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二章 自己的國王

第二章 自己的國王

    這里的晝、夜變化和地表一樣,陰晴變化,也是一樣。穹頂的投影是月朗星稀,谷中的小樓亮起了一根一根的火把,躍動的火焰色澤橘紅,照的周圍一片通明,一明一暗的色彩抖動。吃過了晚飯之后,家家戶戶的大人、孩子便都出來,載歌載舞,弄琴吹笙,白衣飄飄,在火光中,變成了一種暖暖的黃色。阿彩和阿彩的阿姨一起,帶著風塵、韓莎和王佳樂一起參與進去,或唱或跳。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活動一下……”阿彩一只手拉著王佳樂,一邊跳,一邊給三人介紹了一下自己村子的習俗。
  
      王佳樂本就衣服穿得多,又悶又熱,整個人的精神都是蔫的,像是一株曬過了日頭的草一樣,不過被帶著跳了一會兒,卻硬生生的有了些精神。王佳樂的另一只手在韓莎的手里,跟著節奏、歌聲跳。說是歌聲,實際上都是一些“嘿”“喲喲”的節奏。
  
      韓莎道:“挺好的……”
  
      她一邊跳,一邊跟著一起呼喝節奏。
  
      這一活動一直持續了一個半小時左右,才是結束。而后大家就彼此散了,回去洗一下身上的汗,開始睡覺。
  
      照顧著王佳樂洗澡、換衣,睡下之后。風塵、韓莎二人也洗過澡,便一如既往的開始了入靜駐脈的功夫。
  
      睡前靜一個時辰,已經是一種習慣。
  
      翌日,三人便大早起來。
  
      木樓之內走動起來,稍微動作重一些,就會“咯吱”作響,并不適合練功。于是風塵、韓莎二人便輕手輕腳的,帶著剛才起床的王佳樂出了木樓,去那一片打谷場練功。王佳樂一邊走,一邊瑟縮,清晨的清冷無視了她身上的那一層緊身的練功服,直接落在身上,竟是有些凍人,身上又冷又硬,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而此時,卻正是一日當中陰陽交替之時,同樣也是天氣最冷的時候……
  
      這里四季如春,但春的清晨,是很冷的。
  
      這里的黎明靜悄悄。
  
      “別哆嗦……放開一些,身子別蜷……”
  
      韓莎見她冷的佝僂身體,還有些抖,就又命令了一句——明明很冷,卻不允許蜷縮、發抖,這似乎有些強人所難。
  
      但——這就是要求!
  
      “姐、姐姐……”
  
      王佳樂的聲音都有些發顫,凍的說不利索。
  
      走到了打谷場的邊緣,韓莎一轉身,說道:“不記得規矩了嗎?說話的時候不能著急、不能托聲音,更不能學結巴。記住,沒有下一次了……張嘴,咬著!”韓莎一邊說話,就一邊將一塊方便旅行使用的小毛巾團起來,讓王佳樂張嘴,用力塞進去。而后便道:“咱們就開始練功吧……你先自己開始練!”
  
      王佳樂不敢怠慢,便很小心的照著之前教的簡單動作練習。第一個動作很順利,第二個動作,卻是怎么都無法做到!
  
      韓莎、風塵關注了片刻,見她雖然無法完成第二個動作,但在盡力做的過程中,卻沒有動作走板,很是標準,便各自開始練功。
  
      東方的穹頂邊緣,逐漸投影出了日頭將出的紅霞,而后一輪冰冷的太陽就升了起來。各家各戶也相繼出來,開始練功。她們練功的地點很是隨意,有的來到打谷場,有的就隨意在家門口,還有在房頂上的。同樣是夭生功三十六個動作,只是比較而言,卻是和韓莎習練的大同小異。其中,最大的不同,應該就是出在孩子的身上——那些孩子,是一上來就練習三十六個動作的夭生功的。韓莎、風塵結束了自己的動作,便欣賞了一下這里人的夭生功,韓莎道:“難怪了,她們根本不知道要將夭生功的十二正經、奇經八脈拆解開。只是一次性就上了全套。”
  
      “這一個經驗,蘇阮的那個世界也是花了極大的精力的。”
  
      風塵說了一句。
  
      之后,二人就專注于王佳樂。
  
      韓莎繼續昨天的動作,給王佳樂拉伸韌帶:
  
      蘇阮學習這一個開始的類似動作,是比較輕松的。因為蘇阮在很小的時候,她的小姨就有意識的在玩耍的過程中,潛移默化的做完了相關的準備工作——人家的韌帶是有意識的被拉伸過的,何況人家的小學堂里,類似翻跟斗、倒立、下腰、劈叉之類的動作,也都算得上是游戲之一……可即便如此,練習這一個動作的時候,也并不那么輕松。同樣有氣息不足,感覺下不去的痛苦!
  
      王佳樂卻沒有被有意識的鍛煉過,甚至于短暫的學校學習更是和這些不相干……
  
      她們的基礎不一樣,起跑線更不一樣。
  
      所以……這一步,是注定了要吃苦的!
  
