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五十二章 知道了和學會了

第五十二章 知道了和學會了

    李鐵抱著胳膊,碰了風塵一下,說道:“我今兒才知道,所謂的‘突破極限’是什么了。他們能遇見你,是幸運!”瞄了無常的隊員一眼,李鐵唏噓!楊志亦深以為然,點頭說道:“如果按照傳統的方法進行訓練,許多人都要廢了……許多兵,從特種部隊出去后,就只有轉業一條路。現在看來,無非就是拉極限上的不科學!”
  
      風塵道:“你們以為自己是倪萍呢?煽起情來一套一套的!你們呢,把心放肚子里,把肚子裝背心里,背心套外衣里面——我為何對你們的煽情無動于衷?”
  
      李鐵、楊志二人順著話頭問:
  
      “為什么?”
  
      風塵來了一個面無表情臉,聲音也變得毫無波動,玩笑道:“因為,我是真的打內心里無動于衷。”
  
      李鐵無語,過了幾秒才道:“鐵石心腸,真的鐵石心腸!剛才我說的我自己都感動了,你看看我這眼角……是什么濕潤了我的眼角?是他媽感動的淚水啊……”李鐵用手指掰開自己的眼皮讓風塵看——看根本就不存在的淚水。倒是眼白的邊緣位置有一些紅血絲,掰開的眼皮內部也是又濕潤又紅。
  
      楊志跟著道:“就是……我剛才嗓子都沙啞了。”
  
      風塵無語,道:“好吧,我已經感受到了你們的拳拳之心。”
  
      等著過了一陣子,聽著大家討論的也差不多了。風塵便讓大伙兒安靜,于是一群隊員就肅然的坐直了腰板兒,等待風塵說話。
  
      “二排二列,你來回答……”風塵叫了二排二列,等人站起來之后,才是提出了自己的問題:“你認為筑基這一步驟,對于成就嬰兒這一境界,是必須的嗎?為什么?”
  
      “報告!筑基對于成就嬰兒境界并不是必須的,筑基的作用,更多在于彌補身體虧空,讓身體達到健康狀態,它有助于達成嬰兒的境界,但不筑基,一樣可以通過讀書、持戒的方法達到目的。還可以通過身體力行,遠離世俗,通過外部環境的安靜讓自己逐漸放下后天的種種,體會到道的存在……回答完畢!”
  
      “好,坐下。下一個問題……在達成嬰兒境界之后,要如何長保這一境界。這個問題,由最右邊最后一排回答……”
  
      “報告!保持嬰兒的境界在于習慣,在于精神上,要時時去探求嬰兒的境界,不使成見駐留……”
  
      “你的答案很標準……”風塵點點頭,說道:“話,是說出來的,事,是做出來的。這個世界上不缺乏講道理的人,全世界有六十多億的人,這六十億人無論是非洲的黑叔叔還是超市里排隊領雞蛋的大爺大媽,還是一個剛剛斷奶的孩子……他們每一個人,都能夠講出很正確的道理。但我要說的是,這六十億人中,至少有六十億,做不到自己說的道理。我希望你們不包含在這‘至少’的一部分里面!”
  
      “一個道理,你能夠講出來。這是你知道了一個道理。一個道理,你能照著這個道理去踐行,這是你學會了一個道理……”
  
      “譬如說,你很小的時候,你的母親教你說見了人要問好,如果你照著做,并且堅持做,那么你學會了一樣:見了人,要問好。如果你只是幾天的興頭,那么你只是知道了這個道理,但你沒有學會……”
  
      “你在幼兒園的時候,就學過紅燈停、綠燈行,黃燈亮了等一等。然而你一直到了二三十歲,還要去闖紅燈,這個道理你學會了嗎?”
  
      顯然:沒有!
  
      風塵道:“學會它!道理、道理,在道與理。如果你學不會道理,就不要去學,僅僅學一個知道,是浪費光陰,浪費你自己。如果你們能夠真正的懂得學會,那么你們距離嬰兒,其實就只有一步之遙了……”頓了一下,風塵拿自己舉例子,說:“無需懷疑,這就是我個人的經驗!我能從一所農村的學校開始,一直考上華清,這說明我的學習不錯,是吧?”他說是“不錯”——但能考上華清,又何止是“不錯”?
  
      那是千軍萬馬之中殺出來的……只是,風塵卻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只是,當我回過頭來去審視過去的自己,卻發現我學會了什么?我其實沒學會,從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結束,我只是囫圇吞棗,我只是為了考試去學,為了工作和飯碗去努力……其實我沒學會,所有的東西我也都是浮光掠影的那么一下……”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嗎?在之后的一些事情其實就簡單了,我重新的拿起來,重新的去學習,重新的去學會,真正的學會。”
  
      “于是,就有了今日的我。”
  
      講完,風塵就拍一拍手,說道:“就說這么多吧,東西收拾了就解散吧……”于是便起身、整隊,收拾黑板。隊員們動作利索,只是幾下就將現場收拾的干凈,楊志豎起大拇指,對風塵說:“沒說的,你是這個……咱們晚上今兒吃什么?”
  
