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二十九章 話遠古
    楊志嗤笑一聲,對李鐵說道:“別用你的肌肉腦袋來衡量我!”“呦呵,你還喘上了。就問問你,中醫科學嗎?”楊志反問:“科學可以解釋一切嗎?總有科學解釋不了的東西……”二人嗆了一句,就一起看向風塵——貌似科學不科學,這里正好是有一個“權威”的。于是,便讓風塵評判一下:中醫,究竟是不是科學?
  
      “科學,這要看你們怎么定義了。”風塵好笑,說道:“只要你不把科學等同于迷信,那么中醫,就是科學的……”
  
      “我們研究所外,就有一個中醫坐診。有個腰酸背痛的,也都會去看。尤其是一些因為用腦過度產生的毛病,一副藥下去,立竿見影!至少,小范圍言,我們這些人,是相信中醫是科學的,如果它不科學,我們會去看病嗎?不會。目前,為人詬病更多的實際上是中醫學的基本理論框架。”風塵沉吟一下,道:“怎么說呢,有人認為陰陽五行這一套東西,是很不科學的、憑空臆造的。中醫有用的,就是藥,而不是醫。”
  
      然,事實如此否?否!
  
      中醫之初,乃以處理金創為主,是一點一點,從外而內,積累出來的。身體的部分功能、整體協調,以及經脈系統,都是這樣被發現的。
  
      《黃帝內經》中記載,經脈是可以被解剖、觀察、發現的。它包含了血管、神經、淋巴管道、結締組織。中醫分別將之用經絡、經筋、經別之類的劃分方式,將之進行區分。在這一基礎上,逐漸的構造出一個整體的關系,依靠功能、聯系,借用了五行這一體系,將整個系統進行完善——這一個總結,是依靠功能,進行的抽象性質的總結。說白了,陰陽、五行,這些都是契合于人體功能,所以才會被拿來用的!
  
      這就和一個做理論物理的,發現了一個原理,但找不到合適的數學模型。把某個數學家發現的公式拿過來使用,或者是稍微變化一下使用一樣。
  
      然后,很多的東西,都是在這個公式的基礎上進行推導、發現的——中醫的許多被人認為不科學的東西,也都是被這么的,通過五行生克,推導出來的。這一個過程科學嗎?這一個過程很科學。
  
      在藥的一方面,同樣依靠形狀、性質之間的聯系,建立了一套五行體系。比如說葉子圓的有什么藥性,葉子尖的又是什么藥性……
  
      這一種篩選藥材、判斷藥材的機制,是一種類似于“大數據”一樣的總結。
  
      幾千年的經驗積累,才利用五行,歸納出了藥性規律,憑什么要被人一句話否認為“這不科學”呢?難道就因為現代的科學理論中“沒有”?
  
      風塵和聲說道:“一些東西,其實不是沒有,而是沒有必要進行此類的研究。就比如研究植物學的,沒有人會閑的蛋疼,去照著中醫里面的寒熱性狀、藥性方面進行總結的。咱們呢,和國外,有一點很本質的不同,你們知道這個不同是什么?”
  
      李鐵、楊志二人聽的入神,聽風塵一問,就下意識的反問:“是什么?”
  
      “咱們……人為域內四大之一,和天地道一樣大。天大、地大、道大、人亦大。我們把人的個體,等同于天,等同于地,等同于道。所以,當西方還在生病以后,求神拜佛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有神農嘗百草,逐漸一代一代的積累,積累出了治療各種疾病的草藥典籍……當大洪水來臨的時候,他們如同喪家之犬一樣躲在了方舟之上,在惶惶天威下瑟瑟發抖。而我們呢?我們迎著洪水,戰天斗地,最終將洪水馴服——在我們眼中,天算什么?神算什么?你能給我風調雨順,我才敬你,你若給我帶來了災禍,那對不起!當初可以如何敬你,今日就可以如何弄你。這是我們的精神……人類,是怎么成為了萬物靈長的呢?”風塵眨眨眼,笑的很古怪,“閻王、判官,你們相不相信一個事實?”
  
      李鐵問:“什么事實?”
  
      “控制住一個女人的孩子,把一個女人關進獸籠,讓她面對猛獸。威脅她,如果不能殺死野獸,就殺死她的孩子。你們猜,結果會怎么樣?”
  
