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十八章 人類走過最長的路就是精英、世家的套路

第七十八章 人類走過最長的路就是精英、世家的套路

玉蓮是一個典型的、舊時代的女人,男人是天,男人是地,男人就是那一根活下去的主心骨!沒了這一根支柱,活下去都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因為這,就是這一個世道!縱觀歷史,由上古而明清,唯獨一個清,是女人最艱難,生存最不易的時代。社會的倫常,對女性的桎梏達到了巔峰……她們就像是一種寄生物一樣,需要寄生在男人的身上才能夠生存,至于如同唐朝時候一般,坦胸露乳的開放,可以出去找樂子、養男寵,根本想都不敢想;便是所謂的“理學”出現的年代,夫妻之間有矛盾,都還是可以離婚改嫁的,嫂嫂落水這種問題也是不值得探討的;明朝的時候,潑辣的媳婦都可以讓男人跪搓板兒,也就是沒有電子秤,所以沒出現跪上半斤八兩這種事兒……
  
  從清朝這個朝代開始,這一切都煙消云散了。女人,也一下子從“人”變成了一種附庸品,不再是一個人,而是家里一個物件。
  
  變成為一種“會說話的工具”——她們沒有任何的權力!
  
  生、死一切,都不由人。
  
  居心叵測的異族統治者為了避免任何的不穩定,決心從根子上將一個民族抹去,別有用心的宣傳“女子無才便是德”,希望女人無才,因為一個無才的女人,注定養不出一個出色的兒子、女兒。如此三代之后,人也就毀了……玉蓮,實際上就是這樣一個可悲、可憐的,數代之后的產物——
  
  她沒有才,嫁人之前在家里干活兒,地位如同豬狗。吃飯的時候,兄弟、父親在炕上吃熱飯,她和母親只能吃剩飯、冷飯,喝鍋里的涮鍋水充饑。但干活兒的時候,卻要干最重的活兒……
  
  兄弟自然不一樣,因為兄弟是要傳宗接代的,要穿好的吃好的,即便沒有條件,女人就能干了的活兒,也絕不讓兒子干……
  
  有了錯,明明是兄弟的錯,但挨打的卻是她……有好多次,她幾乎以為自己就要被打死了,以為這是理所應當的——因為她的母親告訴她,這就是女人,這就是女人的本分,所以就應該是這樣子的。女孩兒生下來就是被放在地上的,男孩兒則是放在席子上。女人要聽男人的,女人不能抱怨,女人……
  
  之后嫁給了一個短命鬼,她依然要拼命的干活兒,忍受來自丈夫、婆婆的刁難,折磨,丈夫死后,也還是如此的凄苦。
  
  死……如果不是被沉了沙河,而是自己吊死的話,那應該是一種解脫吧?
  
  現在她成了鬼,但還是玉蓮。
  
  鬼是人變得,她的思想并未因此而產生變化,這短短的時日,也不可能有多少變化。一個人也好,一個鬼也好,思想的蛻變總要用時間來磨礪的,有一些道理光嘴上說沒有用,還需要用心去感受,用行動去體會。現在的玉蓮,是一個舊時代的鬼——人已經解脫,軀體已經解脫,但她的魂魄卻沒有解脫。她始終是一個寄生物,需要找一個支柱,來支撐起自己的信仰、人生,支撐起一個未來。小白和她說過:“女人,應該學會獨立。”但也僅僅是說過一次!
  
  這樣的話說出來,玉蓮理解不了。于是還不如不說……但,也總應該讓她明白這個世界上,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立的。
  
  不需要依附任何一個人,只是依靠自己,同樣可以活的很好。
  
  不需要忍受大罵、呵斥,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隨隨便便的將自己交代給一個男人那并不是一種幸福,她也不需要這樣的幸福!一個人種十畝地,一個人吃,會有一些剩余。一個人種十畝地,給一家子吃,那只能是干活兒的那個人吃不飽……存在于家庭內部的剝削關系是什么樣的呢?
  
  或許,這就是……
  
  現在……已經是黎明了吧?
  
  這個時代最黑暗的一刻即將過去,可是未來,卻已經和她無關……小白停下了腳步,也停住了思考,說:“你看這地,你嫁人,你不嫁人,你都要干活兒。你從一出生開始,就在伺候這個,伺候那個,沒有享受過一天的福。我看報紙,你知道現在有一個女人很出名,雖然是惡名……但這,就是那些世家大族和你們的不同!”報紙上最出名的女人,無疑是那個西北第一世家,當今的四大家族之一箜家的千金——這個女人有著和底層女性截然不同的一面,將上層人士的子女骨子里的那種最為難得、珍貴的品性發揮到了極致!
  
