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四十八章 進了一個草臺班子

  被含沙“欺負”了一陣,待含沙歸了陰神,風塵才將射影散了。他的心頭,依稀殘留了適才那種談不上“喜歡”也談不上“不喜歡”,也不是一種“平靜”的感覺……咂摸了一番,心中暗道:“陰神有喜,有不喜,這一種不同于此的感覺,卻又是什么呢?”一念在心頭委婉,卻無答案,便暫且按捺了下去。
  明媚、白熾的日光透過玻璃窗照進來,陽光鋪滿了大半張床。將床曬的燙呼呼的,躺上去顯得特別的舒服,在陽光照射下,人一安靜下來,來自于身體內部的“流動”就變得清晰,那一種內在的力量,也同樣清晰。風塵就順長的躺下,置身于陽光之中,舒服的曬著太陽,閉上了眼睛一陣假寐——這一種感覺當真是極好的,他也不刻意去約束自己的念頭,就讓浮游一般的雜念馳騁,但卻又偏偏安靜。
  一絲絲、一縷縷的念頭,只是蜉蝣于表面。他始終還是安靜的,但這些念頭中的一些靈犀、想法,卻真的很奇妙……
  他想著:“脈搏的搏動、血液的流淌,每一次都一伸一縮,那一種力量是那么的硌得慌,似乎每一下,都推的床都會晃悠一下……這種力量,是真的存在,還是一種錯覺?血液在流動,應該是真的吧?”
  如果這一種“力量”是可以如同天時一般被把握的,那么……這一個念頭滋生、壯大,紛紛的雜念亦變得茁壯。
  嘴角多出了一絲清淺的笑容,肆意的雜念、雜思便煙消云散,風塵輕聲道:“這倒真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且記下來。人的脈搏、血液環流泵行之力,試與之合,猶合天時,采紫氣,天時合于動作,力合于力,不知那力是有幾何?”思念至于此,他便坐起來,半躺著又發了一陣呆,又是十分鐘左右,才從床上下來。含沙懶散的,黑豆一般的眸子看他一眼,便“嗖”的一下縱身,跳躍至他肩膀中轉,進了兜帽里面。風塵笑說:“你倒是會尋舒服的地方,咱們去把工作安排一下……”
  風塵前往實驗室,便告知了大家消息:“孩兒們,告訴你們一個消息。俺要跟那大唐的和尚唐三藏去西天拜佛求經去了。此去多則數年,少則數月,你們一定要勤勤勉勉,好生照看洞府,莫要被人欺負了。”一句笑話惹來一陣笑聲,風塵正色道:“嚴肅點兒,別笑,我說真的呢。上午部隊來人找我,要我參與一個項目……所以這里我可能經常性不再,很多工作就要麻煩大家了。不過放心,咱們也是有筋斗云的,說不定隔上那么幾天就會回來看一看,大家有什么問題就先攢著,自己有方向了,就加把勁兒。就這樣,我明兒就走,你們是不是要表示表示?”
  “去你大爺的,有你這樣要大家主動表示的嗎?”張天野抓起一個不知道在實驗室放了多久的毛絨玩具,丟在了風塵身上。
  風塵“嘿嘿”一笑,說:“我這不是怕大家想不起這茬兒嗎?萬一我走了之后,你們這群孫子才想起來——哎呀,怎么就忘記了送一送主管了呢?”
  “你放心,我們不后悔!”
  張天野代表大家表態,語氣很堅決。
  “不開玩笑,因為有保密條例,做什么不能告訴你們。所以啊,你們也別問就對了。”風塵擺擺手,這就算是交代了。
  然后,又談了一些研究上的事情,大家伙兒進行了一個下午的頭腦風暴。到了晚上的時候,一群人便擁著風塵,去KTV唱K,足足鬧到了十一點多,才是散了。一群人倒是沒有多少即將離別的愁緒——畢竟又不是不回來了。只要有空,風塵隔三差五的還是會回來的。一群人回了宿舍,便各自睡去。風塵出了陰神,繼續往日的功夫,按部就班的研習十八作,各路格斗術以及電磁學的應用轉換,罷了靜過之后,一閉眼一睜眼,一夜的時間就過去了。早上吃過了早餐,李鐵、楊志就開了一輛軍用的越野過來:車看著有棱有角,車輪粗大,底盤很高,一看就有著優越的越野性能。擋風玻璃看著狹長,且都是平的,不見任何的弧度,整個車給人的感覺,就是兩個字:
  硬派!
  白色的軍用車牌,更顯得醒目。
  車就直接停到了風塵所在的宿舍大門外,二人連車都不下,就在車里等風塵。見了人之后,便招呼一聲:“風塵,又什么收拾的沒有?”
