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三十二章 金毛吼,神之五族
    “吼”或是“犼”,乃人死之后,含一口氣不散,生出尸變,尸變之初為旱魃,旱魃再變,則為吼。其大小如虎、形似犬、尾短毛散,類團扇也,前后足大而靈活,似人手,皆分五指,指甲如鉤。前口突,腦門后縮,犬齒嶙峋。其獸能力搏二龍,以龍、蛟為食,性格聰穎、通人性、知人世,為世之瑞獸——
  
      于天安門城樓前,兩個華表之上蹲著的石刻,便是吼。其一曰“望帝出”以促帝王出宮體察民情,其二曰“望帝歸”以盼帝王勤勉政事。
  
      《西游記》中的賽太歲,便是吼,乃觀世音菩薩之坐騎。
  
      ……
  
      只是,這樣一只牛氣沖天,為人熟知的神獸“金毛吼”卻被取了一個叫“小金子”的名字,一聽名字就讓人以為是一條狗,于是一個不注意,掩藏在這一個名字背后的東西,就被忽略了過去了。要不是含沙問祂,“小金子是女孩兒家的寵物?是一條狗嗎?什么品種的?”根本就不會去想:這是一只金毛吼。
  
      這么一“回憶”,一些非線性也不邏輯的記憶碎片,就紛紛涌出,逐漸的勾勒出一幅完整的記憶……
  
      那是正在和她的小姨一起參觀敦煌的莫高窟,正發現了一個洞窟的異常,那是一個暫未開放的封閉洞窟。
  
      記憶中,有三幕事件尤其駭人:
  
      第一幕,是小姨一伸手,兩只手輕而易舉的就把鐵柵欄扯斷,拉出了一個供人通行的縫隙;
  
      第二幕,是在下到了地下的研究所之后,小姨用手抓住了鎖頭然后一拉,鎖沒有開,就從門花子上離開了,當時小姨只說,此乃虛實變化之道。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于陽神之變化同理也。
  
      第三幕,則也是最為令人驚悸的一幕……
  
      就在關著金毛吼的暗室之內,一道美麗的人影蹲據在一口大甕之上,甕連著八根粗大的鐵鏈,懸浮在半空。她一把揭開了蓋子,里面的金毛吼猛然向上探頭,被她兇狠的一巴掌拍下去,重新按進了大甕之中。再一提頂瓜皮,就將一個老虎一樣大的金毛吼從甕里提出來,在地上狠狠的一摔……再然后,金毛吼就屈服了。簡單、粗暴,那瞬息之間的變化,以及出手的方位、力道,都令人驚悸!
  
      這三幕記憶,不斷的被風塵咂摸過去,只憑祂的推測,便能知道這個女人的厲害。這個女人太干脆、太果決了。
  
      那一個“虛實變化之道”簡直不應是人應該有的手段!
  
      回憶中……另一個房間內,被龜甲縛著,只剩下了衣服和骷髏的女性骸骨,數不盡的研究資料,一一在腦海中流淌過去。回憶中,有關“小金子”的來歷,過往,也都變得一清二楚。這讓風塵不得不感慨了一句,和含沙說道:“B面的世界,抗日戰爭打的更加堅決、慘烈了很多啊。竟然在敦煌的莫高窟底下建立了研究基地,還研究出了這么一種生物兵器。也幸好是日本人敗的及時,否則……”
  
      否則,后果將會不堪設想。成百數千的吼步入戰場,那會是一種怎樣的場面呢?這些經過陰陽術、生物工程系統調制的吼,普通的槍械頂多就讓它們破個皮,幾乎是可以無視當時的槍械的。
  
      說是“刀槍不入”也不為過。
  
      含沙道:“這個東西,實在是太厲害了。你再想一想,有關金毛吼的,還有沒有什么有價值的記憶?”
  
      風塵努力的想了想,關于金毛吼的記憶,剩下的就是一些和家人的互動,如同遛狗一樣的帶著金毛吼遛彎兒,時不時還客串一下坐騎之類的。總體上說,生活中的金毛吼性格溫順而平靜,通人言也通人性。風塵呼出一口氣,說道:“關于金毛吼,好像是沒有了。”含沙點頭,說道:“那好,我再問別的。你剛回憶說,小姨在開鎖的時候,用了一招虛實變化之道,這又是什么?”
  
      “虛實變化之道……為罡、煞之變化,乃夭生功至于第十六層所獨有,為小姨獨創。”風塵思索一下,一下就想到了“夭生功”,這一門功夫,竟和祂的道生功如出一轍,唯有不同的地方,因是夭生功已有十六層,而祂的道生功至于現在,不過是第六個階段。祂說完這一句,就不禁一怔……這一段關于女孩、小姨的功法名字,就這么的,自然而然的出來了。而且第十六層的表現、性質,也被祂說了出來。
  
      “夭生功十六層,有哪十六層?”含沙又問。
  
      “不知道。”
  
      這一次,風塵想了很久,卻沒有再“回憶”出來。
  
      含沙又問:“所謂‘于陽神之變化同理也’,此陽神何解?”
  