      王佳樂咬著毛巾,疼的眼淚直流,口中發出沉悶的悶哼。韓莎壓著她的身體,去更進一步的接近目標,口中鼓勵,也是命令:“不要叫。把那種痛憋回去……不要去想這種痛苦,讓你的精神、意志,獨立于肉體之外……”
  
      “熱的時候,不會因此而精神萎靡。冷的時候,也不會身體瑟縮、發抖……用你的精神,去主宰你的身體。”
  
      “你,是自己的國王……”
  
      這些話,她現在或許不懂,但未來卻終究會懂得。
  
      陽光的暖意落在身上,王佳樂還在堅持,鼻孔中噴出兩道湍熱的氣流,“樂樂,你一定可以的。咱們再來一次……”
  
      這一個動作并非一日之功,韓莎也沒有想過要讓王佳樂一下子就學會。但該有的努力和態度卻必須有。
  
      “有個叫‘暖暖’的小姐姐可是更努力呢。她為了體內不出現雜質,可以更好的學習夭生功,早日達到那種精密的程度。每天都是要戴著頭套的,可要比你悶熱、難受的多了。尤其是她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可不止是夭生功。還要學習衣服的搭配,讓自己的衣著得體,為了得體,為了和衣服搭配,還要給頭套戴一層外套,就和穿衣服一樣……”韓莎摸一下王佳樂的頭。
  
      頭發都被汗水濕透了,一抹一手的汗。她講了一句“暖暖”的事,便取下了王佳樂口中的毛巾。
  
      王佳樂大口、大口的喘氣……
  
      韓莎嚇唬道:“注意儀態……真那么缺氣嗎?剛才也沒見這么大口大口的喘。只此一次,下不為例啊。慢慢呼吸,要養成好習慣。”更威脅,“若是還有下次,姐姐就買一個口塞,一整天的給你戴上。什么時候改了這個毛病,咱們什么時候算完……”
  
      王佳樂連忙放慢了呼吸,然后才道:“姐姐,我不敢了。我以后一定注意的,不會再這么大喘氣了。”
  
      “乖……聽話的孩子有糖吃。只是呢,姐姐身上也沒帶,等咱們回去的時候,一定給你買糖!”
  
      打一棒子給個棗子,這一手韓莎很熟。
  
      之后,便帶著王佳樂回去換好了衣服。只是才穿好衣服,王佳樂就被熱出了一身的汗,戴上了口罩,卻沒有戴帽子。而后就讓王佳樂在身邊坐著,她就開始教王佳樂寫字了……學習的是“白日依山盡”這五個字。
  
      這五個字,韓莎卻是要她一筆一劃的寫,寫一個字,念一個字,不許有絲毫的差錯。只是沒有紙筆,王佳樂只能用手指在木質地板上寫大字。
  
      韓莎則是和風塵用芯片商量關于王佳樂的教育問題——“寶寶,等著回去之后,你就照著暖暖的那些裝備準備準備。”
  
      風塵道:“頭套這些估計買不上,需要你自己做。這樣固然有助于練功,到了臟腑這一關算是如虎添翼,事半功倍。可也太遭罪了一些。”
  
      “不吃苦中苦,怎么能成人上人呢?你看那任紅梅,拋開了蘇家的那幾位,怎么也算得上是天下第一高手了吧?若不是她小時候吃的那些苦,能有以后的成就?這事兒就我定了,你聽著就行……”定下了這些,韓莎就問王佳樂:“這五個字學會了嗎?”王佳樂點頭,說道:“姐姐,我已經會寫了。”
  
      “哇,這么厲害?不過,光是感覺會了可不行。這些字呢,你要在我一說之后,立馬想都不用想,就寫出來才可以,行么?”
  
      “行……”
  
      “那姐姐考考你!”
  
      “……”
  
      “喲,教孩子習字呢?”門“吱呀”一聲開了,阿彩和阿姆一起站在門口。阿彩推開門,說了一句,卻并不進來。這樣直接的推門,卻已是這小村中的一種習慣。只有推門不開之后,才會選擇叫門——但這卻并不是一種不禮貌。在推開門后,卻是要征求了主人家同意后,才會進屋的。
  
      “嗯,是呢。阿彩、阿姆你們進來……”韓莎讓二人進來,二人才是進來。
  
      二人走到風塵、韓莎的對面坐下,又看看王佳樂,阿姆說道:“我昨天的時候,見這孩子一身厚衣服,偏偏是今天早晨,卻又穿的太過單薄……這其中有何道理?我是真的好奇,又想著有許多其他的問題,便忍耐不住,過來了。”
  
      風塵、韓莎對視一眼。韓莎解釋道:“要細究這一切,無外乎‘心性’二字罷了。早上穿的單薄也好,現在穿的厚重,熱出了一身的汗,難以忍受也罷。實際上都是在錘煉心性——心不為外物左右,能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像是昨天一樣,她能夠穿成那樣而不因悶熱,心神萎靡。也不會像是今早一樣,冷的哆嗦。精神可以獨立而自主于身體之上……這,便是目的!”<(https://)《超維之道》僅代表作者天藏風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作刪除處理,https://的立場僅致力于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