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十一章 一招,還是一招
    一場為時不足一個小時的“小會”開完,最忙、最勞頓的一段,便算過去了。老李用力的擴胸,挺腰,吸一口氣。因著用力,他的嘴唇緊抿,被面頰的肌肉牽引,變得很薄,又一雙眼睛自然的瞪大,“嗯”的一聲吸氣音,又沉又厚,那模樣,看著倒是像卡通版的馬云。復又將一口濁氣吐盡了,便覺一身輕松:“總算跑完了,也能輕松個幾天功夫。”于是,便也有心思放松一下了——“走,老楊、風塵,咱們去打拳。這些日子骨頭都銹了,乘著有閑,好好的拿拿龍(修理、整治的意思)。”
  
      楊志起身來,說:“是能閑幾天,說起來,咱們還一直沒見過司命的身手呢!你也別老楊了,從今日起,我們叫你閻王,你叫我判官,叫他司命……要提前適應,別介等到新兵來了,你還一口一個老楊,把我給賣了。”
  
      “成,那,判官、司命——咱們這就走?”李鐵麻溜的改口,三人便出了宿舍,走了幾步,李鐵說:“司命,我這次下部隊,才知道司命是什么?”
  
      見二人都在聽,便說道:“這不管是大司命,還是少司命,那都是美女啊。尤其是那個大司命,嘖嘖……”
  
      老楊:……
  
      風塵聽的笑,說:“你這說的是《秦時明月》吧?”
  
      李鐵道:“對、對,好像就是這個。是什么國產的動畫片兒,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他一個大老粗,又不看動畫片,能記住“大司命”和“少司命”都是美女,也難為他了。記住也不過是為了揶揄一下風塵“司命”這個號兒,眼見沒有效果,就放棄了。卻不想風塵反將一軍:“你可以去看看《百鬼夜行宴》,很老的一本書了……嗯,里面的閻王挺有趣的,清音體柔易推倒,呵……”
  
      李鐵:“……”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這誰特么寫的?讓我知道了非拉他過來幫他鍛煉鍛煉身體。”
  
      “你一去看書不就知道了?”說實話風塵其實并沒有怎么看過這本書,也就看了一個開頭——但這已經足夠對李鐵造成暴擊了。
  
      楊志:“……”
  
      倉庫離宿舍也不遠,說了幾句話的工夫,三人就到了倉庫。和管理庫房的人員招呼一聲,就從里面取出了兩副護具——一個是防護頭部的,一個是保護軀干的,至于說護腿什么的,是沒有的。護住了頭、軀干,就已經足以。而且在這里,拳套也是沒有的,扔給了風塵一套藍色的護具,自己拿了一套橘黃紅色的,便說著出門,和風塵道:“咱們這兒不講什么格斗、規則的限制,沒有不能摔,不能用肘之類的規矩,是隨便打。所以,這不是擂臺較量,你也不用給我留面子,就用你最強、最快的手段,讓我見識一下!”
  
      風塵挑一下眉,應道:“好呀!”
  
      走出了大概五十多米遠,李鐵說:“就這兒吧。”二人便開始穿護具,風塵摘了帽子,將頭部的護具戴上,又穿了防御軀干的護甲。老楊做裁判:“護甲穿好了沒有?穿好了,那咱們就開始了……預備——開始!”得了二人示意,老楊就喊開始。在喊完了“預備”之后,“開始”之前,風塵的姿態就認真了起來:
  
      他的呼吸變得更深、更綿長、韌性,目中充斥了一種銳利,如同刀劍一般,而他的心靈也同樣變得薄而銳利,亦有一種敏感……這是他即將要認真戰斗時候,自然而然的,出現的一種精神狀態。
  
      他的眼睛,就看著李鐵的眼睛,一聲“開始”的瞬間,卻不見任何的周旋、猶豫,風塵竟是在瞬息之間,蹂身而上。
  
      他的足下向著左前方猛然跨出一大步,右手一張,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掐住了李鐵的脖子,大拇指、中指正好壓迫住了李鐵的頸部動脈,虎口壓迫咽喉,使他瞬息之間不得呼吸,小臂則在同時由橫而豎,下壓前頂。隔著一層防護,小臂的壓迫力量傳遞過去,令李鐵的眼前都為之一黑。風塵卻又將手臂一揚、一拋,李鐵整個人都離地而起,被重重的慣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大響,沉悶的如鼓。李鐵被摔的七葷八素,卻也因為風塵松了掐著他脖子的手,醒過來——
  
      但剛吸進肺葉中的一口氣卻被這一摔震的散開,險些岔了氣。這一整套過程太快,就如一道風瞬間襲來,然后就沒有了然后。
  
      李鐵過了許久,才緩過來,回憶了一下剛才那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間,整個人的脊背、全身都是涼的。經歷了各種大戰小戰,算得上是身經百戰,見慣了生死的閻王明確無誤的想到了剛才,若是風塵真的要下殺手,會是什么樣的結果:那真的是一個照面,連喊叫的機會都沒有,甚至連發生了什么都來不及想,就會死掉……那一種快、那一種凌厲,光是一想,就讓人感覺到絕望!
  
