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十七章 任意所致,不可左右

第十七章 任意所致,不可左右

竟然……贏了!
  
  畫面在這一刻定格,開始了最后的結算。在定格的場景當中,風塵騎在曹操的身上,一只手抓著曹操的頭,深深的杵入地面,曹操的頭,則是向后折了九十度,嘴張著,保持著咕咕冒血的場景。胸口的護甲凹陷處一個碗口大小的坑,地面上有血,脖子上少了一塊肉,一切的一切,都顯示著這一戰的慘烈……但在上一刻,觀戰的三人包括韓莎在內,都沒有想到過這一個“贏”的可能!
  
  過了十數秒的時間,結算終于完成。單從曹操的身上,就得到了《龍象波若功》《斬將劍法》《八步趕蟬》《八面斬》等林林種種,一共七門武學。
  
  但……對風塵而言,卻無什么卵用!這些武學,本就是祂編纂,并且掛淘寶上進行銷售的,只是被張天野拿過來,當做游戲獎品充實了一下罷了。就算其中有一些很有心計的變化,但根本卻還是風塵的根本……祂要自己的秘籍做什么?
  
  張天野驚嘆,不可置信,對風塵說:“你竟然贏了。”
  
  風塵深吸了一口氣,語氣中也滿是一種別樣的情緒,說道:“是啊,我竟然贏了……雖然,也付出了代價!”
  
  韓莎則問:“怎么樣?”
  
  風塵道:“很好。真的很極限……他比我快,無論是從反應上還是單純的速度上,都比我快。因為同步知曉的原因,他總是知道我的意圖,往往可以以逸待勞,讓我的動作施展不開,半途不得不做出改變。但也正是這種極限,才讓我真正的,見識到了十二工學或者說是刑天道應有的強大——身、心、氣三協如一,混如金丹,圓丟丟的堅硬、堅固!我總能在間不容發的時候,做出改變。”說到這兒,就和韓莎單獨的,講:“極動而靜也,慣性不能左右,一身之妙處,唯此!身體的整體、全面的協調,之前說了已經三協,直到如今,才是真正的協……”
  
  韓莎道:“慣性不可左右,那豈不是……”
  
  韓莎有些不太好形容,就直接給風塵發了一個三維的圖像,一個人正朝前高速移動,突然就變成了向后高速移動。
  
  這中間沒有停頓、暫停的過程,似乎就像是一個雙面透明的顯示器直接翻了一個個兒。
  
  風塵看了這個簡單的圖,便說道:“就是這個意思。心、氣、身協作,至于圓滿的境地,身體內的肌肉便會在運動過程中,將慣性消弭掉。說停就停,說轉就轉,若非如此,我也不能打得過曹操!”
  
  韓莎道:“可也付出了代價。”
  
  風塵道:“游戲而已……天野這些游戲,還真的不錯。就這一趟《三國》就讓我獲益良多,一會兒直接弄一份兒咱們自己琢磨。”
  
  “嗯……”
  
  二人交流幾句,就又進了大群,繼續和張天野、安落說話。風塵的最后一戰也被張天野拿出來,復盤了幾遍。尤其是風塵最后的那一個動作,那一番取舍,更是被重點的反復看了好幾遍,張天野一個勁兒的說“這不是真的”——雖然很隱蔽,但風塵的動作,去分明有些不合常理的地方!甚至于計算了一下,數據都存在明顯的誤差……張天野極度懷疑是自己的游戲里面一些程序出了問題。
  
  然而看了一下……沒有問題。憑著直覺,張天野感覺問題應該出現在風塵的身上,直截了當的說:“你是不是開掛了?”
  
  “游戲給我拷一份兒……”風塵笑而不答,反倒是根張天野要游戲。
  
  張天野直接打包了游戲給風塵。
  
  說:“看哥們兒多敞亮,不像是某些人,顧左右而言他。”
  
  風塵笑,說:“你這話說的虧心不虧心?”
  
  張天野問風塵,“你對哪本武俠感興趣?”
  
  風塵說:“都感興趣。”
  
  張天野道:“我是說,最感興趣那一本!”
  
  風塵“嘿嘿”一笑,說:“我最喜歡哪本武俠你還要問?當然是《蕭十一郎》!”
  
  張天野道:“恰好,我打算照你說的,制作一款武俠的單機游戲。既然你喜歡《蕭十一郎》,那么,我們就做一部《蕭十一郎》,如何?”
  
  風塵道:“說重點!”
  
  張天野道:“我需要一些武功秘籍。”
  
  風塵道:“具體點兒。”
  
  張天野說:“比如,逍遙侯。”
  
  風塵問:“還有呢?”
  
