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流浪在影視世界 > 靈擺三 第十四章 三

靈擺三 第十四章 三

果然,大霧的濃度太高了,站在霧中環視周圍,能見度還不足一米,只能通過鼻子來聞霧中的腥氣。
  
  “我感覺自己來到了仙境,真的變成了一個仙女了,小亞,你們昆侖是不是就這樣子,仙霧繚繞。”翡翠好奇地問。
  
  “沒有懷孕的仙女,少說話,多聞味道,別讓鮫人給溜了。”王小亞警惕地看著四周,她不是人類,自然能看到的比翡翠要遠。
  
  “好想葉易抱抱我啊!”翡翠捧了捧自己的小臉,哈出一口熱氣。
  
  王小亞嫌棄地看了翡翠一樣,好想打她一頓,真是什么時候都能夠秀。
  
  夏冬青緊緊地抓著梔子的手腕,害怕她在大霧之中被鮫人襲擊。
  
  走著走著,霧淡了一些,可能是離海灘有了一些距離。
  
  “冬青,你看。”梔子指了一下前方,壓低著聲音道。
  
  夏冬青看過去,只見在霧中朦朧站著一道聲音,看起來是個男人。
  
  “走,過去看看。”夏冬青走在前方,帶著梔子過去。
  
  走進一看,果然是梔子的姐夫。
  
  “姐夫,你沒事吧?”梔子關心地問。
  
  “梔子,你來啦!”姐夫看著梔子笑了一下,“跟我來吧,你姐姐想見你。”
  
  梔子向夏冬青投去詢問的目光,夏冬青點了點頭,兩人跟在姐夫的身后。
  
  沒走多遠,在一個破船的旁邊,夏冬青和梔子見到了玫瑰,玫瑰靠在船邊,坐在沙地之上,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很是虛弱,臉上還有一點鱗片浮現,周圍遍地是扇貝,魚骨之類的海產品。
  
  玫瑰看到梔子,虛弱地對她招了招手。
  
  “梔子,你姐姐有話要對你說。”姐夫對梔子道。
  
  梔子有些遲疑。
  
  “去吧。”夏冬青對梔子說道,因為他沒有從玫瑰的身上感受到攻擊性。
  
  梔子看著玫瑰的這幅模樣,尤其是看到那臉上的鱗片,心里面其實是有些害怕的。她小心翼翼地靠近著玫瑰。
  
  玫瑰張著嘴想要說些什么,可是聲音卻細若蚊蠅。
  
  梔子看著玫瑰這個樣子,還是將身子湊了過去,耳朵貼近著玫瑰。
  
  “梔子,放心不下你啊!”玫瑰氣若游絲地道。
  
  這是玫瑰的殘念透過鮫人帶給梔子的一句話,放心不下你啊!
  
  梔子慢慢扭頭看著姐姐,眼眶瞬間濕潤了起來。
  
  玫瑰朝梔子微微一笑。
  
  “她這是怎么了?”夏冬青問向梔子的姐夫。
  
  “她要生了,可是太虛弱了。”梔子姐夫回答道,滿是愁容。
  
  “冬青,你能幫幫她嗎?”梔子向冬青投來了無助的目光。
  
  “趙吏,翡翠,小亞!”夏冬青朝著大霧中高聲喊去。
  
  沒幾秒,翡翠她們便聞聲趕過來。
  
  “這我也沒辦法啊!我是鬼差,又不是接生婆,而且她又不是鬼。”趙吏愛莫能助。
  
  “我也不懂這個。”王小亞搖了搖頭,“我們昆侖的天人都是從樹上摘下來的。”
  
  “那怎么辦?”翡翠很是同情地看著玫瑰,要是拖下去,這說不定就要成為史上第一個上岸因為難產而死的鮫人了。
  
  “讓我來吧。”葉易的身影從大霧中走出,大霧自動為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消失好幾天,葉易終于是出現了。
  
  “你還知道出現啊,我還以為你死了呢。”翡翠瞪了一下葉易,惡狠狠地道。
  
  “乖,回家再跟你說。”葉易看著翡翠氣呼呼的小模樣,笑了一下道,接著走到玫瑰的身邊,渡了一道力量給她,讓她的狀態好轉了一些。
  
  葉易抬起雙手,光芒籠罩在玫瑰的肚子之上,不多時,光華游離之間,一個嬰兒浮現在光暈之中。
  
  “厲害。”王小亞嘖舌道,神明的世界果然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奪天地之造化,凝鬼斧之神功。
  
  翡翠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
  
  梔子連忙脫下自己的羽絨服,將小孩包裹其中,然后抱到玫瑰的身前,讓她再看一看。
  
  縹緲的歌聲在大霧中縈繞,鮫人沿著來時的路回到歸墟之地,大霧漸漸散開,趙吏開車準備送梔子她們回家。
  
  臨走之際,梔子在夏冬青的臉上迅速地親了一口,“謝謝你”,轉身關上車門,心里面猶如小鹿亂蹦。
  
  “我去,她怎么可以這樣?”王小亞指了指車上的梔子,又指了指夏冬青,立刻就要暴跳如雷。
  
  “安啦,親。”翡翠壓了壓手道,看熱鬧不嫌事大,“你的情敵似乎又多了一個哦!”
  