      “陽神……”風塵又是沉思,這一次沉思的時間尤其長。以祂為主體的,女孩兒的記憶紛紛擾擾,相關的內容,便被祂逐漸的想起來,并且觸類旁通,還想起來更多的東西——這其中的信息量,卻是大的有些嚇人。風塵組織了一下語言,先說陽神:“在B面,貞人之修法,為陽神之道,且以異化之法承襲而來。”
  
      風塵講解,含沙則是又記住了一些關鍵,比如說是“貞族”,又比如說是“異化”,風塵因為是自己回憶,女孩兒的記憶就如祂的記憶,所以記憶中出現了什么,也都是習以為常,感覺本應如此的。祂并不覺自己說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東西,但在含沙聽來,這兩個詞語中,卻蘊含了極大的信息量。
  
      將記憶的主體換成了自己,于是也就成旁觀者變成了當局者。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就是這么個道理。
  
      風塵講:“要說陽神,就要說陰神。這一個陰神的解釋,和你我二人所知不同,其陰神所指乃是識神,同有聚散之能,卻隱不能見。所謂陽神,則是陰神采了天地間的氣。也即各種的射線、輻射等,充實自己。最終可以顯示真實的形體,具有顯、隱、聚、散之能……只是陰神傷神,陽神害精,不為正道。”
  
      含沙問:“最后的一句話,是小姨說的?”
  
      風塵道:“是的。”
  
      含沙點點頭,說道:“那么,虛實之道的實質,實際上就是讓有形之物化作無形之物,或者令無形之物化作有形之物。一如故事之中,張伯端陽神出竅,去摘來了一朵瓊花是一樣的。花是有形之物,陽神顯示有形,摘了花,化作無形,等待神歸,便再歸于有形,所以手里就多出了一朵瓊花。”
  
      “正是……”
  
      “再問你,你剛言貞人是什么?”
  
      “貞人,即《黃帝內經》上說的上古天真之人。其真實寫法,因是上古咼貞之人。為神族的五族中的一族,以貞為姓。”
  
      “五族有哪五族?咼又是什么?”
  
      “五族……想起來了,分別是鬼、夭、質、章、貞五族。質族是黑叔叔們的先祖,衰落成了珍稀動物,其中夭族最繁盛,也最忠心,自比喻為咼之戰刀,有……”
  
      順著這一個線頭,卻又是回憶起了不少的東西。譬如說那個世界,女媧乃是真實存在的,且可以自我孕育,女媧之下,有五族,稱之為神,乃是世間神話傳說之“本尊”。什么以伽馬射線為武器的夭族絕學天夭戮陰刀,可殺人無形,滅絕生機。什么以研究、探索為興趣的,鬼族的絕學神束線,什么……記憶中的東西,許多只是一個概念,不能夠細究,但這些東西,卻一點一點的,構成了一個整體,勾勒出了一個奇異的,獨立于世俗之外卻又和世俗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文明。
  
      二人一問一答,時間卻也不算早了。含沙看了一眼天色,對風塵說道:“今天就問這么多吧,剩下的咱們明天繼續。以前的記憶我看也應該問一問,許多的東西,實際上你已經得到了,只是因為記憶主體發生了變化,你身為‘回憶’的主體,很難發現一些東西。今天的收獲,真的不少呢。就譬如說‘神束線’,你說是不是?”
  
      “神束線”集線掃描、探查、信息傳遞為一體,卻正是風塵、含沙二人研究來研究去,一直苦心造詣卻沒有結果的那一個鏈。
  
      它,是可以讓二人直接的,進行溝通的。并且這一個溝通,信息量的大、廣博卻不是語言可以描述的。
  
      “那我要盡快想出怎么修習神束線才行。”
  
      “我看好你哦!”
  
      也不再繼續說其他的內容,風塵就帶著含沙回到了空軍基地的臨時住所,入了靜,脈駐中流,體蕓蕓之眾生百態,祂高高在上,于九天之上鳥瞰,卻又深入期內,就在那眾生之間,端的是玄妙莫測。一直過了兩個小時,祂才睜開眼睛,躺下睡覺。第二天的時候一如既往的大早起來,就在基地中找了一塊僻靜的地方,開始練習道生功,空氣是安逸的,清晨是冰冷的,時間悄無聲息的流淌……
  
      四十五個動作的道生功舒展,飄渺、夢幻,讓人猶如置身于夢境。在云端,也在地底的烈焰中。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