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二十八章 早餐,誠告

  冰冷的金紅化作橘黃,漸置于白熾,一股微弱的暖也發酵出來,使得陽光有了溫度。細品著天地之陰陽交泰,萬籟由寂而生動,陰盡而陽出,卻是一種說不出的美好……心頭一念生出,因景所感:“夜為陰,晝為陽,陰者寂而陽者動——陰極而止,陽極而燥。陰神離了身體,便會止,陽神離了身體,便會燥,同樣不能長存!”又想道:“‘陰神’和‘陽神’的區別,其一是陰神快而陽神慢;其二是陰神易成而陽神難成;其三是陽神可干涉物質,顯化真形,卻也因神、氣交合,致使速度、靈活上差了一籌……但,也正是氣,使得其具備了顯化的能力,但失去身體,氣便也失去了約束,便會燥亂。若有一法,合陰陽之妙,那倒是真的長葆之道了……”想到此,射影便記錄了靈感,以備日后的不時之需。風塵展顏,一抹笑容在晨陽中燦爛,和含沙說道:“咱們出去看看,哪兒有賣隨便的——今天的早餐就吃隨便了,呃——”
  毛茸茸的金色長尾在風塵的臉上掃了一下,含沙威脅的“赫”了一聲,對風塵呲牙。
  風塵道:“你太過分了,有本事你再弄一下!”
  然后就又被尾巴掃了一下。
  風塵:……
  含沙黑豆一般的眸子里閃過一些笑意,滴溜溜的看他。風塵便朝著外面走,一邊走,一邊踢,走踢結合。一雙手臂也肩、肘、腕、指的活動。
  穿出了酒店的園林,隨意的沿街走、踢、活動,不時便會遇到一些早期跑步、鍛煉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年輕人卻是少有的。風塵一邊走、踢,一邊尋摸著找一些較為逼窄的小街小巷穿進去,試著看能否找到一些露天的小吃攤——終于,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穿過了四條小巷,到了一處有些年頭,青石鋪路的小街巷的巷口,還真的遇到了一個路邊攤。路邊套由一對夫妻經營,賣的是豆腐腦、油條。
  妻子負責給人撈豆腐腦、配稍子(調料),丈夫負責炸油條,一搟一拉,一放一收,手法純熟,顯是老于此道。擺開的十來個桌子沿著街道成一條長龍,食客坐了大約有一半,風塵便過去,說道:“兩碗豆腐腦,要咸的,加一些辣椒油。另外油條給我多來點兒,先弄二十根吧!”
  “豆腐腦三塊一碗,油條一塊五兩根。”妻子的個頭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卻一臉的朝氣,說話的語速也快,但卻讓人感覺很舒服。吆喝了丈夫一聲,便先給風塵撈了兩碗豆腐腦。
  問清楚風塵要坐哪個桌子,便跟著放過去,和風塵說:“油條要等一下才好。”
  風塵“嗯”一聲,便遞給了含沙一碗,一手拿了一個勺子,左手喂含沙,右手自己吃。過不一會兒,妻子就端了油條過來。二十根油條是用帶細眼的盆裝過來的,看著很是“巍峨”,就在一群人的側目中,風塵眼前的油條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下降,短短一會兒功夫,就只剩下空盆子了。風塵卻覺著還不太夠,又要了十根油條,含沙已經不吃了,就在桌子上墊了一塊紙巾坐著,看風塵吃。
  這一人一鼬,引得陣陣驚嘆。索性是沒一個認識風塵的,吃罷了早餐,風塵便又帶著含沙,安步當車,隨意的游逛。
  直在這頗有古意的巷子之間逛了幾個來回,這才心滿意足,原路回到了酒店。然后便也不出去了,在自己的院子里擺了一張搖椅,拿了一本書,滿是閑趣的慢慢翻閱。他讀的很仔細,一句一句的咂摸,過了不知多久,便感覺有人來了,說了一聲“進來”,抬眼一看,卻正是有過一面之緣的刑警隊長。
  刑警隊長走過來,伸出自己的右手:“風先生,我是楊天慶,之前我們見過。”他開門見山,目光銳利:“我們談一談!”
  風塵伸出手,和楊天慶握在一起。楊天慶握住風塵的手之后突然發力,一雙手就如同鐵鉗一般,要把風塵的手捏出一個形狀來——楊天慶的手上很有力,手掌綿柔,一用力卻變得如同鐵砂一般粗糙。與之相反的則是風塵的手,滑嫩的不似一雙男人的手,也纖細的不似一雙男人的手,但偏偏這雙手,卻讓楊天慶心中暗驚!
