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章 夢醒時分

  一男一女兩個人,只有兩個人,只屬于俞錢兒的一天,確切的說是“半天”,從中午的共進午餐開始,玩兒了卡丁車、摩天輪、過山車、碰碰球,以一種非以往的“小女人”的,猶如心中幻覺一般的角度,享受了一段并不真實,但感覺又那么好,那么令人沉醉的“夢境”——穿上青花色的旗袍,盤出考究的發髻,淡雅而溫婉,那并不是一個真實的“俞錢兒”,只是俞錢兒的一個夢,那是夢境中,一個很想做的俞錢兒……很美,很溫柔,也會撒嬌,像是小貓一樣的俞錢兒!一個可以有“白馬王子”出現在身邊,陪伴她,忍受她的小脾氣,無論怎么也不生氣,很紳士風度,很有些可愛!
  “白馬王子”最后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這是童話的結局。當看童話時,哪一個女孩兒不曾幻想過?
  當接過風塵的“生日禮物”,俞錢兒忍不住輕聲哭泣,明知這只是一場屬于自己的“羅馬假日”,是一場夢境,卻依舊忍不住,哭出聲來,一個人在上海工作的孤獨、生活上、事業上獨面壓力的委屈,都一并哭了出來……
  “嗚……嗚——”
  俞錢兒輕聲的啜泣,抱緊了風塵的禮物……
  兩名主持人將之理解為感動,自覺的為二人留出了空間,也留出了時間。
  風塵有些無措,不知道應該怎么安慰對方。
  俞錢兒控制了自己的情緒,輕輕用手指抹去了眼淚,臉上的淡妝也有些花了,梨花帶雨的,聲音里依然帶著一些哭腔,聲如蚊蠅般的細:“你,能不能抱我一下?”俞錢兒一手掯(四根手指彎曲,用力夾住)著長方形的盒子,上前一步,張開胳膊抱住了風塵。生平第一次被一個年紀相逢的女性抱住,風塵的身體微微僵了一下,便如樁子一樣,一動不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去摟住俞錢兒……
  俞錢兒的胸貼著風塵的胸,貼的很緊,臉枕著風塵的肩膀。風塵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種滑而柔的觸感,還有俞錢兒身上的香味。
  “在童話故事里,最后白馬王子一定會抱住公主,在晚霞的映襯下,凝固成一種永恒。泰坦尼克號里面,杰克摟著蘿絲的腰,說‘你跳,我也跳’。在我心永恒的歌聲里,哪一個女生沒有幻想過自己就是蘿絲,會遇到自己的杰克……那之后,無論是遇到什么,也都是最幸福的……”
  “最后、最后……夢結束之前……”俞錢兒的聲音更小,最后的幾個字就是以風塵的耳力都不曾聽清楚。
  但卻聽明白了俞錢兒的意思:她不想給自己的“夢幻”留下遺憾——過了生日,她依然還是那個俞錢兒。
  可以溫柔、可以任性、可以那么完美、大方的不真實的俞錢兒本就不屬于真實,過了今天,便只存在于記憶中!
  風塵輕輕的,一手環住了俞錢兒的腰,一手扶住了俞錢兒的背,他的動作很輕、很柔,俞錢兒抬起頭,顯得有些用力:“謝謝你,這一天我很開心。就這樣,多一會兒……然后,就這樣吧!”
  “好……”風塵實在是不忍心拒絕她這一個小小的,甚至于有些卑微的請求。給予了她一會兒時光和溫存。
  再然后,就真的結束了……雖不至于是漫天的火燒云作為背景,但時間卻已經不早了,要從這里回到俱樂部,大概需要半個小時的時間。
  出了游樂場,叫了車來。俞錢兒綻出一個明艷的笑容,對風塵道:“最后一會兒了,再讓我嫻雅一會兒。”
  風塵笑一下,便給她開車門,讓她上車。然后自己才坐了進去,“既然想這樣,喜歡這樣,那為什么不一直這樣呢?”
  “可那樣多累啊……”俞錢兒偷偷脫掉高跟鞋,把腳踩在鞋上,努力的活動腳趾,“就穿了一下午,我的腳都疼!整天整天的穿,我都受不了,何況還要坐的有形有樣,要注意儀態,時時刻刻的端著。”
  “也是……”風塵聽的笑。
  “很小的時候,媽媽就把我當淑女培養的,只要是在家里,媽媽就要我坐有坐相,連兩只手那一只壓在上面都要管,衣服從來都不許有褶皺。跟我說這就是‘戒’,無論是戒什么,只要堅持,就會有所得。只是去了學校,媽媽就不能盯著,根本沒法兒管我,后來看我實在不是那塊兒淑女的料,也就不管我了。”俞錢兒笑,揚起臉來,眼角都是笑的。一說到回憶,誰想到的不是美好呢?
