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武俠時空流浪記 > 第118章 遇見仇人

第118章 遇見仇人

地面上狂風和冰塊飛揚,冰洞下漆黑一片,張知水和兮月在容納三人多的地下冰洞里好好的呆著。冰洞里左右周圍,上下都是有白色近藍的冰組成,寒冷從周圍散發,一點光明都沒有。
  
  張知水摸索著自己的包裹,不小心碰到了兮月的身體。“你在干什么?”黑暗中兮月紅著臉,朝著張知水說話。
  
  張知水并沒有到兮月的表情,黑暗之中,臉上帶著一點尷尬。“不好意思,一會就好。”張知水朝著冰墻上靠了一靠,遠離這個溫熱的身體,放出自己的精神感知,雖然依舊是一片黑暗,張知水已經不是一個亂摸的瞎子了。
  
  從自己的包裹之取出一個小玉做的小盒子,大拇指稍微一用力,就打開了盒子,頓時一種明艷的藍色開始在這這暗無光明的寒冰鑄成的世界中升起。
  
  這藍色的寶石正是張知水從段正志手中得到的寶石,如今在這黑暗中大放藍色的光芒,在這藍色的光芒之下,整個冰洞都開始展示在張知水的面前。
  
  一道道藍光從寶石中散發,光線照射在白色近藍的冰墻之上,又朝著藍色的寶石反射去,一時間,整個世界仿佛都變成了藍色,美輪美奐。
  
  兩個人趁著這個藍光,平復著各自的心情,開始打坐起來。然而這場冰血暴卻一直在持續,持續到張知水都不知道過了多久,雖然張知水的身體已經得到了紅菱果的強化,但這到底是是冰洞,不由的從心中泛起一陣寒冷。
  
  干糧吃了又吃,母親羅鈺給他準備的干糧如今只能堅持七天的分量了,可是這持續的冰血暴卻一直在肆虐。
  
  “咚”
  
  忽然從頭頂傳來了一陣響聲,居然有一塊兩人大的冰塊把二人進入到冰洞的入口處堵住了,雖然透過透明的冰塊依舊可以看到外界,但這個小小的冰洞如今沒有了出口。
  
  讓張知水感覺到慶幸的地方就是冰塊并不是規則的形狀,也就導致了這個入口還有通氣的口,二人倒不會被活活憋死。
  
  冰血暴持續了三天,威力終于漸漸的減弱了,二人不由的在心中慶幸。不能在這里呆下去了,張知水和兮月商量著,二人的干糧雖然還剩下不少,但是這些食物畢竟是用來應急的,不應該一直靠著干糧。
  
  看著頭頂的冰塊,二人用手中劍打開了一個缺口,從中走了出來。
  
  從冰洞之中走了出來,入眼之內,都是白色的風和冰渣在空氣中飄灑,雖然風小了很多,但風和冰渣打在臉上,依舊讓人感覺到生疼。
  
  ……
  
  李靖和一群人來到冰原,恰逢冰雪暴,只好找到一個避風的地方躲了起來。躲過了持續幾天的沖擊之后,見到風勢變小,李靖安奈不足自己渴望變強的心,依然在同伴的規勸之下決定在風雪之中走出營地,朝著極冰花生長的地方前進。
  
  見到自己的主心骨決定出去,北度宗的其他人也不得不走出營地,頂著風雪,朝著目的地前進。此時的外界依舊是白茫茫的一片,北度宗的眾人視線受阻,走的小心翼翼。
  
  然而人終究抵不過天像,再加上李靖心急之下,居然在這茫茫的冰雪之地中迷失了方向。
  
  冰雪之地,遼闊無邊,對于一名武林高手二人,最壞的地方并不是沒有食物,而是迷失了方向。如果在這個地方迷失了方向,運氣差的話會一直走不出這片冰原,真是,在這里迷失了方向比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更嚴重。
  
  當然,如果你運氣夠好,還是能走出這片冰原中的,據說北度宗的極冰花就是因為一名弟子在冰原之中迷失了方向,才誤打誤撞給找到的。
  
  李靖看著這四周如一的場景,心中不禁有著深深的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會這么心急了,晚幾天又沒有什么不好,極冰花自己又不會長腳自己走。如今卻落得個這個天地,舉目望去,四周皆是寂靜。
  
  同伴們看著周圍的白色,心中也有一點對李靖的不滿。然而李靖到底曾經是北度宗的嫡傳,本身更是進入到先天的境界了,如今心中雖然有一點不滿,但還是深藏于心。說到底,他們這些人終究算是李靖的手下,和李靖本身的境遇倒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咦,那時什么?”李靖看著前方出現的黑影,心中有著一點驚奇,現在這個環境,居然還有人在冰雪風暴之中趕路,莫非是我們北度宗的前輩們?
  
  想到此處,李靖帶領著自己的同伴們朝著前方的黑影趕去,不是李靖不放心,而是在這片廣袤的冰原之中,出現的身影基本上都是他們北度宗的弟子,如今這個地方也算離發現極冰花的地方不遠,能到這里的除了他們北度宗的人,還會有誰呢?
  
  另一邊,張知水和兮月當然也發下了有一隊人朝著他們的方向趕來。謝天謝地,在這個鬼地方終于碰見其他人了,在這個地方不知道消磨了多久時光的張知水心中開心開心起來。生活開始有了一點調味劑。至于擔心出現敵人,出于對自己武功的自信,張知水并不擔心。
  
  就這樣,充滿故事的人這樣相遇了。
  
  “是他!”張知水和兮月二人同時心驚。
  
  “是他們,”李靖走到跟前,才發現前面的人居然是自己熟悉的人。
  
  兮月看著失去一條手臂的李靖,心中有著仇恨,一雙俏目更是寒光閃閃,如今的兮月已經進入先天,身體更是在紅菱果的幫助下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如今見到殺死自己愛人的李靖,心中升起一道道殺氣。
  
  李靖看著熟悉的人,心中有著對張知水削去自己手臂的仇恨,又有一絲對于張知水的恐懼。當然,這些情緒轉眼之間就被重新被見到兮月的高興所取代,多日不見的兮月變得更美了,黑色的發絲束了起來,白皙的臉上隱約有著晶瑩。
  
  李靖有一點結巴,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你最近可過的好,兮月”唉!可涼的孩子,還不知道自己殺死的那個綠蘿對于自己夢中女神意味著什么,此時居然還做著夢。
  
  兮月殺氣騰騰的看著李靖,開口說道:“好,很好,前所未有的好,我恨不得早點見到你,”兮月咬牙切齒,全然沒有了半點冷靜。
  
  “兮月,難道……,我也在一直想著你”李靖聽到心中的女神說著思念自己的話,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驚喜,一時間感覺到自己先前受到的苦楚都是沒有白費。眼神溫柔的看著兮月。
  
  “少說廢話,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兮月看著眼前的敵人,腦海中又重現了那一日綠蘿死在自己面前的場景。秋水劍也仿佛知道了主人的心意,在空氣中寒光四射。
  
  李靖雖然沉醉于自己的小世界中,但到底還是有對危險的預知的,此時見到兮月提劍朝著自己刺來,明白自己應該先在兮月面前保住自己的性命。不過心中到底對兮月的出招沒有警惕,在他眼中,兮月畢竟還是那個三招之內就被自己制服的少女,如今自己的敵人還是站在兮月身百的張知水。
  
  武俠時空流浪記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