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李青的奇妙冒險 > 第160章 決定勝負的電池

第160章 決定勝負的電池

不愧是喬魯諾。
  
  還有那萬能的黃金體驗。
  
  在其他人沒有辦法的時候,黃金體驗總能用各種稀奇古怪的生物來解決困難。
  
  喬魯諾的能力似乎永遠沒有極限,限制他力量的東西就只是想象力。
  
  就像現在。
  
  面對那似乎不可戰勝的敵人,李青躺著就贏了。
  
  喬魯諾的食人魚陷阱成功奏效,他只需要幫忙補一補刀:
  
  “賽姆·桑,這次輪到你了:是炸,還是不炸?”
  
  李青大膽地向前逼近了一小步,離星河筆記的人體引爆距離僅僅只剩下了半米。
  
  他的血量已經在剛剛的槍戰對峙中緩緩地恢復了上來,目前還能承受兩次爆炸才會死亡——喬魯諾沒辦法上前近戰,但擁有“兩條命”的李青卻有敢跟星河筆記近身相搏的底氣。
  
  畢竟,如果賽姆真地敢使用引爆能力,李青只是會被炸成殘血,而他的雙腿卻被那些如“黏附式炸彈”一般的食人魚炸得粉碎。
  
  可他要是不炸...
  
  李青已經逼上近前,食人魚也在啃嚙他的身軀。
  
  在本體遭受如此嚴重攻擊的情況下,星河筆記恐怕也沒那個精力和近戰能力旗鼓相當的李青拳腳相搏。
  
  “是炸,還是不炸?”
  
  “呵呵...這根本就不是個問題!”
  
  賽姆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中突然涌出了一抹笑意:
  
  “你們難道忘了嗎,我星河筆記的能力可不僅僅是讓電池爆炸啊!”
  
  “嗯?“李青下意識地覺得有些不對。
  
  賽姆那絲毫不含恐懼的笑容,讓他意識到這家伙絕對還有后手。
  
  想到這里嗎,趁著那些食人魚還在牽制對手,李青馬上一口氣沖了上去。
  
  ”星河筆記!“
  
  賽姆鎮定地呼喚起了自己替身的名字。
  
  那個身材魁梧的人形替身馬上應聲而動,它驀地揮出那虬結有力的胳膊,展現出了它平時基本用不上的過硬近戰能力。
  
  李青被星河筆記攔了下來。
  
  兩個拳頭在空中猛烈對撞,誰也沒有占到便宜。
  
  而星河筆記的目的并不只是要攔住李青,賽姆真正想讓他做的是:
  
  “快,制造電池!”
  
  多管榴彈炮的槍管開始緩緩轉動。
  
  一顆大號的電池在槍膛內憑空生成。
  
  星河筆記用一只胳膊勉強擋住了李青的攻勢,與此同時,它也用另一只手將那榴彈發射器轉向對準了自己的本體:
  
  “發射!”
  
  一顆電池自槍管中飚射而出。
  
  它徑直地飛向了賽姆·桑,緊接著又撲通一聲掉進了他腳下那有無數食人魚涌動著的渾濁河水之中。
  
  然后,就在電池落入水中的一瞬間...
  
  之前還圍繞在賽姆腿邊大快朵頤的食人魚們突然驀地一顫。
  
  下一秒,它們就像是見到家貓的膽小老鼠一樣,作鳥獸散地向遠處逃了出去。
  
  “繼續發射!”
  
  賽姆一瞬間就擺脫了食人魚的啃咬。
  
  而星河筆記則是按照他的命令,朝著食人魚群逃出去的方向連連發射出去了幾顆電池。
  
  這些電池就像是什么致命毒藥,一投入水里就嚇得魚群逃之夭夭。
  
  很快,食人魚群沿著河流逃得越來越遠,沒過多久就完全失去了蹤跡。
  
  “這?”李青臉色一滯。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這些兇惡的食人魚會被小小的電池嚇跑,但他本能地意識到,自己也該跑了。
  
  他一時半會根本突破不了星河筆記的防線,如果再不跑,等賽姆回過神來,他可就得再體驗一次被當成炮仗點炸的滋味。
  
  想到這里,李青馬上一個大步后躍逃出去了兩米距離。
  
  而賽姆也不急著還擊。
  
  為了在使用爆炸能力時不被波及進去,他抓緊時間邁開自己被啃掉一層皮的雙腿,遠離了那些有電池浸泡著的水域。
  
  一切都回到了原點。
  
  食人魚群徹底退散,而賽姆僅僅是受了些皮外傷。
  
  “哈哈哈哈,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賽姆忍著肩膀和腿部傷口傳來的劇痛,氣喘吁吁地說道:
  
