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四十三章 飛行和讀取

第四十三章 飛行和讀取

近清晨的時候,夜未盡、天未明,一道身影悠忽的出了宿舍,似融于風中,輕緲的如一道裊裊的青煙,不快不慢的飄到了僻靜處!遠處的跑道、停機坪上,燈火勾勒了邊際,冷清暗淡,只有值班的地勤人員在堅守。因為燈光的原因,天空似乎顯得特別的暗,還渲染了一層單薄的橘紅色,但那一道身影,卻無人得見!
  
  僻靜處,地面的燈光正好被遮蔽了,身影一個停頓,便停住了。如果仔細的去看,就會發現這一道身影體型欣長、玲瓏,曲線甚美,而停住之后,祂的腳竟然不挨著地,是懸空的!
  
  腳,和地面保持了大約一厘米的空隙。
  
  祂自是風塵……
  
  這一飄,所運用的卻正是磁懸原理,利用陣法,以天地磁場的磁力為浮力、軌道,讓自己懸浮、飛行。這是少女的“記憶”中,一種運用的甚為成熟的手段,若是愿意,朝北海而暮蒼梧,如列子乘風,御六氣之辯,亦不過等閑。陣在祂的身外緩緩散去,風塵腳踏實地,貪了一口冰冷、沁人的冷氣。輕聲道:“利用磁懸浮進行飛行,算是一法,卻也是最簡單的一法了。”
  
  含沙出了陰神,接過話頭說道:“哪里簡單了?磁懸浮列車不也是這一個原理嗎?你覺簡單,不過是你成了記憶主體,她的記憶,本就成了你的!”
  
  風塵道:“也是。”
  
  含沙道:“你要練功,我就回去了。”
  
  風塵“嗯”一聲,說道:“氣勢和磁懸浮還是不太一樣的,更確切的說法,磁場對我而言,應該更像是水,是一個海洋,而我,就是海洋里的魚。可以在有磁場的環境中,自由馳騁……即便,是磁場薄弱,令人不能懸浮的地方,也不是沒有辦法。比如……利用離子風進行飛行,這個倒是可以研究一下,嗯……”說著話,便細了眸子,饒有趣味的捏了捏自己白凈、細膩的下巴!
  
  現在,能夠制約祂的,應該就是氧氣、食物和溫度了……如果能夠突破這三個制約,飛天遁地,橫渡虛空,亦是等閑的。
  
  含沙已回了陰神,風塵便發出了一聲綿密的,卻讓人聽不見的雷音,那聲音之中,既有佛音之渾厚、沉穩,又有道音之淡泊、高遠,盡合一處。其音不可聞,但含沙卻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不自覺的平靜,變得異常安靜。
  
  似一個恍惚,風塵便開始了動作,道生功啟,正是以正經、奇經、絡中氣的巡行至于端,一周將盡,一周將起時候,運作起來。
  
  一道清氣自頭頂百匯而下,如甘霖普降;一道濁氣自足下涌泉而上,滾如沸湯。
  
  一清一濁,一上一下,于體內匯而為一,除去滌蕩身體之外,剩余的氣就在身體內組成了巡行,隨著四十五個動作,正好是一個循環。
  
  如此五次,風塵便停止了動作……
  
  “含沙,好了,今天就到這里了。”
  
  風塵說完,就在地上跪坐下來,開始匯通自己左右二脈的第三級。這一過程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再一完成,東方已經看到了一片紅霞,天地都為之明媚。正是旭日東升的時刻,日頭將出未出。
  
  風塵凝了一眼東方的紅光,便等著含沙出了陰神。含沙道:“我覺著以后的一些實驗其實可以換一個地方!”含沙用手指指了一下頭頂……“多做練習,讓你的飛行能力更加純熟一些,投影、隱形也更熟悉一些。只要隱形了,我們在天上實驗,受到的制約應該是最小的!各種的想法,也都可以嘗試!”
  
  風塵心思一動,點頭道:“天上?的確是一個好主意。不過投影這一塊,的確應該加強了。”
  
  含沙道:“那,就練這個吧……”
  
  風塵“嗯”一聲,道:“不獨是這個,還有許多有趣的小技巧。譬如說是磁場影像、聲音的實時讀取。”
  
  含沙掩口道:“隨你,我回陰神了。”
  
  含沙回了陰神,便從風塵的帽子里跳出來,鉆進了風塵的懷里。既然道生功之類的都已經練完了,那也就沒必要在外面吹冷風了——還是鉆進懷里,隔著一層背心舒服。熱乎乎的體溫正是體感的最佳溫度,愜意的讓它的精神放松,渾身也都是放松的,一會兒就微微的酣了。
  