  他用力捏風塵的手,但無論怎么加力,也都有一種無力感。風塵的手總是給他一種綿柔中透著力量的感覺——
  像是一層橡膠裹著一塊鋼,根本就捏不動。
  楊天慶心中想到自己搜集來的,關于風塵的資料。這一個看著并不粗壯,甚至于有幾分清秀的男人,竟然在漫展上,將龍騰拳擊俱樂部的拳力測試儀打出了一千四百二十五公斤的數值,且還在之后,和泰森親切的進行了拳擊交流,并且還以極快的速度取得了勝利……這一個消息對于楊天慶而言,并不難以獲得;又有《勇奪冠軍》那種非人的速度,作為科班出身,他自然知道,那速度意味著什么……
  這,就是一個超人,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智商。看來資料上的話,是一點都不曾摻假的!
  尤其這還是一位科學家,很厲害的那種……
  就在這時,風塵開口了,說道:“你來是要問那個被害的女子的事情?”雖是問,但卻極為肯定,風塵道:“我知道的,可以和你說。兇手是她的男友,名字叫孫偉,這個你們只要一查就能查到。”頓了一下,風塵道:“女子有一些SM的癖好,因為怕人發現,所以經常去酒店開鐘點房。她的男朋友孫偉以為她和經理有一腿,那一天偷偷跟蹤過來,在女子自己捆住自己之后,就沖進了屋子里,激情之下,用塑料袋捂死了女子!”
  楊天慶點頭,說道:“那一天死者公司的經理的確是在后于女子大概七分鐘到的酒店,都是這里,同一家。”
  “8號晚上,我跟同事游湖,晚上回來的時候就聽同事的孩子怕咋咋的一聲哭,我們就趕緊過去。你應該聽過,孩子能看見不干凈的東西!”
  “孩子看見了,所以嚇哭了……”
  “是,我去的時候,我也看見了。一個只是穿著三點式內衣的女人,就在湖水上面浮著,披頭散發的,身上還綁著繩子。只是這些一般人是看不見的,我安慰了孩子,然后……”風塵毫不隱瞞,講了那晚發生的細節,楊天慶很很認真的聽,一邊聽,一邊沉思,一直聽風塵講完了一遍后,也將事情在腦子里過了一遍。情況和他知道的一致,不過由風塵這個當事人說來,卻更加的仔細了許多。楊天慶想完,才嘆一聲:“這也算是天理昭昭了……”風塵也是一嘆,說道:“算是吧,其實當時讓鬼顯形,也有一部分因素,是為了驗證我的猜想是否正確……”
  “是驗證你對鬼是什么的一種猜測?”楊天慶的反應很快,“因為你能夠看到,所以對于有沒有鬼,并不疑惑。你疑惑的,是鬼,究竟是什么……”
  風塵點頭,說道:“是的。”
  楊天慶說道:“另外一個原因是你需要一些證人——這沒什么是比一群親眼目睹的同事,以及酒店的相關人員更合適的了。”
  風塵道:“是。畢竟……正是青春年華,卻……見著了,總不能當成沒看見。可若是不讓人見了,你們便不會來問我,不是嗎?”
  楊天慶也唏噓一聲,說道:“是啊,大好的年紀,只是比我的女兒大了一歲。可惜就這么沒了。也確實如你說的,你如果不讓那么多人看見,即便是撈出了尸體,也和你無關,我們也不會在這上面花費太多的力氣——線索實在是太少了,我們也沒有法子。我們手里的事情太多,要處理的太多,事有輕重緩急!”楊天慶的話不是虛言——民警的事情或者少一些,可以坐辦公室喝茶,但刑事警,卻總是人不夠用的。事情多,人少,也就只能將資源放在急需處理的事務上,這是一種無奈!
  風塵道:“似乎給你們出了一個難題!”
  楊天慶道:“還是一個大難題。嫌疑犯我們要用什么理由抓?”他說完,卻笑了,伸手拍了一下風塵的肩膀,說道:“開玩笑……理由還不好找。”
  風塵:“……”沃去,還有這種騷操作……
  “行,打攪你了。我還要忙,就先走了!”問明白了事情原委,楊天慶就告辭,正好和張天野照了面,張天野走進來,問風塵:“果然來找你了?”風塵說道:“已經沒我什么事兒了,你這起的夠晚的。”
  張天野嬉笑道:“這不能怪我,昨天晚上看了一場比賽,所以就晚了。”張天野走到風塵的搖椅上一躺,“97的半決賽,一直看到三點多……那操作,簡直騷的不得了,我發現他們越來越齷齪了。你是沒見那誰的八神,一穿三,把人打的懷疑人生了都。我要是有那技術,也去比賽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