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南離傳奇 > 第四十章 揮金如土 上

第四十章 揮金如土 上


  舒小馨看的花容失色,那赤紅色的斷臂上還有不少血水低落,早先看似勇猛無畏的壯漢此刻正抱著空空如也的右臂躺在地上,面若死灰。
  齊世勛看了紫南離半響,面如沉水的臉上忽然啟齒笑了,先前的那把折扇又打了開來,他輕輕的扇著風,姿態優雅,笑吟吟的向著紫南離走去,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
  他指了指那壯漢,對紫南離贊賞地道:“你看上去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沒想到還挺有本事。
  不過你這一手看起來挺像我健陀羅的大千葉,但瞧著你提氣運勁的樣子,卻有點像渠國的九梵散手”
  他拿折扇敲了敲頭,依舊是一副優雅的姿態,臉上的笑意更濃。
  “不過總覺得,有哪里不對,九梵散手本是邪心古佛傳下來的,這功法亦正亦邪,使出來也應當似魔似佛,不過你動手時卻是突然戾氣大增,哪有半點佛陀的樣子”
  說到這里他大叫了一聲,手臂猛的一揮,儒雅英俊的臉上好似興奮到了極致,指著紫南離笑道:“我知道了,你是隱宗的人”
  南宮邪和聶停城本來一臉戒備的盯著齊世勛,一聽這話頓時驚愕不已,隱宗,那可是中洲赫赫有名的魔教,什么時候南離旗使和隱宗扯上關系的?
  殺人誅心,這臟水要是一旦潑到實處,他們幾個就別想活著離開四方城了。
  紫南離輕松的笑著,那神情好像半點不在乎齊世勛說的話,他將手中的斷臂遠遠的甩了出去,滿手的血污就好像不在意一般,隨意的在身上擦了兩下。
  “隱宗?沒聽過,我倒是知道一個叫不老宗的,就是不曉得你聽沒聽過?”紫南離似有深意的說道。
  那笑臉吟吟的齊世勛一聽不老宗三字,猛地臉色一僵,不過片刻功夫居然又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
  他將那扇子別在腰間,沖著紫南離抱拳說道:“未請教?”
  紫南離嘴角微翹,背著雙手,一副高人做派緩緩說道:“陶勇”
  齊世勛明顯一愣,一臉錯愕的表情,他瞅了瞅了紫南離,搖了搖頭,一擺手,跟在他身后的兩名仆從立馬將那躺在血泊中的壯漢扶了起來,三人一臉恭敬的站在齊世勛身后。
  “姑且稱你陶兄吧,等到尋鑒會完了,不知陶兄是否有意到我齊府上作客,你我小酌幾杯可好?”齊世勛笑著說道,神情自然,不見半點虛偽之處。
  紫南離抱著拳回道:“一定,就是齊兄你不說,我也得到貴府去討上一碗水酒的”
  一旁的南宮邪和聶停城頓時一愣,先前還劍拔弩張的兩人怎么突然間和好如初了?這兩貨肚子里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兩人在那邊還暗自揣摩著,那齊世勛卻是呵呵一笑,擺了擺手,領著手下的三名仆從轉身就走,只是還沒等他出了這清瓷巷口,這位齊家的二公子猛的又轉過身來,對著才緩過勁的舒小馨喊道:“還請舒姑娘在等我一日,等我打發了這陶勇后,我便來接你進府”
  舒小馨怔了怔,她還不知道如何回復這齊家的二公子,到是一旁的紫南離搶先說道:“不勞齊公子掛念了,我與小馨姑娘早有婚約,等我今晚收拾了你,明日我便會跟小馨成親,娶她過門”
  躲在舒小馨身后的舒衣衣一聽這話立馬不干了,他正要辯駁幾句,沒想到紫南離好像早猜到這小子要跳出來找事,已經冷著張臉,神情不善的在盯著他了。
  舒衣衣本就被方才的一番搏殺嚇了個半死,尤其是最后,眼見紫南離那般血腥的手段,小男孩早就收起了先前的輕視之心,
  那紫南離看起來傻傻乎乎的,可沒想到卻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生生拽下人的胳膊,這得是多么殘忍嗜血才能干的出這種事?
