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九十四章 臥雪融冰鑄無常
    整一個上午,雪化了水,和了泥,凍了冰,又化了水。體溫將雪融化,將冰融化,然后再次凍結,再被碾成了冰碴子,一蕩漾,一凍結,大片的訓練場都變成了一種水泥灰的顏色,在不斷的按照命令,氣息、運動配合的士兵周圍,形成了一圈一圈并不規則的漣漪,凍的堅固、堅硬——相信這樣的,并不平整的堅冰,也并不會盡快散去!
  
      士兵的身上,皮膚上是水,褲頭也都濕透了。短發上,也都掛滿了水,離得頭皮遠一些的地方,則是凝結出了冰碴子,一顆顆,一粒粒,密密麻麻,就像是黃米粒一般。
  
      他們在冰雪中,揮灑著自己的汗水、力氣——等得到了風塵的命令,起來、立正,可以穿回衣服的時候,衣服卻已經因為泥水的原因,和地上的冰長在了一起。他們只能用力的,將衣服從冰上撕起來,衣服的大部分都凍成了硬邦邦的,更是冰冷的厲害。他們就那么迅速的將衣服套在了身上,背上、肩膀上,布料上掛著冰花,有一些地方還因為用力撕扯,變成了一大片的麻布一般的紋理……
  
      他們對命令執行的一絲不茍,不打折扣!
  
      “目標,食堂——跑步走!”
  
      一陣略有些參差,整體上卻整齊的腳步聲響,隊伍直接跑到了食堂門口,而后依次進入,吃飯。
  
      吃過了午飯,然后休息了一陣功夫,便是下午的訓練!
  
      訓練場上,上午訓練過后的殘跡已經凍硬了,那種水泥灰的顏色,在天光下表現出一種說不出的冷硬,或高或低,或者是一個大略的人形的坑,還能看到一些腳印、手印,放置圓木的位置那里,底層的圓木已經和冰凍結在了一起——等到下一次訓練的時候,要拿起來,估計也要費一些功夫才行。依然是原來的位置,稍微變化了一下,上午自己造的場地,下午再來一個壁虎爬,那種滑溜的,凹凸不平的感覺簡直讓人欲仙欲死!當然了,相比較而言,壁虎爬還好一些,等到格斗練習的時候,那才叫真的“要命”——
  
      被摔一下,不是一般的疼。地面的神助攻,使得他們沒有人想要體驗被大展開,結結實實的貼地上的感覺,于是格斗過程中,也就越發顯得兇狠。到了晚上,依然是夜戰——既然大雪天不是不訓練的理由,那么自然也就不是不打仗的理由!
  
      李鐵、楊志帶著人進了山。風塵則是和含沙回到了宿舍,這種天氣,祂卻是沒有再上七樓頂上吹風的意思。
  
      便在床上一坐下來,先行以意行中脈,隨意駐、停,觀摩體悟,倒像是在進行一次“下鄉視察”或者說是“旅游”。
  
      不急不躁的,以駐法置于中流,不在此間,不在彼岸,見諸奇妙。以一種“輕舟側畔千帆過”的寫意,安步當車,行于期間。一駐一停,駐駐停停,這一趟奇妙的中脈游,便持續了足足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這其中妙趣,所見所之,卻是不可盡言,更難描繪,風塵睜開了眼睛,嘴角是一絲淺笑。
  
      沉吟道:“這其中妙處,森羅萬象。左右二脈,卻也無須急躁,等著我多駐幾次,再來開辟,卻也不遲……”
  
      含沙懶洋洋的翻身,四肢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而后便一松懈,出了陰神,說道:“完事了?”
  
      風塵點頭,說道:“完事了。含沙你緣何不試一下?”
  
      含沙道:“我試這個做什么?”
  
      風塵:“……”
  
      含沙見祂無語,卻是好笑,掩口道:“風塵,要不我們把這個三脈駐法也傳淘寶店上面去,你說怎么樣?”說話,就打開了淘寶,風塵笑一下,說:“那你傳就好了。”含沙幾下上傳,淘寶之上的銷售量,卻還是一個孤零零的個位數……在含沙的經營下,已經突破了1,變成了7的樣子。雖然只是七個,但營業額卻很足——因為含沙對這些秘籍的定價并不廉價,最便宜的一本,定價是三百多,高的則達到了上前!目前已經凈賺了大概有三千多塊錢,頂的上許多地方人的一個月工資了。
  
      “搞定!”含沙一動念,就完成了上傳的操作。現在“著名科學家風塵的密集店鋪”可謂是琳瑯滿目——
  
      從拳皇這一大類,到各種武俠小說中的幻想武功,可謂是應有盡有。
  
      只是,這一個小店的客服卻是一段程序——
  
      是含沙設定好的。
  
      風塵訝道:“營業額還不少呢!夠零花錢了。”
  
      含沙挺一下酥胸,故意顯出一些得色,說道:“那是,本姑娘可是很厲害的!現在,三脈駐法一上,咱們的店鋪可就升級了——連修真功法都有了呢!”至于購買秘籍的七個人是誰,含沙和風塵并未在意。
  
      含沙說完,就挨著風塵,在床上坐下來。手支撐著身子,扶住了床沿,雙腳一蕩一蕩的,說道:“今天,咱們就看一看這個《食氣三秘》吧!”
  