      “咱們晚上今兒吃什么”這句話似乎是一個病句,其實卻在口語里很常見,聽著并不很奇怪。
  
      李鐵說道:“食堂做什么你吃什么,還能挑咋滴?”
  
      楊志道:“青椒炒肉和芹菜炒肉總能挑一下的。”
  
      “你這話讓老王聽了還不追你倆山頭?”
  
      李鐵“嘿嘿”的壞笑,似乎是想到了炊事班長追著楊志滿山跑的畫面,怎么都感覺到好笑,越是笑,越發的忍不住。楊志白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是不是有病?司命你給他看一看,別傳染了。”
  
      風塵笑,說:“我給你看看……保證就一下,欸……”風塵伸手一抓,就正好卡住了李鐵的脖子,只一用勁,再一抖,李鐵的笑聲立刻就止住了,整個人就像是被人兜頭澆下來一瓢涼水一樣,就連笑的發酸的兩肋也不酸了。風塵問二人:“你們看我這手藝怎么樣?開個專治疑難雜癥的小診所也餓不死吧?”
  
      楊志驚訝,道:“真的就不笑了?咗咗咗,來再笑一個……”在李鐵眼跟前搓著手指,像是點錢一樣,那表情分明是逗狗。
  
      李鐵黑著一張臉,無語道:“老子笑不出來……我特么的都不知道我怎么一下子就笑不出來了!”
  
      剛才還是笑的越來越厲害,現在就是想笑也笑不出來,似乎自己的腮幫子的肌肉都不聽自己的使喚了——
  
      其實不是“似乎”而是“確實”——李鐵現在的腮幫子的確是不聽自己使喚了的,因為風塵已經抓住了他的后頸:
  
      依了高明的運勁手法,嘗試著以蘇阮記憶中,任紅梅針對她的軍訓教官時候的那種手段一樣,抓住了人的后頸,便如同控制了一個人的力量中樞,只要勁道運用玄妙,能夠深入肌理之中,便能以自己的意志,操弄一個人的行為。而被抓住了后頸的人,其實就和一個提線木偶沒有什么不同。
  
      在記憶中,任紅梅抓住一個昏迷之人的后頸,竟然可以讓人一路自己走,看著毫不費力的樣子。
  
      風塵做不到那種程度,但單純的控制一下李鐵的腮幫子,還是可以的。說控制有些言過其實,其實就是用勁震散了李鐵腮幫子的肌肉內蘊含的力量,讓他兩腮的肌肉徹底的放松了下來,一時間不能用力罷了。
  
      當然……說話的力氣還是有的!
  
      風塵心頭想著:自己什么時候能有如同任紅梅那般厲害的手法呢?當真是被人一抓,就成了行尸走肉了,神乎其技。
  
      “哈哈……你知道你現在像是什么?”楊志嘲笑道:“就和貓、狗的小崽子似的。司命我沒說你,咱們分開的……”
  
      “……”李鐵郁悶。
  
      風塵松開李鐵,說道:“看來判官也病了。”
  
      楊志立刻閉嘴,止笑。
  
      李鐵指著楊志,表情中滿是嘲笑。
  
      三人便這般進了食堂,李鐵、楊志也不再嬉鬧。三人各自打了飯菜,便開始吃飯。風塵吃飯很是精細,細嚼慢咽,每一口,每一個動作都恰到好處,無論是抬手還是咀嚼,都有一種說不出的韻律、美感。若是看祂吃飯,不自覺的就會讓人沉迷其中,一只看著祂吃完,才會發現自己的飯竟然還沒動……然后都涼了。吃過兩三次涼透了的飯菜的二人很明智的不去注意風塵,將精力都投入到了食物當中。
  
      隊員們隨后進來,食堂就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楊志說道:“對了,倒是忘了說,明兒上午會有人過來……是給你弄軍禮服的。”
  
      風塵訝,道:“呵,量身打造?”
  
      李鐵也是一臉驚訝,問楊志:“真的假的?這消息我怎么不知道?”
  
      楊志道:“我親耳聽的。剛不是說了嘛,一下子忘了和司命說了。不過這也沒咱倆啥事兒,人家是特意給司命做的……”說話還沖著風塵擠眉弄眼——這種定制的軍禮服,還真不是一般的榮譽。簡單來說,級別不夠是享受不了這種“定制”的,只能領取批量生產的禮服。這其中,似乎透著一些其他的深意……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