  舒衣衣不由將滿肚子的話都咽了回來,他暗暗的安慰著自己:“我今天姑且先讓著點他,等我……等我長大了,自然不會在怕他”
  本要走出這青瓷巷的齊世勛撫掌大笑,那樣子似是歡喜到了極致,紫南離本還等著他撂下幾句狠話,沒曾想這齊家的二公子,笑完后居然就這樣走了。
  “莫非氣的不夠?難不成要加一句今晚就入洞房才來的逼真?”紫南離還在暗自嘀咕著,忽覺腳背一痛,他抬起頭正對上舒小馨柔媚如水的雙眼。
  只不過大美人此刻正蛾眉倒蹙,杏目圓瞪的橫著自己,紫南離做無辜狀,指著那腳背上的金蓮,好意的提醒道:“舒掌柜,你踩到我了”
  令齊世勛魂牽夢繞的美女這時俏臉一拉,貝齒緊牙,抬起玉足照著紫南離的腿上便是狠狠的一腳,“我踢死你個臭流氓”
  ——————————
  大境堂位于四方城的正中央,一座不高的三層木樓,樣式古樸卻不失華麗,吳酒仙和陶勇都沒怎么向人打聽,只是順著人潮便找到了這里。
  嗜酒如命的吳酒仙此刻正拿著不知從何處淘來的酒葫蘆,咕咕的牛飲著,他身邊的陶勇看著那葫蘆上粘著的粘稠液體,猛的打了一個哆嗦,滿臉嫌棄的往一旁挪了挪。
  “按照這酒鬼的尿性,肯定要逼自己也喝上一口,這生冷不忌的臟貨,也不怕喝死自個”陶勇在心底泛著嘀咕,他正想在走的離吳酒仙遠些。
  哪知胳膊一緊,人已經被那酒鬼一把拉倒了身邊,吳酒仙此時已喝的面色潮紅,雙眼都瞇了起來,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
  “干……干嘛……去,嘗嘗這……百日醉……比月明樓賣……賣的要好”吳酒仙大著舌頭說道。
  陶勇一臉嫌棄看著吳酒仙,一邊抽著胳膊,一邊說道:“松手,你也不瞧瞧這酒葫蘆臟成什么樣了,你沒看見剛才你沽酒時,那店家怎么看你的嗎?早知道跟著你這般丟人,我還不如陪著公子呢!”
  吳酒仙舔了舔嘴唇,拿起手中的酒葫蘆左瞅右瞧,“胡說這葫蘆哪里臟了?”說著便將那葫蘆遞到了陶勇面前。
  一股辛辣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陶勇捏著鼻子厭棄的說道:“快些拿開,這玩意都捂臭了”
  吳酒仙聞言大怒,這可是他花了了一千兩白銀才買到的寶貝,怎么會臭?酒意上腦的吳酒仙惡狠狠的對著陶勇威脅道:“什么東西臭了?你再說一遍”
  “哇這什么味?臭死了……”身旁一懶懶的聲音說道,吳酒仙看都未看一眼,揮拳便向身旁掄去,口中還振振有詞的道:“叫你多嘴”
  一旁的陶勇一陣驚呼,他下意識的抬頭一看,頓時一股涼意自頭頂涼到了腳心,那酒意嘛,瞬間便煙消云散不知所蹤了。
  天武帝國的南離旗使,吳酒仙的直屬上司,此刻正捂著左眼,一臉錯愕的看著他。
  吳酒仙結巴了半天,才小聲說道:“大……大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在那大境堂三樓的坎字號雅閣里,紫南離鐵青著臉,坐在當中的位置上,一臉不耐的瞅著樓下的大廳,一邊抖著腿,一邊將侍女送進來的貢果咬的嘎吱作響。
  在他身后站著的南宮邪幾人,此刻正強忍著笑意,一會瞅一瞅神色不善的紫南離,一會又轉頭撇一眼垂頭喪氣的吳酒仙。
  誰叫紫南離現在右臉紅腫一片,左眼上烏青了一圈,那樣子實在是滑稽可笑的緊了。
  雅閣里久久無聲,陶勇估計是強撐的久了,實在沒有憋住,撲哧的笑出了聲,紫南離頓時回過頭去,怒道:“誰笑了?交銀子,十兩白銀,一兩都不能少”
  正感覺要憋不住的聶停城靈機一動,指了指那一樓的大廳,說道:“公子,尋鑒會開始了”
  紫南離哼了一聲轉過頭去,嘴里兀自說道:“等小爺這次賺個盆滿缽滿在收拾你們幾個……敢看我的笑話……尤其是那個酒鬼……氣死我了”他揉了揉發青的眼眶,又摸著紅腫的右臉,惱怒的想到:“不就是說要娶你嗎?至于這么大反應嗎?這一巴掌扇的……嘖嘖真他娘的疼”
  
  
  
  
  
  
  
  手機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