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十二章 似幻,似虛,也是真

第十二章 似幻,似虛,也是真

    幾句話的功夫,便再次“身不由己”的定格了,第一關的通關評價、通關結算開始,張天野自然拔了頭籌,獎勵的是刀兵的“進步劈刀”和“退步格擋”兩招秘籍,能看得出,這兩招秘籍是張天野根據用勁、發力的技巧,自己設計的。風塵問:“通關了還會隨機的掉落秘籍?進步劈刀、退步格擋,不錯啊……”張天野得了秘籍之后,就給三人展示了出來,一個三維的小兵劈刀、格擋的動作,來回運動。特意的,將肌肉、骨骼的運動、傳力也顯示出來,讓人看一遍,就能看明白是如何的發力,如何發招的。張天野介紹說:“對,這也是我的設計,每一次游戲,都會根據評分,掉落一些秘籍。可能是小兵的,也可能是總關的——如果玩兒的人有耐心,是可以把里面所有的秘籍都刷出來的。因為芯片有記錄功能,所以刷出來的秘籍不會重復……”
  
      風塵沉吟,問:“是只有過了一個總關,才會刷出秘籍嗎?”
  
      張天野說:“是。不過,如果以后出了正式版,我的打算是第一次的時候給人們一些福利。只要第一次可以殺掉一個小兵,那小兵身上的技能,就必然掉落一次。要不然,就真的沒法兒玩兒了……”
  
      “嗯,也是!”風塵點頭,忽而心中一動,想到了一個主意,說:“關羽、張飛、趙云、張遼、諸葛、黃忠、貂蟬這些人物你做了嗎?你可以做這些人物,讓人可以選擇一種人機互動的模式,比如說你選擇諸葛作為伙伴,諸葛可以在過關的過程中進行輔助,并且傳授一些陣法、神通方面的知識,進行實時教學等等……”
  
      張天野一拍腦門兒:“呀,這個好,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他可以拍腦門——是因為他們已經進入了第二關。
  
      前方便是棧道,棧道口守著提大刀的藤甲兵,還有一身藍衣,細長的腰刀,盾牌的藍衣精兵。一共十多個藤甲和四個精兵把住了棧道口,見到風塵四人,藍衣精兵一身命令,便分出了藤甲兵結成軍陣,提著明晃晃的刀子朝四個人壓了過去。張天野一拍額頭,說:“忘了是四個人的難度了。要是我一個人,他們是不會結出軍陣的……這玩意兒怎么打?”他看向風塵,這時候,也只能求助了。
  
      十多個藤甲兵組成的軍陣就像是一片刀林,刺猬一樣的沖上來,讓人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之前測試的時候,是他一個人,到了這里,也就是兩三個小兵過來添油,最后急眼的時候,對方人也不多了,是能過去的。但現在……張天野表示:游戲雖然是自己做的,但這軍陣自己真的hold不住了。風塵隨手就把傀儡娃娃給扔了!
  
      “傀儡娃娃……”
  
      原本正在行進的士兵突然定住。
  
      風塵說:“看好。”
  
      瞬息之間,一步便到了士兵身前,手握住當前士兵的手腕用力一擰,咔嚓一聲,手腕就像是薯條一樣被折斷,刀也翻了個個兒,一顆腦袋被刀帶的旁落下去,風塵將刀從小兵已經癱軟的手里抽出來,刷刷幾刀,十多個藤甲兵就變成了一地尸體,再將手里的刀當成暗器朝著一名藍衣精兵一扔——
  
      正中心口。
  
      再撿起三把刀扔出去。
  
      藍衣精兵也都一個個死完了。
  
      整個過程的持續時間,也就是五秒鐘左右——而傀儡娃娃的定格時間,則是足足的十秒鐘!
  
      風塵聳肩,感慨一句:“看,就這么容易。對了,火書在你手里吧?張凌劍也在你手里吧?鐵蒺藜你手里也不少吧?火葫蘆呢?”狠狠的看了張天野一眼,風塵問:“你這是要憋著下崽兒還是干嘛?這玩意兒要是能把人拖死,我一定拖死你。”
  
      張天野賤道:“來啊,互相傷害啊!”
  
      風塵不理他,扭頭對韓莎說:“他有病,后面有寶咱們都搶了,一個都不給他留。他就是那種人死了,錢沒花了的蛇精病!”
  
      “勤儉簡約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張天野反駁。
  
      上了棧道云梯,然后梯子就開始自己移動。
  
      梯子上沒有人——這一點和原版游戲是有區別的。當然,如果想要梯子上有人也不是不可以,別把人殺完,留幾個,然后直接上棧道云梯的話,那些兵就會跟著上去,繼續和你死磕到底。
  
      另一端,開門就是一個軍陣。張天野的這一款《三國戰紀》可沒有什么不在同一橫軸就不攻擊,當沒看見的傻瓜設定。
  
      視野之內,你是敵人,就會被攻擊。
  
      張天野直接扔了張凌劍。
  
      一道劍光飛躥,舞出一片凜冽、圓潤的軌跡,但見的飛劍姣姣如月一般,所過之處,原本的軍陣士兵的脖子、眉心、胸口等不同的地方,都被穿出了一個洞,死的不能再死。但當使用飛劍的時候,張天野卻明顯的定住了——雖然只是游戲,但張天野卻是照著真正的“劍仙”的標準來的。依據風塵和他講過的劍仙三法,取了陰神、劍合的理念,于是便有了這一張凌劍!
  