  她們、他們無論是小姐、少爺,都擁有著和底層的男女截然不同的品性。少爺要玩兒女人,好看就行。但少爺要娶親,一定要飽讀詩書的,一定要有才能,交際方面不能差,下得廚房無所謂,畢竟有廚娘,但管理家業、產業方面,一定要有手腕,如果這時代有“經濟管理學”這個專業,那么這一個專業畢業的女人,一定是最吃香的。
  
  只是一般的人家低調,這一位卻不低調——
  
  常一身男裝打扮,出入酒會,更敢當街拔槍。如果單單是不講道理的刁蠻也就罷了,但這個女人實際上卻心思縝密,橫行無忌的尺度都把握到了毫厘!
  
  這,就是世家的女人。
  
  有才。
  
  有膽。
  
  她們不是寄生物,不需要依靠男人才能夠活著。她們相對于另一半而言,是平等的伴侶,她們的能力,決定了她們的地位。
  
  這是一種良性的循環,一代又一代,世家的女人有才,世家的孩子,青出于藍。世家的下一代優秀,一代比一代優秀。
  
  那些底層的地主、商人,小的宗族、家族卻是因為“女子無才便是德”這一句毒瘤一般的古訓,經歷著最可悲的輪回。往往一代人輝煌了,然后二代就開始敗家,到了三代,基本上也就差不多要沿街乞討了……可悲,但不可憐。一切不過咎由自取。富不過三代——無外乎如此。
  
  如果底層的人捅破了窗戶紙,真正的見識到了世家的風范,說不定會氣的棺材蓋兒都壓不住……
  
  我信了你的鬼!
  
  “你看那個箜云嵐……就是昨天報紙上講的那個假小子。人們給起了一個外號兒,叫混世魔王。這只是冰山一角,也沒有離開你的時代!”
  
  昨天他讀報紙,還特意給玉蓮讀了這一段,希望可以讓她有點兒感觸。但玉蓮的頑固超乎人的想象,她只認為那個箜云嵐是一個壞女人,不守婦道……小白還能說什么?看一看玉蓮飄蕩的身體,他只能無言以對了!
  
  她是這么的頑固——越是底層,就越發的頑固!這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就像那些上層社會的婦人,很容易的就接受了無袖的旗袍,大方方的露出了自己的胳膊和腿,走街串巷一點兒都不怯場,但如玉蓮一般的底層,卻是打死也不敢,露出個手腕兒都要死要活的——這是兩個極端。
  
  但想一下他來之前的那個世界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就是現在,女德班依然大行其道,這不是關鍵——關鍵是還有人信,還有人捧,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依然有很多人奉為圭璧。在中國之外,精英和平民之間的智力差距,簡直就是人類和猴子之間的差距。精英和平民,雖然是同一物種,卻被有意無意的,通過種種手段分割成了兩個部分。
  
  精英階層是黏上毛就是孫悟空,平民階層還相信地球是平的,愚昧、無知,享受著所謂的民主、人權和快樂教育。
  
  似乎人類自從進入了文明時代以來,走過的最長的路,就是精英、世家們的“套路”,他們總會用一些毫無成本的手段,讓平民永遠是平民,即便偶爾有一個脫穎而出,也不過曇花一現,消失的無影無蹤——因為平民的價值觀,永遠富不過三代。三代之后,該是什么,還是什么。而這一武器,便是“教育”和“文化”——這是致勝法寶,也是殺敵利器。是一個階層針對另一個階層,最有利的武器!
  
  比禮更有用,比法更有利,比刀劍更銳,比槍炮更強。
  
  精英們編織謊言,傻瓜們信以為真。
  
  世家們說著“女子無才便是德”,他們自己卻將自己的子女給予最好的教育,他們說著“三綱五常”,自己教的卻是另外一套家族之學。他們鄙視工商,他們本身就是工商……他們說,要“自由戀愛”,但他們卻選擇了強強聯合——簡直防不勝防!他們不住的強調學歷的重要性,文憑的重要性,卻絕口不提知識、文化的重要性,給人定一個錯誤的追逐目標,于是你永遠不可能跳出自己的階層!
  
  明白知識、文化的重要的人,可以一輩子學習,可以知道給后背什么,可以跳出自己的階級,讓自己的血脈得到升華。
  
  但以學歷、文憑為目的的人,他或許可以成功一步,但他的孩子,卻注定了會是失敗的產品。
  
  他們從不怕某一個人偶爾的躍出池塘!
  
  但決不允許——
  
  有人來分薄他們的蛋糕。
  
  小白搖搖頭,開始往回走,和玉蓮說道:“走吧,我們回去吧。天色也晚了……我怕鬼!”他說了一個自認為很好笑的笑話。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