      這一下可怕在什么地方?最可怕的一點,就是風塵動作之間,竟然不存在試探,也沒有試探,一上來就是一個“快”字——
  
      這也正是風塵的一個理念:于戰斗、搏擊之中,要秉持一個“快”字,這一個快不是一種盲目的快,而是冷靜的快——快于對手的反應,而不是等待去防御反擊。對方出招快于己方,那便做出最快的應對,對方出擊慢于己方,便讓他無出招之機會——這就是一場出題、選擇的較量。
  
      出題的人天然占據優勢、主場——是主考的一方。所以率先出招的一方,便是主考,而后出招的,便是應考。
  
      應考者要做主考者的題,并不需要去選擇一個正確答案——并不是正確答案不重要,而是更快的選擇更重要。
  
      更快的選擇正確無疑是最好的,更快的選擇不知道對錯也是好的,因為在評判對錯的過程中,你便已經是主考者,而不是應考者。這就是一種攻守之間的轉換,永遠占據主動,便永遠占據大概率的勝利!
  
      再一個便是“穩”,因為只有“穩”才能做到你預定的目標,你要去抓對方的脖子,腳穩、手穩、心穩,才能恰好去抓的住!
  
      這就是風塵的勝機——當李鐵還沒做好準備,還準備試探、尋找機會的時候,風塵就已經不給他機會了。
  
      就這么的絕!
  
      李鐵大口、大口的喘氣,半晌才是緩過來,他問風塵:“這是什么招?”其實他倒是很想問風塵,“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的。只是之前自己就說了沒有規則,也只能將這句話咽下去了。楊志卻是在一旁看的明白,卻也是愣了好一會兒:他了解李鐵的水平,被一招放翻,也實在是出人意料——這種事在以前從未發生過,絕對是屬于新聞了。楊志吧唧一下嘴,說:“也沒用什么招,就是跟你那兒錯身過去,然后一把掐住你脖子,然后一摔,你老人家就躺地上了。”
  
      這算是什么招兒?旱地拔蔥還是打元寶?是二者合一的新技能?老楊說著也感覺無語無語的——
  
      你要是被人一通組合拳也就罷了,被這么一招撂倒了,算怎么回事兒呢?
  
      風塵對著李鐵,張開自己的兩只手,笑的燦爛:“怎么樣,閻王同志?人最厲害的地方就是這一雙手,可以抓可以拋。現在的主流觀點都說遠古的時候,人類是以采集文明為主,野獸是人類最大的威脅。工具的出現,才讓人類成為了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其實我個人的觀點并非如此。人能夠成為食物鏈的頂端,就是因為這一雙手。野獸最怕的,就是這一雙手,因為它隨便抓起一塊石頭,都可以變成遠程炮塔,抓起一把土,就能迷了野獸的眼睛。所以,我們一定要善于利用自己的一雙手。不要去捏起拳頭,而是要張開自己的手……抓、拋才是最強的,干嘛要用拳頭?關節的存在是為了讓我們抓握靈活,而不是讓你去砸核桃的!一抓一拋,二位以為如何?”
  
      “再來……”李鐵再次從地上爬起來,說:“這一次我不會上當了。”卻是用眼睛注意著風塵的手腳,隨時防備他的動作。
  
      楊志再喊一聲“預備——開始”,話音一落,李鐵就又飛了出去。
  
      這一次倒是李鐵先出手了,奈何出的盲目,被風塵一腳蹬在肚子上,折成了蝦米,一個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這是一下極其標準的“正蹬”,周身一起,便似張弓,以腳跟發力猛然前蹬。還有一個更加有名的稱呼,叫做“斯巴達踹”,據說這一招降服過很多、很多的英雄。倒在這一招之下,似乎比剛才的那一下“好看”多了,但結果卻是一樣的。風塵收回腿,忽然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你的格斗誰教的?”
  
      李鐵被問的楞一下,“怎么了?”又補充:“有問題?”
  
      楊志也楞,問:“怎么回事?”
  
      “有……而且還是不小的問題。剛才第一次的時候,擂臺格斗,大家的通病,我理解,或許你可能是根這些人學的。這一次,我卻發現根本就不是這樣:你很不冷靜,你不會用腦子,或者說,你根本就不懂得應該怎么去打。出手,快是沒錯,但你這一下出手,你為人很合適嗎?你沒有看著我,而是去注意我的手腳,這對么?如果是這樣,那你永遠走不出我一招,即便是我不用那么強的力量,不用那么快的速度,也一樣。你走不出一招!我剛才用了多大的力量?又是多快的速度?閻王你是親身體驗,判官你是親眼所見,可心中有數?”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