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十九章 接任和請假

第七十九章 接任和請假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使無花空折枝——風塵的行動極快,打發了同事之后,便拿了自己的證件,換上了少將軍裝,前往所同樣在京,距離華清并不算遠。擠了幾站的地鐵之后,風塵就按照地址,找到了地方。向門衛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門衛便放行,讓祂進去。祂問了句:“人事部在哪兒?所長辦公室呢?”
  
  門衛告祂:“都在三樓,進去就能看見。”
  
  “麻煩了……”風塵沖門衛點頭,而后便去辦公樓。直上第三層,便先尋了所長的辦公室,聽著里面只有一人,便敲了一下門。里面一聲“進來”,聽著聲音中氣很足,風塵推門進去,就見著一穿著灰綠色的休閑夾克,一頭黑里摻白的,如同刺猬一般的頭發的老者,消瘦、精神,他戴著一副平光眼鏡,抬起頭來,語帶疑問:“你是……風塵?”稍一打量,他就認出了風塵。
  
  畢竟是上了報紙的,且本人也有極高的辨識度。之前的時候,上面也已經通知,說是祂會任第三科的主任。
  
  風塵道:“是的。王所長您好……我這一次過來,是有兩個事情。第一是過來將任命交接一下;第二,是因為目下我實驗室的項目到了關鍵時刻,需要請一個長假,不能分心旁顧!”
  
  所長沉吟,說道:“這,不太好吧?”
  
  這么直接了當,還沒接任,就已經提前準備好請長假的,還是第一次見。所長的臉色便有幾分不好看,他凝視著風塵,語氣便有些重了:“如果你不愿意要這一份任職,可以向上級部門反應,你這算什么?”他的手指,用力的在桌子上點了幾下,發出“哆”“哆”的聲音……
  
  “王所長……您聽我給您解釋一下!”風塵苦笑,只得融入了一些真言真意,讓自己的話有了一些平心靜氣的力量,安撫了王所長,然后才做了解釋。
  
  “事出突然,原本我回來之后,是打算先理清楚我實驗室現在正在進行的研究項目,然后就過這里展開工作。兩邊距離也不遠,來回跑沒多少的問題……不過,昨天我們的項目突然有了突破性的進展……您也是做研究的,知道靈感這東西來的快去的也快,必須要乘著熱乎勁兒搞才行!”
  
  打鐵要趁熱,狗吃屎都要趁熱……
  
  靈感、狀態在的時候,如有神助;靈感、狀態不在的時候,欲哭無淚。
  
  不止是科研,就是寫作、考試、工作也是一樣的!
  
  同樣一個問題,有狀態一個樣,沒有狀態就是另一個樣。如果要舉一個大家都經歷過,都懂的例子,同樣一個類型,一種思維的數學題,你有狀態的時候,分分鐘就解決了。但當沒有了狀態之后,卻怎么也繞不出那個死彎——即便是之前做過,也有很大的幾率重新栽在上面。
  
  風塵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知道這事兒有些混蛋,但這份兒上,我也沒辦法。如果我一直不來報到,那第三科怎么辦?總不能閑下來。我如果來報到,請假,至少第三科還可以有一個主心骨不是?和上級反應,所長,真的拖不起啊……”
  
  “是你在物質-空間-維理論的基礎上,有了新的突破?”王所長的神色緩和下來,突然問了這么一句。
  
  風塵點頭,說道:“是的,有些突然……所以,這時候,我不能也不敢分心。要一心鉆進去,一門心思的去搞!”
  
  王所長深吸一口氣,對風塵說道:“可以,但有一個條件!”
  
  風塵道:“您說。”
  
  王所長道:“做一個全面的體檢,留點兒血、尿什么的……”頓了一下,才解釋道:“上面讓你來,也和我通過氣。原因無外乎三點,第一是你在人體科學上的造詣,第二是你本人的身體之出眾,這可以說是你獨立研究的一種成果,第三……這是對你的補償,這第三點應該也是最微不足道的一點。要么,你放棄你的理論,來領著大家研究,要么,你提供樣本,讓大家研究,你說呢?”他一瞬不瞬的看著風塵,頗是有一些趁火打劫的意思。風塵沉吟一下,說:“體檢其實不必要,我這里的數據比你們體檢出來的更加全面,你們要我可以直接給你們。至于血液……怕是沒什么注射器可以取我的血!”言罷,風塵就問王所長,“你這里有沒有注射器?”
  
  王所長拉開抽屜,就扔給了風塵一個空注射器。
  
  風塵一挽衣袖,示意讓王所長試一試。
  
  王所長一手把住風塵的胳膊,只是感覺風塵的皮膚細膩、柔軟、彈性,但無論他如何努力,卻也找不到風塵的血管。用手拍了幾下,也是毫無反應——連血管都找不見,怎么抽血呢?
  