      換句話說,這看似玄幻的一幕,是可以成為現實的。無論是從理念上、理論上,還是實現的途徑上,都是可以的。
  
      但……因為是游戲,所以張天野只能用一次過一下劍仙的癮,卻不會真正的將自己陰神和劍相合,使自己擁有那種出入青冥,殺人千里的手段。
  
      那是一種途徑,但卻只是一種奇術。對以后之修行,卻是有極大的妨礙,和陽神一般,因為神不純粹,可以說已經是頂到了天花板。用風塵的話說,就是:除了能打一些之外,一無是處。
  
      但,所謂的能打,又能打的過夭族嗎?
  
      自己的“鐵哥們兒”,一些修行路上的關隘、優劣,自然是要說清楚的。卻不能夠讓張天野模模糊糊的選擇……
  
      再一過去,就是山洞密道路線和山路路線兩種選擇了。
  
      作為游戲的設計者,張天野在岔道前一陣撓頭,嘆口氣,和三人說:“這一關究竟哪邊人多,我也說不好。因為馬王越吉這里,排兵布陣怎么排,我是讓系統自動來的。也就是說,可能山洞里有伏兵,也可能是一條坦途。走山道,也可能是正大兵云集,正面等著咱們呢。路怎么走,你們選吧!”
  
      “那還選什么?隨便走一條路就好了……”韓莎笑了一聲,一拉風塵的手,就鉆進了山洞里。
  
      兵多、兵少,對于風塵、韓莎而言都不是很大的問題。雖然這個身體只是普通人的身體素質,但架不住二人的境界高、手段高。
  
      張天野、安落也跟了過去……
  
      或許是韓莎自帶了“好運光環”,山洞的密道無人看守,全程除了中間一段墜石危險一些外,剩下的一些隱身衣、天師符之類的東西,簡直就是撿。至于諸葛亮、黃忠二人的專屬道具則是只能看著眼熱——手一挨,就燙的冒煙。要是現實中,光是這一下,就可以讓人的一雙手都廢了。
  
      再接著,他們就看到了越吉!
  
      一頭披甲的高頭大馬上,手拿狼牙棒,頭上頂著羽毛,臉上涂抹了一些油彩的壯漢暴虐的用眼睛掃視著四個人,身后跟著的十多名騎士提著馬槊,也是目光暴虐!
  
      馬也有些躁動的彈動馬蹄,發出不安的啪嗒聲。
  
      “爾等也敢來送死!”
  
      狼牙棒舉起。
  
      越吉一聲驚雷。
  
      “二郎們,與我沖殺!”
  
      以越吉為首,身后的十多名騎兵左右分開,形成雁翅,如楔子一般迎面直沖!
  
      “殺!”
  
      “殺!”
  
      “殺!”
  
      殺聲如雷,蹄聲如雷。
  
      彼此之間的三百多米的距離轉瞬即逝。
  
      狼牙棒、馬槊閃爍著寒冷和血腥,已近在咫尺。越吉似乎就是要用這一下沖鋒,將四個人穿透,殺死。就像是踩死一只自不量力的螞蟻——在這樣的軍陣面前,任你是什么高手,也都是紙糊的!
  
      躲!
  
      只是一個游戲。
  
      但越吉的殺意、殺機卻猶如實質。
  
      風塵、韓莎心有靈犀,拉在一起的手也沒有松開,便彼此一抱,滾作一團,避開了騎兵的正面沖鋒。
  
      張天野、安落則因為躲避不及,直接被馬蹄蹋過,馬槊在身上一戳。他們躲開了越吉的狼牙棒,卻怎么也躲不開隨后而來的馬槊。于是,游戲中,就只剩下了風塵、韓莎二人,張天野、安落則變成了一種幽靈狀態的觀戰模式。他們可以和風塵交流,但對于游戲中的人物而言,他們已經死了。
  
      而且,死的老慘了。
  
      “騎兵,果然厲害!”
  
      風塵、韓莎從地上起來,風塵看著騎兵跑過,激蕩起來的灰塵,感慨了一聲。如果游戲中的身體是祂的身體,這些騎兵當然不夠看。但游戲中的身體,卻也只是普通人的身體,馬槊一下穿來,必定是腸穿肚爛,被穿一個糖葫蘆。
  
      騎兵……如果不曾正面感受過騎兵沖鋒的那種氣勢、力量,感受過那種可以撕裂一切的銳意,不可阻擋的威勢。
  
      或許,會認為十多個騎兵不夠看。
  
      但經歷過。
  
      才知道十多名騎兵,其實并不少。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