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八十六章 驢子的造化

第八十六章 驢子的造化

    嚇人者人恒嚇之——習慣了陰氣森森、紙人紙馬、極樂靈屋和哀樂開道,夜半行荒郊的何以笙仆見那一頭驢的魂魄一出,竟是剎那之間拉了一串,三十一只色澤暗淡,近乎透明的驢魂魄排了足有十多米,驢挨著驢,魂魄貼著魂魄,整個人就感覺一股冷意從尾椎骨直上了頭頂的鹵門——這,便是他剛才經歷過的嗎?
  
      這……是一種可以讓他,可以讓所謂的仙、神、佛煙消云散的力量。他不禁回想剛才在宿舍中,被小白以神束線切割、解剖,最后拉開的場景。只是拉開的一瞬間,之后發生了什么,卻是空白的。
  
      他沒有那一段的記憶!
  
      他看著三十一只淡淡的魂魄,便聽小白道:“驢有三十一對染色體,果然如此……魂魄能夠有意義的最小拉伸,和生物個體的染色體是有關系的,數量相等!”說完,便隨意凝神、定點,宛若星辰一般的點出現在驢子的魂魄之中,糾結成一復雜的陣。“驢子啊驢子,我就送你一副萬劫不壞之身,飛天馳騁之能。以后你再也不需要為人驅使了……當然,我希望你有追求一些,修一個人身,成仙作佛。”他說完,那驢子的魂魄就由一串重新變成了一個,疊加在一起的陣法已經玄奧難測。
  
      神束線一勾一放,那魂魄就回到了驢的肉體之中。小白的手輕輕的在驢子的耳根上撫摸了一下,臉上帶著笑意。
  
      驢子打了一個響鼻,輕輕蹭了一下小白的手……
  
      小白笑道:“好好努力、好好活著吧……先茍且一些時間,等自己的修為有了,身體不壞的時候,再浪。神功在手,卻讓人做了驢肉火鍋,那可就太虧了!”
  
      說完,又在驢子的背上拍了拍。
  
      這驢子一雙大眼睛毛乎乎的,眼睫毛修長,很是漂亮。
  
      然后,又和何以笙點點頭,便率先離開了。
  
      何以笙低著頭,一路跟著小白回到了宿舍之中,但心中的驚濤駭浪卻始終難以平復。剛才他聽見了什么?小白竟然給了一頭驢“萬劫不壞之身”還讓一頭驢有了“飛天遁地”之能——他一點兒也不懷疑小白的話的真實性!如小白這樣的境界的高人,豈會去誆騙一頭驢子?他說是萬劫不壞,那就是真的萬劫不壞,毫不摻假!一直等小白說:“想問什么就問吧。”之后這才問:“萬劫不壞?”
  
      小白“嗯”一聲,說道:“它有很多名稱,比如我媳婦叫它絕對防御,不滅真罡,烏龜殼……當然,叫什么無所謂。你既然學物理,那咱們還是用物理上的概念來說吧,你知道粒子隧穿嗎?”
  
      何以笙道:“知道。”
  
      只不過現在這一理論僅僅還停留在猜想的程度上。光究竟是粒子還是波,也還在探討當中……
  
      “說白了,就是粒子和粒子之間,看似緊挨著,但其中卻有廣闊的空隙。粒子的核心很小,但因為……”說到這里,他就是一頓,有些不好講了——要講清楚這個,簡直能要命。這牽扯到了最新的理論,新理論和現有的、何以笙掌握的理論之間存在著不止一代的代溝,怎么說清楚?
  
      最后只能畫出了一個圓,中間畫了一個小點。指著圓的線說:“這些有點兒一言難盡,這個你可以理解為原子核,這個圓是粒子的大小。所謂的萬劫不壞,就是這一個圓的這一層膜,就好像是皮球的皮一樣……”
  
      這講的是真心累……
  
      何以笙沉吟,思考,然后自己成功的創造了“原子膜”這么一個詞語。腦海里想象了一下,也多多少少有了解了。
  
      何以笙問:“這一法門真的能夠萬劫不壞嗎?”
  
      小白道:“原子彈都打不壞……”
  
      “原子彈?”
  
      小白:……
  
      這溝通起來真心累。
  
      “今夜已經不早了,何道友留一下地址,等我的消息吧。這些隨手而為的東西若是道友感興趣,以后自然可以隨意學習的。”心里卻想著:“等到去了我那里,隨便拉出一個人就能給你補習,也省了我的勁兒了。這教人真不是我的特長……”故意用手捂著嘴,打了一個哈欠,表示自己困乏了。
  
      “那我明日再來……”何以笙告辭,卻裝作不明白小白話里一些推脫的意思,表示明天再過來拜訪。
  
      何以笙一走,玉蓮便道:“先生,這人怎么這樣?”玉蓮很想說——這人怎么就這么的不要臉呢?
  
