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十三章 觸類誘旁通
    大容量的雙排彈夾,壓滿子彈,正好是15發。去掉了風塵打出的4發,便剩下了11發,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算術題!風塵言道:“對面還剩七個標靶,接下來會有七顆子彈命中靶心,剩余四顆子彈,會從右往左起,一、三、五、七這四個靶子,第一個壓九環、八環之間的線,十一點鐘;第三個壓七環、八環的線,六點鐘;第五個,壓七環、六環的線,三點鐘;第七個,最后一槍,壓六環、五環的線,十二點鐘……”風塵一一講完,便又對二人說了一聲“看好了”,便把槍、射擊!
  
      他拔槍的動作很輕盈,槍在他的手中像是一只活過來的燕子,就那般在手中飛起,然后射擊——
  
      并不見瞄準的過程,只聽見規則、規律的十一聲槍響。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槍聲清脆、干凈。
  
      只見對面的靶子上,一個一個的紅心中央被擊中,一直七個,然后從最后一個開始,又每隔一個,向左射擊,子彈騎在風塵之前告訴二人的位置,竟然是四個標靶,分毫不差。說是在幾點鐘,就在幾點鐘——整個過程,就如行云流水一般,韻律而靈動,似乎流淌著一種猶如“庖丁解牛”一般的寫意和隨性!
  
      這一表現,讓李鐵、楊志都是咋舌。李鐵嘆口氣,說道:“你要說讓我射中紅心,或者只是打中哪一環,這我也能做到。打個幾點鐘方向,也差不來多少……可這樣準確的騎在環的線上,這實在是……”李鐵感慨說:“這已經不是天賦了!”
  
      “有天賦的人我也不是沒見過,第一次摸槍的新兵蛋子,就額定的五顆子彈下來,也不比你剛才幾槍差勁。”
  
      “這就是我和你講的道理,當我用眼睛瞄準了標靶的時候,我已經完成了這一個過程。拔槍、射擊,不過是在完成這一個過程!射擊的結果,是在出槍前,就已經決定了的。閻王,你要把心里這個條條框框的去了——不是說射擊方面的經驗,就只是射擊的經驗,這個經驗是共通的!”說罷,又夸了一下這槍:“這手槍不錯,彈容量也夠大,很適合中短距離的近戰,我多帶一會兒!”
  
      李鐵則是陷入了沉思——這一次沉思,卻比之前的迷茫多了幾分清晰,找到了些許的方向。
  
      或者是因為他本身的槍械射擊已經達到了那種手感,有了某一種意識,所以當風塵射擊,再一提點,他似乎終于開竅了。良久的沉吟,李鐵突然拔槍,以雙手持槍的方式對著對面的靶子就是一陣射擊。
  
      清脆、干凈的槍聲節奏、韻律,從一號靶子開始一路射擊下去,一直到十二號靶結束。然后,整個人就盯著靶子,又一陣沉默……
  
      “判官!”李鐵突然叫了楊志一聲,對楊志說:“咱們倆試試手!”槍塞回了槍套之中,李鐵便要在這里和楊志動手。楊志當即應下來,但看李鐵的樣子,顯然是想通了什么,他倒是要看看這個“閻王”究竟是領悟了什么必殺奧義。楊志道:“來來來,司命,你來給當個裁判。”
  
      “好。”風塵說了一聲好,便作裁判,喊了一聲開始。、
  
      “開始!”
  
      一個“始”的音還未落,李鐵就如猛虎一般朝楊志掠過去,竟是有一種黑云壓城之感,使得楊志在瞬間,就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他方一出拳,朝李鐵面門砸過去,卻是被李鐵的肩膀一頂,拳頭打飛,本人卻是被李鐵貼上來,一下子從胯下將人扛起來,一轉一摔——這一下正是訓練了無數次的標準動作!
  
      風塵叫了聲“好”,李鐵這一下著實漂亮,看來是真的想通了一些。楊志詫異道:“我說,就腦袋靈光一下,就這么厲害了?”
  
      楊志、李鐵二人可謂是知己知彼,李鐵的格斗水平是什么樣的,楊志知道——不如剛才這一下遠矣。
  
      李鐵“哈哈”大笑,得意道:“老子可是天才!”
  
      “我呸!”
  
      楊志真想一口鹽汽水噴死他。
  
      就那一臉“老眉個褶子眼”的,還天才……
  
      風塵笑,問李鐵:“感覺到了不同了?”
  
      李鐵道:“是。”
  
      楊志拍拍身上的土站起來,問:“是什么是?你倒是說啊!”
  