  風塵道:“已經收拾好了,我去拿一下就好。”風塵回了一趟屋子,就把一個雙肩包背了出來,包內是一些書籍,以及換洗的內衣、內褲和襪子。至于外套,他倒是沒有準備:實際上即便是內衣內褲,到了地頭之后,后勤也會發給他。不過聽李鐵、楊志的建議,自己的衣服最好也帶一些,這才帶著了的。李鐵一手壓著方向盤,看了一眼風塵的包,說道:“這東西夠省的,上車!”
  風塵便開了后門上車,將背包在座椅上一放。車內和車外一樣的簡約,似乎有一種極簡風格,不見任何的裝飾。
  車也很寬闊,做進去感覺空間非常開闊,視野也很不錯。
  風塵嘖嘖道:“這車硬是要得。”
  卻是學了一句四川話。
  “要得要得……”李鐵也是點頭,發動了引擎,須臾功夫就出了研究所的范圍,拐上正路之后,便上環線,李鐵介紹道:“我們先從這里出發,去軍用機場,然后坐直升運輸機過去,正好是順路!”軍用機場自然不在城里,出了市區進了山,道路也變成了軍隊修筑的臨時砂石路,坐在越野車里,卻并不感覺如何顛簸。又過了一陣,就到了軍用機場,三人依次下車,然后就上了一輛綠色的運輸直升機。
  三人坐進了后艙,艙內是一箱子一箱子的給養,包含了醫藥用品、彈藥和一些高熱量的壓縮食物。李鐵問風塵:“第一次坐這種運輸機吧?”
  風塵笑,點頭道:“直升機不是第一次坐,不過這種軍用的運輸機卻是頭一次。感覺比普通客機要顛簸的多。但比起小直升機,卻又平穩了很多。”風塵很輕易的,就感受到了運輸直升機和小直升機、客機的不同。
  李鐵二人又給風塵介紹了一些箱子里面的東西,風塵聽的津津有味。二人又說了當下無常大隊的情況:
  三月份成立的無常大隊,一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正式的開始選拔。目前只有后勤人員、訓練基地基本到位,各種訓練設施也已經齊備了。戰斗成員,那是一個都沒有——這不是李鐵、楊志不努力,而是倆人跑斷了腿,不是人家不放人,就是不合適。這一個“合適”,可算是要了卿命了。現在風塵已經成了“自己人”,二人也就忍不住的倒苦水,風塵聽的也是無語,假做抱怨:“合著我是進了個草臺班子!”
  楊志道:“怎么說也是無常大隊的司命,你也幫忙出個主意!”
  風塵道:“我剛進來,什么都不懂,能出什么主意?”
  “哎,這不懂才正好。大膽發言,我和老李絕對不笑話你!不懂,才有可能突發奇想,想到我們倆想不到的地方。”
  “行,那我想想啊……”風塵便認真的琢磨了一番,試著說道:“咱們能查一些兵員信息吧?當兵之前的查不了,當兵之后的肯定能查。我覺著吧,先把那些不怎么生病的挑出來……”
  “不愛生病,或許體力差一些,耐力差一些,滑頭一些,都不是問題。不愛生病就代表著體質好,體質好,我就能給你們帶出來。弄一群能夠適應極限氣候,去南極圈里窩幾個小時都不帶生命危險的狠角色。你要說別的,我不能保證,但調教幾個不畏懼寒暑,能夠適應各種極端的、嚴苛的氣候條件,具備超人的忍耐力的特殊戰士,我還是可以的……至于其他的軍事技術,就要看你們的了。”
  “真的能適應各種惡劣的氣候條件?不用在南極窩幾個小時,只要能夠在東北的大山里面一天一夜凍不死,那也足夠厲害了。”
  “能!”風塵點頭,說道:“我可以這么說,你要我把戰士們教的力大無窮,這個或許困難一些,但你要我將他們調弄的不怕寒暑,這個卻不難。”
  李鐵看楊志,問:“老楊,你看呢?”
  楊志又問風塵:“風塵,咱們就敞開了說,掏心掏肺的來。你能教什么,教到什么程度,給我倆透個底!”
  風塵道:“寒暑不侵,適應極限氣候這個剛才說了。另一個就是超越常人的力氣,這個有一定的難度。第三是攀爬、障礙,這個你們也應該知道。還有一個,我則不知道是否可以教出來,但若是成了的話,那無常,就是真的無常了!”腦子里翻動著念頭,風塵悠然神往——誠如他言,若是成了,那就是真正的無常。若是不成,那估計就是一個笑話——和當年的氣功熱一樣的一個笑話。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