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三十九章 一觀一想,兩步功夫

  都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話卻是有道理的。若非是和風塵要好,又在近前,怎么可能見了這樣的舞?又怎么能“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于大通”,以至于達于“坐忘”這一種妙境之中,于那舞中竟見了“天長地久”的“久”,也見了其“微”,時間于其中彷無意義,長久與瞬息,似納于一瞬,一瞬卻又是千年。在張天野的眼中、心中,那舞便是天地間的唯一,似已經鮮活,無有開始,無有終結,亦無有記憶……
  他竟不能記住那簡單的十八個動作,只剩下那種迷離、夢幻的泡影——若是要模仿,卻有一種怎么做都是錯,怎么做都不對的感覺。
  他將動作對比一下……然后,就放棄了。
  真的,是什么都沒有留下,卻偏偏似乎又留下來一場大夢,沉淀在自己的精神中,令人生出一種極為玄妙的心境。張天野深吸一口氣,咂摸著那種感覺,悠悠的嘆:“你的這十八作有毒,真的!”
  風塵已停了動作,正剛默完,便回了一句:“采你的一縷紫氣去,乘著你剛觀了我十八作,容易靜心、凝神……”說罷,就不多言。
  張天野吸一口氣,邁步上了假山涼亭,面東盤坐,寧心靜氣。卻果如風塵所言,剛看了風塵練習十八作,靜心、凝神都分外的容易。處于下方的風塵又開始了十八作,一個動作連著一個動作,一種“萌發”之意,如青嫩的小草于嚴寒中吐出嫩芽,迎風凜冽,頑強生長。于身外,射影也在一樣的舞——
  射影、風塵同舞。
  至于日出時,金紅的陽光冰冷、刺目,幾只是瞬息后,便轉為橘紅色,再成耀白。一輪日頭也跳出了地平線,懸于東天。張天野心中持靜,于日出一刻感受那一縷紫氣,過了許久才是醒過來,他一睜眼,眼眸中晶瑩而有神采,連說了三聲“妙”,道:“妙、妙、妙!這一次我才真正感觸,所謂的靜,所謂的紫氣,都是什么。簡直不可思議,與這樣的美妙而言,每日早起一些,卻又算是什么?”
  風塵點頭,說道:“嗯……那你明日早起。下來,既然成功的采集了一縷紫氣,靜了下來,倒是可以和你詳細說了。”
  這一“采氣”的功夫,無疑是一個“入門”。之所以在之前,風塵只教他一個大略,不講太多,便是因為講的越多,這一步入門的關口,就越難過。此時過了這一道關口,就自然可以將其中的功夫、細節講一講了。
  張天野從涼亭下來,站到風塵的對面。
  風塵開口,道:“于初陽之時,采一縷紫氣,這是觀。觀初陽之時,陰陽變易,感受那一種靜,這是天地和你同力、同心。觀完了,就要去想,你要去想日出那一刻,紫氣東來時候的形象,去賦予這種形象安靜。一觀、一想,兩步功夫——你已經學會了觀,下一步就可以學習想。”
  張天野問:“那之后呢?”
  風塵道:“之后,便是觀之所想,想之所觀。你可于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觀日出,采紫氣,自成一統。”
  張天野沉吟了一陣,將風塵的話消化了一下,點頭說道:“這一點我明白了。第一步功夫去觀,實際上是為了想做鋪路,這兩步功夫,實際上都是為了一個目的:靜。”
  張天野作了一個比喻:
  這就像是一個人腿腳有了毛病,被治好了之后,一下子是站不起來的。所以一開始就要用手去扶著一些東西,需要依靠拐杖——那一縷紫氣,就是這一根拐杖。至于后來,康復了,拐杖自然就不用了,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風塵道:“是這么個道理。今天要集體活動,咱們就別往遠處跑了,早餐就回來和大伙兒一起吃。聯系的大巴一會兒過來……”拓展訓練的訓練基地昨天商量完,就聯系好了,是位于蘇州北部山里的一個訓練營。訓練營有好幾個,有一些是陸地的,有一些是水上的——但這個時節,水上的訓練營那就不是玩兒,是受罪了。張天野點頭,說道:“好,那就不往遠處去了。”
  二人便不遠走,就圍著酒店外圍跑了幾圈,張天野一邊跑,一邊按照風塵教的一些法子控制、調整自己的呼吸……
  “以前也看你練那個,好像跳舞一樣,也沒見能把人迷了啊……這怎么一下子就那么厲害了?”張天野對十八作充滿了好奇。至于原因,風塵大致有一些猜測,約莫是自己的動作至于完美所至——完美本身,就是一種令人窒息的美,自然會讓人沉迷其中……雖然,這一種完美,僅僅只是接近罷了。
  “你要學,也可以教你。不過這個可要你入靜難多了!”十八作中所蘊含的道理,以及包含的各種數據、算法、細節足以讓人崩潰。風塵卻沒什么敝帚自珍的想法:只要愿意,他是可以教的。
  只是,張天野卻把頭搖成了撥浪鼓:“不學,打死我也不學,打不死也不行……你練這個看著還行,我要練這個,不成娘炮了?”