      李鐵咧著嘴,說道:“我就跟你這么說吧,以前咱老李就是一個石匠,不值錢;現在咱老李,是藝術家,隨便刻一下,別人都搶著收藏。這就是差別,你懂不?石匠的時候,你要雕個什么東西,那就是個什么東西,可成了藝術家就不一樣了,那是天馬行空的……有意無意,就好像是哪個大師說的來著,咱隨便下一鑿子,那都是深有深的好,淺有淺的妙!”卻是一陣忽悠,把楊志給忽悠瘸了。楊志問風塵:“這玩意兒他說的對不對?”風塵忍笑,對楊志說:“說對也沒錯,說不對也不對。判官你也加把勁兒,怎么著你也比他有文化吧?”
  
      楊志道:“那我也試試?”說完,也掏出手槍,瞄了幾下,卻怎么也下不去手。搖頭說道:“算了,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不適合我!”
  
      “你個慫貨……”李鐵損了楊志一句,然后也不再說這個話題,就又將步槍介紹給風塵,告訴風塵怎么用。
  
      又打了一個彈夾的子彈,風塵顯得心滿意足。說道:“今天可算是過足癮了,真槍算是摸了個遍!”
  
      李鐵“嘿嘿”一聲,說道:“這就算過癮了?等過一段時間,真槍實彈的訓練的時候,那會兒一定讓你打槍打到吐……等訓練完了,還能參加明年的軍事演習,到時候你和咱們一起帶隊下帖,去玩兒玩兒。”
  
      風塵訝道:“這個,我也能去?”
  
      李鐵道:“你是咱無常大隊的第三把交椅,怎么就不能去了?”
  
      風塵道:“那感情好。”
  
      說著話,三人便往回走,再去了倉庫將槍械歸還回去。出來之后,三人便去了食堂,眼見的已經中午,卻是該吃飯了。三人弄了一大桌子,一邊吃飯一邊聊,李鐵感慨著風塵的一身天賦,卻偏偏去當了科學家,簡直日狗了……風塵笑,說:“這不也挺好的嗎?你看,我研究出的方法,你們不正好需要?”
  
      李鐵吐槽:“你說你一個研究星星的,偏偏在格斗上面取得了成績,你這也太不睦正業了吧?”
  
      楊志說道:“就是,你讓那些研究人體運動的科學家怎么活?”
  
      “那是你們沒聽過一句話!”風塵一臉的古怪,說:“搞死你的不一定是同行,也可能是跨界……”
  
      李鐵、楊志:……
  
      這話,沒毛病。這會兒風塵不正是在跨界呢嗎?二人對視一眼,楊志說:“對,對,搞死同行的,不一定是同行,也可能是跨界……同行的那點兒套路,業內都清楚。可跨界過來的是什么,那就只有鬼知道了!”說著,還用力拍了拍桌子,“要不是不能喝酒,一定要跟你干三大碗!”
  
      李鐵說道:“我認為這句話,正合了特種作戰的真髓。就是要讓人想不到,琢磨不透,一定要思維領先三步,速度領先兩步,武器領先一步。讓人想不到我們要干什么,我們才能為所欲為!”
  
      楊志說道:“對,意識上、思維上,一定要是我們調動敵人,不能是敵人調動我們。速度上,一定是上手搞一搞,要學貓,手賤一點兒,再賤一點兒……”
  
      風塵做了總結陳詞:“雖然我沒打過仗,更不知道你們特種作戰是怎么樣的,但我感覺你們倆說的都對……”
  
      這一個理念,竟然是和風塵的格斗理念完全一致的。
  
      “司命!你都說了,跨界的干死同行……你也來發個言,也讓我們啟發啟發。這樣,我問你一個問題,看看你的想法。你認為,如果未來發生世界性的大戰,那么戰爭會是什么形態?”這一個問題很大,很寬泛,顯然已經不是局限于軍事本身的問題了——看李鐵、楊志的樣子,類似的問題,他們肯定不少討論。
  
      二人都有些期待風塵的答案。
  
      不問具體的戰爭,只是問了戰爭的形態,風塵便在二人剛剛問完,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如發生世界性的大戰,那么首先飛在天上的衛星會第一時間被擊沉。各交戰國至少明面上的通訊設施會被最大程度的破壞——現代化的信息交流方式并不適用于戰爭,所以我個人的看法,是戰爭會回到二戰左右的狀態!像是洲際武器這一種超長距離的武器很可能并不會發生我們設想的作用。”
  
      “理由!”李鐵問的簡潔。
  
      風塵回答的也簡潔——同樣也是兩個字:
  
      “制導!”
  
      李鐵道:“所以,你的結論是,現代的信息化作戰方式,只適用于烈度適中的局部戰爭,而不能適應全面的,世界級戰爭。”
  
      風塵道:“是。現代信息化,就像是一個棋盤。很多人都在下棋,所以一個兩個實力不足的,就要遵守下棋的規則,所以局部的戰爭,就是在棋盤上進行的。而全面戰爭不一樣,全面戰爭——”頓了一下,風塵道:“全面戰爭,就是砸了棋盤群毆,棋盤都沒了,棋子還有什么用?”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