      含沙便將《食氣三秘》播放出來,和風塵一起看——當然,對風塵而言,更準確的說是一種“感受”:
  
      《食氣三秘》是一部主講醫理、陰陽和飲食關系的書籍。其中詳細的闡述了氣運行身體,臟腑運化水谷,分陰陽,化五行的內容。并由此提出了一種科學的飲食方法——如何咀嚼,如何吞咽,每一部分又需要多少唾液,臟腑運行之奧秘,皆在其中。這一書,以醫入道,端的是奇妙!
  
      風塵、含沙看的細致,是一字一字的咂摸,結合了一身所學,觸類旁通。二人一邊看,一邊交流,智慧如火花一般閃耀!
  
      直至于夜深了,二人方是看過了一半,還剩下一般。
  
      含沙收起了書,稍換了一下腦子,就開始說電磁的應用方面的內容,含沙倒是提出來一個很有趣的試驗來——
  
      “風塵你看這雪,要不明天,我們試驗一下踏雪無痕怎么樣?”她看著窗外,漫山的白皚皚,眸中閃爍著一些靈動。
  
      “踏雪無痕?”風塵反問了一句,沉吟道:“以地球的磁場為依托,磁懸浮?”
  
      含沙問:“怎么樣?”
  
      “應該……”風塵在心中規劃了一下,說道:“是可行的,就是要看具體怎么做了。咱們來商量一下……”
  
      二人便又就著“踏雪無痕”商量起來——說的是“踏雪無痕”,實際上,這卻已經是飛行了,是傳說中,仙人乘天地之正氣,御六氣之辯,朝游北海而暮蒼梧的本事。踏雪無痕,只不過是飛的低了一點,從雪上掠過,所以才不會留下痕跡。一番商量之后,風塵一本正經的捏著下巴,點頭道:“以后回家,倒是省了機票錢了!”
  
      含沙點頭,連連道:“嗯,嗯!在身體周圍,先播放出和天空一樣的色彩,算作隱形,然后直接起飛,簡直不要太容易……”
  
      “咱們去洗個澡,然后就回來休息吧。好好睡一覺,明天有個好兆頭,希望試驗可以一次性成功!”
  
      一次性成功——這純粹就是想多了。
  
      第二天的時候這一試驗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順利,光是一個成功的懸浮,就消耗掉了風塵、含沙不少的時間。并且,這個懸浮還不是特別的穩當,需要風塵時刻提高注意力,集中精神,稍微一分心,就跌落地上了。
  
      一整個早上,風塵就只是做到了“懸浮”。眼看著時間不早,祂就帶著含沙下了山,開始自己的訓練工作……
  
      下午的時候,天才是放晴——于是,天氣也真正的開始冷起來。憑空生出的硬風就像是刀子一樣貼著山體、貼著地面刮過。吹在人的身上、臉上,是連彎兒都不帶拐的,就是要那么硬生生的穿過去……
  
      但訓練卻并不會因此而終止,風塵就站在獵獵風中,聽風聲呼嘯,看著士兵們練習壁虎爬,不斷的摔打。
  
      如了夜之后的風變得更加硬,更加冷,風中充斥著一粒粒細小的,晶瑩的,卻硬的好像是鐵砂一般的冰晶。冰晶無情的從大地上掠過,一路摩挲了大山、樹木還有房屋,發出“呼呼”的嗚咽聲。又是一個天明,風塵也不在乎這風的硬和冷,依然是一早就上了山——即便是一天當中風最小、最安靜的時候,山頂的風也依然是硬的!風塵練完了道生功,二十五個動作似有意猶未盡,但第二十六個動作卻遲遲不肯出現!然后,便又開始了“踏雪無痕”的試驗——成功懸浮,然后分心控制,一點一點的,小心翼翼的,以一種烏龜爬一般的速度漂移……
  
      這才是第二次試驗,和第一次似乎沒什么不同,但風塵卻不會因為失敗而氣餒。過了一會兒的功夫,東邊的天空,就開始亮起來。
  
      風塵道:“含沙,走了!”便端起帽子,讓含沙回到自己的衣服里面,戴好了帽子下山去。這已經是該下山的時間了——祂不需要去看,無論是陰天、晴天,冥冥中就會知道所處的時候,這個時候下山,然后引導士兵立正站樁,安靜心靈,貪圖天地間的一縷紫氣。這已經是一步習慣性的功夫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