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五十五章 火焰刀,不壞真罡

第五十五章 火焰刀,不壞真罡

一個輕巧的躍步后小跳,張天野幽怨的看姬夷吾,“我不是gay!”姬夷吾一本正經,做出驚訝之狀,道:“這么巧?我也不是。”張天野無語、無語的,心說:“原來你是這樣的管子……”卻是以前管子在陰神狀態,二人所聊,也都是工作、規劃,并無生活上的交流。配合上對待歷史的古板印象,怎么也不會想到諸子之中,這一個“子”竟然這么有趣!
  
  其實諸子百家中,每一個“子”也都有自己有趣的一面的。即便是以古板著稱的孔子,也會跟自己的弟子賣萌,刷一刷小孩子脾氣等等……這就和現在人們所說,美麗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里挑一一樣。
  
  那總是一種吸引人的東西!
  
  “你這是吃了幾驚?”風塵看張天野這模樣,不禁好笑。張天野道:“我大吃一驚就夠了,你還想讓我吃幾驚?雞總,今天正好風塵在……”風塵一聽這話,就感覺里面有東西。果然,就聽張天野續道:“咱們正好品嘗一下現代美食文化。之前一直是陰神狀態,嘴巴都淡出鳥了吧?”
  
  姬夷吾看風塵——風塵、風莎燕、天鬼實屬一人,風塵、風莎燕做飯這一點姬夷吾是知道的。
  
  張天野拍著胸脯說:“相信我,吃過祂的美食,你會顛覆對食物的印象。就連國內最頂尖的大廚都比不了……喂,風塵同志,今兒怎么也得上點兒硬菜吧?”風塵心中一動,說:“其實是你嘴饞吧?”頓了一下,說道:“不過,還真的有一道硬菜。不過超市買不到那么好的食材,我通知莎莎過來一起……”便用芯片聯系了韓莎,等了十多分鐘之后,風塵嘴角便勾起一絲笑意……
  
  韓莎來了,祂能夠感知到。下一刻,笑意還未散,韓莎就顯出了身形。她的身上穿了一件樸素、簡約的寶藍色布裙,里面則是一件修身的白色長款連衣裙,形成了兩層的結構,腳上是一雙平底的藍色布鞋。
  
  韓莎和風塵一樣的不喜歡皮鞋,總感覺太亮、太浮,不及布料的那種柔和內斂,符合二人的審美。
  
  韓莎戴著一雙魚肚白一樣顏色的手套,手套上細膩的花紋只有在光芒反射的瞬間可以看到,并且隨著動作、位置的變化,那些花紋就像是活的一樣游動、變化,如是夢幻泡影一般。其中所蘊含的技藝簡直令人嘆為觀止。韓莎的手上則提著一個大袋子,袋子里裝著一大塊羊脊背。眨眨眼,韓莎道:“親愛的,脊背我帶來了。鐵脊背也一直只是知道,今兒卻有機會親自嘗一嘗了,真好……”
  
  那脊背一看就是新鮮的,甚至上面還冒著熱氣。是剛剛屠宰的羊身上的脊背。風塵問:“頭和腿呢?”
  
  “我給人家留著了……”韓莎笑的分外明媚,說:“咱們家又沒有羊,所以我拿了一個母體走了一趟。去一戶散養的人家換的。一家三口,一人送了一枚生物芯片,種好了之后,他們就殺了一頭羊,我就拿了脊背。我想著羊頭羊腿的咱們也吃不了,就都給他們家留下來了……”韓莎說著話,就將羊脊背給了風塵。說是脊背,實際上卻包含了除去頭、四肢、內臟之外的全部了。
  
  “行,天野你家沒烤箱吧?”風塵問了一句。張天野麻溜道:“我是沒有,可隔壁有啊,雪姐又沒走!還什么烤箱啊?我知道她家有燒烤架,咱們直接院子里烤,家里吃……得勁兒吧?”
  
  風塵聽的都無語了,吐槽道:“梅雪哪兒來的這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她家是開雜貨鋪的嗎?什么有用的沒用的都有……”
  
  這一點張天野很認同——作為松鼠黨的一員,兼職獵奇黨,梅雪是有什么好玩意兒,新奇的玩意兒都往家里堆。那些東西簡直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她搜集不到的”。于是一行人就轉戰而去,直接就去了梅雪家的院子,搬出了一個燒烤架,還有上好的,劈的整整齊齊的松木。這顯然就是為了“燒烤”而生的——想要野味烤的香,用什么樣的木柴燒火也是一個關鍵。
  
  松木、果木之類的香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韓莎幫著風塵鋪好了木頭……
  
  風塵就開始處理羊脊背,將之在臺案上平鋪,手一運勁,一股震蕩極遠而渾厚的力量就擴散開,一掌拍下,骨肉之間竟發出一陣“啪啪”聲響,細密連貫。張天野、梅雪、安落和姬夷吾則是一旁看熱鬧,這聲音聽的有些不明所以,問:“這是什么聲音?怎么這么怪?”聽著就像是什么酥脆的東西斷裂了一樣。風塵拍擊不停,原本骨架支撐的羊排就變得軟趴趴的,平鋪在地上。
  
