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九十六章 有溫情亦有規矩

第九十六章 有溫情亦有規矩

    腳下的城市一點一點的縮小,漸顯輪廓,周遭之山川落入眼中,漸鋪滿了一層淡淡的白霧。王佳樂新奇的低著頭,看腳下那蒼茫大地,小小的人兒一點兒都不感覺恐高,被韓莎輕輕的摟著腰,抱在懷里,臉上洋溢著一些難得的童真。等攀升到了對流層、平流層相交的高度,韓莎便說:“剛剛的下面,是對流層。從這里往上呢,是平流層……再讓上走,就是電離層和外層了……那里是沙漠,到處都是黃沙,就和海一樣。所以呢,古時候的人們稱之為‘瀚海’。樂樂……”
  
      “嗯,姐姐。”王佳樂很乖,很懂事。韓莎柔聲說:“姐姐教你一首和‘瀚海’有關的詩,我念一句,你念一句。北風卷地白草折(舌音),胡天八月即飛雪。”
  
      王佳樂便跟著念“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韓莎也不強要她去背誦。只是念著這一句的時候,一邊念,還一邊用手給她指地上的枯草,以及被西北風吹的如同浪一樣,發乎呼嘯之聲的地面。指著一堆、一堆的雪蓋,像是給地面蓋上的白帽子。頓了一會兒,才又接著下一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哎,樂樂,你見過梨花沒有?”王佳樂跟著念了一遍,才說:“見過,可漂亮了。”
  
      “嗯,是啊……樂樂真棒。要知道,城里頭那些孩子可沒見過梨花。”夸獎了一句之后,便繼續念詩——
  
      “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瀚海’這就來了……瀚海闌干百丈冰,秋云慘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這一首詩全篇的描寫質樸、直接、利落。幾乎是白描一般的寫出了輪臺的那種冷——連旗幟都凍住了,不得招展。
  
      尤有一些難得的是這小妮子竟然能懂得其中大部分的意思,知道“轅門”是什么,惹得韓莎愛憐的在她的臉蛋兒上親了一下,以意念通過芯片和風塵說:“這么可愛、懂事的孩子,他們竟然忍心!”
  
      風塵應道:“再可愛,也不是自己的。有的人心里,就是這么的不公道。”這種“不公道”和窮富無關——沒什么窮**計,富長良心,該是什么樣的人,就是什么樣的人。就像是風塵聽祂媽媽說的那一對兄弟——是窮的揭不開鍋了?還是家無余財?不至于,別說是多一張嘴了……所以,這和“窮”或者“富”沒多少關系。把自己的母親關豬圈里跟豬搶食、凍死,這簡直是……無法形容!韓莎道:“這一點,我感覺人還不如動物。你看狼,見到了孩子,也會盡力養……要不狼孩兒怎么來的呢?或許,人可以批判這是一種動物性,是一種動物的本能,不是理性的行為,也不是一種愛。但至少不會有這孩子這樣的……”風塵抬杠:“誰說的?一胎的都還欺負呢。獅子群里面母獅子喂奶也要先挑自己家的孩子,公獅子殺掉了對頭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小獅子咬死……不是自己的崽子,是絕對不要的。”
  
      韓莎:“……”
  
      好吧,當真無力反駁。
  
      于是“唰唰”的送給風塵兩道犀利的眼鏢,便不理會祂了。便和王佳樂一起念剛剛教的詩句。
  
      詩是念的,不是背的……韓莎主要復雜打輔助,在王佳樂卡殼或者是記不住的地方順著提示一下,一首詩沒怎么磕絆,就念誦了下來。“旁邊那個,一起來一起來呀!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念了一遍又一遍,王佳樂也一點一點的熟悉了詩句,韓莎問她:“這首詩好聽不好聽?美不美?”
  
      王佳樂說:“好聽,美……”
  
      “是吧!來,咱們坐好。姐姐不抱你了。把腿并起來……屁股虛壓在腳跟上,放松……乖乖的不許動啊。來,眼睛合上,把毛核桃遮起來。不要全閉上,對,用余光去看,呼吸……脊背挺直,不許動了啊。要不然姐姐可打人了……來,跟著我的聲音,呼、吸……不要去想,安靜下來……吸、呼……”韓莎使王佳樂坐好,以為引導。王佳樂便按照要求跪坐,呼吸,一雙戴了手套的小手放在大腿上,保持不動。須臾功夫,整個小人兒就安靜了下來——靜功,對于孩子而言,卻要比大人容易的多。
  
      他們的心靈更加清澈、干凈,沒有那么多的心猿意馬。韓莎則是在引導完畢之后,就觀察著她。
  
      眼睛是不可以閉起來的,必須要睜開一分,閉合九分。全部閉合了,又怎么能照見靈臺?
  
