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章 餓鬼難纏
很快,風塵就得了一個“實錘”,上級部門通知:著名舞蹈家、藝術家秦璐瑤同志將會于二十九這天下午,帶著文藝小分隊,來這里進行慰問。風塵咂一下嘴,嘀咕了一句:“我這是心想事成?”含沙出了一下陰神,回祂一句:“一定是開過光了……要不咋這么準呢?”罷了,就秒回了陰神。風塵煞有介事:“看來,還真的是口含天憲,出口成則。以后,請稱呼我為‘言靈’,出言必實!”
  
  含沙“吁”了一聲,很是戲謔。
  
  事實上秦璐瑤為何要來,風塵、含沙也是心里有數的——過年的時候,進行基層慰問是工作,恰又風塵正在這里,便稍調整一下慰問的地點、時間,就把臘月二十九這一天的下午留給了無常!
  
  這本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情。
  
  “走,給他們說一下吧。這種接待,他們倆應該有經驗!”
  
  讓含沙進了自己的衣服里,風塵便離開了醫務室。之后便去訓練場上,叫了李鐵、楊志二人,將臘月二十九下午,秦璐瑤領的慰問小分隊過來慰問,陪大家過年的消息說了一下。風塵道:“接待這種事兒,我不懂。你倆就看看怎么安排吧!”李鐵拍了一下風塵的肩膀,意味深長,說:“還是你這面子大。”風塵與張天野一家人的關系,他和楊志是只曉得——天可憐見的,當時和風塵見面之前,心理壓力還是蠻大的,生怕風塵是一個性格孤僻、傲慢無禮的科學怪人。尤其是頭一晚上,風塵在張家住了一夜……
  
  風塵低聲道:“別亂說,你這個同志要注意影響。人家軍旅藝術家,去哪兒慰問不是慰問?”
  
  李鐵道:“是是,那怎么就選了咱們這兒了呢?”
  
  風塵一本正經的說道:“這表示上級部門對我們的重視。作為一支新成立的,以各種打擊為主的,職業的特種部隊。上級部門重視,所以才會是著名的藝術家來慰問——你看看那些裝點門面的部隊,有這面子?”
  
  李鐵一臉的不信。楊志幫腔,也開始給李鐵上政治:“就是,司命說的對,你這位小同志的思想覺悟有問題。應該加強思想政治方面的學習……”
  
  李鐵:“我說不過你倆,接待的事兒判官你安排,我也不懂這個。”
  
  “要不要先通知下去?”
  
  楊志問。
  
  李鐵則是問風塵的意見——他是認定了風塵才是重點。問道:“司命,你說呢?”
  
  風塵沉吟一下,道:“下面的就別通知了。行程雖然通知下來了,但這事兒也不是一定的,萬一二十九那天突然有個事兒耽擱了,臨時取消了行程,大家不是空歡喜一場?而且這樣,也算是一個驚喜不是?”又說:“至于布置,反正這么多人,多幾個人也不多,少幾個人也不少。反正這事兒我也不負責!”
  
  楊志無語,說道:“你倆這手甩的。對了,司命,你那聚氣、斂氣什么時候教?”
  
  李鐵一聽也來了興致,問:“對啊,我和判官可等了好久了!”
  
  風塵道:“現在氣息是一直都在練習的。這是一個控制的過程,在一定程度上,他們已經具備了聚氣、斂氣的能力了。只是怎么說呢?”風塵組織了一下語言,形容道:“有一些粗,不夠精細。我聚氣之后,氣是可以深入到毛細血管之中的,所以皮膚會呈現出赤黑色。如果達不到我的程度,頂多也就是聚氣的地方變紅,類似于臉紅脖子粗那種狀態——但力氣是會增加的,肌肉、機體的強度,也會在聚氣之后增加!”
  
  “原來如此……我還怕你藏私呢!”
  
  “……”
  
  風塵無語。
  
  這種話當著祂的面說,真的好嗎?
  
  “你倆看著,我去閉關,琢磨一下怎么招待……”楊志一個閉關遁,直接閃人了。訓練很快就進行到了對戰的一個環節——看了李鐵一眼,風塵秒懂楊志跑路的原因!
  