  肋骨、脊柱直接的關節已經錯開、斷裂,脊柱也變成了一節一節的。在風塵的手法、勁道之下,骨肉分離。
  
  這是B面世界里軍中的一道硬菜。
  
  硬在做工。
  
  硬在味道。
  
  手指在骨頭處一劃,再一拍,骨頭竟然就自己從肉里跳了出來。只是單純的骨頭,光溜溜的沒有殘留任何的結締組織,須臾功夫,所有的骨頭就都被拍了出來。最為神奇的就是脊柱——脊柱竟然是從脖子的位置,一粒粒的算盤子頂出來,位于中心處的骨髓卻留在了羊肉之中。
  
  這手法,簡直就是神乎其技。然后抓料、腌制,風塵用手將醬料、醬油之類的作料抹開,但祂的手上卻毫不沾染,一片白皙。
  
  這簡直是逆天的不講道理……在場的女人羨慕,男人也一樣的羨慕。張天野心想:“這樣多好,以后都不用洗澡了。”
  
  姬夷吾則想,這應該就是神仙了。凡俗的污穢,不能沾染,萬邪不侵。
  
  “天野,你火焰刀學會了沒有?”腌制完畢,風塵問了一句被自己坑的張天野。張天野直接送給祂一個后腦勺:“沒有。”
  
  什么“火焰刀”簡直難的一匹,涉及到的原理對他而言確實不難——但真正的要隨心所欲的做到,那就太難為人了。以穴為陣點,以經脈為流注,形成陣法,他就連最簡單的那個強糾結都沒有學會——凝點這一步功夫簡直太難、太難了。這是一步從凡俗到超凡的關卡,不過關,只能是凡俗,過了這一關,是超凡……火焰雷電,可以隨意運用。風塵一笑,對韓莎道:“莎莎,來給這小子演示一下,什么是火焰刀!”
  
  “看好啊……”韓莎走出院子,離的燒烤架還有六七步的距離,便是信手一揮,空氣中一抹藍色的火焰就如虛幻一般劃過。
  
  那藍色的火焰,從顏色上就能夠看出其中的溫度,竟然是藍的近乎虛幻、透明,形狀就像是一條完美的弧。
  
  輕微的和木頭挨了一下,木頭一下子就燃燒起來。明黃色的火焰和一陣裊裊的青煙就這般升騰了起來。
  
  “靠,這……真是火焰刀啊!”這玩意兒要是落在人的身上,就算鋼鐵俠也要一瞬間被劈成兩半吧?
  
  看著簡直毫無抵抗之力,讓人心生絕望。風塵拍拍張天野的肩膀,說道:“凝點繼續練,自己個兒努力。”
  
  張天野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們一家人都是變態!”
  
  “哎,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老夫這里神通眾多,你連這么簡單的都學不會,那可斷一切法,可抵御星辰爆炸的不壞真罡你肯定是學不會了。”
  
  “這又是什么玩意兒?”張天野聽的眼睛一亮:“為什么淘寶上沒有?大哥、大爺,我愿意被坑,你快點兒掛上去坑我吧!”如果這算是坑——那一定要讓坑來的更加猛烈一些。風塵掛的這些秘籍可都是真的,沒有半分摻假的地方。而且這個什么不壞真罡,聽著就很牛逼了,不知道……
  
  風塵眨眨眼,無辜道:“老可著你一個人坑,讓我的心里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其實則是因為不壞真罡還是一個理論產品,沒有經過現實的驗證。要銷售,怎么也要自己試驗過好用不好用才行。另外的一個原因,則是這一門“真罡”涉及到了無限分形,學過高數的看過感覺不難——但要是切實的做到,那估計就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行了。但這一門“真罡”的威力,也的確是和風塵說的一樣,星球炸了,只要開了真罡,都死不了……至于炸了之后沒有食物沒有空氣之類的問題……
  
  那時候死了,也不是這真罡的鍋。
  
  這簡直就是全世界最強的“烏龜殼”,沒有之一。想要打破這樣的烏龜殼,暴力破除幾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夠利用陣法,進行針對、破解。
  
  一個人如果開著這樣的“烏龜殼”橫沖直撞,嘖嘖……
  
  還要什么武功呢?
  
  誰碰上誰倒霉。
  
  張天野見獵心喜,死纏爛打。“那你把原理給我說說,讓哥們兒解解饞也好啊。”
  
  風塵道:“原理很簡單,原子核的那層膜,就是原理。”
  
  是夠簡單的。
  
  可這說了又和沒說有什么區別?
  
  張天野怒:“你個坑貨。要不是打不過你,我肯定把你打成豬頭再打回來。”梅雪虛空一伸手,地上的一片樹葉就飛到了手里,沖張天野挑眉:“小葉子你這不行啊,看哥的手法怎么樣?”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