      這是一個極度不人道的、殘忍的命題。
  
      但這一問,卻讓李鐵的腦海中,不自覺的回憶起了大地震中,震撼人心的畫面——你可能相信,一個女人用自己纖弱的身體,在廢墟中支撐起一片空間,一直到死都保留著那片空間,空間下就是自己的孩子。如果按照“科學”計算,這不可能——但這種奇跡就在地震中發生了,那是一個偉大的奇跡。
  
      這樣的例子,不止一件!李鐵為之默然,久經戰陣的心,也都為之戰栗了一下。一如當初自己眼睜睜的,看到那一幕的時候一樣。
  
      風塵呼出了一口氣,感慨道:“人類的地位,是女人打出來的。她們容易激動,容易情緒化,這在遠古社會,并不是一種缺點,而是最大的優點。一直到如今,這一種優勢,也一直在遺傳——當然,現在我們都認為事兒事兒的,很煩。但當初,那就是人類最寶貴的東西,當遭遇野獸的時候,平時強壯的男人又能怎么樣?一瞬間爆發潛能的女人,才是最恐怖的存在。”
  
      楊志道:“這是歷史?我和閻王學的是假的?”
  
      風塵失笑,說道:“那倒不是。這個,是我個人的推測。你們知道全世界有記錄的,人體潛能爆發的案例有多少?”
  
      “多少?”
  
      “三十二萬例左右!沒有被記錄的,也許更多。我從這三十二萬例中,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事實——其中男性爆發潛能的案例不超過一百五十件。也就是說,這些案例中的主角,都是女性!女性!女性!”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風塵認為“女性”這兩個字,就很需要強調。
  
      “她們當中,有的是為了救自己的父親,有的是為了救自己的子女,有的是自己的丈夫。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可以將一輛福特車一下子抬起來,這可是大力士才能做到的。一個家庭主婦,可以爆發出超強的速度、耐力、體力,背著丈夫跑到離家五十多公里的醫院,一直到進了醫院之后,看著丈夫進了急診,才忽然倒下……這些案例,我無法一一細說,但這個比例,我認為就陳述了一個事實!”
  
      “遠古社會,或者說是人類出現之初,女性能夠擁有統治性的地位,并不是一種偶然。女人憑借的,也不是什么采集之類的本事,而是戰斗,是絕對的戰斗力。是她們,打出了人類的一個未來。”
  
      “這是一種自然選擇,自然界中,無論是狼也好,獅子、鬣狗也罷,但凡集群,就有一個規律。其中的王,是最強者,能夠先一口吃肉的,是統治者。一個獅群里,母獅子狩獵回來,首先要讓公獅子享受。因為公獅子是保衛者,母獅子是狩獵者,母獅子需要公獅子的保護……”
  
      “你是說,人類……”
  
      李鐵、楊志二人顯然也猜到了什么——一個保護者、狩獵者,就說明了一切。正因為當時女性是保護者,所以地位才會崇高,是統治者,社會才會是母系氏族!男性和孩子,在當時算是受保護,受庇佑的對象,所以只能是被統治者。在這樣的社會里,男性負責狩獵,孩子負責采集——放心,女人是不會干這些的。她們和現代的女性差不多,就是家里的大爺,什么都不干!就和獅群里的公獅子一樣,每天懶洋洋的睡著美容覺,積蓄著自己的能量,只有在族群有了生死威脅的時候,才會悍然出擊!
  
      這一個推論,無疑很顛覆……但李鐵、楊志二人也不得不承認,風塵這一個推導,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因為在遠古,人和其他動物一樣茹毛飲血。那是一個絕對不養廢物的時代,既然那個時代里養著女人,如同母獅子伺候公獅子一樣的養著,必然是因為戰斗力。否則,母系氏族又要如何形成?如果男人的戰斗力更加強,那么一定是父系氏族社會,是一個男人許多女人,是女人出去打獵男人曬太陽,但顯然不是。再配合上人體潛能爆發的案例來分析一下,遠古時代的女人遠強大于男人,這就是一個事實。
  
      風塵感慨一句,說:“那什么歌里唱的,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這可不止是老虎那么簡單啊。這是能打老虎的。”
  
      楊志順著風塵的話分析道:“母系氏族進入父系氏族的標志,實際上就是人類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主導地位。或者說是野獸已經被驅趕到了山林之中,躲遠了,人類已經徹底的安全了之后,再也不需要女性這種爆發力。而女人的感性,也逐漸不是一種優勢。主導了自然界的人類要開始從小部落聯合到大部落,這恰恰更需要的,是理性——只有理性,才能促使更大的社會團體的融合。”
  
      風塵道:“我也認為是這樣的。環境的變化,促使了地位的變化。就拿獅群來說,如果某一天,獅群沒有了外部威脅,母獅子除了下崽需要一下公獅子,還會伺候它?做夢呢。那時候就是幾個母獅子把公獅子逼迫到墻角,然后霸王硬上弓,至于公獅子?愛死不死,是這個道理吧?”
  
      “……”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