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五十七章 非男、非女、非雙性,此是魂肉圓覺生
    含沙捧腹,指著風塵“哈哈”大笑,都有些直不起腰來。風塵揚一下蓮蓬頭,對著含沙的陰神沖一下,絲絲點點的細流,拋灑出顆粒狀,形成一片彩虹般的水幕。含沙便在水幕中笑,水和陰神互不相擾,含沙道:“哈哈,哈哈,小塵塵你太可愛了……剛才我在網上找到了一點兒好東西,要不要我讀給你聽?”
  
      不是看到、不是聽到,而是一種“感到”的感覺,風塵能知含沙笑他,也能知含沙說了什么,那一種“知”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新鮮感,風塵卻也好奇,含沙究竟查到了什么。便問:“你查到了什么?”
  
      含沙道:“希臘神話中的海馬爾弗狄忒知道不?赫爾墨斯和阿芙狄忒的兒子——是一個和你一樣的人哦……”
  
      風塵一邊沖洗,一邊回了兩個字:“不造。”
  
      “那,你知道中國古代……”
  
      中國古代……這個他更不想知道了,一感覺含沙的話音、念頭,就知道“沒好事兒”,事實上是果然“沒好事兒”。古時,這種兼備了男、女之性、相的人,被稱之為“陰陽人”,是和太監一個稱呼的,還被認為是“淫邪”——依照那種動不動就浸豬籠的尿性,這種人生存下去的概率,都是渺茫的。但細一想來,卻又正常,若不是修行人,同時兼顧了男女之象,依照自己的便利,去做一些事情,也是正常的。因為這些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欲,就像是那么一句話說的:
  
      刀在手里,戾氣自生。
  
      “你不會也做這種事情吧?”含沙一手掩胸,一手遮擋住下身,一臉怕怕的樣子。風塵無語,問她:“你是希望我這樣呢?還是希望我不這樣呢?”
  
      “你說,雙性人為什么那么少?”含沙便不再鬧,問了一個頗為古怪的問題。說:“按照道理而言,雙性人在繁衍上,應該是具備了優勢的吧?”
  
      “理論上說,是這樣的……但實際上呢,你說一個雙性人,需要社會、集群嗎?或許在遠古的時候,雙性人是存在的,但是雙性人獨自就可以繁衍,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不會形成群落,是獨居獨行的。他們需要獨自哺育幼崽,獨自面對危險。一個人十月懷胎,養孩子又要好幾年,這一段時間里,老虎、獅子,各種的野獸,都會對他們造成巨大的威脅……所以,他們的選擇,又是什么?”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推論——因為雙性人不需要異性,就可以自我繁殖,導致沒有相應的社會結構,獨居、獨行,風險承擔能力低下,這一種“完美”就也成了最大的不完美。于是在進化的過程中,被淘汰,或者……或者,是加入到一些部落當中,和人通婚,于是基因就多數隱藏了,成為了隱性基因。
  
      單性別的人,應該就是因為彼此需要,締結了普通的群落,形成了類似于獅群的群體,這才成為了人類的主流。
  
      但,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雙性人還是會不時的出現幾個。醫學上更是將之當成了一種病,稱之為“兩性畸形”,就和人長了六指一樣,要被人歧視。
  
      世人皆五指,若有四指、六指者,便是異于常人,便是疾病,便要被人歧視。
  
      若世人皆六指,那五指便是病,受人歧視。
  
      含沙又問:“那么,你算不算是一個雙性人?”風塵沉吟,這一個問題他還真沒想過,便從心琢磨,組織了一下語言,很肯定的說:“不算,于我而言,我是非男性、非女性的,是既不是男,也不是女,卻又兼備了二者,不能稱之為男,也不能稱之為女,也不是雙性。而是我魂圓滿,靈肉合一,所至于的一種境界。這一個境界應是造化的,究竟如何,我也需要時間來品位、感覺。至于旁人見我若何,便不管我事了。含沙,你說若是有一個醫生見了我,說我有病,要將我新生的造化去了,我會同意嗎?”
  
      含沙道:“斷人道途,其無可恕。”
  
      八個字,殺氣騰騰。
  
      風塵道:“正是如此。”
  
      含沙問他:“這些器官孕育、生長,是否又于嬰兒一般,需要數月之功?或者是要如十月懷胎一般,才能長的圓滿。而后又要數年,才能長的茁壯呢?”
  
