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三十四章 另一個觀察世界的角度,演說家

  含沙頜首,嘴角勾起一些韻味,說道:“犁鼻器,也許就是一個突破口!”風塵道:“明天你注意搜集資料,我電腦連的內網里,應該有關于犁鼻器的東西……”作為中國學術的中心,為了方便研究、索引,內網里的公開資料那叫一個豐富,相關的內容也應該可以找到——國內的、國外的,只要是公開的東西,都能找到。
  而一些加密的資料卻是需要加密狗配合復雜的動態密碼以及指紋資格驗證才能進行調閱,不允許復制、拍照等。
  但二人要“犁鼻器”的相關消息,乃是想以之作為一個中轉的器官,犁鼻器的大約功能二人也知曉,只是需要知曉的更加具體一些,知道一些實驗方面的信息罷了。擁有實驗信息的積累,也更容易出成果……
  于是,二人就分工合作,含沙在風塵工作的時候,利用辦公室的電腦搜集相關的實驗內容——
  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一個小小的犁鼻器的研究課題,竟然是五花八門的,充滿了一種玄幻色彩。
  什么小白鼠恐懼實驗——通過刺激小白鼠的犁鼻器,進行的一種實驗。目的是研究小白鼠的直覺感知(聽著就很沒有人性,小白鼠辣么可愛……)。實驗的結果和猜想的結果一致,然而也到此戛然而止了……這本身就是一個為了結業而弄出來的課題,自然是用完了就甩的!還有一些,則是利用歷史作證,進行的一些研究,并通過走訪調查寫出來的論文。包括了論原始社會巫師的獨特能力、占卜的本質、修士的意守這些和犁鼻器息息相關的東西。還有的是寫的上過戰場的軍人為何令人害怕等等……
  但無一例外的,這些都指向了一個器官:犁鼻器。
  “在原始社會中,那些擁有崇高地位的祭祀、巫師,往往可以得到上蒼的指引……這些人具備趨吉避禍的能力,得到災難、吉祥的預兆……而這些,都是犁鼻器發達的人,所以可以得到常人難以得到的訊息……”
  “也正是因此,這些人才顯得神神秘秘,瘋瘋癲癲。軍人上過戰場,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他們的犁鼻器也因此被激活了。這也是許多老兵擁有強悍的直覺的原因——就像當年一戰擊斃了一百多人的狙擊手,子彈沒過來,就知道低頭躲避,擦著頭皮就飛過去了。這種能力,就是來自于犁鼻器……”
  “這樣的人,歷史上有很多,現實中也有一些……要么,就像是那個小女孩兒一樣,隱藏了自己的能力。要么,變成了真正的瘋子。”
  ……
  “先知……致幻……”
  “陰陽眼……”
  看完這些含沙一天功夫搜集的資料,風塵默了良久。這些東西在其他的學者看來,大多都是荒誕不經的囈語,根本就“不科學”——但可以隨意的出陰神,遨游大千,并且有一位美麗的大仙爺做道侶的風塵看來,這卻很科學。其中的猜測,也很靠譜。他比旁的科學家多了一個觀察世界的角度,于是一切也都不同——
  一個簡單的“犁鼻器”可以解釋許多歷史上的不可思議,可以解釋一些現實中的不可思議,不同尋常。
  看過了資料后,風塵便在椅子上一靠,出了神來。含沙也相繼出神,問:“這些資料感覺如何?相關的內容不多,也沒什么人關注,國內的一共不到二十篇,國外的倒是多一些,只不過……”
  只不過國外的那些純粹就是“民科”了——這群人簡直就是蛇精病,今兒說地球是平的,地球是個球是一個世紀大騙局,明天說外星人來了,總而言之就是“不靠譜!”至少國內的“民科”比這個靠譜。
  國內的不到二十篇卻含金量很足,至少寫出這些的人,大部分都是專業的,不是什么野路子。
  其中一個更是那個要研究修真的大牛,硬是被人以禁止人體實驗為名,打掉了申請的項目——
  此人在犁鼻器上的研究倒是不差。足足有他的四篇論文。
  幸好——風塵的重點是看案例!
