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章 嬰兒赤子,先天自有多神異

  “嬰兒”是一種先天,是萌發、萌動的新生,于萬事萬物都充滿了好奇,便是看到天上的云彩,也充滿了喜悅。觀五色喜,覺無音喜,于自己的身邊那些曾經“熟視無睹”的東西、景象,似乎也煥發出了新的興致。這種過程來的自然而然,一種“人生是多么的美好”“一切是多么的美好”的感覺,代替了曾經的無趣——
  曾經看爛了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也都仿佛有了一種魔力,讓人百看不厭。就像是嬰兒,可以興致勃勃的看著一朵花,被一句重復了無數次的逗弄戲的咯咯的笑,手舞足蹈,風塵便是成了這樣的一個“嬰兒”。
  這種變化的過程并不突兀,也不讓他自己驚訝,似乎一切本應如此。
  那樣的一種意趣填充進生活。
  世界充滿了色彩。
  以前偶爾或覺單調的日子,一下子就變得豐富、多姿,每一日都是嬰兒,每一日都充滿了對周遭的興趣,純粹的,不夾雜任何雜質的興趣……他也依然讀書,書上的每一個字,也都是鮮活的、可愛的,他或者大聲誦讀,或者手舞足蹈,還會拍著腿、踩著腳打拍子,原本是枯燥、深奧的經書,也變得趣味橫生。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書也還是那一本《道德經》,但于他而言,那山已經不是那山,水也不再是那水,書也不再是那書,一切都是這么的奇妙、玄幻。
  他還和四老漢學起了外語。
  要知道,曾經他對外語是多么的厭惡、排斥,但現在卻可以興致勃勃,充滿興趣的去學習怎么說,怎么交流,怎么寫……四老漢的這一身本事自是任由他學去的,他也不想帶進土里,只是家里沒幾個學的而已。
  從簡單的交流開始,學了一些簡單的對話(至少砍價之類的不成問題,問路盤道也不是問題,甚至夾雜了一些江湖黑話,這玩意兒也不是中國獨有的)后,四老漢就開始給他講邏輯——
  各個國家人的邏輯,思維方式等等……四老漢一口一口的吧嗒著煙,吞云吐霧,說話的時候總是側過頭,看著風塵的眼睛。
  風塵修出了嬰兒,身上有嬰兒的香味,這種味道也越發的讓老人眷戀、喜愛。這或許是一種生物的本能、天性吧!
  “咱們說話、理解的過程,就是一個邏輯的過程。你盤清楚了這個道道,學一些詞,各個國家的話都好學……”
  “理解了這個邏輯,就能理解他們的想法。語言就是一種內在的想法的外顯、表述,是要讓別人明白的。一個孩子為啥學話就快哩?因為嬰兒本就是一片空白的,學什么都快。”而且嬰兒純粹,更能夠直覺的感受到其中的邏輯——語言這個東西,是沒有簡單、復雜之分的,邏輯相近則簡單,邏輯相悖,則復雜。四老漢舉例說,中國人學習日語、韓語、蒙語都會感覺非常簡單,這是因為內在的邏輯作祟。而大部分人學習西方語言不容易,也是這個內在的邏輯作祟,這是文化圈決定的。“這嬰兒的境界,在古時候有的人還不少,就比如南宋朱熹,清朝的和珅,就是電視里那個胖乎乎的胖子……他們能精通多國外語,靠的就是這種境界……”
  朱熹是理學大家,儒家思想的修補匠,是一代思想巨擘,是集大成者。和珅則是因為電視劇而出名的大貪官。
  但境界這個東西和個人的操守真的毫無關系。
  四老爺舉例這兩個人,無外乎就是這兩個人更加出名。其他的諸如王陽明等人,知名度反而少了很多——雖然圖書館里擺滿了陽明心學,可真正去看的沒幾個人,卻研究的更是鳳毛麟角,倒是道聽途說,牽強附會的一大堆。而四老漢說這兩個人的目的,卻是要告訴風塵一個很簡單,卻又不簡單的道理:
  “嬰兒的境界,先天的境界。是可以跨過思想的藩籬的。和尚們說見知障,就是這個藩籬。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考方式,不同的國家習俗,不同的……哲學,也都是如此。這些都是后天養成、學習的,但嬰兒沒有。”
  “所以,嬰兒是可以多個思考體系的,是可以拋開這個的。因為嬰兒是先天的,不是后天的……”
  風塵心道:“這莫非就是分神期了?我這才修成元嬰就嗖的一下分神了,簡直牛逼的不要不要的啊……”想到此,便忍俊不禁,又想:“那要真的分神了,估計我也是最水的一個,連村里種地的都打不過,更別提移山倒海了。”想著,頭上就挨了四老漢一煙槍:“甭走神,小哥兒你一個手畫圓,一個手畫方試試……”
  “一個手畫圓,一個手畫方?”風塵復述了一句,便一手畫圓,一手畫方……這種非人類的事情他以前是絕對做不成的。
  但是現在……
  要不要更簡單一點?輕輕松松不過腦子,不需要斟酌,就那么畫出來了。
  他初中時看金庸的小說,里面老頑童教郭靖和小龍女雙手互搏,前提就是能一手畫圓一手畫方,他試了又試,都不能成。
  “看,那個蒼蠅,你抓過來,甭弄死了……”
  抓蒼蠅?
