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世刀霸 > 第二十一章 噬靈珠

第二十一章 噬靈珠


  十個箱子,有三個箱子里滿滿的都是上品靈石,四個箱子里裝滿了各種靈器,刀槍劍戟,應有盡有。最后的三個箱子里,則滿滿的裝著一顆顆拳頭大小的珠子,散發著危險的波動。
  看著這一幕,不知道多少人暗中狂咽口水,眼睛都有些泛紅。就連張偉雖然之前已經用精神力探查過了,現在都直勾勾的盯著那些靈石,幻想著把它們收入自己囊中。
  這時,于泰斗朗聲道:“諸位,面對強敵我們唯有拼死一戰,現在大家各自出手,在這些靈器中每人選取一件趁手的兵器,每人取夠數的噬靈珠!”
  此時商隊中除了張偉和于鵬,再沒有一人是靈淵境之下。
  聽了這話,商隊眾人都微微一愣,接著便是狂喜,眨眼功夫就見一件件靈器飛起,落入他們手中,而且每人拿了不下五顆噬靈珠。
  看著下面商隊的作為,城主勢力這邊的人都臉色一變。那可是靈器,現在居然一人一件,就算是剛剛得到,但威力比起他們手中的普通武器來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他們剩下的人中,擁有靈器的也不超過五人,這五人都是千辛萬苦后才得到的靈器。看著下面的商隊眾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靈器怎么能不嫉妒。
  而且,真正讓他們忌憚的,是那些噬靈珠。
  噬靈珠嚴格意義上來講只能是中品靈器,但因為制作材料和制作過程繁瑣,且是一次性用品,所以又算是上品靈器,一噬靈珠枚爆炸的威力堪比靈淵境中期全力一擊。多枚噬靈珠爆炸,就算是靈淵境后期的存在都得脫層皮。
  城主勢力那邊一個靈海境看著商隊眾人的作為,開口道:“果然,傳言不虛,你們家族出現了一位人級煉器師,不過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拼出一條生路,若是現在投降,讓你們那位煉器師為我們大人服務,你們于家還有生路,否則……?”
  于泰斗冷哼一聲:“否則怎樣,今天若是繼續下去,估計除了你們二人,其他人都得死。”
  果然,聽了此話,城主勢力的那些靈淵境明顯都有些畏懼,因為按現在的情況來看,這種可能不是不會發生。
  看著被于泰斗一語弄得人心惶惶的手下,這兩位化靈境對視一眼,露出一絲肉痛之色,一揮手也是一件件靈器懸浮在眾人面前。
  “一個小小于家,出了一個人級煉器師就意味天下無敵了?我們大人的底蘊豈是你們可以想象的?”一人冷聲道。
  握住懸浮在面前的一件件靈器,城主勢力這邊的人雖然心中略有不滿,但靈器在手,只能壓下那一絲不滿。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些靈器應該是出發前就賜下來的,不過保管的人并沒有第一時間發下去,若是及時的分發了,也不見得會有這么大損失,不過誰也不會捅破這層窗戶紙的。
  于泰斗看著對方也是人人配備了靈器,知道今天是絕對不能善了了,一揮手,命令眾人以噬靈珠全力攻擊。
  眼看商隊眾人出手就是噬靈珠,出云城這邊眾人也是大吼一聲,武器揮舞間,一道道攻擊阻攔而來。
  但噬靈珠有一個特性就是能短暫的無視靈力攻擊,所以一瞬間就有近五十枚噬靈珠出現在出云城眾人面前,在他們駭然的表情中紛紛爆炸開來。
  響聲震天,呼喝不斷,驀地,兩道綠光自混亂中冉冉升起,極速擴張之下,便壓下了劇烈的爆炸,待得風煙散去,眾人無不為此次攻擊的強度震驚。
  原來整整齊齊的三十多人,現在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且人人帶傷,其余人已經不知道到哪去了,看這樣子估計是被炸的尸骨無存了。
  而商隊這邊也有數人因為太過考前,被爆炸的余波波及,也是口吐鮮血。
  張偉不由駭然:“這果然是炸彈。”
  眼看一輪攻擊有效,于泰斗再次指揮眾人使用噬靈珠攻擊。
  見識了噬靈珠的詭異和威力,這次出云城眾人再沒有硬碰,而是紛紛后退。雖然噬靈珠爆炸了,但因為他們退的夠快,加上靈海境的阻擋,所以也沒有造成什么損失。
  拉開距離后,出云城眾人,包括兩個靈海境紛紛出手,從遠處使用靈力不斷地攻來,而商隊眾人也紛紛使用噬靈珠對攻,好不熱鬧!
