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九十章 風行公司的春晚

第九十章 風行公司的春晚

意念之中,一只皮毛金黃的松鼠邁著步,嘚嘚瑟瑟的走過來,頭上飄著“搞定”“搞定”“搞定”的卡通字體。“韓莎出馬,一個頂倆!怎么樣,厲害不厲害?”韓莎邀功,風塵用芯片送給她一組“666”,三個大拇指一個比一個大,最后的一個更是頂天立地,充塞了極為廣闊的一片地方。風母則問起:“你們辦事,打算要怎么辦?請哪些人?”
  
  韓莎拉著她的手,先不說請哪些人,只是先說了要怎么辦——“媽媽,寶寶可答應我了。以四十九道天雷為禮,使天南海北無不聞。凝四方之極光為彩綢,光耀虛空……這樣的動靜,邀請客人,卻是不方便的。所以,我和寶寶合計……婚禮,就不請人了。只要您二老在場,做一個見證也就好了。”這種事,是一定不能先一口否決的——先說原因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先說了婚禮當天的規劃,然后不請人的理由也就可以被理解了。
  
  “天雷?極光?”
  
  風母語帶疑惑,如此反問……
  
  韓莎“嗯”的一聲,點頭說道:“可不是呢。寶寶可是神呢,別說是天雷、極光了,那隨手指點一下,都不得了。”正這時,就聽的門鈴響,風塵過去開門,一開門就看到了一個“熟人”,是祂見過幾次的空軍師長,那人也驚訝:“喲!風塵?”他問:“什么時候回來的?”風塵道:“昨兒回來的,一起過個年。那是我妻子……莎莎,我給你介紹一下……”實際上并不需要介紹,韓莎是見過這矮個子老頭兒的。韓莎叫了一聲“伯伯”應付了一下,老人驚奇道:“你這結婚可是悄無聲息的……”
  
  他聲音洪亮,隨意說道:“隨意透露一點兒風聲,咱們保證給你辦的風風光光的,我們這些老家伙肯定給你弄好。”
  
  風塵笑,說:“結婚這種私人的事兒,我倆自己弄就好了。大家伙兒訓練就夠忙的了,怎么能因為我們的私事兒耽擱?”說著話,就請人坐下來,倒上了茶水,讓他和自己的父親聊天,他卻不怎么參合——在家里,軍中的許多事情不能聊,這是保密的需求。有一些軍人家庭,丈夫、妻子相互之間,都不能具體知道彼此的崗位。這老頭兒待了約莫一個小時左右,就走了……
  
  張天野則是發過來一個消息:今年他會和父母一起去春晚坐臺,并且梅雪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父母等人也會去,梅雪也回去……
  
  但,春晚嘛……老無聊的一件事!
  
  張天野絲毫不以現場觀看春晚為榮,一個勁兒的唏噓,羨慕風塵這里回家過年。還說去年在風塵家過的春節才叫舒服。不過,春晚有春晚的套路,張天野也有張天野的套路,他提前通知了風塵,說:“等著除夕夜的時候,他們開大春晚,咱們開小春晚。我用生物芯片建立空間,把一家人都拉進來,咱們好好的熱鬧熱鬧……喂,節目可就交給你了,能者多勞,人肉點唱機,嘖嘖……”
  
  風塵問他:“我只負責貌美如花行不行?”
  
  張天野直接中斷通訊……
  
  一晃便是除夕夜,家家戶戶掛了紅燈,從窗戶看去,是一片一片的喜慶。其它的地區或者禁了煙花爆竹,但這一個小區卻并沒有禁,二踢腳、麻雷子、長鞭短鞭禮花從一入夜就開始響起來,充滿了一種喜氣。風塵、韓莎合作,拌好了餡兒,開始包餃子。另一邊張天野則是開始進行直播,虛擬空間中的會場,也布置完畢。他穿著一身紅色的西裝,頗是不舒服的扭動著:“現在,我已經進了春晚現場,舞臺上也在進行最后的調試……看,桌子上已經擺上了吃的了……”
  
  “糖果、橘子、核桃、花生……看到沒,一個熱菜都沒有。”張天野撇撇嘴,“我記得網上八幾年的時候春晚嘉賓還啃燒雞呢。要是換成我做導演,那我一定……”
  
  首先一定是舞臺不會是暴發戶氣息十足的金色和黃色、紅色,一眼看去,要是眼睛近視一些的話,看過去就是模糊一片。不近視,也看著眼花。其次是嘉賓的桌子上要配備電火鍋,不一定用來做火鍋,還可以包餃子。在新年夜這一個闔家歡樂的時候,熱氣騰騰的吃上一口,那才叫氣氛……就這些干果冷菜,在大冬天,大過年的時候放在桌子上,算是怎么回事?直接吃火鍋也好啊!
  