      小白道:“這啊……要是換了我,我也這么不要臉。人,是一定要學會自己爭取的。他知道知識寶貴,所以才會死皮賴臉當做聽不懂。明明知道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捏死,但依然要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往上撲……你看他不喜,是得寸進尺,臭不要臉。但我啊,實際上卻是分外的欣賞的……”
  
      玉蓮道:“先生……”
  
      小白道:“睡吧,已經是不早了。”
  
      第二天的時候,何以笙果然找了過來。不過卻不再是黑夜而是白天,以“小先生朋友”的身份來到了學校。小白也不否認,其他老師見他談吐不俗,更聽聞乃是劍橋大學的物理、數學兩個系學出來的高材生,那態度一下子就顯得熱情起來。相比那些學文學、學政治、學經濟的,何以笙這樣學習數學、物理的更珍貴。文學、經濟、政治這些文史類的,只要記性好一些,稍微努努力,誰也能學個七八分,出去裝裝逼是很容易的……如今上流的社交場合多是這種人。
  
      但理工男就不一樣了!這玩意兒入門難,精通更難,最主要的是學出來還不能當官不能裝逼,吟不出一手好詩,泡不了進步青年——但真正學出來的,卻沒有一個不是身具超越常人的天資的。
  
      這群人只能讓人仰望,望到脖子都斷了,都難以望其項背。
  
      何以笙在小白上課的時候,就坐在后面旁聽。如同小白這樣的超越真人,遺世而獨立的大能,他的每一句話,甚至于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表情,也都是值得人揣摩的。哪怕只是看著他,跟著他,小白一句話都不說,也能讓何以笙受益匪淺。一天好幾堂課,同樣的內容,小白講了五遍,何以笙也聽了五遍。
  
      每一遍,感覺都不一樣。
  
      “老師,我有問題!”最后一遍快要下課的時候,何以笙舉手,以一個旁聽學生的身份問出了一個問題:
  
      “程序正義和結果正義相互沖突的時候,我們應該遵循程序正義呢,還是遵循結果正義?西方法治的精神在于維護程序的正義,這也保證了司法的獨立性,那么……我們現在的落后,是不是源于太過于不重視程序正義了呢?”
  
      小白聽的不禁笑,說道:“旁聽就旁聽吧,竟然還有問題……那么,我就來說一說這個吧。首先一點,程序正義和結果正義二者,都有正義兩個字。但二者維護的正義是不同的。程序正義維護的是統治者的權威性,這和正義、邪惡無關。知道過去的官府斷案嗎?它們的程序是很正義的,也是被嚴格遵守的。譬如百姓告官,按照程序,先打了板子之后,才可以進入下面的程序……西方,他們在開審前法官要按著圣經發誓,然后讓原告、被告分別講話,這就是程序正義。結果正義維護的不是統治者的利益,而是被統治者的權益——因為按照程序正義,被統治者幾乎是沒有機會獲得正義的!就如同我之前說的民告官,一上來你什么都沒說呢,就被人敲一頓板子。同樣是害殺人命,按照程序正義的話,因為有自首情節,雖然故意殺人,但回頭是岸,判處無期。然后因為其家人使力,利用程序正義,逐漸無期變成了有期,有期再減刑,最后運氣好遇上了大赦天下……于是,一個殺人犯就跑出來了。但結果正義不一樣,結果正義不講過程,只問結果。一個殺人犯,還是故意殺人,說什么也要用命來填補……”
  
      “世上的精英會告訴你們這樣的私力復仇會導致社會大亂,讓人心惶惶,不得安寧。沒有一個統治者會崇尚私力復仇。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君子之仇,十世猶可報。那一個提倡復仇的年代,實際上正是整個華夏文明最為璀璨,最為輝煌的年代。春秋戰國,崇尚復仇的本身,就崇尚了另一種東西——”
  
      小白擲地有聲,講道:
  
      “將信和義置于生命至上!”
  
      當“信”和“義”高于生命——生死之外無大事。
  
      因為對先祖的信,因為對朋友、兄弟的義,因為對君、國之忠,因為對信仰之忠,所以那一個時代才多持劍游學,慷慨悲歌之士。才會為了一個信諾,拋頭顱,灑熱血。這樣的品性,實際上和“私力復仇”是息息相關的,彼此之間一體兩面。沒有人可以單獨的剔除了私力復仇,卻又能夠讓人將信義放在生命至上。
  
      蒲扇一般的大手舉起來,小白說:“我的手心,是信諾重于生命,義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我的手背,是私力復仇,是結果正義。若想得到我的手,有手心,就必然有手背。若是害怕私力復仇,那便要砍掉我的整只手!”
  
      “所以……”他給學生們留了一個作業:“這就是你們的作業,這只手你們是要,還是不要。要是為什么,不要又是為什么。這個作業我可以多給你們一些時間,就……一個月吧。一個月時間,夠不夠?”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