      風塵道:“這一個問題我回答不了……因為世上這樣的成就者,我是第一個。所以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只有等到器官生長完成才行。”
  
      含沙掩口笑,說道:“那么認真干嘛?”又見風塵沖洗完身體,便指使他:“你也洗完了,幫我洗一洗,咱們吹干了再出去,外面天氣好冷的。”風塵便幫她洗了一下皮毛,然后用吹風機吹干,這才換了一條內褲、背心出去。含沙由他抱著,貼著懷,很是舒服。進了屋后,風塵便照例靜了一下——雖然“今夜”已經不能稱之為“今”,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近四點鐘,距離天明不過兩個小時左右。
  
      風塵說了一句:“含沙你歇息吧,我靜一下,今天也貪一下這真正的紫氣,順一下天時看看!”
  
      說完便垂目、靜去。雙眼的睫向外挑出一抹彎刀一般的弧度,根根黑亮、勻稱,便似刷了睫毛膏一般。
  
      垂目冥冥,人在靜中。三尺靈臺依然三尺,其中晦卻不見了,只有一種透,內外相透,有一種寂,一種冷,又有一種生動,猶亙古之宇宙一般,其中生動變換,卻無聲無息,由內而觀外,由外而觀內,邊界就像是地平線一樣,可以望卻不可以及。其中之大,無垠也,其中之微,無端也。
  
      無限的廣大和無限的小就在這三尺之內,風塵靜的無聲息,卻于靜中照見,生出無窮玄妙——
  
      這三尺靈臺所見,既不是三維的、也不是二維、一維的,也不是四維、五維的。但卻又將各種維度,皆涵蓋其中,給予了風塵很直觀的感受。一個恍惚,天色將明,風塵于床上盤坐,呼吸且輕且柔,且長且韌,每一絲氣,都如同一縷鋼絲,不斷不絕,偏偏又韌性、彈性,勾連內外……
  
      天時陰陽變化時,那一個瞬間,風塵靜到了極致。時來天地偕同力,一靜便在瞬間至于極限。
  
      這已經是一種靜無可靜,無雜念無思念,后天一切皆刨開,只剩下了三魂的先天構架在運行,運作。身體也在這一過程中,分泌出一些不可知的物質,營養身體,產生出一些暫不可覺察的變化。
  
      這一瞬間隨著天時故去,也在片刻之后故去。風塵并不留戀這一種狀態,去追趕天時,那樣太累。
  
      他起身來,便走出去,在訓練場上擇了一塊空地,開始自己的十八作。
  
      這一作來卻異于往常,動作還是那些動作,其中內涵,卻更加豐滿、圓滑,動作之間亦多出了一些說不出的神韻,風塵不思不想,有清氣自頭頂百匯而來,亦有濁氣自足下涌泉而上,一升一降,一陰一陽,匯而成流,巡行于十二正經,那一種若有若無,似乎真實又似乎虛幻的感覺飄渺、變化,一次十八作后,竟是自行運作,又完成了一周天,遂才于第二個周天完成了大半,才是停住。
  
      風塵于晨陽中默,空氣中彌漫起一陣不濃不淡的薄霧,使得他猶如置身仙境。一次十八作,卻讓他感覺到了一些“不足”:
  
      就如之前的十二作的時候,感受到了那種不足,然后變成了十八作一樣。只是現在,他還不足以滿足那個條件,無法“解鎖”新的姿勢罷了。
  
      深呼吸了一口清晨冰涼的空氣,風塵便又作來,一次又一次,含沙就呆在一旁——軍帽倒放著,含沙就蜷在里面,出了神,幫風塵記錄——沒有了射影,這件工作便又回到了含沙的身上。含沙記錄了數據,便開始運算:風塵已經不能出神,所以運算這種事,也就不能等和風塵一起了,含沙的心中,頗是遺憾。但一想到風塵因為雙魂合一,已經變得完美,更有了一個化形的盼頭,心情又莫名的高興起來。心想著:“一個人,竟然可以將自己修煉到如此程度,是天數,還是因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霧變成了金黃的,陽光開始發熱。風塵不再十八作,蹲下身來拿起帽子,讓含沙傳出來,說道:“多謝你給我暖帽子了,這樣戴上熱乎乎的。”
  
      放了含沙進懷里,風塵正了一下軍帽,便開始走、踢練習,動作之間,逐漸增加了三位七法中的其他東西,不再只是頂,還有抽、掃等動作,度過了第一個難關之后,后面的融入似乎就變得順利、流暢起來。
  
      再填上手臂的功夫,手腳協作,走踢結合,不知不覺霧氣就散了一個干凈,風塵便回到了宿舍中,開始寫自己的“體征記錄”——記錄的都是自己可以明確的感受、感知的,包括了一些器官的生長狀況。他靜至于無上,于是便能在靜中關照內外,無論形象,無論大小,皆存乎于一心之中。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