  王所長扶了一下眼睛,繼續努力,依然無功。無論他是拍打還是掐,都毫無效果。拍打還好一些,像是拍在果凍上,但掐的時候,卻根本掐不住。
  
  那細膩的肉質無論他怎么使勁兒,都掐不住……
  
  “這……”
  
  王所長無奈了。
  
  風塵示意道:“別找了,您就隨便扎一下……”
  
  “隨便扎?”
  
  然而,一針扎下去,風塵的胳膊屁事兒沒有,針卻斷了。一截一公分左右長度的針頭直接崩飛,被風塵另一只手輕輕的夾住。要不是祂的動作夠快,針頭都崩上王所長的額頭了。兩根手指一松,針頭就“啪”的一聲輕響,落在了桌子上。王所長的嗓子似乎被人掐住了一樣,張了張嘴,才擠出話來:“扎、扎不動?連皮都沒破?”這一幕簡直顛覆人的三觀,滿是不可思議!
  
  風塵“噗嗤”一笑,說道:“不止是連皮都沒破,而且疼都不疼。所以驗血這個就不需要想了。”
  
  王所長正視風塵,問:“你還是人嗎?”
  
  “嚴格意義上來說,不是!”風塵很是坦然,對王所長說道:“一個人和一只大猩猩的差距,從基因上看,不過是百分之一。一只普通的哺乳動如,和人的差距,又是多少呢?而我,和人的差距,你知道是多少?”風塵伸出三根手指,告訴王所長:“已經接近了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說,我和人的差距,比一個人和一頭豬的差距都要大!”三個手指搖晃了一下,風塵說道:“不過,我直接給你們我的身體數據,你們也研究不出來。不如這樣,你們還是從基礎的開始學吧……”
  
  “基礎的……”所長卻并不知道,在他與風塵之前,一條神束線已經聯系了彼此。一道作用于他的大腦,用以表達區域的“枷鎖”或者說是“箅子”已經形成了。
  
  這個限制表達的“箅子”的唯一效果,就是讓所長不能夠將今日風塵告訴他的,有關于風塵身上的信息透露出去。以神束線之能力,傳導信息,構建一個過濾用的玩意兒對于幾乎將人體理解的透徹、明白大腦工作的細節,身體的信息如何回饋、反復,又精通心理學的風塵而言,讓人說不出某些話,實在是很容易。一旦王所長有透露、表達的想法的時候,他就突然會發現自己忘記要說什么了——
  
  就好像是一些人做了個夢,或者突然想起什么,想要和人說,但一開口,卻突然就忘記了一樣!
  
  所以……風塵并不怕告訴旁人自己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實!知道卻不能表達,法不傳六耳,那么知道和不知道,又有多少的區別呢?
  
  而讓王所長知道,卻對祂更有利!
  
  王所長默了一會兒,才說:“你倒是對我很放心!”
  
  風塵盈盈一笑,竟是有萬種風情,說道:“事無不可對人言。修真煉道,不可以妄言,也不可以謊言。出口的話,必然是要實話,不能說的可以不說,但既然說出來的,就必然是實話。言必行,行必果,猶符合節——此修行之道!言謊者,心必存虛;妄言者,心必存妄,故不能得其靜,不能守靜篤……一得一失啊!”修行第一病,就在言無信,修行第二病,在于言不誠。王所長吸了口氣,說:“你去人事那里辦手續吧!”
  
  風塵便去了一趟人事,只是花了不長的功夫,就將手續辦好,領取了工作證。有了工作證之后,進出這里就一下子方便了!
  
  風塵又去了一趟所長的辦公室,提交了請假申請,便離開了507所。
  
  外面的天空一片蔚藍……
  
  風塵望了一眼天空,嘴角蕩漾起一絲笑容。而后便走進了最近的地鐵站入口,買票上車,回到了華清的研究所。
  
  回了一趟宿舍,將軍裝換下來,穿上了自己那件蘇州買的最貴的衣服,一邊讓含沙按照地址給王所長那里發送了一些資料。
  
  這些資料,都是風塵自己研究用剩下的,但卻也足夠507的人消化一陣子了。
  
  507的所長辦公室,王所長拿出了自己的筆記本,想著風塵的事,正要下筆,腦子里卻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應該寫什么了……雪白的帶著橫隔的筆記本上,只是落下一點墨跡,過了許久也想不起來,王所長就只能放棄了。與此同時被“忘記”的,還有他和風塵談話的大部分內容……
  
  只是記得風塵來接任、請假,并會通過電子郵件的形式發來一份研究資料……至于那些被遺忘的記憶,或許在他放棄了表達之后,會很偶然的,再回憶起來吧?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