  張偉看著這一幕,有些明了,對方這是想耗死他們,噬靈珠雖然威力強大,但數量有限,而且不會對靈海境造成多大損傷。
  因為噬靈珠只能靈淵境使用,所以張偉和于鵬就成了兩個閑人,在隊伍后方看著天空中一道道攻擊對撞,宛若節慶時的煙花。
  “要是威力能更大一點就好了。”張偉自言自語。
  “威力更大?這已經是極限了。”于鵬聽到張偉的回答,不由嗤笑道。
  “你怎么知道?”張偉反問,同時也發現這于鵬沒有那么吊兒郎當了。
  “我怎么知道?”于鵬自嘲一笑,“因為這些東西都是我做出來的!”
  “什么?”張偉感到難以置信,怎么也想不到身邊這個就是對方的目標,那所謂的人級煉器師!
  看著張偉的反應,于鵬也不做解釋,或許是自覺求生無望,索性和張偉聊了起來,在他的描述下,張偉才知道了前因后果。
  于鵬所在的于家是出云城中一個青級勢力,以煉器為主。十年前,于鵬展現了過人的煉器天賦,并在短短五年中成為了人級煉器師,今于家高層狂喜不已。
  但人的貪婪是無盡的,有了于鵬的于家妄圖脫離出云城控制,所以才有了今天這一幕。
  又問了幾個問題張偉突然發現自己貌似本末倒置了,為什么這么說?因為他現在才知道靈器比靈石要值錢的多,就那剛才那幾箱靈器來說,價值是之前幾箱的靈石的百倍不止。
  而且對于靈器張偉也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或許自己也可以!
  但先得實踐,最好的試驗對象,莫過于噬靈珠。
  “于鵬,你要是信得過我,就幫我取二十個噬靈珠過來,我有辦法把二十個的力量集中在一個上!”張偉想了想說道。
  “真的?”于鵬不敢相信。
  “我可以試試”張偉也不敢打包票。
  于鵬看看張偉,一咬牙,伸手一抹,五十個噬靈珠出現在張偉面前。
  “這?”張偉有點發呆,于鵬手中明明什么也沒有,這突然就出現了東西。
  “小小的空間戒指而已,沒什么奇怪的。”于鵬也不隱瞞,坦然說道。
  “小小的……”張偉心中嘀咕道,“可真是財大氣粗,不虧是煉器師!”心中對這個行業更加火熱,但手中卻不猶豫。
  只見張偉手中印法翻飛,結出一個個讓人眼花繚亂的手印,隨著手印結出,一個充滿古老氣息的陣法在二人眼前悄然出現。
  這陣法不過三米方圓,周邊閃過一道道光弧,有古老的文字在其中流動。整個陣法由兩個同心圓組成,緩緩轉動間,有一股玄妙的波動。
  看到陣法形成,張偉也出了一口氣,好在有紅葉指點,不然他絕對不能一次完成,在心里感謝了一下紅葉,就專心面對眼前。
  這就是渾天刀解開第二層封印后的功能——轉化。
  張偉吩咐于鵬將49顆噬靈珠擺在同心圓的外圓中,將一個擺放在內圓中,接著運轉陣法。
  空間仿佛震蕩了一下,張偉和于鵬就看到外圓中的噬靈珠通通成為了粉末,一股股能量全部匯聚到內圓中的噬靈珠中,眼看那噬靈珠承受不住就要爆炸開來時,陣法中光芒閃爍,強行壓下了爆炸的波動。
  張偉和于鵬相識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就在剛才他們還以為要被炸死了,一個的威力就那么可怕,五十個和在一起,不敢想象!