  風塵則是開始了自己的“練習”——繼承于“記憶”中的東西,并不能夠用“實驗”這個詞來描述。
  
  祂先構造陣法,使自己懸浮起來。這一懸浮的高度并不高,并不能夠被外人覺察,然后便開始進行磁場實時讀取的練習……
  
  磁場中,無時無刻,都在進行信息的儲存,這一種信息,最多的就是聲音、影像,當然也可能是互聯網上面的信息!一種重疊于耳、目的全新感官自然而然的出現,但這一全新的感官,卻有著一個明顯的范圍:它的直徑由陣的大小決定,以風塵構造的這一個陣,便形成了一個籠罩周圍十丈,以風塵為中心的球體。
  
  這絕對是一個完美的球體。
  
  地面之下的泥土、巖石、一層層的清晰,還能看到地下水安靜的流動。有一些蟲卵在淺層的泥土中蟄伏,只等待著氣溫暖和一些,便破土而出。這便是這一種感官最為奇妙的地方,穿透了肉眼不可見的桎梏,將本身不能看到的東西,清晰的看到。祂心中暗道:“那些修真小說中常說的神識掃描,怕也就是如此了吧?”
  
  又很自然的想道:“是否又能夠讀取到磁場中存在的,屬于過去的信息呢?是否,能夠將磁場中,所有存在的記憶,都進行讀取?”
  
  在理論上,這似乎是可行的——存在了幾百萬年的人類歷史,蘊含了多少的智慧?那些如同僵尸一般存在于磁場中的靈魂,或者說是神、鬼,龐大的積累,又能夠讓祂走到什么樣的程度?想到此,祂的呼吸都急促了一分!旋即,又是一笑,暗道:“想要讀取過去的記憶,讓磁場中的所有信息向我敞開,怎么可能容易呢?”
  
  祂“喃”道:“倒是陰神上網這一個麻煩,算是解決了。”注意之下,一個新的陣便構建出來。
  
  無關的信號被屏蔽,只吸收無線信號,然后通過陣進行轉化,變成了聲音、圖像、文字,風塵心念一動,信息上傳,一個用電腦根本無法打開的網址被風塵打開,里面便是風塵各種各樣的研究數據。利用了神束線橋接,進行大量的信息快速下載、上傳,風塵將新的東西釋放了進去。隨后便瀏覽了一下網絡——這是一種和用電腦上網截然不同的體驗,這是神束線的傳遞信息的方式。
  
  浩瀚如煙海一般的信息中,風塵又看到了一篇國外的,關于人和知識的研究論文。這篇論文中,提出人的大腦本身是具有所有知識的,人學習的過程,實際上是想起知識。
  
  風塵無語,心說:“這論調算抄襲嗎?”
  
  這一理論,和之前的一個關于記憶的理論是一體的,那一個理論認為人的大腦就是記憶的本身,而這一篇論文又說是知識是大腦的本身——
  
  這很有趣,風塵關于記憶的相關論述中,也有類似的地方。只不過祂認為人的大腦并不具備大量記憶的功能,記憶是存在于磁場之中的,被地球磁場記錄了下來。而所謂的知識,實際上也在磁場當中,靈感、靈機一動之類的,也都是因為這一種共鳴……似乎,除了記憶的主體不一樣,剩下的都是一樣的。
  
  但很顯然在記憶主體的這一問題上,風塵才是“正確”的,有關大腦皮層的記憶區域刺激實驗告訴我們:
  
  同一個區域,同樣的刺激,但得到的記憶卻是千差萬別的。
  
  如果大腦的本身就是記憶,那么對記憶存儲區的同一位置進行同樣的刺激,那么多次實驗得到的記憶應該是一樣的——但結果是不一樣!這也就說明,“記憶”實際上并不在記憶存儲區,它只是一種讀取的機制。
  
  風塵一番瀏覽,心中說:“主體都搞錯了,看你們能走到哪一步!”而后,便換了一篇論文……數學、物理、生物三個大方向,全部最新的論文,被風塵以神束線進行大信息下載,整個閱讀的速度變得異常的驚悚。等祂將這一票前沿的論文打包完畢,時間都過去了足足兩個小時左右,饒是祂已經非人,卻也感覺到了精神一陣疲憊。不過,在獲得了最新成果的論文之后,風塵的心情卻極好。
  
  擺出了一個“公雞下蛋,下蛋公雞,歐耶”的姿勢,很中二的喊了一句:“以后,請叫我科學收割者——任你奸猾似鬼,也喝了老娘的洗腳水!呸,是喝了老子的洗腳水!也不是,應該是本天尊的洗腳水。自己研究,果然還是沒有這種收割來的快啊,嘖嘖……整個文明為助力,果然不一般!”
  
  這種躺著就把前沿的理論、技術拿到手的感覺,簡直不要太好。祂并不在意這是否是自己研究出來的。
  
  能為我所用,便是好的……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