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二十八章 七寶如意風火陰陽兩儀五行扇

第二十八章 七寶如意風火陰陽兩儀五行扇

舒緩、靡靡……跳過了踢踏舞后,舞廳的氣氛就又回到了那種溫吞。時下的人,習慣于這樣的溫吞、喜歡這樣的溫吞,唱茉莉花、唱海角唱天涯、唱舞女、唱綠肥紅瘦,頗有一種“醉生夢死”的沉溺。歌是溫吞的、舞是溫吞的,不時的有人送上鮮花、有人打賞,賓客們三三兩兩,和熟悉的、不熟悉的人閑聊,有談情說愛的,也有談生意、聊人情的。一個梳著中分,穿著灰色花格子西裝的年輕人端著酒杯過來,故作瀟灑:“這位小……”
  
  才說了三個字,便被韓莎的一個“滾”字頂了回去,臉色青了一下又轉白,跟著就變成了羞惱的紅。
  
  韓莎轉了一下杯中的果子,繼續和風塵說話,道:“明天咱們去買點兒菜自己開火吧,我想你做的飯了。”
  
  風塵“嗯”一聲,說:“就買點兒肉吧。素菜咱們自己弄,這時候買也買不上新鮮的。你要吃什么告訴我,今天晚上咱們就開塊地……長的太快了不好吃。多長一丈,味道足一些。”抬頭看一眼舞臺,道:“要不咱們就回去吧?早點兒休息,明天我給你做早餐……”韓莎高興道:“我要吃雞肉卷!”
  
  風塵笑,寵溺的道:“行,瘦肉粥和雞肉卷。”
  
  “耶!”
  
  韓莎歡呼一聲,便拉著風塵起身走。
  
  二人出了夜總會。
  
  空氣一下子變得清涼、舒爽。韓莎踮腳深吸一口氣,輕聲念了一句詩:“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后庭花。好像是兩個不在一個時空的世界。”路燈的燈光拉出了長長的影子,隨著二人的移動變得短小、交錯,或深或淺。二人散著步,回到了住所,風塵在院子里隨意撒下了一些耐寒的種子,明天早起的時候,就會結出黃瓜、西紅柿、青椒……這里屬于南方,大冬天的,草還是綠的,又是被基因強化過的蔬菜,生長起來毫無問題。那種子長得極快,一落地,就吐了芽……
  
  嬌嫩的嫩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破土而出,蔓延生長,本需要架秧子的集中蔬菜經過了風塵的基因編輯,生長的同時會生長出龍骨,在地面上形成肋骨一樣的拱形支撐……風塵,韓莎沒有多看,直接進了屋。
  
  遂,便脫了衣服,一起洗了鴛鴦浴,好好泡了一澡。自陶瓷浴缸中出來,風塵身上細細的水滴被一震,便盡數散去。
  
  “天衣”亦是丁點的水漬都不沾染。
  
  韓莎的肌膚,亦細膩的不沾水。水在皮膚上只能形成一滴一滴的水滴,和風塵一樣,一甩就落。
  
  托著胸的胸衣、薄薄的三角褲卻是濕噠噠的,不如“天衣”之奇妙。
  
  韓莎走出了浴缸之后便以陣法之能,利用電磁之力將衣物上的水珠剝離,糾結成了一顆豌豆大小的水滴,隨手彈入浴缸,一股腦的漏到了下水之中。隨后二人才是上了床,面對面的跪坐下來,開始晚上入靜、駐脈的功課。
  
  恍兮惚兮無以言,其中玄妙無可述。
  
  這一恍惚,就是一個時辰。
  
  再一覺醒來,已經是翌日清晨。別墅外的黃瓜、西紅柿、青椒已經成熟。西紅柿是紅彤彤的,捏上去冰冰涼,卻并不硬。黃瓜筆直,青椒個兒大,微辣。才一起來,韓莎也顧不得練功,就先摘掉了瓜果,全部放在了床上,美滋滋的說:“哇,雞肉卷就要來了……寶寶有你真好,咱們去哪兒都不怕沒得吃了。”
  
  風塵隨手隱藏了西紅柿、黃瓜和青椒的秧子,表面看起來依然是一片綠地。而若是有人從這里經過,或者是清掃的時候,則會不知不覺的從上面繞過一個坡度,自己卻并不會有任何不對的感覺。
  
  一層無形的隔膜籠罩住了這里……
  
  風塵將道生功、十二工學各練了一遍,祂并不需多練,甚至于一遍都不需要練,對于現在的風塵而言,刻意的練習是可有可無的。
  
  韓莎則是將夭生功練習了一遍,她在練習的時候身姿妖嬈,如是飛天一般,一股無形的立場散開。
  
  “走了,咱們去買菜……”
  
  不,是買肉——
  
  “穿衣服!”
  
