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十六章 開胃菜
    基地的后勤就二人,后勤宿舍就在后勤倉庫之中,多一個王越,也就是多支一張床的意思——比較那些過了“鬼門關”的小鬼,簡直不是一般的奢侈!是單人的、單層的鋼管床,而不是十個人一間的那種5×2,風塵帶著王越找到了后勤二人,給二人介紹:“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餓鬼,你們以后的新同事。住宿、服裝,你們都安排一下!”風塵介紹完,就和二人點了一下頭,二人則是聽出了弦外之音——后勤哪兒來的“餓鬼”這種代號!
  
      一人道:“司命放心,人就交給我買了。”扒下來王越身上的行李,熱情的幫忙提著,便引走王越:“你跟我來,我帶你收拾收拾,把東西領了。”
  
      人一走遠,另一人就問風塵:“這個是怎么回事兒?”
  
      風塵壓低了聲音,說道:“這是我、閻王、判官物色的一個苗子,先在你們這里養一養。這一段時間內,你們平常對他,如果可以消極一點兒的話,就消極一點兒。后勤這兒有什么事兒,你們就當他是后勤,讓他干!”
  
      “另一人”問:“這,是要熬一熬?”
  
      風塵道:“對,熬一熬。另外,我也會教他一些東西,讓他每天定時、定量的練習,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看。然后把他的心理狀態、每天的活動,都記錄下來!”
  
      “另一人”聽的皺眉——這樣的熬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尤其是風塵還讓二人故意的消極一點……帶壞一個人,很容易。如果這一根苗子被二人荼毒了,那就真的廢了!但反過來,如果這一個苗子,不受到二人的影響,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那,這便是“火煉真金”,會淬煉出一個極其可怕的人出來。他深吸了一口氣,一下子感覺到自己和另外一個倉庫后勤的責任重大,有一種沉甸甸的歷史使命感。
  
      他嘀咕了一句:“怎么都感覺不落忍呢?”
  
      風塵笑,說道:“每次燒烤,你倆也不少吃。吃了無常的飯,就辦無常的事兒,還能蹦跶的了誰?看過《士兵突擊》吧?許三多能熬出來,是他傻,但我們要的,卻不是傻子,而是聰明的傻子。人,在你們這兒淬火,你們就給我放心的燒……一會兒你給榕樹姥姥通氣,這事兒可千萬、千萬不能讓餓鬼知道了,明白?”
  
      “是!”這個“另一人”立正,敬禮,壓低了聲音,“保證完成任務。”
  
      二個后勤,之前帶了王越走的,就是“榕樹姥姥”,因為長得和《倩女幽魂》里面的榕樹姥姥很像而得名,真名徐賀卻無人叫。和風塵說話、溝通的這一個,則是叫劉飛,綽號是劉大耳朵——而三個女軍醫則是更喜歡叫他另一個外號:土土。因為大耳朵,所以就叫土土……大耳朵土土嘛!
  
      風塵擺擺手,說道:“行,人已經帶過來了,我就先走了!”
  
      風塵就回到了前面。
  
      李鐵問:“安排好了?”
  
      風塵點頭,說道:“安排好了,我還給加了點兒料。”便簡單的解釋了一下,李鐵、楊志也都點頭。三人就走了一圈,又過了一會兒,李鐵看了一下表,說道:“大概十五分鐘了,判官,讓人集合……入了鬼門關,還想拖拖拉拉的?”楊志便含住哨子,“嘟嘟嘟”的連續吹了三個長音,放聲喊道:“全體……集合!”原本還是淅淅索索的聲音,一下子就轟的炸開,宿舍中亂成了一團,利索的一些,已經跑了出來。不利索的,則是因為緊張,在門口絆住了,還有機靈的,則是打開了窗戶,直接跳窗戶出來。原本一個簡簡單單的“集合”,竟然是因為緊張、慌亂,用了足足將近兩分鐘的時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李鐵的臉已經黑成了鍋底,楊志的臉色也變得極其難看——毫無疑問,這是他們倆帶過的最差的一屆!
  
      沒有之一!
  
      老子不生氣……老子不生氣……李鐵粗重的呼吸,壓著自己的火氣,一個勁兒的給自己做心理建設:“一開始就有心理準備的,本來就不是尖子,和以前不一樣!”但那火氣,還是一個勁兒的,蹭蹭的網上冒!
  
      “你們這也是集合嗎?”他的聲音不算太大,但那種火氣,卻很明顯,讓人聽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踱步,從六百多人的隊列左側到右側,然后又從右側到左側,一雙眼睛幾乎要挨著第一排的人,和他們進行對眼——第一排的人被那雙眼睛看著,都忍不住躲躲閃閃,卻又因為不能動,難受的厲害……
  
      “去超市搶折扣的老頭老太太都特么比你們快!一個一個的穿著這一身衣服,好意思?出門擠的誰都出不來,擠牙膏呢?告訴我,你們在連隊里學的究竟是一個屁,還是學的放屁?就這,你們還指望打仗?”
  
