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十一章 合計出書和火星戰士——火野玲!

  將一本由“π=3.1415926……”作為開頭,通篇都是由數字組成的、無限不循環的π值賣成暢銷,這本身就是一個營銷的奇跡,令人想都想不到!
  那么,似乎一本由數學語言描述的,講解拳擊的技術、技巧的“武功秘籍”似乎也沒有賣不出去的理由——以數學語言的方式精確描述拳擊,這本身就是一個令人感覺很新奇、很有趣的東西,而能夠令人“好奇”的,豈非就是賣點?風塵翻了一遍相關的記錄,那些函數、公式組成的集合,在他眼中便是一個又一個的動作——標準,精確,完美。
  風塵道:“貌似還真可以!”
  “書就交給我了!”含沙輕輕拍酥胸,道:“我們可以做一個系列,從拳擊到踢打術、柔術、泰拳、散打、跆拳道……”
  “試試吧……反正這些數據留著也是留著……”風塵并無意見——
  能出書、能暢銷,反倒是一件好事。
  拳擊的數據留著也不能下蛋,還不如搞個噱頭,創造一些額外的經濟價值呢。
  含沙道:“等好兒吧……”
  風塵拍一下含沙的肩膀,整了一句港臺腔:“雷半事,偶放心的啦!”
  “德性!”含沙白他一眼,說道:“一想著一群人搶奪武功秘籍,最后翻開一看,卻是一大片數學公式,看也看不懂,就莫名期待吶……先說好了,出書的錢是我的,由我保管。”說完,含沙就盯著風塵,等風塵的答復。風塵先是不答,只問含沙:“你保管,有賬號嗎?能花了嗎?”話里的意思分明是透著一些戲謔,以為含沙是“苦恨年年壓金線,徒為他人作嫁衣”——那個“他人”自然就是風塵了。
  可不是這樣嗎?含沙保管來保管去,錢還是要風塵來花的!
  含沙“哼哼”一聲,神情得意,道:“我賬戶可多呢——什么瑞士銀行、花旗銀行的,都有賬號。國內行也有,買東西網購不是很容易?”
  風塵問:“怎么簽收?”
  “山人自有妙計……”
  含沙一臉的高人范兒,賣了一個關子,卻不告訴風塵自己要怎么“簽收”,跟著就轉移了話題:“行了,咱們休息的也差不多了,開始凝定點吧!還是先看一下之前的記錄吧……”記錄展開,最新的記錄來自于今天早上——標注中,含沙記錄了四個字,分別是“量子”和“自旋”,在十分鐘后,又補充了“動點”和“糾結”兩個詞語。待風塵細看完,含沙這才指著標注中的詞語,說道:“這是我上午記錄的時候,突然想到的,所以就標注了下來。虛空進行注意、凝定點,我突然感覺和量子不確定的現象很相似,于是就想到了這些……注意,或者可以稱之為強觀察——那一個定點是同時有存在、不存在兩種狀態的,你的主動注意,讓這個點變得存在……”
  之后,含沙又道:“明天,我想驗證一樣東西!”
  風塵問:“什么?”
  含沙道:“一,單個的凝定點是可以被輕易動起來的;二,單個的凝定點不存在自旋;三,兩個、兩個以上的凝定點會產生量子糾結和自旋,而這——我認為這是我們無法讓凝定點動起來的原因。四……沒有了。”
  含沙一口氣說了“一”“二”“三”,顯是心中早有了丘壑,有了一番想法。風塵沉吟了一陣,說道:“自旋這個,不好證……”
  含沙點頭,說道:“是。”
  倒是“單個凝定點可以輕易移動”這一點極好證明——只需要凝出一個定點,進行移動實驗就好了——之前關于“移動”凝定點的相關試驗,都是由兩個凝定點起步的,后來更是變成了五個凝定點多種組合,力爭達到更加省力的目的——但即便是目前最省力的方案,也依舊是怡然不動安如山。單一凝一個定點,進行移動,卻一直沒有嘗試過,風塵心中甚至隱約也升起了一種直覺——或許,還真的就如同含沙猜測的那樣,這其中和量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但“自旋”這個,如果沒有設備、儀器的話……要怎么證明呢?風塵心中一陣琢磨、思索,卻毫無頭緒。
  陰神狀態之下被拉長的時間在思索中流逝了,那是近十七個小時的思考,是現實中的三個小時。
  陰神回歸于身體,風塵從床上下來,練了一遍十八作——身上彌漫出春日里嬌嫩的、破土而出的嫩草一般,萌動的生機。身體上、心靈上因為出神而帶來的疲憊,也迅速消散,使他的精力、體力都得到了部分的恢復。
  再依次將“哞”“凌”“嚶”“嚏”四言于口中婉轉一遍,盤膝坐下,入了靜中。見靈臺光耀,三尺無岸,一睜眼便又是一個時辰。
  躺下來,一閉眼,思維迅速的被拉長、抻斷、涅于虛無……再一睜眼,便是翌日。
  風塵自床上坐起,口“嚏”真言雷音,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起來……
  后又復“哞”“凌”“嚶”三字。
  神思為之清澈。
  精神為之舒爽。
  直如給自己的精神來了一次全方位、立體式的“大保健”一般,妙不可言。
  心道:“幸好選的酒店是星級的,隔音做的不錯。要不然我可不敢隨意發出嚶這一音。這要讓人聽見了,左右客房的人還不都要走火入魔了?”為了自己練習真言方便,他當初挑選酒店的時候,可是特意選擇了基礎設施好的——果然是極其明智的選擇。雖然價格稍微貴了那么一點點……可又不是要他自己花錢!
