嘆一聲,少年的傷口是他造成的,女兒受到的傷害也有他的責任,說到底是他太自私。
  
  舒澄從糖盒里掏出一顆糖遞在嘴里,此時的她頭已經有些昏了,她甩了甩頭,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靜子坐在自己的房間里,說不上來的煩躁,她打開臥室的門,就看到了被警察戴上手銬的父親,靜子的嘴里發出“嗚嗯嗚嗯”的聲音,跑過去護在了男人面前。
  
  男人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女兒,眼眶一紅,別過頭去。
  
  靜子又轉過頭看著身上帶著血的大哥哥,靜子跑過去用手語不停比劃著:“哥哥,哥哥,你先告訴他們不要抓我爸爸好不好?”
  
  舒澄捂著受傷的腹部,靜靜的看著女孩,沉默不語。
  
  “哥哥,你救救我爸爸好不好?雖然我爸爸有時候也會打我,但是我爸爸不是壞人。”靜子不停的用手語比劃著,擔心溢滿了眼眶,“求求你了哥哥,上一次我偷偷跑出學校去,就被抓起來了,會很痛很痛的!”
  
  舒澄努力保持著清醒,漆黑的眸子盯著靜子,用手語告訴她:“那是你父親自己選擇的路。”
  
  靜子眨巴了一下眼睛,澄澈的雙眸里滿是疑惑。
  
  舒澄的面色已經蒼白,毫無血色的唇微微勾起,用手語告訴靜子:“今天,哥哥教你一個道理吧!”
  
  靜子望向少年。
  
  少年用手語比劃著:“無論是任何人,都要為自己所犯下的錯付出代價。”
  
  ……
  
  蔣毅航,攝像師以及旁邊的警察都看不懂手語,只有看懂了的靜子父親默默的流下了眼淚,他這樣做又何曾對得起家人?
  
  靜子不知道父親犯了什么錯,只是茫然的點了點頭,用手語問舒澄:“那……哥哥,爸爸什么時候回家?”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