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明末之生存危機 > 第534章 死期已到!

第534章 死期已到!


      咕咚!有人狠狠咽下一口口水,這樣的大帽子任誰都無法接受,一旦傳出去游龍觀整個名聲都臭了。馬光彪越來越感覺到壓力:“孫大人不要欺人太甚!”
  
      啪!孫銘一掌下去,把身邊的八仙桌拍個粉碎:“是誰欺人太甚?強搶民女不是欺人太甚?我數到十,如果游龍觀不交出違反武林鐵律的罪犯,今日就是游龍觀除名的日子!十!”
  
      你特么直接從十開始啊!很多弟子都驚呆了,馬光彪也沒有反應過來,他以為孫大將軍要馬上動手。隨即卻發現,江湖監察使司的諸位,一個個紋絲不動,這幫人早就習慣了倒計時!
  
      “九!”
  
      滴答!一滴汗墜落在地,馬光彪真的是怕了,他不認為孫大將軍是危言聳聽。一個可以一戰淹死五十萬大軍的魔頭,怎么可能在乎游龍觀幾百個子弟:“孫大人你不能血口噴人!”
  
      “八!”
  
      合著他是倒著數的!唰!江湖監察使司衙門的人終于動了,數百個精裝士卒,分殿內殿外站定。這些士卒并不能給游龍觀弟子太大壓力,能出現在大殿中的,都是游龍觀核心弟子,一個個武功高強怎么可能在乎一幫士卒?
  
      他們甚至面露不屑,如果孫某人想要儀仗這幫尋常士卒,妄想震懾游龍觀的話,未免太過天真!只是當孫大將軍數到三的時候,那些士卒從后背的被囊中,掏出二百支新式火銃1!
  
      “火銃!”
  
      居然是火銃啊!老百姓不知道火銃是什么,游龍觀的弟子包括九大宗門的弟子,絲毛口鯰不知道新式火銃是什么?這是顛覆世界觀的新式武器,是讓尋常人可以滅殺頂級高手的神奇武器,遠超弓箭隊高手的威懾力。
  
      難怪孫大將軍會帶一幫士卒過來,感情都是槍手!這一次游龍觀弟子面色大變:“你要干什么?”
  
      “觀主!這是新式火銃!”
  
      認識就好!孫銘冷笑道:“看來官府中有游龍觀的臥底么,沒錯就是新式火銃!跟隨我走南闖北,滅殺金國鐵騎、征服安南大軍、平定林丹汗部和土謝圖汗部,擊潰大西軍和大順軍的新式火銃!今日我想要看看,游龍觀有幾人能逃過新式火銃的致命一擊!”
  
      這是要滅觀的節奏啊!不要說游龍觀了,即便是九大宗門中頂尖的冠冕堂皇島,遇上一幫使用火銃的家伙,也只能退避三舍。問題是這里是游龍觀,自己退無可退逃無可逃,這如何是好?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危機,馬光彪臉色大變:“孫大人!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么?我游龍觀到底身犯何罪?數百弟子身犯何罪!”
  
      “二!”
  
      孫大將軍的聲音冷酷而穩定,他已經不在乎被殺者的想法了:“如果抱怨,那就抱怨強搶民女的混蛋好了,是他把游龍觀推入深淵!一……”
  
      “住手!我看誰敢動手?我滅他全家!”
  
      幾個長須飄飄的老道,從大殿后門走進來,走在前面二人一身黑袍,后面四個一身紫袍。六個人氣場極強,仿佛一群猛虎下山,帶給江湖監察使司十大高手極大的壓力,只有孫銘、方正化和孫光三人毫不受影響。
  
      啪啪啪!孫銘慢慢鼓掌,與其說是歡迎,不如說是嘲諷:“黑衣和紫衣么?這就是游龍觀跟朝廷抗衡的底蘊?兩個太上供奉,四個供奉,當世最強一代高手都出來了,很好很好!強搶民女那位,是自己了斷還是我送你一程?如果讓我出手,是要收利息的!”
  
      有如此眾多高手出現,這位居然還敢如此囂張,游龍觀一幫人真的有點佩服他。手持一支拂塵的老道,死死盯著孫銘:“你就是廢了我家云飛的孫銘?既然來了就別走了,我也要廢掉你的雙手!”
  
      哈哈!孫銘冷笑連連看著老道:“姬生瀚?當時游龍觀第一高手?白銀宗師高階還是巔峰?憑你想要廢掉我?據說九大門派都有太上供奉充當終極戰斗力,作為威懾力量,很遺憾馬觀主,今日游龍觀損失是你無法承受的!除了你還有那個強搶民女的,身為白銀宗師,敢做不敢當嗎?”
  
      嘎嘎嘎嘎!手持寶劍的老道凌普賢狂笑道:“狗屁白銀宗師!我等的修為也是你能揣度的?那女子是我搶的如何?老道修煉功法至陽至剛,需要女人調和陰陽,能上游龍觀是她的造化!”
  
      孫銘的目光越來越冷:“游龍觀化龍劍法和化龍十八變,都是陰陽調和亦剛亦柔的功法,你居然會火氣上涌滿面通紅,看來你修煉的絕非正宗玄門功法,恐怕是盜取了麒麟冕的神功吧?若非是帶藝拜師,就是盜取了人家的功法,私下修煉以至于陰陽不調,居然妄想用女人調和陰陽,我看你死期已到!”
  
      啊?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游龍觀的弟子都聽傻了,高高在上的供奉,居然修煉別人的功法,這本身就是一個超級丑聞。你自己都信不過宗門法訣,卻還傳授給門下弟子功法,這簡直是欺騙么!
  
      丟人丟大了!凌普賢臉色數變:“黃口小兒休要猖狂!老道凌普賢,乃是游龍觀供奉,我命由我不由天,豈是你等凡夫俗子可以斷言的?”
  
      好大的口氣,孫銘終于站起身:“居然敢用普賢菩薩做名字,難道沒有人告訴你,這名字太沉重你擔當不起嗎?今日來主要目標是你,你們是一起上,還是跟我單挑?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算是對馬觀主禮下于人的回饋,來吧老雜毛!”
  
      這張嘴太損了!一開口把游龍觀所有人都罵了,此時如果凌普賢還不出頭,這輩子也別想在九大門派中抬頭:“看我火龍劍法!”
  
      火龍劍法什么鬼?你還能起一個更爛的名字么?孫銘一伸手,誰也沒注意他是如何做到的,馬光彪腰間寶劍已經到了孫銘手中!就這一手功夫,已經讓馬觀主目瞪口呆,如果兩個人戰斗的話,他連接招的資本都沒有。
  
      小孫大人卻根本不管馬光彪的感受,老馬不配成為他的對手:“偷學的功法也敢跟我現眼?今日我用游龍觀觀主的寶劍和化龍劍法,為游龍觀清理門戶,也算是給游龍觀先人一個交代!”
  
      游龍觀的各位,差點掉了一地眼珠子,堂堂的勾魂惡鬼孫銘孫大將軍,居然真的亮出化龍劍法!一出手中規中矩,凌普賢那張老臉幾乎變成紫紺色:“你敢辱我!殺!”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