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二章 見無上天魔眾生
    “三脈駐法呀……”她喃了一句,聲音幽幽的,如夜里的和風。含沙說道:“挺有趣的,一駐中流,猶置身于另一個世界!”跟著,有補充了一句,說:“確實又挺危險的!”她的靜不及風塵,故駐于中流,所見卻和風塵之所見,卻是不同的——風塵之所見,是具聲、色、味諸般所觸,皆有無窮之象,其本為一,是既有其表,又有其里的;含沙所見,則是一聲、色世界——
  
      此世界,以她之閱歷、經歷、見識而出,與真實的世界一般無二。她一駐下去,所見便是一繁華、熱鬧的大城,其中之人,行色匆匆,人言鼎沸。卻盡是溝通業務,洽談合作,或者是跑單的人員。
  
      她之所駐,便是一座商業城市。
  
      她聽有人言自己公司的倉庫中,諸多倉儲已經空虛,正在中轉,貨物發往全國各地,進行建設;又聽有人說,自己所在的加工廠日日不停工作,沒有生產剩余,又一次上面下來了任務指標,看的大家一頭霧水。還有原料的合格率下降了,不如以前,也有憶苦思甜,說最開始的時候哪里有現在的條件等等……三脈駐法,駐于中流,所見是否如此?含沙知什么是三脈駐法,卻不知駐后,會是如何。卻不想,一駐進去,竟然是這樣一個鮮活的,似乎同于現實,卻又截然不同的世界。
  
      這一個世界,很奇怪:里面的人,埋頭苦干,跑業務的跑斷腿,但卻沒有金錢的概念,商品的流通,有人在負責,但沒有工資一說。
  
      如果,這種社會是存在的,那么……
  
      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
  
      她于其中駐了三年,看了三年,見了三年。期間眾生之心思、之意愿,她盡知曉,盡聽聞,她在這里,便是高高在上的神佛,人心一動,必有所應。而這三年,于現實之中,不過就是兩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含沙細碎的,和風塵講了其中的妙趣——那種如神一般,主宰一切的感覺,確實令人著迷,若是定力不足,就必然會陷進去,難以自拔。含沙道:“那里,就像是一個由我的世界——你,能聽見眾生的心聲,你見的一切,皆會隨著你的心意,發生變化,全知全能,你覺著聲色不對的時候,它就變了一個聲色,而那個聲色,正應你心中所想……總之,那是無窮無盡的。佛經里面說,佛祖和魔王大戰,魔王盡起六十億大軍,以作蠱惑,失三百比丘!如此天魔操弄人心,應你所想,應你所見,應你所是,應你所聞。若定靜不足,自然就沉溺其中……”
  
      風塵點頭,說道:“一切所見,皆是你識、你見。聲、色、象諸變化,其本唯一。你以為人性皆惡,則其中眾生便顯其惡,你以為善,則顯其善。其中之根本,卻是一樣的。”
  
      含沙道:“一群農民蹲在地頭上,一起在討論皇帝的生活是什么樣的。認為皇帝每天下地挑糞,用的都是金扁擔,金水桶。”
  
      風塵道:“是這個意思!何不食肉糜?”
  
      風塵說“何不食肉糜”自不是去批判某個小皇帝的昏聵——實際上,小皇帝昏聵嗎?并不,他也關心百姓生活,只是局限于自己的見識,憑著自己的生活,問出了這么一個問題:何不食肉糜?
  
      這不是昏聵,若是昏聵,那說的就是“滾,他們死不死干老子屁事!”——這是和含沙說的“金扁擔”遙相呼應的!
  
      二人很是心有靈犀。
  
      其本,說的就是含沙所見之眾生,究竟是一個什么東西。
  
      含沙看不見其本質,卻能依其卓絕之智慧,推演、判斷出其中之本質,不論眾生如何紛擾,紅塵有多少誘惑。那些人的行為,統合在一起,形成社會,實際上便是人體的組織的運行——只是依靠她的見識,以一種獨特的視角被解讀了出來而已。從來,魔王未有滅佛之意,因為佛,就是魔。盡起六十億魔鬼,其意無非就是一次“上訪”,告訴佛:你別折騰了,再折騰,我們就要死了!
  
      所見,是六十億大軍,翻天覆地,幻化無方,盡誘惑之能。實卻只是神經末梢的一種信號回饋。
  
      當見此時,便如小皇帝認為天下人每天早上都要吃肉糜,農夫認為皇帝用的扁擔是金子做的一樣。
  
      含沙笑,聲音透著一些膩,感慨道:“這一法,最危險的地方,就是這個了。我們總要用我們的方法認識世界,但這一個世界,卻以我們的意志變化,時刻附和我們的認識,我們的認知,是你所是,非你所非……我們以觀察人世的視角看過去,那,便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天魔之界了。”
  
      風塵道:“其實,就是人體內的末梢和中樞之間的信息交流、匯總、命令下達罷了。”
  
      含沙問風塵:“你見的,又是什么?”
  