  用同事們的話說:“都不說旁的,哪怕不出去玩兒,就窩酒店里住上七天,也都值了。”
  起床來,風塵直接泡了個熱水澡,而后便貼上了假胸,將肉色的全包緊身衣穿好。在外面穿了一條白色的少女風格的內褲,一件黑色的胸罩——火野玲的胸很大,這是必須的裝備。然后就是連身的緊身水手服:不如說是一件帶了花邊裙擺的泳衣——連身的水手服很緊,勾勒出傲人的胸部、臀部。
  再穿上紅色過膝的高筒高跟靴,戴上白色的長臂手套、黑色的假發和V字形狀的額飾,火星戰士火野玲的變身裝就完成了——
  只是,那短短的裙擺,卻讓人感覺有些羞恥!
  風塵問含沙:“感覺怎么樣?”
  含沙倒是滿意的。
  “走,咱們出去浪一圈……首先熟悉一下鞋,別去了漫展崴腳!”風塵一抓含沙,將之放在自己的肩頭,大聲道:“露娜,我們走。”(“露娜”是一只黑貓,美少女變身的道具就是它提供的。)
  含沙……
  美少女戰士火野玲很是若無旁人的帶著她的“露娜”出了酒店,朝著公園去。找了一片人少的地方之后,就開始練習十八作——腳上的鞋子并未對他造成困擾,高了鞋跟,動作自然而然的就依據運動的公式,發生了一些細微的調整、變化,練習的效果是一樣的。無論鞋子是平底、坡底還是高跟,一切變化,皆是隨心所欲而不逾矩!十八作練了一遍、又一遍,一身美少女戰士的打扮,引的晨練之人頻頻側目。風塵似乎不覺,自顧自的按照自己的節奏練習,十八作后,活動了一下拳腳,出拳、踢腿,又簡單的做了幾個拳擊的動作,移動了一番步伐,便開始進行虛空凝定點的試驗:
  只是凝了一個定點,他便試進行移動……很輕松的,那一個點隨著他的心念拉遠、靠近,時左時右,竟還可以瞬移一般,從一處瞬間出現在另一處。
  含沙的第一個猜想是正確的。
  那么,第二個猜想……
  再次凝了一個定點,風塵注意那個點,注意了大概三分鐘后,就放棄了。他通過手機和含沙交流:“該怎么控制定點自旋呢?凝定點……凝自旋點,怎么凝……”他又試驗了幾次,失敗、失敗、失敗……不知道怎么做,自然也就不會成功。含沙道:“不著急,方法,我們慢慢來找……”
  風塵深吸一口氣,說道:“沒著急,就是剛才順利了一下,想要乘勝追擊,誰知道又卡這兒了——”
  按他試驗了移動定點之后的想法,既然定點可以輕松凝聚,那么讓定點自旋,或者干脆凝聚一個自旋的定點,似乎并不是一件多困難的事。
  可一實驗,才知道多難——不僅僅連正確的方向都沒有,便是錯誤的方向,也找不到。
  含沙“嘻嘻”的笑,說道:“本來就是一卡、一卡的啊。火野玲,既然今天沒有方向,那么我們就到這里吧。我們回去,買個煎餅,多加點兒大蝦、牛肉、辣條,說不定吃完了,思路就開闊了……”
  風塵很配合的問:“露娜,你想吃哪種煎餅?”
  “我想吃雞肉卷!”
  結束了關于“凝定點”的相關實驗,風塵就帶著含沙去買了雞肉卷——一人一鼬足足買了十個,又給同事們一人包了一個,賣雞肉卷的大嬸簡直感動的要哭了。
  一個卷一個卷的包著,便利店里昨日給二人拿驗孕棒、綠茶的店員也過來買雞肉卷,正好看到了風塵,驚訝道:“這么早……這個,是美少女戰士?我猜猜這是誰啊……”女店員很是自來熟,在腦袋里搜刮了半天,終于想到了:“是那個火星戰士,叫、叫什么來著?”她想起是火星戰士,卻記不得名字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