  ……
  
  家中
  
  “你看,鮫人誰也沒有傷害,我那些資料才是正確的,你太不靠譜了。”王小亞得意洋洋地對趙吏道。
  
  趙吏附和地點了點頭:“但是太丑了,丑得只剩下善良了,是這意思嗎?”
  
  王小亞瞪了趙吏一眼,不客氣地在他身上捶了一下。
  
  “行,我陰暗,我以小人之心,度鮫人之腹,那孩子?”趙吏有些疑惑。
  
  “是女孩。”夏冬青道。
  
  “鮫人和人類混血生下的女孩,那長大了不得倒霉,到時候像你這么丑。”趙吏故意指了指王小亞。
  
  “滾。”王小亞斥道,又望向夏冬青,“冬青,我可警告你,給我和梔子保持些距離,別以為老娘不在店里面就可以和梔子打情罵俏的,老娘的眼線遍布世界。”
  
  “什么打情罵俏,我們那都是朋友之間的正常舉動。”夏冬青立刻辯駁著。
  
  “哼。”王小亞抱著雙手冷哼了一聲。
  
  “葉易,你這幾天又干嘛去了?”夏冬青忙轉移著戰火。
  
  葉易愣了一下,若有所思。
  
  在一片原野之中,一個女孩置身其中,已經失去了生機。
  
  她睜大著雙眼望著天空,雙臂被人整齊地砍下,血色的翅膀被人繪在身畔。
  
  葉易神秘消失的這幾天,是去追查豪姬的線索去了,只可惜還是慢了一步。
  
  豪姬已經開始了她的復生計劃,而且這背后,可能還有橫跨時間長河而來的命運在搞鬼。
  
  晚上
  
  葉易嚴格遵循著翡翠的教導,做人就要像個人,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不過頭發就懶得吹了,直接蒸干。
  
  翡翠靠在床上,見葉易出來,拿起身邊疊放整齊的一套睡衣沖葉易道:“快試試我給你新買的睡衣,已經給你洗過了。”
  
  “我身上穿著的不是蠻好的。”葉易低頭看了一下自身。
  
  “不一樣好不好,這個和我身上的是一套的。”翡翠揮了揮手上的睡衣。
  
  “行行行。”葉易接過翡翠遞過來的睡衣,放在床邊,然后隨手將上身穿的睡衣脫下,丟在一邊,換了起來。
  
  “葉易,你身上的這朵劫花到底是什么來歷?”翡翠托著下巴,好奇地問道,“難道真的是從宇宙毀滅的劫數之中孕育出來的?還是代表著宇宙劫數的到來?”
  
  “不清楚。”葉易看了一眼都已經蔓延到胸膛的劫花花尖。
  
  “你看,這個劫花無根無葉,卻有三瓣花瓣,它為什么不是兩瓣,又為什么不是四瓣呢?”翡翠一本正經地分析著。
  
  “嗯~問得好。”葉易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
  
  但是翡翠卻看出了他嘴角間隱忍的一抹笑意:“哎呀,我是在跟你說認真的,三這個數字可是很有著意義的,你想啊,這三瓣是不是代表著過去,現在和未來,我知道在佛教里面,就有過去佛,現在佛和未來佛之分,過去佛是燃燈古佛,現在佛是如來佛,未來佛是彌勒。”
  
  “的確是這么個說法。”葉易只換了上身的睡衣,上床鉆進被窩里,坐到翡翠的身邊。
  
  “你說如來知道彌勒是未來佛,在未來勢必要取代自己,那為什么他不把彌勒給干掉,或者鎮壓呢?”翡翠很是認真地問。
  
  “你這么想就淺薄了,過去,現在,未來,只是三個概念而已,對于如來來說,只要他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現在,所以他永遠是現在佛,根本不會變,無論光陰怎樣的流轉,而燃燈和彌勒,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的永遠未來。”葉易有些玄乎地說。
  
  “嗯,我大概理解了你的意思了。”翡翠點了點小腦袋瓜子。
  
  “其實在古老文化中,從零到九,這每一個數字都有著特殊的含義,像是零,代表著無,代表著宇宙渾成的原始狀態,而一,代表著有,萬物生發。
  
  另一個層面,宇宙也就是一,又被稱為太極,太極生兩儀,也就是陰陽二氣,也就是所謂的一生二。
  
  至于二生三呢,陰陽二氣相和,交織在一起,又誕生了一種新的氣,叫做和氣,陰陽二氣加和氣,這就是三,三生萬物。
  
  三也可以是像你理解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四,則對應著東南西北四方,諸如之類,等等等等。”葉易說道。
  
  “葉易,你真厲害。”翡翠抱著葉易的手臂,一臉幸福地聽著他科普著。
  
  “那必須的。”葉易驕傲地道。
  
  翡翠像只小貓咪一樣,在葉易的手臂上蹭了蹭。
  
  “山支和小選的身上也有著這樣的白花。”葉易有些得意忘形地道。
  
  “什么!”瞬間溫順的小貓咪變成了一頭憤怒的小獅子。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