  張天野說:“公孫鈴的醫術。”
  
  風塵道:“飛大夫有三絕,輕功、醫術、手指。”
  
  張天野道:“交給你了。”
  
  風塵說道:“一個《蕭十一郎》的世界,我的確也很期待。祝你早日成功!”張天野撇撇嘴,傲嬌道:“生物芯片制作一個游戲世界,遠遠比普通電腦要簡單的多。你就等好兒吧……未來,咱們就是主神,是系統爸爸……嗯,還有系統媽媽……”張天野看了安落一眼,口花花的。風塵道:“行啊,有志氣。你把《三國戰紀》再完善一下,然后我給你開放權限,全服廣告……”
  
  一頓晚餐吃到了晚上的十一點多鐘,張天野又硬要風塵、韓莎一起去他家,正好家里父母不在,兩對年輕人可以歡樂一下。
  
  風塵用眼神詢問了一下韓莎的意見,說道:“那,咱們就過去吧!”
  
  地鐵已經停了。
  
  兩對兒人便也不打車,就壓著馬路過去,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就到了地方。又在家里坐了一會兒,熱鬧了兩個小時,已經就到了后半夜。張天野給風塵、韓莎安排了房間,還很“貼心”的問要不要套,直接被風塵一關門,關了出去。韓莎看的噗嗤一笑,說:“我感覺咱們應該弄個隔音……”
  
  風塵“嘿嘿”一笑,說:“他們敢造,咱們就敢聽。誰怕誰啊……”
  
  韓莎眼中閃過一絲危險:“你還想聽啊?”
  
  “我這就隔音。”
  
  一凝一定,以神一引,便形成了陣。內外的聲音被隔離開,風塵一摟韓莎的腰,拖長了聲音,叫道:“娘子——”
  
  “先靜,再睡!”
  
  韓莎督促風塵入靜、駐脈,這一步功夫,是寧可把睡覺的時間擠占了,也必須要進行的。韓莎自己也在一旁入靜,在風塵的身邊,她的靜總是來的容易,也深的容易,似乎風塵身上有一種令人心神安定的力量……靜過之后,已經是四點多鐘,再睡了一個小時左右,風塵、韓莎二人就起來了。
  
  張天野、安落二人還在睡,已經算是夫妻的二人完成了第一次親密接觸,圓滿而和諧,此時正是賴床的時候。
  
  風塵、韓莎輕手輕腳的出了院子,就在院子里開始練功。韓莎的十八個動作不急不躁,幾次之后,竟然逐漸增加,等著風塵練完,韓莎就變成了三十六個動作。
  
  整個過程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
  
  風塵鼓掌,一臉的欣慰,說道:“不錯,氣已巡行往復,開始奇經八脈的功夫了。莎莎果是天縱之才,某佩服不已。”
  
  韓莎白祂一眼,忽而便揉身而上,一只手瞬息之間便朝著風塵的面門扇過去,這一巴掌要是打實了,風塵說不得就要變猴屁股了。而韓莎的另一只手,則在下方作勢,隨著扭腰的動作,準備著隨時權衡、出擊。
  
  風塵卻只是后退了一小步便輕松的躲開了韓莎的這一下巴掌,手朝下一壓,就攔住了韓莎的另一只手。
  
  韓莎停手,說道:“我就想看一下你的不受慣性左右!”
  
  “你這婆娘下手忒狠毒,我要是一個不防備,就滿臉桃花開了。”風塵揶揄一句,韓莎卻又是一巴掌過去,還沖著風塵亮了亮自己的犬齒,簡直又兇又萌,風塵卻順了她的心意,施展了一下那“不為慣性左右”的本事——向后一退之后,卻速度不減、不見停頓,又分別左右一下,再向前一步,移形換位之間連貫、毫無停頓。風塵一把抓住了韓莎的手,把韓莎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眨眨眼,問:“看到了?如何?”
  
  韓莎摸著風塵的臉,說:“哎呀,看著也很一般嘛!”
  
  風塵:“……”
  
  約莫是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張天野、安落才是起來。二人一出門就看到了風塵、韓莎,很是不好意思。張天野說道:“你們可真夠早的,聞雞起舞啊這是!”
  
  風塵說:“洞房花燭夜,感覺怎么樣?”
  
  “其中妙處,不足為外人道也!”
  
  張天野搖頭晃腦。
  
  張天野、安落二人練的是一樣的東西。先是練習十八作,然后一起練習空手道,彼此眉來眼去的簡直若無旁人。一起吃了一頓早餐之后,張天野就打趣風塵,問祂這個主管怎么幫忙解決一下自己的婚房問題。風塵直接告訴他——那么多已婚的同志都還在租房子住,你算哪根蔥?
  
  張天野一拍桌子:“MMP我看錯你了,咱們絕交。”
  
  風塵看他一眼,說:“求之不得。”
  
  張天野又拍桌子:“還能不能好好玩耍了?你這樣會沒朋友的。”
  
  安落、韓莎卻是忍俊不禁。
  
  飯后,張天野留著風塵不讓走,說:“再呆一天,好好放松放松,下午再走!”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