  “要是我,肯定就把舞臺撤了。表演者直接站起來就表演,坐下來就吃喝。攝像機照過去,鍋內熱氣騰騰,一派的合家歡氣氛。桌子弄成活動的,如小品表演這種節目,如舞蹈,需要一定的場地,那直接就把桌子讓開一些,跳就好了。什么是氣氛?這才是氣氛!四面的墻上都掛上大銀幕,攝像機拍攝出來的畫面實事放出來,從哪一個角度都可以看。嘖嘖,哥們兒要是導演春晚……”
  
  梅雪戲謔,說道:“你要是導演春晚,這妥妥的就是不專業。人家導演導演春晚又不是給觀眾看的,人家要的是專業、專業懂不懂?帶著蔑視大眾的氣質,一臉你們不配欣賞藝術和高雅的嘴臉……”
  
  張天野無語,說道:“一休哥你這才是諷刺吧?”
  
  張天野一家人坐下來,他一心二用,一邊照顧現實,一邊利用生物芯片的網絡進行直播。直播的觀眾只是面對自己的同事以及風塵,范圍并不太廣闊。闡述了一番自己的“春晚”的想法之后,張天野心中一動,忽然有了一個主意。“哥們兒、姐們兒,我有一個主意,你們要不要配合一下?”
  
  “什么主意?”
  
  “目前我們的生物芯片已經擁有了四千多萬人的受眾,我們可不可以通過生物芯片來發出邀請,然后組織一次超級大型的,屬于我們風行發起、創辦的,別開生面的春晚,讓大家進行一次全面的大聯歡。會場的布置,就按照我說的來……”
  
  張天野眉飛色舞的闡述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四千多萬人的規模似乎很大,現場會濃縮大家家庭所在的現場畫面,然后彼此結合在一起。
  
  虛實結合,一個家庭為一個為一個單位,當表演節目的時候,就如同大家在酒店吃飯,身邊就是歌者、舞者,有一種現場,有一種身臨其境。像是一些歌星、影星也可以現場進行隨機性質的表演。比起春晚,這才是真正的全民大聯歡,大家坐在家里,虛擬空間的身邊,是其他的家庭,那場面簡直贊。
  
  有了想法之后,立刻就付諸于行動。張天野分分鐘就分割出了舞臺單元,以及相應的表演機制。
  
  表演者表演的時候,會自動進行復制一類的操作,確保每一桌都能夠看到人,都能夠感受到身邊有人表演,和明星、表演者面對面!
  
  對于生物芯而言,這不難……于是,一心二用就變成了一心三用。應付現場,改造虛擬演播環境,邀請生物芯片的使用者——包括了自己父母在內。但他卻把自己的父母、風塵的父母都放在了一個單獨的單元之中。響應來的很快,僅僅是發出邀請片刻功夫,就進入了一千多萬人……
  
  “在節目正式開始之前,咱們先讓梅雪為大家演唱一首《笑紅塵》活躍一下氣氛!”張天野控制會場,讓梅雪分化千萬。
  
  她行走在一戶又一戶人家的身邊,身上的服裝幻化,出現了一身古裝,唱起來:“紅塵多可笑,癡情最無聊,目空一切才好……”她的聲音輕柔,和緩,心思流轉之間,便走到了風塵、韓莎跟前。所有的人的面前,都出現了風塵、韓莎這一桌,梅雪坐下來,繼續唱:“此生未了,心卻已無所擾……”
  
  韓莎打著拍子,隨著唱:“只想換得半世逍遙。醒時對人笑,夢中全忘掉,天天黑的太早……”
  
  風塵唱:“來生難料愛恨一筆勾銷,對酒當歌,我只愿開心到老。風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逍遙……”
  
  風塵、韓莎二人搭的天衣無縫,梅雪又繼續唱。
  
  一首《笑紅塵》,人已四千萬。
  
  別開生面的會場布置,玄之又玄,超脫于三維空間的奇幻。卻很奇妙的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梅雪就在每一桌人的身邊。《笑紅塵》唱的灑脫,春晚已被秒殺,還未開始,就失去了四千多萬的觀眾。網絡之上,在各大直播平臺上,風行春晚的直播也同時出現了……沒有生物芯片的,就通過直播的窗口點了進去。
  
  限制于電腦顯示屏,比之生物芯片的感觸自然是少了很多東西。但看梅雪走在不同的家庭,不同形狀、顏色的餐桌之間,那種感覺,卻充滿了家的味道……
  
  “我這個主持人怎么樣?節目還沒開始,就是重磅炸彈。知道為什么要先唱《笑紅塵》嗎?因為雪姐要拍《東方不敗》,這算是提前宣傳。私下里雪姐可沒少賄賂我,否則我才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后門呢。關心相關新聞的,大家伙兒一定知道東方不敗是誰吧?讓我們有請東方不敗……東方教主,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東方教主,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東方教主,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東方教主,文成武德,一統江湖!”
  
  “……”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