  風塵無語,奔著張天野的屁股蛋子就是一腳。
  “你意思是我很娘炮是吧?”
  “不是、不是……大哥饒命,我是說我自己長得挫,沒你帥!”張天野捂住自己的屁股,加速脫離了風塵——當然,這是因為風塵沒有去追。張天野跑出了二十來米,回頭叫:“在這個看臉的世界里,顏值就是正義。”
  “行了,饒過你。調整一下呼吸,最后一程,咱們拉一拉你的極限——”這最后一程大概有六百米左右,也只能拉一拉張天野的極限。風塵的極限則遠的很,他也并不跑多快,只是追著張天野的屁股,逼著張天野用最快的速度跑……六百米,整個過程都用那種沖刺一般的速度跑完,張天野的臉就白成了金紙,整個人就像是一條快死了的魚一樣……眼前的東西是恍惚的、肺是燒的、喉嚨更是噴火,口干舌燥。風塵令他“吸氣”的聲音飄忽,他下意識的照著做,一次吸氣、屏息、呼氣之后,身體就恢復了一些力氣,不至于像是剛才那般的難受……
  風塵道:“走起來,一邊走一邊調整。”
  剩下的也不用風塵多教了——就是一次一次的深吸氣,使全身飽滿,由內而外,屏息然后徐徐呼氣。如此反復,等到了餐廳的時候,人就已經徹底活過來了。身體內彌漫著的,膨脹的熱,讓他精力充沛,極為舒服。
  餐廳里同事們已經來了一大半,個別的幾個稍微過了一兩分鐘,也都過來了。便一起吃了早飯,等著車來,就一起出發。
  大巴車直接載人出了酒店后,就沿著大路向北,一頭扎進了山里。那山青的絲毫不像是秋天。
  一路蜿蜒,終于到了訓練基地,便有協助的工作人員過來安排。步行進了訓練基地的一個以考驗團隊合作的,足有四米高的木墻便停下來,一邊聽工作人員介紹,一邊休息。過了一陣子,休息的差不多了,便又轉到了下一處,是一個很高的架子——是高空棧道,極為考驗一個人的膽量、意志。實際上這些東西,也是訓練基地里面最好玩兒的……
  很刺激!
  之后又是各種團隊類的游戲、冒險項目,一一轉了一下,眾人便商量著先玩兒哪一個。楊鍇的意見,是從最近的這一處開始,是一種類似于橄欖球的群體游戲。球用的是氣球,身上也會穿上那種極為影響行動的,胖乎乎的充氣衣服,讓人變得和胖子一樣……這個游戲看起來就很有趣,一群人就開始穿充氣衣服扮胖子。張天野穿上了胖乎乎的充氣衣服,做出了一個蒙古摔跤的動作,問:“看,像不像是摔跤的?”
  “就你?來,走一個……”風塵“笨拙”的沖著張天野勾勾手指。張天野緩慢的移動過來,二人便摟抱在一起,風塵用肚皮一頂,張天野就倒了……
  然后,在地上像是被翻蓋了的王八一樣晃悠了好一陣子才是起來。周圍一群很不厚道的同事們一陣笑。之后,分成了兩隊人馬之后,游戲就正式開始。裁判就是場地內的工作人員,好幾個人分別站在四周,防備發生意外。
  游戲一開始,抱著一個臉盆大的球兒的就被一群人一哄而上,球飛了,人卻沒起來。
  裁判:……
  見過那么多次拓展的,就沒見過這群人這么亂來的。連最起碼的團隊合作意識都沒有,上來就是大亂斗——最后,球在沒人管的情況下,自己被風吹到了場邊。場內的一群人卻是幾乎全躺在地上,無人站立:要不說這群人夠讓裁判凌亂的呢,誰也別想爬起來,一旦嘗試站起來,就被周圍十來只手一拉……
  然后,就只能無力的重新躺下。就在這種此起彼伏中,試著起來掙扎的,都被耗的沒了力氣,混在人群中的幾個“壞種”這才爬起來。
  “勝利屬于人類……”
  ……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