      “我記得,你們中間,還有人在我下去招人的時候和我說,自己想要當尖刀,想要成特種兵的……問問你們自己,就這一個普通的集合,你們做好了嗎?”
  
      “我呸!”一口濃痰吐在了地上,風塵將目光轉了一個方向,感覺天空真的藍,風也真的舒服,不輕不重的。貼著面部皮膚的頭套質地也很親膚……說實話,隨地吐痰,張口就是“他媽”“你媽”之類的這種人,風塵是不怎么能接受的。李鐵的聲音還在繼續,像是拍打著堤壩的潮水,“指望你們打仗?人都沖家門口了,你們特么的還在提褲子,連門都沒出來,就讓人給突突了!”
  
      “不過,老子原諒你們!但,不會再有第二次。看到那里的圓木沒有?六人一組,按照隊列就近結組——六人,分兩部分面對面,手拉手,來,判官,給他們演示一下……”
  
      叫了楊志幫忙,二人左手拉右手、右手拉左手,面對面的拉在一起。
  
      “圓木上胳膊,一邊蹲下,一邊保持直立,手臂盡量伸直,然后一邊站起來,另一邊再蹲下……明白沒有?”
  
      “明白……”六百多人一起喊,李鐵卻不滿意,又連著問了兩遍“明白了沒有?”譏諷這群人是一群人畜無害的小白兔,連叫聲都是萌萌噠,沒有那么一丁點兒的威懾力,是來含情脈脈的搞對象的。
  
      “明白……明白……明白……”
  
      喊,用力的喊,喊的聲嘶力竭!
  
      李鐵這才滿意,點點頭,說道:“這下有點兒樣子了。去領圓木,然后按照彼此間隔兩米散開,快、快、快……”
  
      于是,六百多人,就分成了六人一組,一共是分出了一百多組,一百多根圓木紛紛按照要求,搭在了胳膊上。李鐵說道:“這圓木啊,可是好東西,不僅僅能打熬力氣,而且還能舒筋活絡,祛病強身。現在聽命令,一是左,二是右,一的時候,左面的給我蹲下,起來,二的時候,右面的給我蹲下、起來……一。”
  
      李鐵喊了一個“一”,每一組的左側都蹲下來,原本處于中間的圓木,就沉甸甸的滾動,從雙手滾到了大臂,粗糙的紋理,沉重的重量,就像是搟餃子皮一樣碾了一下,將人的肌肉碾了一輪,然后起來,又是一下——
  
      這玩意兒可比什么舉圓木、扛圓木有效率多了。
  
      然后,換到了另一邊,同樣的過程。李鐵也夠狠,直接“一、二、一、二”的來了三十組。
  
      六百多人幾乎都要虛脫了,李鐵卻沒有讓他們放下圓木的意思,而是保持著圓木滾在中央的姿勢,繼續進行抻拉力量。大概是過了幾十秒鐘,明顯的可以看到一個個的胳膊顫抖,這才重新開始了“一、二、一、二”的號子,又來了三十組。然后,才允許人將圓木放在身側的地上,露出了一臉的怪笑:“精不精彩?吃不刺激?沒玩兒過吧?沒聽過,也沒見過吧?后面好玩兒的東西還多著呢,只要你們能夠堅持!來,咱們趁熱打鐵,再來幾個俯臥撐……”
  
      說是“幾個”,實際上卻是8×8的一組,足足有六十四個,這一次倒是沒有要求他們時間、節奏,做不完,就一直撐著,什么時候做完了,什么時候算!
  
      李鐵穿著軍靴,在人的臉前走來走去,無形中給這群新兵蛋子制造了極大的心理壓力。忽然,李鐵叫了一聲風塵:“司命!”
  
      風塵走過去,問道:“什么?”
  
      指一指地上趴著的一片人,李鐵說道:“你給他們展示一下,圓木是應該怎么玩兒的!”風塵聽的無語,壓低了聲音道:“你這是坑人呢吧?你自己怎么不玩兒?有本事你自己把圓木抱起來耍耍……”
  
      李鐵臉皮奇厚,也低聲道:“我要能掄起來還用你?快著點兒,我一個人能扛著原木跑就不錯了。你快點兒!”
  
      “行,那我試試!”
  
      腳下就是圓木,就是剛才士兵用完放在那里的。也沒有堆起來,風塵便抱住一頭,“嘿”的一聲,便將圓木豎起來,足足的是一人高,近一尺的直徑。然后,風塵便用右臂一攬,就將一根原木如同棍子一般夾了起來——那場面,看的一群新兵眼睛都直了。乖乖的,這是圓木?泡沫做的吧?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