      風塵道:“說不出,怎么說呢,是一種具備無窮形象的狀態。你所見的,就像是一個程序的窗口變化,而我所見的,應該就是后臺變化加上窗口變化,還包括了總體的數據匯總,又有局部的,每一個電子的運行……”祂這般一說,含沙就聽的明白了。她之所見,不過是其中一郭,風塵照見的,則是細至于其微,大見其全,其中之象如恒河之沙,不可計數,更不可考量。
  
      但,這皆不影響其根本。
  
      本質唯一!
  
      含沙道:“它的眼睛,能不能看見我?”
  
      “它”說的便是刀鋒戰士。
  
      風塵道:“不能——我所寄神的昆蟲,還未有能見你的。但它的觸須,卻能夠感受到你。它的觸須,感觸的是磁場中的信號、信息。”
  
      含沙“嗯”了一聲,便不再說話……又在河畔坐了一會兒,含沙才是回到了身體當中,風塵則是起身來,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刀鋒戰士趴在了風塵的肩頭,一雙翅膀收起來,就像是一片樹葉一樣,在夜色里,偽裝的極其完美。李鐵大聲道:“你完事兒了?”他和楊志都了解風塵的習慣,夜里總是要抽一段時間獨處的。
  
      風塵點頭,說道:“算是完事兒了吧。”
  
      夜也深了,便各自回了帳篷。
  
      野外的條件有限,風塵就和李鐵、楊志、花豹等人功用了一個帳篷。半夜里,呼嚕聲此起彼伏,卻并不影響風塵。祂之境界,是不會受這種外界的聲、色影響的!后半夜里,外面的槍聲依稀,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山林中的戰斗,一直持續到了第八日,最終的結局才是終于出來——
  
      無常大隊僅剩下的兩個小隊被全部殲滅;在得到了李鐵、楊志的支援,進行了作弊之后,以一種幸存七人的慘烈姿態,取得了勝利。
  
      這一場勝利,雖勝尤敗!
  
      這一場覆滅,雖敗猶勝!
  
      被消滅的“亡靈”則是已經開始了新的訓練。冬季的裝備,加上皮質的頭套,讓無常的隊員們吃足了苦頭。身上的汗就像是水,而且還是澡堂子里的水,熱的發燙。但在出眾的體質之下,卻是無一例中暑的——在其他諸如越野之類的比武過程中,更是速度快、恢復快,驚掉了花豹一群人的下巴。
  
      花豹說,這,就是一群牲口,反正不能算人,太他么的變-態了!
  
      最后的一群人歸來,一個個已經搖搖欲墜,眼中布滿了紅血絲,但一個個精神卻是亢奮的。
  
      “這一次,你們雖敗猶榮。你們,一共堅持了八天,以絕對的劣勢,堅持了八天。”最后一批人,集合在一起,聽李鐵難得的贊譽——這一個榮譽,他們名副實歸。
  
      “在敵人的地盤上,天上有飛機,地上有特種部隊。這就是天羅地網,敵人日日在這里訓練,熟悉地形,熟悉每一片草每一顆樹,敵人的數量,遠多于你們。你們,沒有空軍優勢,一上來就暴露了出來,你們每一個堅持到最后的人,都是好樣的……現在,你們,是一群真正的惡鬼了!”
  
      “歡迎你們!成為無常第一批,真正意義上的惡鬼。你們不再是任人欺凌的小鬼,而是一群擇人而噬的惡鬼……”
  
      “惡鬼是什么?惡鬼,是鬼中之梟雄,閻王爺見了都會賴手、害怕。哎呀,我已經滅不了你們了,只能招安,把你們招安進無常世界。從即日起,無常第一隊——惡鬼,正式成立!你們,可以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編號。”
  
      于此時,此地,無常終于有了一支真正意義上的戰斗小隊,正式成員。
  
      一群人按捺下心中的興奮,卻紛紛將目光看向了風塵。
  
      他們的目光中有深沉的敬意,甚至有一些崇拜。
  
      不經歷過這八天八夜的戰斗。
  
      不能明白他們為何敬意,為何崇拜,為何……眼中閃爍著狂熱!
  
      見此,李鐵道:“司命,都看你呢,說兩句!”
  
      風塵點點頭,說道:“你們都很累,本來我打算直接讓你們休息的。但你們都這么看我,那我就說一說……鬼,是什么?鬼,不是山野之中的精靈,不是什么妖魔,鬼,人死之后,受族人供奉,思念而成——鬼,即是神!他們要庇佑后人,要保護自己的后人萬事昌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