  “魚這種生物對‘電’非常敏感,它們側線器官中的神經能感受到水流中微弱的電磁變化。”
  
  “只要把電池投入水中,電池中漏出的電流就會把它們嚇壞。”
  
  其實原理很簡單。
  
  就像人知道觸電危險一樣,感受到水中電流的魚也會本能地向遠處逃竄。
  
  電流就是一個危險的訊號,相比于進食,它們肯定會優先選擇避開危險。
  
  “好了...”賽姆的聲音冷了下來:“你們的表現很讓人意外,但是,這一切也該結束了!”
  
  他沒再給李青和喬魯諾喘息的機會。
  
  星河筆記疾速邁步上前,每一個步伐中都帶著令人心驚的沉重聲響。
  
  “......”
  
  喬魯諾沉默了。
  
  一絲冷汗在他額間滲出。
  
  敵人已經近在咫尺,馬上就要將他炸成碎片。
  
  但是,他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行動。
  
  “我...沒辦法了。”喬魯諾如此無奈地說道。
  
  人類的力量是有極限的,在李青眼中無所不能的喬魯諾亦是如此。
  
  在剛剛那同伴接近重傷爆炸連綿不絕的險惡環境中,能想出用食人魚作為反制已經是他能夠做到的極限。
  
  “沒辦法了?”
  
  李青嗅到了空氣中那股沉重的氣息。
  
  就連喬魯諾都無能為力...
  
  這場戰斗,似乎已經沒有任何翻盤的希望了。
  
  等等...
  
  李青驀地攥緊了拳頭:
  
  為什么...為什么我要放棄得這么快?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已經漸漸地習慣于依賴同伴的力量,而不是自己思考?
  
  在這生死之間,這危難關頭,李青突然發現了自己的缺點:
  
  他已經被這些可靠的同伴們給慣壞了。
  
  很多時候不用動腦,不用費力,他也能依靠著這些同伴的力量獲得勝利。
  
  而現在,同伴們接連受傷成為拖累。
  
  萬能的黃金體驗也遇到了它的極限,唯一能依靠的喬魯諾也沒能想出可用的辦法。
  
  他又像一開始來到這世界的時候那樣,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那就靠自己啊!!”
  
  李青在心里大聲咆哮:
  
  “思考,用自己的智慧思考。”
  
  “就算是沒有同伴可以依靠,敵人強大得令人絕望,也絕對不能放棄思考!”
  
  在這一刻,他找回了自己昨天早上獨自面對迪亞波羅時的感覺。
  
  沒錯,對一個“玩家”來說,游戲難度根本不應該是困擾,而是激勵他不斷思考、不斷前進、不斷突破的力量。
  
  “我...”
  
  “想到了!”
  
  李青眼中閃過一片光芒。
  
  戰場上的每一個細節都在大腦中浮現,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他想出了克敵制勝的辦法。
  
  “走!”
  
  李青一把拉住喬魯諾,趕在星河筆記沖來之前逃出了它的引爆范圍。
  
  他們錯身遠遠閃到一旁,將身后保護著的傷員們徹底暴露了出去。
  
  “嗯?”
  
  賽姆微微一愣,繼而放聲大笑:
  
  “哈哈哈,這就要走了嗎?”
  
  “看來你們已經做出了選擇——星河筆記,炸死他們的同伴!”
  
  話音剛落,賽姆帶著星河筆記繼續向前推進。
  
  他沒有去追擊李青和喬魯諾,而是將屠刀對向了身受重傷無法逃遁的布加拉提等人。
  
  五米...四米...三米...
  
  就差一點點,星河筆記就可以把李青的同伴們炸成碎片。
  
  而就在這緊要關頭,剛剛逃到一邊的李青出手了:“給我站住!”
  
  他低身從河灘上撿起一塊先前汽車炸開的金屬碎片,竭盡全力地向著賽姆·桑的本體投擲了出去。
  
  李青的力量極大,這普通的金屬碎片也被他投擲出了如利箭一般迅疾有力的效果。
  
  但賽姆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呵,我就知道你沒那么容易死心!”
  
