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系統重生之國民男神 > 第805章
看出了劉婷兒似乎對加入工作室有點動心,舒澄也沒有多說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就收到了男人的短信。
  
  【[短信內容]:來小島。——榮雋驛】
  
  舒澄微微皺起眉頭,什么情況?看這個樣子應該不是找她算賬的吧?不就撩個妹子嗎?應該也沒有什么事情吧?
  
  少年朝劉婷兒看了一眼,又朝沈和和鄭毅看了一眼,他們之前在偷拍她她又不是不知道,就是他們告訴男人這件事情的。
  
  此時的舒澄完全忽略了是自己先發了一條V博炫耀自己勾搭了一個美女,而沈和鄭毅只是起到了一個添油加醋的作用。
  
  這個時候男人的短信又來了。
  
  【[短信內容]:出事,速來。——榮雋驛】
  
  舒澄這才意識到不對,眉頭狠狠的皺起,馬上起身,和眾人打了一聲招呼之后就離開了。
  
  外面是男人派來接送的人。
  
  舒澄上車,透過后視鏡望著司機的側臉,問道:“知道是什么事情嗎?”
  
  “工人死傷過多,我們派去調查的人不出三日喪命,自殺身亡。”司機言簡意賅,關于工人們說的小島鬧鬼的事情沒有強調,在他看來不過就是無稽之談,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怪。
  
  舒澄的食指肚輕輕敲擊著,習慣性的思考,死傷過多?男人派去的人都自殺身亡?有趣。
  
  男人派去的人怎么說心理和身體素質方面都不會弱,受過專業針對性訓練的人也有一定的抵抗催眠的能力,這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工人們和派去的人都是自殺?”舒澄皺起眉頭,按照自己的設計圖來說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啊?
  
  “他們怎么自殺的?有沒有什么特征?”舒澄又問道。
  
  司機皺起眉頭,考慮了一下,實話實說:“他們死的時候都很蹊蹺,每一個人的死法不同,但是臉上都帶著同樣的詭異的笑,就連嘴角的弧度也一絲不差,因此工人也說是小島風水不好,建筑設計圖有問題。”
  
  “是嗎?”舒澄漆黑的眸子里沁著點點冰霜,每一個人的死法不同,但是臉上都帶著同樣的詭異的笑,就連嘴角的弧度也一絲不差?
  
  開什么玩笑?通曉古今多少事的系統能夠建筑出一份風水不好的死島?
  
  她知道風水師的法術理論,但是從來沒有實踐過,也沒有天眼,沒有法器,看不到鬼怪,但是這不代表她舒澄對這些事情就沒有辦法了。
  
  她畫設計圖的時候明明參考過地形和風水,每一個地方都是恰到好處的寶地,怎么會死人?還是一連串的死人?
  
  這不可能。
  
  要么,是有風水師在作怪。
  
  那么是她得罪過什么風水師嗎?舒澄越想越不可能,她混跡的是娛樂圈,倒是和風水師扯不上什么關系。
  
  等舒澄下車,看著和之前似乎外貌一樣但是卻平添一股陰冷的小島,冷笑了一聲。
  
  什么人在針對他?會是之前警告她的人嗎?
  
  是不是老虎不發威,誰都能把她當病貓?
  
  舒澄笑靨如花,平添一股慵懶的氣質。
  
  男人走過來,抱住少年,“你懂風水嗎?”
  
  男人知道少年懂很多東西,少年也總說:“自己什么都會,所以榮雋驛才有著這一問。”
  
  “略懂。”
  
  男人瞇起眸子,在他面前少年似乎從來不知道謙虛為何物,她說略懂,看來舒澄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你確定這里是風水問題嗎??”舒澄問道。
  
  榮雋驛唇角微抿,點頭,“雖然沒有證據,但是很明顯,我帶你看看他們死亡的地點,都是一個地方,位置分毫不差。”
  
  “分毫不差?”舒澄詫異,是什么樣才能讓男人說出分毫不差?
  
  “是的。”榮雋驛點頭。
  
  舒澄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風水這東西,這么多任宿主根本沒有人選擇用它走上人生巔峰過,畢竟算命勘測太多天機,會受到五弊三缺的懲罰,得不償失,所以舒澄一直也沒有對這個行業太過看重,僅僅是有理論資料,但是實際操縱起來確是有些麻煩。
  
  舒澄甚至有些懷疑針對它的人知道自己的一切底細,對于她不善于的東西都知道得很巧妙。
  
  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男人看上去醉熏熏的朝這邊走過來,臉上帶著和之前的死者一樣的詭異笑容。
  
  陽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得更加的詭異恐怖。
  
  舒澄和榮雋驛對望了一眼,看懂了彼此的眼神。
  
  舒澄一個銀針甩了過去,那人卻沒有半點反應,舒澄皺起了眉頭,朝他看過去,那人還是朝著他笑,笑得更加的詭異,動作也越來越接近之前死者的動作。
  
  舒澄調取著自己腦子里關于玄學的資料,等她反應過來,男人已經倒在了地上。
  
  “啊!”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真的鬧鬼,真的鬧鬼,有鬼,有鬼,這里有鬼,我要離開這個島,這錢我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們讓我走。”
  
  有一個人自然接下來就有很多人。
  
  “你們也看到了,每一次都是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死亡,說不定下一次就會是我,太可怕了,我不要死!這錢我不要了,我要活著回去看我爸媽,我的妻兒!我要回去,我不會修這個島了。”
  
  “我也不要了,太恐怖了!以后都不要修了!真的鬧鬼!真的鬧鬼!這里是真的鬧鬼!”
  
  “合約里是不是讓賠錢,我們陪,我們賠,我們不干了,我們要活著,我們要活著,這里太邪乎了,這個小島鬧鬼,這個小島真的鬧鬼!”
  
  “真的鬧鬼!真的鬧鬼,我不干了,我真的不干了!讓我走吧!我把違約金給你們!”
  
  ……
  
  現場是一片哀嚎,舒澄漆黑的眸子看著眼前的一切,說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有點酸。
  
  那些人不該死的,不應該這樣枉死的,她會找到原因。
  
  ——
  
  題外話:
  
  怎么寫得自己毛骨悚然?以后不能在晚上寫這個東西了。
  
  純粹胡扯,大家別過度考據,玄學這東西我了解不是很多,明天早上再去查查資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