      一旦王佳樂忍不住,要閉合眼睛的時候,她便提醒一句,且不許她動彈……
  
      初次學習靜功。一個時辰的功課,分成了四個部分,一個部分半小時,拖拖拉拉的完成了之后,韓莎才允許王佳樂起來,活動一下手腳。但這一個活動手腳,卻也不是隨意的活動,亦是要求了動作規范,不能讓人一看,就感覺是一個瘋丫頭。總之,動作看起來是要像是一個小淑女的。
  
      王佳樂的一言、一行,身上的點點滴滴,都會被規范、教育。這一方面本無人管束的孩子,經歷了這么一個下午,就感覺著累了。身上的衣服穿得又厚實,戴著帽子、口罩,整個人都有些困乏,韓莎卻不許她睡,反倒是要她站好,要站的直直的,并且打起精神來,讓自己精神飽滿。并說:“還不到睡覺的時間呢,精神一些。既然坐著不精神,就多站一會兒吧……”腳下大片、大片的沙海已經過去,前方已經看見了雪、看見了被干枯的植被覆蓋的土地,厚厚的積雪之間,還有水在流。
  
      兩大一小三人從天空降落下來,王佳樂一只手拉著韓莎,一只手拉著風塵,武裝的嚴嚴實實,寒風吹來,根本就吹不進去。三人踩著積雪,走上了一條雪上碾壓出來的路,然后進了城——
  
      說是城,實際上還不如內地的一個鎮大。不過麻雀雖小,該有的旅店還是有的,條件雖然差了一些,價格雖然也貴了一些,卻是可以理解的。
  
      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
  
      見了三人,旅店的老板倒是熱情,開好了房間進入之后,房間內是過火的地暖,墻上也是火墻,整個室內都是熱乎乎的。地面鋪著地毯,一個床墊就立在一旁,需要的時候就可以放下來。坐下不久,老板就送來了一些奶茶熱飲,還有一些餅子、羊肉。讓兩大一小三人慢用,老板就離開了。
  
      “熱了吧?”韓莎蹲下來摘掉了王佳樂的帽子、口罩,又脫掉了厚實的羽絨服,露出里面的衣服來,“這就好了。手套戴著,不要脫。坐姐姐身邊來!”
  
      王佳樂便過去坐下來,按照吩咐,將腿放在一側,折成了一個倒V字,韓莎給她到了一倍熱騰騰的奶茶:“先喝這個,暖一暖胃。然后再吃東西……姐姐教你吃東西的口訣還記得吧?”
  
      王佳樂點頭,復述道:“嗯,坐要正,動作要輕,細嚼慢咽不能急,咀嚼要充分……”
  
      “不錯呢……擦擦汗!”
  
      韓莎幫她擦了一下汗。這室內的溫度實在是高,便是脫掉了羽絨服外套,王佳樂也熱的一身油汗。可韓莎卻不許她脫更多的衣服了,熱也只能忍著。再喝一杯奶茶之后,王佳樂的兩個臉蛋兒更是變得紅潤、紅潤的,散發出一種潮乎乎的潮熱。喝了奶茶,吃了飯,等老板將東西撤下去之后,看著王佳樂熱的有些精神狀態不佳,韓莎便拉著風塵一起和王佳樂玩兒拍手游戲。
  
      你拍一,我拍一的一邊說,一邊飛快的拍手,發出一串脆生生的噼啪聲。這么一鬧,小家伙兒倒是被強行變得精神起來。
  
      玩兒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來,終于是夜了。韓莎也是心疼小丫頭,算算時間,也已經是八點半左右了。便又給臉蛋兒紅撲撲的小丫頭擦了一下汗,皮膚上的熱氣熱的厲害,“走吧,咱們洗個澡,就可以睡覺了。”便帶著小丫頭進去洗澡,終于算是可以將身上一件一件已經汗濕的不像樣的內衣、外套給脫下來了。洗完澡之后,則是換上了一身干爽、結實的兒童練體練功服——白色的棉質彈性面料的連褲襪,紅色的連體衣,穿著很是精干,線條分明。
  
      這件衣服本是買來準備以后讓王佳樂練功時候穿著,方便練功的。現在卻被韓莎當成了睡衣,讓王佳樂穿。
  
      剛剛烘干的頭發則是盤成了扁圓形的發髻,緊緊的盤在腦后。
  
      韓莎裹著浴巾走出來,將床墊放下來,鋪開被褥,讓王佳樂躺好、睡下。囑咐:“晚上睡覺不要亂動,睡吧。”雪白的被子蓋嚴實,輕輕捏了一下王佳樂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就從王佳樂的眼皮從上往下一合:“閉上眼睛,不可以睜眼了。記得了,不等到明天是不可以睜眼的……晚安!”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