  于是,李鐵的對手,就變成了餓鬼。這個小子表現出的韌性、意志,令李鐵、楊志刮目相看,而每日里主動的、堅持風塵傳授的一些東西,日日不綴,一身筋骨卻是已經脫胎換骨,迷彩服下面的肌肉就像是捆扎在一起的,一根一根的鋼條。尤其是脊背上,沿著脊柱骨的兩大片肌肉,一用力,就變成了兩條,張牙舞爪,就像是龍一般。至于上部,龍頭直接就吞入了腦子里,脖子猶如虬龍繞柱一般。
  
  其雙臂一動,整個人就以腰部為中心,背后的兩條龍一下子就活了過來。這就是壁虎爬三個動作,以及一些呼吸法,帶來的奇跡。
  
  他比其他的人多練習了一段時間,也比旁人更加的認真,所以體現在身上,也就分外的明顯。
  
  “好小子,我現在缺一個對練的,就你了!”李鐵根本就不給這個小透明一丁點兒的反抗機會。
  
  小透明有些無助的看風塵,卻不想風塵卻點點頭,對他說:“也好,你一直都是自己練。就跟閻王比劃一下吧。”
  
  李鐵咧開了血盆大口,嘿然道:“你怕個屁,就是對練,又不會打死你。過來……跟個鵪鶉似的……我問你,想不想和他們一樣,成為正式的隊員?”李鐵指了指其他已經擺開了隊列,二人一組,操練大九天式的隊員,引誘道:“來,好好表現。你要是不比他們差,明天你就跟他們一起訓練!”
  
  “真的?”王越有些激動。
  
  “我還騙你?”
  
  李鐵為之失笑。
  
  王越并沒有多少的格斗技巧,卻意外的耐打。被李鐵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個骨碌就從地上翻起來,像是沒事兒人一樣。如此摔打了十多次后,王越依然是力氣充沛,整個人充滿了活力,李鐵有心試一下王越的力氣,不想就是挨了一拳,就讓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大鐵棍子醫院捅主任”——他用胸膛硬接了一下王越的拳頭。那種感覺,就像是被一柄實心的鐵錘用力的捶打了一下,聲音更是沉悶的嚇人。
  
  “停、停——”
  
  李鐵連忙叫停,緩了好幾口氣才緩過勁兒來。
  
  “你小子怎么這么大勁兒?”
  
  跟王越一來的時候相比,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王越一臉的茫然……
  
  李鐵一看,就知道這小子自己都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于是,李鐵就朝著風塵看過去——王越這一身的改變,都源于風塵,所以風塵應該是最熟悉的。風塵點點頭,對王越說道:“餓鬼,你把上衣脫了。”
  
  王越脫掉了上衣,然后又聽著風塵的吩咐,將自己的后背展示給李鐵看。風塵讓他做出一些動作,或者用力,或者是訓練時候的壁虎爬,這一圈下來,李鐵也算是看明白了。王越背上的那兩條虬龍看著幾乎展翅欲飛,都是活的!與之相比,自己也好,其他的隊員也罷,都差了不是一星半點兒。
  
  李鐵咋舌,道:“厲害……這,已經算是超人了啊。一用力,脖子都粗了一大圈,那兩條繞著脖子的肌肉,看著就瘆得慌!”
  
  獨屬于戰場上留下來的直覺,讓李鐵一眼看過去,就感受到了其中的可怕——跟這種人進行生死較量,在沒有槍、沒有刀,空手的情況下,自己十有八九會被活生生的弄死。彼此的差距,就像是老虎和豹子一樣。
  
  餓鬼王越身上,那一身近乎活過來的肌肉,所代表的是一種爆發力,一種可以將全身的力量凝聚成一股整力,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代表著本身的抗擊打能力——這一點他剛剛已經驗證過了。換個人摔上一下,就癱了。他卻和沒事兒人一樣,從地上一咕嚕爬起來,繼續!摔一次,沒事兒,第二次還沒事兒,第三次、第四次,也依然是生龍活虎的。這代表了一個很讓李鐵丟臉的事實——
  
  或許打不過你,但絕對能累死你。你打我多少下,是撓癢癢,我打你一下,就是大鐵棍子捅一下的感覺!
  
  這,還是因為王越一直以來只是鍛煉了基本功,并沒有進行大九天式的學習。
  
  如果是學會了大九天式……
  
  想到這里,李鐵不由打了一個寒顫,心說:“那時候,就真的成了一個變態了。再把特種作戰的一些技巧一學習。同樣的裝備條件下,這就是一個真的餓鬼,像是鬼一樣飄忽無形,但打擊起來,卻又兇殘無比。”
  
  心里想到這里,他卻又對這一只餓鬼的未來期待了起來。用力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很好,明天跟著大伙兒一起訓練吧。你這放在后勤可惜了!”
  
  然后,又開始和王越進行對練——自己找的對手,含著淚也要打完。風塵則是在一邊風涼著,時不時的指點王越幾句。一直等到對練結束,一天的基礎訓練完成,李鐵整個人都已經不好了,渾身汗出的像是下雨一樣,臉色蒼白,腳步虛浮。任誰都能看出來——閻王被餓鬼掏空了。
  
  這會是無常大隊里獨屬于閻王的一個笑話,卻也會是以后一個屬于餓鬼的傳說。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