  陣法散去,兩人看著眼前的東西不由皺了皺眉,之前的噬靈珠能感覺到靈力波動,而現在一點波動也感覺不到了!
  “難道是剛才那一下報廢了?”張偉嘀咕道。
  “無知!”紅葉在他靈海中罵了一句。
  還未等張偉問原因,就聽邊上于鵬驚呼出聲:“怎么可能,居然達到了絕品靈器層次,而且還能隔絕靈識探查。”
  張偉不知道什么是絕品靈器,但想來應該比之前的厲害了不少,所以問道:“怎么樣?威力變大多少?”
  于鵬正在震驚,聽到張偉發問,不由一愣,但看著張偉一臉真誠,知道他不是在拿自己打趣,思考一下說道:“五十合一,不是一加一那么簡單,威力肯定提高了不少,至于有多強,還說不上!”
  “那怎么辦?”張偉不由急了。
  “好辦呀,”于鵬嘿嘿的笑著,又拿出了兩百個噬靈珠,“做一個更厲害的。”
  張偉看著一臉壞笑的于鵬有點無奈,感情這天才也是蔫壞的,不由分說,就做個兩個一百合一的。
  但東西做好了,問題也來了,怎么扔過去。現在雙方隔得這么遠,估計是扔不過去的。
  張偉想了一下,有了主意,告訴于鵬,于鵬趕緊告訴了前面的商隊。
  于泰斗對這兩個年輕人將信將疑,但也再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照做,再混亂的靈力對撞掩蓋下,分出一半人用靈力開鑿山體,不一會就打通了進入山體內部的一條路,緩緩向著山體內撤去。
  感覺到商隊的攻擊明顯稀疏下來,出云城這邊的靈海境臉色一變,命令眾人停止攻擊,一番感應看到了商隊眾人的作為,急忙命令眾人快速追趕。
  看著對方攻了過來,商隊這邊在扔出最后一批噬靈珠后趕緊后撤,往山洞內掠去。待得出云城眾人再圍過來時,商隊的人都全部鉆入了山體。
  因為山石緣故,靈識不能繼續探查,眾人只能圍著這座大山,待得確定后面沒有出路后,出云城的人不禁有些好笑。
  “莫不成他們要學老鼠,打洞逃走?哈哈……”一人大笑道。
  “報告大人,洞口前方發現了城主弟弟的尸首。”探路之人回報。
  “這群滾蛋,莫不是想用一具尸首作為誘餌,吸引我等上鉤”一位靈海境怒喝道。
  說罷,集合眾人飛到了洞口附近,果然看到了之前墜落的城主弟弟的尸首。
  眾人沒有繼續落下,而是那靈海境的放開靈識緩緩探查,:“果然如此。”只見他一揮手,那尸體旁邊有十幾顆噬靈珠破土而出,還未爆炸就被遠遠的扔到了遠處,傳來一陣悶響。
  眾人這才放下心來,降落在山上,圍在了通往山內的洞口處。
  兩個靈海境看著眼前的尸首,心中有點不舒服,無論結果如何,這次回去免不了受罰。正欲吩咐眾人轟塌山體,兩人就駭然的看到這城主弟弟的身體驟然放出萬道光芒,將他們這一批人全部包裹進去。
  “怎么可能,明明什么也沒有了呀!”這是他們在被那光芒吞沒時最后的念頭!
  手機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