  不看分析、研究的內容,大家都是好朋友。
  這就和看玄幻小說一樣,里面說飛天遁地,理論上固然是扯淡,但飛天遁地,千里眼順風耳的腦洞卻沒毛病——現在飛機、潛艇之類的,還用說嗎?風塵不排斥民科,他認為民科的正確打開方式,就是忽視掉他們的理論,重視一些他們的結論——推導、驗證的過程就不要看了,肯定沒法看。但最后的結論就不一樣了……人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想象力,這個想象力或許顯得荒誕,但是卻值得人診視。這就像是之前鬧的沸沸揚揚的引力波一樣:
  一個民間的科學愛好者說自己發現了引力波。然后被一群專業人士狂噴,但最后還真的被國外的同行發現了引力波。
  事實就是如此的荒誕——那個人的驗證的確是稀爛稀爛的,說他發現了引力波那是扯淡,論證更是如此。但他說的“引力波”這個東西,卻是可能有的。這就和玄幻里的千里眼和現實里的望遠鏡一樣……
  風塵道:“很不錯,要不是內網。咱們是可以直接出神來研究的。”內網沒有連接外部的網絡,在磁場之中沒有信息,出神上網的方式自然不可行。
  當然,如果有一個WiFi的話……
  “明天去買個路由器吧,好點兒的。”
  所里竟然沒有安裝無線WiFi,用的還是老古董,這實在是……好吧,有了無線路由器,就可以用陰神登陸內網了。這事兒風塵一點兒也不馬虎,不耽擱事兒,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買了一個,幾步路的功夫,跑步的同時就辦了。安裝完畢,一人一黃鼬才去吃了早餐,然后便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十點鐘左右,便有人來找風塵。風塵將手頭的事情交給了旁人,便隨之出來。來人是所長的助理,叫鄭云鵬,是他的師哥。
  一邊走,風塵一邊問:“鵬哥,是什么事兒?”
  “好事兒……”鄭云鵬便簡單的和風塵說了一下:“《演說家》這個節目你看過吧?”風塵搖頭,表示沒看過——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煽情了。鄭云鵬無語,道:“你這是原始人啊,現在這個節目挺火的。”
  鄭云鵬提起這個節目,顯然這一次的事情是和這個節目有關的。他也不想費心去猜,反正等一下就知道結果了。
  辦公室里所長、院長都在,見了風塵就讓他坐下來,由院長來說。院長說:“這是這么回事兒,現在的人生活好了,就怕吃苦。學理工的又枯燥又吃苦,有些王八蛋還嚷嚷著要把物理變成選修……這可是咱們國家的基石啊。風塵,你這一次的任務很重,雖然耽誤幾天研究,但這個比幾天研究更重要……”
  拍一拍風塵的肩膀,老院子說:“咱們院里學歷夠的,資歷夠的,氣質好的,選來選去就你了。上了電視,好好的激發一下觀眾們對科學的熱情……”
  一份邀請函遞給風塵——是惠安省的電視臺《演說家》的邀請,想要邀請杰出的科學工作者去進行一次演講。
  這個節目很煽情,但演講的本質就是調動人的情緒,風塵不喜歡,可沒毛病。
  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問題……
  糾結啊!
  “上電視這可是好事兒,要不是人家節目要年輕的,不要我這種中年婦女的殺手,我都過去了。這事兒就這么定了啊……能讓這個社會多出一千萬民科,都是勝利。咱們有些同志看不起民科,就像是專業運動員看不起業余玩兒票的一樣,這沒什么。但民科多了是好事情么?是!”
  擁有對科學的熱忱,卻缺乏科學的素養這不可怕——因為素養遲早會有的。但如果沒有了對科學的熱忱,那就什么都不會有。
  話說到了這個份兒上,風塵也只能答應了。所長、院長這倆老狐貍笑瞇瞇的將一張機票送給了風塵。
  票都給他提前訂好了:車接車送,豪華套間,差旅費報銷。
  風塵:……
  “那個……院長,所長,你看這事兒我都答應了。你們是不是也……”風塵拖長了聲音,話里話外的意思,所長和院長卻清楚——風塵是想要知道自己老師的行蹤,之前也問過,因為要保密,所以什么都沒說,現在問一問,卻也是抱了幾分不大的希望。所長捋一下自己的頭發,轉一下身,說道:“都和你說幾次了,這是有保密條例的……”他站的方向有些怪,向著西面,給了風塵半個背。
  這是一個暗示,雖然不能說,但卻暗示風塵的導師去了西面,只是風塵沒有看明白,心中那一抹失落一閃而逝……
  導師在他出去散心后不久就調任了,二人竟沒有見上一次,如今更是聯系不上。
  風塵拿著機票回到了辦公室。
  給含沙晃一晃:“走吧,咱們和大家伙兒說一聲,然后去收拾一下,晚上的飛機。”今天是周三,晚上的飛機過去,然后聽劇組安排。風塵的東西不多,簡單的收拾了一個雙肩包后,就帶著含沙出發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