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逐天大帝 > 第2624章 背鍋

第2624章 背鍋


  從黃家侍衛那邊了解情況到之后,廖理說,“照你這樣講的話,黃家家主是在自己的房間被人殺害的,沒有人看見任何可疑的人?”
  
  “對,我一早起來便看到大人躺在地上,脖子上插著一把匕首,身下滿身血跡。”
  
  “你們當真沒有任何的線索嗎?有沒有人曾經來過你們大人的房間?”
  
  “齊天宇,齊天宇來過。”正當侍衛要回答的時候,旁邊的人群里突然走出了一個人,沒有得到允許便有人插話,廖理自然不太開心,等到他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是廖文,他的面色緩和了一些,把廖文招了過來,“你說是誰做的?”
  
  “齊天宇,昨日我聽侍衛說他來見我外公,可見完我外公以后不久我外公就死了,這事難道和齊天宇沒有關系嗎?”廖文說的又緊又快,聲音也十分大,好像生怕旁邊的人聽不到一樣。
  
  廖文摸了摸下巴,覺得這件事是齊天宇做的可能性還是不很大,齊天宇和黃家家主能有什么恩怨呢,甚至還要做到動手這一步。
  
  見廖理不說話,廖文有些急了,走上前幾步說,“廖大人你要是不信,可以在你們府里把齊天宇給叫出來啊,他要是真的殺了我外公,眼下肯定是逃了。”
  
  旁邊有人符合道,“既然黃少主這么堅持,廖大人要不就去找一下逐天帝吧,看他是不是還在廖府里。”
  
  周邊的人紛紛附合,廖理也沒有辦法,便招人去把齊天宇帶過來,可來人回來之后便說齊天宇的房間已經空空如也,沒有一個人了,只留下了一封信說有私事要辦已經出去了,不日便會回來。
  
  “什么!這就走了。”廖理也是十分驚訝,廖文心里自然十分竊喜,沒想到一切都順他的意,竟然如此的順利,他趕緊喊道,“你看吧,廖大人!就是那個齊天宇做的,他要是心里沒鬼,為什么在我外公死后就走了,這件事一定是他做的!”
  
  因為齊天宇不在,也沒人能說得清楚了,這個罪名莫名其妙的就扣到了齊天宇的頭上,旁邊有幾個還算理智的家主在一旁小聲說道,“我覺得逐天帝也沒有必要殺黃家家主吧,他只不過是來我們這個境地做做客,有什么必要殺掉黃家家主呢?這個不合理呀。”
  
  “我也覺得,逐天帝的名號我們都是聽過的,他不像是這種小人呢,還玩這種偷襲的手段,實在太不像他了,傷害黃家家主的人可能另有其人吧。”
  
  聽到那些家主竊竊私語著,廖文臉上緊繃著,他攥進了自己手里的配劍,轉頭對著那邊大吼一句,“我爺爺都死了,你們還在這里說風涼話,那你們說如果不是齊天宇做的,還能是誰做的?是誰做的呀?”
  
  廖文突然的失態把那幾個家主嚇了一跳,他們閉上了嘴沒有再說話了,廖理也覺得廖文的反應實在有些大,但細想來,死掉的是他的爺爺,他再失控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廖文見吼完沒有人再說閑話了,這才安下心來,他換上了一副悲傷的樣子,對廖理說道,“廖大人,眼下這種情況,我們黃家群龍無首,只有我才能撐起來了……”
  
  “等一下,你們黃家以前不都是你妹妹管著的嗎?黃黎呢?今天怎么不見她來?”旁邊有個家住插話道,他對黃家的情況還算了解,知道要是黃家家主去了,繼承黃家的一定是黃黎。
  
  聽到旁邊的人這么問,廖文臉上又白了些,但他立刻調整好表情,詢問廖理,“對了,我妹妹在廖家做客,廖大人,怎么不見我妹妹來呢?”
  
  沒想到這把火燒到了自己身上,廖理臉色一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下面有幾個家主在那里起哄,都說要黃黎出來見人,看她如何處理眼前的事情,這聲音越來越大,都快把整個大廳都吵翻了,廖理見沒有辦法再隱瞞下去了,突然狠狠一拍桌子,下面便安靜了下來,廖理扶著額頭,裝作十分頭疼的樣子說,“唉,本來不想告訴你們的,但其實黃黎幾日前便失蹤了……”
  
  “失蹤?怎么回事?我妹妹不是在廖大人家里做客嗎?怎么會突然失蹤了呢?”廖文裝作驚訝的問道。
  
  廖理只能把那天發生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他裝作心痛的扶著自己的胸口說,“我也本是想請黃小姐來這邊做做客,也能和黃家聯系一下感情,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下面有幾個家主懷疑是廖理做的手段把黃黎給綁架了,但廖理再怎么說也是名義上的幾大家的統領者,他們自然不敢說出口。
  
  正當一片寂靜之時,廖文突然說到,“先是擄走了我的妹妹,又是殺了我的爺爺。齊天宇到底是對我們黃家懷著多么大的仇恨啊!險些要把我們黃家給滅門了,廖大人,你一定要替我們黃家做主啊!”
  
  “黃少主啊,這話不能這么說,眼下還沒有什么證據證明是逐天帝做的呢,你就把所有的罪則都推到他身上,不太好吧。”
  
  “可眼下所有的線索都指向齊天宇啊,你還有什么別的人選嗎?要是你真的懷疑的話,要不然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查好不好?”廖文吼了他一句,不想攬事上身的家主只能閉上了嘴。
  
  廖理覺得眼前事情的發展簡直是一團亂了,他一定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緒,不然自己的計劃就全盤皆輸了,只能敷衍著下面的家主們說自己會徹查這件事。
  
  解散會議之后,廖理留下了廖文,問他說道,“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真的是齊天宇做的嗎?”
  
  “絕無其他人了,廖大人,齊天宇他來見我爺爺好幾次了,我爺爺以往都是閉門不見的,可這次見了他之后就身首異處了,難道不是齊天宇做的嗎?他一定是和我爺爺有什么矛盾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也能說通當時我爺爺為什么不愿意見他了,肯定是料到了自己會有什么危險啊!”廖文說的頭頭是道,廖理也找不出什么來反擊,但他總覺得這件事情好像還有什么疑點一樣,說不上哪里奇怪,但真的是太巧了,黃黎的消失,黃家家主的死亡和齊天宇的失蹤,這串在一起看來,好像確實是齊天宇做的,但齊天宇做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