  二人進屋更衣,風塵穿上了自己那件寬松的格子衫帶兜帽的上衣,緊身褲,一雙休閑鞋。韓莎則是一件同樣款式,卻是棉布質地的上衣,一樣的緊身褲。換完了衣服之后,二人就一起出了友誼國際,出門前便先問了一下服務員——這附近的菜市場怎么走!二人便按著服務員的指點,轉過了一個街角,進了一條熱鬧的巷子。一股濃烈的生活氣息便撲面而來,正是一個人來人往的早市。扁擔、籮筐是這里的標配,可以看到里面各種菜,老板則是一身破衣服,抄著手蹲在地上。
  
  買菜之人多是女性居多,衣著也以灰色、藍色為主,少見穿著旗袍的闊太太、靚麗小姐……其實想想也是,穿旗袍的哪兒需要出來買菜呢?
  
  帶著獵奇,將早市逛了一圈。二人就直接入手了一只雞,老板要給籠子,風塵沒要,直接和雞說了一聲“走”。
  
  雞就老老實實的跟著風塵走了……
  
  這一幕,簡直神人也。
  
  風塵、韓莎帶著雞,不理會身后的閑言碎語,直接回到了友誼國際。找后廚要了鍋鏟砧板等工具。然后,那自己就被拔了毛,下了鍋。一陣炸后外焦里嫩,剁碎成了雞肉塊,加入了西紅柿、黃瓜、青椒,香的人口水直流。一地的雞毛卻在韓莎的手里變成了精致的羽毛扇,還煞有介事的扇了幾下,唱了一句空城計: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紛紛。旌旗招展空翻影,卻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
  
  風塵將做好的雞肉卷送進韓莎手里,語帶恭維:“原來是諸葛丞相當面,失敬失敬。”
  
  韓莎將扇子扔給了風塵。
  
  “這七寶如意風火陰陽兩儀五行扇就送給你了。好生煉化。此寶一扇可滅天地火,一扇可起晴天雷,一扇可興云雨,一扇可化五行。凡天地之內,五行之類,無物不刷,先天后天之物,皆難逃此寶。”
  
  “好寶貝,就是這名字難記了一些……”
  
  他二人會玩兒。
  
  不遠隨時聽候客人召喚的服務員則是聽的豎起了耳朵,簡直比聽故事還過癮。尤其是雞肉卷那種濃郁的香氣更是讓剛剛上班,卻沒有吃早餐,又冷又餓的女服務員暗吞口水,放在腹部的雙手也更加的用力了一些——這樣似乎會舒服很多。“服務員!”韓莎喊了一聲,那服務員強忍著香味的誘惑,快步過來。
  
  細細的高跟踩在地上,發出一串清脆的噠噠聲。女服務員低眉順目,“女士,您有什么吩咐?”
  
  “是有事吩咐你呢……我們的雞肉卷多做了一個,你幫忙吃一個吧。”便示意風塵,將一個雞肉卷送給了服務員。
  
  服務員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樣子有些可憐巴巴的,道:“先生,女士,我……”
  
  韓莎笑,態度很是溫和,說:“吃吧。這是給你的。都聽著你餓狠了,早上多多少少是要吃一些東西的,不然容易低血糖頭暈。你這樣在衣服下面用束腰勒,是不行的。吃吧,吃一些,把束腰松一松。”女服務員一臉感動,都快要哭了。捧著雞肉卷大口大口的吃起來,韓莎一邊吃,一邊讓她不要著急——不過,幾乎沒有吃過好吃的的服務員卻止不住的狼吞虎咽,不小心就噎了一下。
  
  背不輕不重的被拍了一下,一口食物順利的吞咽下去,那種噎的感覺一下就沒有了。韓莎又遞上了一倍水。
  
  “喝口水……受過不少的苦吧?”
  
  “謝謝先生,謝謝女士,謝謝……”
  
  女服務員的眼睛一陣發紅。
  
  服務員,說的好聽是服務員、侍者,說不好聽就是下人、奴婢,誰見了他們,都感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動輒呼來喝去,何曾有韓莎、風塵這樣對他們和顏悅色,還送東西給他們吃的呢?而且,送的還是剛剛做好的,熱乎乎的雞肉卷……更何況,風塵做菜、做飯的手藝又是那么的高明呢。
  
  風塵和顏悅色,說道:“不用這么客氣。還有事情讓你做呢——這些東西需要你收拾一下,送回后廚。”
  
  “好的,先生……”
  
  女服務員收拾了一番,就將鍋碗瓢盆用一輛小車一票帶走了。風塵拿起了羽毛扇,和韓莎說道:“好歹也有這么長這么霸氣的一個名字,怎么也要名副其實才行。我給這里面弄上陣法……這七寶如意風火陰陽兩儀五行扇就算得上是名副其實了。首先第一個功能,要揮動之后,能扇出風雷,第二個,要能滅火,第三個,要能風助火勢,要能聚云雨,化五行。所以一共需要三個大類的陣法,然后分別設置細致的開關……”
  
  由效用推陣法,這很容易。
  
  只是一個上午的功夫,雞毛扇子就變成了真正的法寶。不需要刻意的發動,輕輕一扇,就可看到明艷的、指頭粗細的電光在扇子上激蕩,輕輕一甩,便會有一大片的電網被甩出去,聲光效果一眼看去分外駭人。
  
  至于是風雷、滅火還是助火、聚云雨、化五行,則要看抓著扇子的大拇指按在哪一個部位來決定。
  
  這法寶不是一般的贊!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