  風塵也沒有多想,看著蒼蠅從眼跟前飛過去,就伸手去抓。他的手稍微靠前了一些,拇指和食指等著,自然而然的一捏,蒼蠅就被他捏住了。這一幕令他自己都驚訝了——蒼蠅難抓,這誰都知道。什么用筷子夾蒼蠅之類的,也不過是影視劇的夸張,現實中能做到的人幾乎是沒有的。可他現在竟然輕而易舉的做到了,這、這……這簡直……
  四老漢咧嘴笑,問他:“怪氣哩?”又說:“你小那會兒,蒼蠅從眼跟前飛過去,一抓一個準,這就是嬰兒……”
  蒼蠅的軌跡難以判斷,但也不需要判斷,嬰兒有屬于嬰兒的直覺,這一種直覺,也便是先天的神通之一。
  風塵道:“這個,我還真聽我媽說過。”
  “哈哈哈……很多孩子能做到的事情,大人做不到。但大人能有的東西,孩子也不能有,但逆反先天,修成嬰兒后,大人的本事你有,嬰兒的本事你還有。人本來在長成大小之后,就不能長了,但修成了嬰兒,卻還能繼續長。這就是先天,這就是嬰兒……所以啊,逆反先天,又有人稱之為‘逆轉未來’——放在佛教里頭,這已經是成佛了。同時具備了過去、現在和未來,見了如來,見了佛。”
  “我都不知道我這么牛逼了……”風塵聽的玩笑一句。他已經修成了嬰兒,這些玩笑話讓人喜歡,卻不會動搖他的心意。說是玩笑,實際上這又何嘗不是一句真話呢?又說了一陣閑話,風塵就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看了一會兒星像,和古書中的各種命名之類的東西結合這理解了一番,他便跳下屋頂,回屋睡覺。
  屋里卻多出來一個不速之客:一只皮色鮮亮的黃鼬。它躺在風塵的鋪上,睡得正香甜。
  風塵詫異一下,也不在意,他將黃鼬挪動一下,那黃鼬竟然睡得死死的,一點兒都沒有被驚擾的自覺。
  風塵……
  這玩意兒確定是野生的?
  怎么可能連一點兒警覺性都沒有呢?
  也不管他,風塵便坐下來,心思寧靜。卻不注意那只被他脫開的黃鼬已經睜開了眼睛。一雙小小的,黑豆一般的眼睛,充滿了一種純粹,竟然是和風塵的眸子相差無幾,是一種獨屬于嬰兒的志趣。這竟然是一只修成了嬰兒的黃鼬——已經得了道,不屬于凡類,是成了仙的了。這一仙,便是黃仙。這是一只仙。它就安靜的看,一動不動,風塵就那么坐,一坐便是四個小時,之后便脫掉了衣服,躺了下來。成就了嬰兒之后,他的睡眠質量特別之好,挨著枕頭就著……
  山依然是那山,水依然是那水,村還是那村,但卻多出了許多的色彩。風塵在屋內,面前多出了一個人:
  是一個年方二八的女子,姿態婉約,卻穿著一身時下很流行的衣裝。緊腰的白色襯衫勾勒出玲瓏的身材,胸前高高的鼓起,下面是一件高腰的灰亮色一步裙,肉色的褲襪,淺銀色的細長高跟鞋,頭發梳成了干練的團髻,被一朵頭花束縛住。女子的聲音也是動聽:“偶知此地竟有道友,冒昧前來打攪,還望見諒……”
  “你是……”風塵疑惑,他從未見過這女子。可那獨屬于嬰兒的直覺,卻告訴他自己見過這個女子。
  “我們見過。頭次見你,你尚是年少,丟了控頸之魄,揚頭兒不能正,你以手拽舌,使頭低下,一松手,便又揚起來了。后有人請我,我才幫你治好。只是不知你竟走上了修行之路,道友日少,卻是可喜可賀……”
  她一說,風塵便想起來,驚訝道:“你是黃仙?”跟著又是疑惑:“十里八村,幾乎村村都有能出馬的巫婆神漢,怎么又說道友日少呢?”風塵有些不解,但他心中卻毫無恐懼的心態。嬰兒的境界,諸般的恐懼,似乎都不存在了,有的只是一種探究和平和。放在嬰兒的身上那就是一種危險,不知輕重。但風塵已經是成人,是逆反先天的嬰兒,自然不會那么孟浪。只是……不會恐懼而已!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