  星河筆記早有準備地轉身而至,一拳就將那破空而來的金屬碎片彈了出去。
  
  “金鐘罩。”
  
  李青半點沒有猶豫。
  
  在第一記金屬碎片飛出去的那一剎那,他的身形就倏忽化作一道幻影。
  
  這道幻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向了站在不遠處的布加拉提,轉瞬間站穩身形。
  
  通過這種高速位移的方式,李青瞬間從賽姆的左前方,轉移到了賽姆的右前方。
  
  此時星河筆記才剛剛擋住左前方飛過去的那塊金屬碎片,賽姆的右前方空空如也,根本毫無阻擋。
  
  “再吃我一招!”
  
  李青附身拾起第二塊金屬碎片。
  
  之前汽車爆炸得太過猛烈,車身鋼板分裂出的碎片被炸得遍地都是,在這附近隨隨便便就能撿到。
  
  于是,利用金鐘罩高速移動創造出來的機會,李青迅速向賽姆投擲出了第二塊金屬碎片。
  
  “什么?”賽姆·桑瞳孔一縮。
  
  這一次星河筆記沒辦法及時回身阻擋,他只能迅速伸出雙臂,護住自己相對比較脆弱的咽喉和心臟。
  
  但李青對此早有預料,他也沒選擇攻擊這些要害,也沒有攻擊有堅硬顱骨保護著的大腦——他畢竟沒練過什么小李飛刀,光靠那尚且有限的蠻力也扔不出能鑿穿骨骼的強效。
  
  所以,他攻擊的目標其實是肩膀。
  
  “該死該死該死...”
  
  賽姆捂著自己不久前才受過槍傷,現在又嵌進去一塊鋼板的肩膀,瘋狂地叫囂著。
  
  他的面部肌肉劇烈抽搐,不是因為這點小傷帶來的痛苦,而是因為憤怒。
  
  “這種毫無意義的抵抗...真是煩死人了!”
  
  “扔石頭,扔鋼片,這些破玩意難道能打死我嗎?”
  
  “去死去死,這種無聊的游戲該結束了!”
  
  賽姆猛然跨步上前,星河筆記隨后就將李青籠罩在了那引爆范圍之內。
  
  李青沒有逃跑,而是在這危機關頭猛地向外一推。
  
  他將同樣被卷入爆炸范圍的布加拉提推出了這片死亡絕域,自己卻留在了這里。
  
  “還有時間顧及別人...真是愚蠢!”
  
  賽姆眼神一凝,一股無形的沖擊波便從星河筆記的身上釋放而出。
  
  砰!砰!砰!砰!
  
  一連串爆炸的轟鳴同時響起。
  
  之前被扔進水里趕魚的電池炸了,被卷入爆炸范圍的李青也炸了。
  
  然而,除了李青....
  
  賽姆也炸了。
  
  他的肩膀驀地炸開一團火光,胸腹、脖頸、臉頰全都被炸得糜爛一片。
  
  情勢瞬間逆轉。
  
  李青被炸之后還剩下一絲血量,而賽姆的血肉之軀卻根本扛不住一次爆炸。
  
  賽姆大大地瞪著自己被炸得只剩一顆完好的眼睛,那飽含痛苦的眼珠子圓圓地瞪著,似乎在死不瞑目地問著:
  
  “為什么?”
  
  “我自己明明是免疫能力的,為什么還會被星河筆記引爆?”
  
  “爆炸的不是你,而是你肩膀里嵌進去的東西。”
  
  “準確的說,是那塊鋼板,還有子彈。”
  
  李青的聲音非常平靜。
  
  歷經生死的考驗,他重新找回了自己作為“游戲玩家”的那種超然物外的淡定:
  
  “為了提高汽車外殼的抗腐蝕能力,車身鋼板上鍍著一層接近一厘米厚的鋅層。”
  
  “為了防銹并保護槍膛,所以子彈的彈頭包著一層銅殼。”
  
  “血液里面有鹽分,有充足的電解質。”
  
  “明白了嗎...”
  
  賽姆·桑的目光逐漸變得暗淡,而李青也終于說出了答案:
  
  “鋼板有鋅,子彈有銅,你的血液就是電解質溶液,這些東西加在一起——”
  
  “就是銅鋅原電池。”
  
  ()
  
  搜狗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