  風塵點頭,說道:“戒而能定,定能生慧,阿姨說的也不錯。戒什么,真的不重要。你像是印度的那些巴巴!”
  俞錢兒打斷,說道:“道理誰不會講啊。”
  風塵道:“也是!”
  “道理”誰都會講,這個世界也不缺講道理的人,缺的反倒是去踐行道理的人。知道一個道理,那很簡單——要做到一個道理,要持之以恒的去貫徹一個道理,這卻很不容易。王陽明說“知行合一”,卻依然有人問出了要怎樣做,才能“知行合一”這種問題,明知了道理卻還要問應該怎么辦,這是何等的荒誕?
  俞錢兒吟吟的笑,雙臂環住了自己的小腿,將膝蓋彎曲,一雙纖細的腳丫子便放在了座椅上,語氣中透著一些自豪:“所以啊,我媽媽就告訴我,既然踐不了那么多的道理,那就少一些,堅持一個也行!”
  “說啊,練武是持之以恒的事情,要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哪怕天上下刀子,該練也還要練,是這個道理吧?”
  “守不來其它的,就守這一個……”
  “在之后,我每天都會進行定量的鍛煉,無論是什么樣的天氣,無論工作多累。早上誤了,沒時間,白天上班,太忙,那就晚上。總之,每天那一個訓練量我是一定會完成的,不需要人來督促,不需要額外的說辭——這就是我守的一個道理,我感覺我挺厲害的,因為這個世界上絕大部分人也難以守住一個道理,而我,卻守了一個道理!”
  風塵點頭,說道:“這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說是很難。畢竟天氣不好的時候,可以借口外面天氣不好,就不出去鍛煉了。要是下暴雨,更有擔心感冒、擔心危險的說辭……”
  俞錢兒道:“對!”
  風塵感慨一句,“老子說,執一就可以為天下式了。大約也是知道知行合一的難。朱熹講天理人欲,規范五常,欲使儒家之學可因戒而定,使人持之行之,且以為善。奈何又有誰人做到了?王陽明于理學之上,進而提出知行合一,又有誰人做到了?人總是嚴于律人,寬于律己,理學之糟粕,亦由此而來。”
  俞錢兒道:“現在網上不都說是朱熹是偽儒,是犬儒,篡改了儒家經義,實際上原來的儒家不是這樣子的啊。這些我也不太懂,不過感覺他們說的也挺有道理的……”
  風塵道:“也談不上篡改。確切的說,應該是繼承與發揚,當時其實是處于一個儒釋道三家爭奪信仰的重要時期,上層士大夫好佛慕道者眾多。你看佛、道那些開宗立派的祖師,多是出于唐宋,以前或者以后,都是很少的。相比佛、道兩家來說,儒家的學問少了一些哲學上的東西。也就是解釋我是誰,我從哪里來這種問題的東西……很多儒學功底精湛的人,卻因為這些問題,投入了佛、道之中,其實當時,儒家的上層建筑已經崩了。朱熹等人吸收了佛、道的哲學思想,在這個基礎上,提出了儒家自己的哲學上的概念,也就是修行的概念,天理人欲……”
  俞錢兒道:“這樣啊。”
  風塵道:“我個人認為,就是這樣的。”
  說話,車就到了地頭,俞錢兒放下腿,穿了高跟鞋。風塵刷了車費,二人從兩側先后下車,便進了俱樂部。俞錢兒道:“咱們分頭換衣服?”她用了一個疑問句。風塵則用了一個肯定句:“嗯,分頭換……估摸著泰森也快來了。”風塵、俞錢兒二人便分開,一個朝著辦公室去,一個朝著更衣室去。
  “風哥!”見著風塵,俞錢兒的幾個師弟就擠眉弄眼的和他打招呼。那神色之間分明是透著一些好奇——好奇風塵、俞錢兒一下午都做什么了……
  還有眼尖的注意到了俞錢兒手里拿著的周大生的盒子,豎起大拇指夸風塵“大方”的,風塵只得道:“行了,行了,我還去換衣服呢。你們忙著……”然后,風塵就加快了步子進了更衣室,去換衣服。
  換上了一身適合運動的緊身背心,一條緊身褲,風塵才出了更衣室。走了幾步就是之前拍攝視頻的倉庫,風塵推一下門,門并沒有鎖。那臺拳力測試儀還在那里放著,燈也關著,一個人也沒有。風塵便進去開了燈,將門關上。然后將測試儀打開,屏幕上紅色的四個8閃了四下,然后變暗。
  機器已經啟動!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