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五十五章 且將技藝細參詳

  “也許,是壁虎?”風塵的語氣不確定,用了一個疑問句——這又哪兒來的“靈感”,于匍匐、盡量壓低身體、盡量快的前提下,這種類似于蜥蜴、壁虎一般的爬行方式,豈非是很“自然而然”的?因為人的身體結構確定了這一點——這不是一種靈感,而是一種源自于身體結構的相似性,導致的相似。含沙掩口,“吃吃”的笑,道:“凈糊弄我……你趴下來,爬一段,熟悉一下!”
  風塵之陰神便伏于地,攤開了四肢,形似壁虎。脊柱一扭、一抽,陰神便隨這一動作一扭一扭的,快速的前竄。
  含沙、射影觀察、記錄,一人記錄數據,一人輔助分析,借用了射影、風塵同為一人之陰神的奇妙,通感通知,規范這一過程中,身體內氣、奮、形、力、勁等諸多元素運行、協調之道理。于陰神狀態,風塵這一竄一扭,卻更快的多,一步便是手、足伸直的最大限度,達到了二米一!
  單扭一側,一側收、一側放,便是二米一。
  左扭一下右扭一下。
  則是四米二——
  這樣的快速、靈活,更體現在左、右的橫移,變換方向上。橫向移動的幅度在半米左右,變化方向,幾不受慣性的影響——超低的底盤兒,靈活的前進、后退、左右移動,轉換方向,風塵似真的成了一只大蜥蜴,但靈活的卻和壁虎一樣,“嗖”的一下,一竄就是一大截。過了許久,將所有動作都試過了,風塵便是起來,說道:“陰神受到重力影響幾無,空氣也無什么影響,若是肉體的話……”將適才爬行的記錄影像、數據放出,風塵便填設了重力因素,以及空氣的影響,計算結果只是須臾,就出來了。風塵道:“以百米速度而言,這一爬行的過程并不會多費力,地面效應會起到一個托舉的作用,抵消一部分重力。如果速度夠快,這一部分重力甚至可以完全抵消,讓我們的四肢變得如同船槳一般……”
  含沙亦看了數據,說:“這算什么?人體地效飛行器?”
  風塵:“……”
  射影道:“明日便親身實踐一番,咱們邊實驗,便找理論數據。一天功夫應該夠了……”這一波大號、小號的切換,卻是自然流暢。又道:“然后,就可以指定一個可行性的動作規范了——”
  含沙笑,吟吟的頜首,說道:“是。直接把這些數據拿出來,用數學意義上的完美去要求別人,是不行的。我們應該設定一個比較寬泛的動作區間,要能夠兼容個體之間的一些詫異,雖然不能說是所有人,但至少要讓大部分人,都能夠適應,能夠做到。并且通過訓練,達到一定的程度。再一個,士兵匍匐的時候,手里是有東西的,槍、炸藥、手雷這些,如何攜帶,如何保證速度,這個我沒也應該考慮。不過這一方面,我們倒是可以慢慢來,先做好這一個匍匐的動作規范,然后再制定攀爬、障礙的一些技術要領。這些是簡單功夫,爭取在李鐵和楊志回來之前完成……”
  這一番話說的倒是極有領導的架勢,風塵、射影連忙點頭,異口同聲,稱:“那是必須的。您還有什么指示?”
  含沙道:“日常的體質訓練,也要在人來之前拿出標準。這和你教張天野不一樣。”
  只是一對一的針對性教學,自然是能夠靈活隨意的。
  但一教多,就需要一個規范。
  射影道:“這是一個問題。不如我們就按照國內運動員的身體素質的平均水平作為依據,制定一個標準。照著這個標準,應該是合適的……這件事說來要比制定動作規范之類的容易了很多,就放在最后吧。先難后易,先苦后甜——也許這些動作,也可以成為體質訓練的內容之一也說不準!”
  風塵假模假樣的點頭,做出沉吟的模樣,說:“我覺著射影說的有道理。”
  “滾犢子……”
  含沙雙手一合,“啪”的一聲,就夾住了風塵的臉,將風塵的臉夾的變形,狠狠揉了幾下,兇巴巴的虎著風塵的陰神,忽而又是忍俊不禁,一雙漂亮的眼眸眨動一下,如剪出了一汪春水,悠悠一聲嘆,問他:“跟誰學的?怎么一下字這么會玩兒了?”
  風塵可憐巴巴的,看含沙:“你教的啊……”
  含沙又用力揉了一下風塵,說道:“好像也是誒。”又問他:“還沒問你,昨天入靜,感覺怎么樣?”
