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重生之最強王爺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背后偷襲

第四百一十四章 背后偷襲

毛聚雙手緊緊扣住唐通的彎刀,竟然將刀身抓的發出了輕微“咯吱”聲,唐通心里一突,這說明毛聚的雙手堅于精鋼一般,緊抓利刃竟然毫發無損。
  
  唐通眼神一凝,赫然踢出一記毒龍穿心腿直奔毛聚的胸口,這一腿乃是唐通的獨門絕技,不但速度極快而且出招之時毫無征兆,令人防不勝防,毛聚大駭周圍罡氣暴漲,混元罡氣凝聚成七星盾橫在身前,七星連珠,循環往復,乃是道家正宗護身功法。
  
  而唐通的毒龍穿心腿法能被他作為絕技顯然是不同凡響的,他全身的功力聚集到一點,破滅的殺機凝聚在其中,腳尖毫無阻隔的轟碎了青木散人毛聚身前的七星盾,護體真氣被破,毛聚頓時一口鮮血噴出。
  
  眼見毛聚就要被唐通一腿踢中胸口,就在這個時候,忽聞一聲厲喝,一道人影激射而出,他的手纖細修長,膚色細膩,仿佛不是男人的手,而像是一個精致的女人手一般。
  
  但此時他的手中卻是捏著一個印決,漆黑的罡氣凝聚成一朵嬌弱的花朵隨著他的動作,輕輕的點在唐通的腳尖,一瞬間黑色罡氣爆裂開來,唐通與這個人驟然而分,各自后退了幾步。這個人順勢扶住了身體搖搖欲墜的毛聚。
  
  這時眾人才看清這個人是誰,原來他不是別人正是乾天堡堡主“點蒼手”劉鵬。這劉鵬賴以成名的‘點蒼手’,其傳承自他家祖傳的《探花訣》。
  
  據說此功夫練到極致一出手可以成千上萬朵屬性各不相同的罡氣之花盛開綻放,威勢驚天動地,最后更是可以凝聚出傳說中的無相之花來。
  
  而劉鵬的探花訣才練到六成,他使用的最順手的,便是這黑夜當中蘊含著殺機的點蒼花之印。陰沉著臉看著對面的唐通,劉鵬說道:“唐兄,做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這個道理難道你不懂嗎?”
  
  唐通冷冷一笑說道:“留一線?哼,你乾天堡和我沙蝎幫早就仇怨不斷了,這些年咱們雙方的弟子門人有不少都死在對方的手下吧,還有什么可相見的?”
  
  劉鵬眼睛一瞇,冷聲道:“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吧!”話音剛落他就再次出手,他的雙手宛若飛花拈葉,一朵朵漆黑的六瓣之花盛開,輪番轟在了唐通,宛若黑夜里盛開的死亡之花,帶著森嚴的殺機。
  
  唐通厲喝一聲,不退反進漫天的刀芒揮灑,指風彈射,整個場內都被暴亂的罡氣所填滿。短距離內唐通腿法的速度堪稱無敵,騰挪閃避配合他的刀法,到也和劉鵬打的有聲有色。
  
  不過他們之間始終在功力上有些差距,時間一長,唐通漸漸不敵,劉鵬見狀立即加緊攻勢,只見他雙手快速舞動,無數黑色的花朵生成,隨著他的身法將唐通包圍在其中,唐通見勢不妙怒吼一聲,積蓄功力全力發出一擊,一柄巨大的刀芒帶著炙熱的氣息呼嘯而出,仿若巨星隕落一般,帶著無盡的爆裂之力轟響劉鵬。
  
  劉鵬同樣一聲爆喝,手勢倒轉,漫天的黑色花朵升起跟那巨大的刀芒轟在一起,頓時帶起一股劇烈的波動,場內不少功力不高的武者連連后退,竟然連他們都抵擋不住這股強大的波動。
  
  劉鵬胸口一悶,但是隨即強提一口真氣,在瞬息之間再次劈出數十掌,而唐通奮力劈出這一刀之后,此時正是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時,結結實實的被劉鵬擊中,只聽他慘叫一聲,被擊飛數十丈遠,半空中撒下一蓬血雨。
  
  如同一個破布口袋一樣的摔在地上,唐通已經昏死過去,沙蝎幫的人連忙跑上來將他抬了下去,見唐通被打成重傷劉鵬這才松了口氣,可是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一道青色的劍芒閃耀而出,從背后襲向劉鵬。這個時候的劉鵬剛剛放松了自己的精神,面對這驟然而來的襲擊,大駭之下只能勉強轉回半個身子,同時聚集手中殘余的真氣與之對抗。
  
  只聽的一聲巨響,劉鵬的身體被擊飛到半空,同時一個身影從他身后顯現,是一個面目陰鷙的中年人,手中握著一柄長劍。劉鵬雖然受傷但是也將此人的面目看的真切,他怒喝道:“殷無異,你好卑鄙,竟然背后偷襲!”
  
  偷襲劉鵬的人正是沙蝎幫幫主“漠北毒蝎”殷無異,只見殷無異陰惻惻的一笑說道:“這個時候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只有贏了才是正理,你自己在戰斗中走神,賴的了誰啊?”
  
  他的話音剛落,手中的長劍再次如同毒蛇一般,帶起刺骨的陰冷罡氣直刺劉鵬的胸口,劉鵬受傷,半躺在地上根本無法躲閃,就在他滿臉絕望的看著殷無異的長劍刺向自己的時候。
  
  又一個人出現了,身形一動就已經出手,一掌轟出,只手遮天!那一掌拍下,只見那白玉一般的雙手周圍,濃郁的真氣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掌影足有數丈大小,磅薄的真氣蘊含在其中。
  
  殷無異的長劍被牢牢的擋在這只手掌之外,而手掌的主人也慢慢顯出了身形,原來是天雷劍派長老“斬金斷玉”葛云傲,天雷劍派與乾天堡同在西海附近,是守望相依的盟友關系,那這個葛云傲出手救劉鵬就不足為怪了。
  
  攔下了殷無異,葛云傲并沒有乘勝追擊,而是來到劉鵬身邊將他扶起,說道:“劉堡主請休息片刻,待葛某收拾他這個陰險的小人。”
  
  劉鵬點點頭,然后到一旁調息療傷去了。轉過身,葛云傲看著殷無異說道:“久聞沙蝎幫幫主殷無異是個卑鄙無恥的陰險小人,葛某原以為是世人夸張之語,沒想到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哈哈哈,你不必激我,我做事從來不用別人來教,我想怎樣就怎樣,在這個江湖上只有勝利者才有資格站在這里,如果可以贏我不介意用任何辦法。”
  
  葛云傲被殷無異的話氣的不輕,怒目圓睜道:“竟然如此,那就看招吧!”言罷,一掌落下,威勢遮天,強大的壓力向著殷無異碾壓而來,仿佛要將他直接壓成一攤肉泥一般。
  
  趙承琰一眼便看出來,這葛云傲也是達到了天人合一,初步感悟了天地之力的境界。而殷無異的劍鋒一轉,長劍演化無邊的血氣殺機斬出,血色的劍芒跟斬金斷玉手那遮天的掌力相撞,頓時爆發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將地面轟出了一個大坑。
  
  (//)
  
  :。: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