  “效果杠杠的!”風塵語氣夸張,卻不講細節、更不講靜中之象。含沙點點頭,也默契的不問其中細節、形象——這些是她不可聽的,聽了便心有痕跡,入靜的時候難免就會生出一些欲念、假象,產生錯覺。若是錯把虛幻泡影當成真實,那一身之修行,便算是廢了大半。以前,風塵境界不及她,自可以講,境界等同,也可以講,但靜功高過了之后,便不能講了。
  以前所講,乃是她過去的境界;現在不能講,是她未曾達到的程度……二人整日里以陰神耳鬢廝磨,彼此的境界、修為,卻都心知肚明。
  含沙理一下鬢角,說:“我也要照你的法門試一試,把一年之中,枯榮變易之機、一日之陰陽交泰之機、一國衰敗、繁盛之氣象變換之氣,一人由極靜而動之變化,結合在一起。不過,要合一國之紫氣,卻不容易……”
  風塵笑,安慰她說:“那便不要強求了,順其于自然。你一個大仙兒,本就是獨居的,自然無法體會那種家國情懷,便不要這一條了。”
  含沙一想,也是這么個道理——她從懵懂到明悟嬰兒之道,出了陰神,成就超脫于族類,實際上都是獨自一個的,哪兒來的什么國家、民族?雖然偷摸的從小學的課程一直聽到了大學,水平也不差,但有一些東西,沒有經歷,是體會不到的。便點頭說道:“你說的對,那我就試一試,將三者合一,以為我助力。若非是你,我卻是不能看到這樣美妙的風景……”她動情道:“得君如此,此生無憾矣。”
  風塵道:“我也是……”
  空氣安靜的如水,有風聲鶴唳,但卻猶如是屬于另一個世界,風和風聲,都無法動搖那一種靜。
  過了許久,含沙才是打破了那種安靜,說:“咱們開始電磁吧。”便主動開始調出資料,拉著風塵、射影,開始琢磨應用。
  直過了好久,至于夜里的十點鐘左右,陰神才是歸了身體。風塵在床上盤坐,開始入靜,三尺靈臺中,那一種晦,越發的暗,一內一外,近于同色,邊界則像是一杯水靠近了杯壁而起的那一條界限,成了一個圓。
  靜的無波無瀾,靜中有象,有無象,說不出形狀,道不出狀態。一直靜了一個時辰的時間,風塵才睜開眼睛。
  然后,睡覺……
  翌日,便一身作訓服,趴在訓練場上,輕盈的左右扭動自己的脊柱,左、右、前、后各種作勢,趴在地上,像是一只大蜥蜴的模樣,卻是惹得三個女軍醫出來看熱鬧,葉季芬操著川音,問風塵:“這個是在練蛤蟆功嗎?和火云邪神比哪個厲害?”
  風塵繼續的揉自己的脊柱、背部的肌肉,活動了一陣,才說了一句:“小葉呀,你對速度真的一無所知!”
  說話,便竄了一下,只是一下,就跑出了一個身位——足足有一米八的距離。風塵不斷的竄、不斷的移動,射影將各種細節記錄、對比,然后風塵的動作不斷的調整,一點一點的趨于完美。
  這一個過程一直持續了一上午、一下午,第二天的時候,風塵則是在樓上爬上爬下,有的時候慢,有的時候快。
  第三天……第四天……風塵便整日的在訓練場上完善匍匐、攀爬、障礙等項目。
  第五天的時候,便定下來一個初稿。
  夜,溫涼如水,難得的是一個沒有風的天氣。風塵置身于假樓的最高處的平臺上,老李、老楊不在,這里便是一個極為安靜的,屬于風塵一個人的地方。射影于空中顯示出了形態,開始接受來自于風塵的注意——這是風塵對射影的第二次注意。射影的身上,斑斑的色彩飛揚起來,像是一片一片斑駁的鐵銹,被剝離下去。那注意的力量,讓射影一點、一點的純粹,變得透明,猶如琉璃!
  自從上一次,射影注意了風塵,將風塵的陰神洗練的純粹,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修養,風塵的身體終于達到了最佳的狀態,并且保持了一天一夜這樣的狀態,又是一個夜里,風塵才開始了這一次的注意!
  或許是風塵的純粹,使得這一次的注意過程比之上一次輕松了不是一星半點兒。其中的差距,或許用一個形象、直觀的例子來說:
  上一次是用石頭制作一個石器,敲敲打打、費盡體力,卻難以達到如意的效果。這一次,卻是用制作好的石器去做石器……
  效果是“不可同日而語”的。那一種輕松,是從身體,到靈魂上的輕松!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