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三十三章 預立人才儲備

第三十三章 預立人才儲備

雜志正翻在第三頁,一個“花妖”一般,全身著青色絲綢、紫色蕾絲鏤空,戴著一雙黑色的短手套、頭上包著一個“漩渦”形狀的針織套頭面具,腦后舒展開三片大大的花瓣,腳踢一雙金黃色高跟鞋的模特氣場十足,正定格在六親不認的步伐的瞬間——“時尚”,這便是引領時尚、高屋建瓴的脈絡!
  
  大幅的高清寫真占據了整個頁面,一條白色的直線連接了左上角的一條橫線,橫線上,是整整齊齊的設計師名稱、作品名稱,以及簡單的設計師想要表達的理念……
  
  咖啡緩緩的攪動,就像是那模特頭上,針織的毛線頭套。一圈、一圈的蕩漾、纏綿。風莎燕端起杯,小口的抿了一口!
  
  靜的如寒潭、夜空便亙古的靈臺中漫散開一絲絲的漣漪,她胡亂的想著:“這個頭套倒是蠻好看的,我也可以自己織一個……”
  
  正是下午時分,空氣正好、陽光正好,午后的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落在了她的身上,熱乎乎的沁人心脾。舒緩的音樂流淌著,浸透了店內的每一寸角落。正是人少的時候,店內就只有風莎燕一個人,不需要工作的三個服務員便在吧臺那里閑聊……原本常見的手機已經變得不那么常見了。過了一會兒工夫,咖啡喝了半杯,雜志又翻過了兩頁,便又有兩位客人走進了咖啡廳!
  
  “歡迎光臨……”眼光流露,耳聽八方的服務員立刻停下小話,開始招呼客人。這二位客人不是旁人,正是張天野、安落。
  
  張天野指一下風莎燕,說道:“我們一起的。給我們一人一杯拿鐵……”說完,就走到風莎燕的對面坐下來,張天野好生打量了風莎燕一下,問:“您老人家終于舍得出關了?這次找小的來,有什么好事兒?”安落笑的清淺,說道:“師公?”風莎燕這才抬起頭,給了安落一個無語的眼神兒,滿是感慨,說道:“哎,人類的淺薄喲!你倆吃了飯沒有?”
  
  張天野道:“吃了,我倆在公司吃的。完事兒就趕緊過來了……”
  
  風莎燕抿了一口咖啡,說道:“給你倆看一樣好東西——”風莎燕從一旁拿起包,打開來,從里面取出了一個并不算大的羽毛扇,“小火它們正好掉毛,我就做了一把扇子。你們可別小看這把扇子啊,這可是好寶貝。鐵扇公主的芭蕉扇根它一比,都不夠看的。怎么樣,漂亮不漂亮?”
  
  七彩斑斕的羽毛扎成的扇子當然漂亮。
  
  “你這是出去旅游的靈感?”張天野拿過扇子,把玩了一下,就遞給了安落——安落前后翻動,用手摸了摸,那羽毛光滑、輕柔,手感分外的好……
  
  “前些天我倆去上攤,就和咱們這兒的上海灘差不多。去看了一場比武。莎莎那天想吃雞肉卷,我們就去買了一只雞,然后我做雞肉卷的時候,她就用雞毛扎了一個扇子,告訴我說這什么七寶如意風火陰陽兩儀五行扇的,我當時心中一動,就利用羽毛本身的脈絡構建了陣法……然后,普通的雞毛扇就成了寶貝了。這個扇子的功能有些單一,效果嘛……我稱之為五雷化極扇。”
  
  風莎燕笑嘻嘻的解釋。
  
  “這個和《風云》里面的五雷化極手有什么關系?”張天野妙get到了其中的重點。要不怎么說二人是死黨呢?
  
  “五雷化極手可以將萬物化去。這五雷化極扇呢,一扇下去,同樣可以化去五行。凡五行之物,都可以化去。可以令水腐臭、令金銹蝕、令木腐朽、令土松弛、令火不能燃……功能單一了一些,但挺有趣的。”風莎燕笑,修長的眼睫輕輕的一顫,說道:“這也算是給你一點兒動力,虛空凝定難,這有了實物應該沒那么難了吧?這個五雷化極扇算是一個啟發,你可以利用這種方法做法寶嘛!”
  
  “法寶……”雖然沒有那種拳拳到肉的爽快感,但退而求其次,這種辦法貌似可行。至少比讓他虛空凝點來的容易——利用法寶,也一樣可以達到飛天遁地的效果。
  
  風莎燕點頭,說:“我想著吧,凝虛空凝點的人畢竟是少數。或者天資、或者其他方面,個體之間總有詫異的……”
  
  張天野道:“所以,像我這種廢柴,就干脆直接用法寶好了。傻瓜操作模式……”
  
  風莎燕笑,又收了笑容,說:“實驗室那里你也太不上心了。信不信我撤了你副主管的職務。”
  
  “怪我嘍?你這兒都出來了,還要我們現場直憋,于心何忍?我吧,實在是不忍心看他們那種苦逼便秘的表情了。所以,眼不見心不煩……而且,現在芯片才是當務之急。作為風行的掌舵人,我……”這小子一陣自吹自擂——實際上他并沒有那么忙!活兒大部分都是姬夷吾干的,公司的大方向、戰略意圖到具體的執行,都是姬夷吾。張天野更多的是負責一些監督工作,充當吉祥物。已經是從之前的大忙人變成了現在不算忙的閑人了——生物芯片這種全新的產品沒有競爭對手。
  
  So,毫無壓力!
  
  指一指五雷化極扇,風莎燕講道:“你看到這個扇子,難道就沒有什么想法?”放下湯匙,插著手墊在嘴唇下,默然的看了張天野一陣。
  
  張天野無語,道:“別天上一句地上一腳的,有什么話直說,忙著呢!”
  
  “行吧……你懶得用你那生銹的腦殼,我就直說了。風行接下來要培養專業的對口人才,所以說,我們要辦學了。這些人才包括陣法的構建,理論人才是實用人才都要有,這些陣法可以細分,底層原理,頂層構架,層層細分。普通人、普通人才,精力有限,我們要把這一個體系鋪開……我看你也挺閑的,就好好把這件事琢磨一下吧。人才儲備必須要慎重,另外數學、物理、生物、化學、有機化學各個方面的人才,爭取做到專門培養。我們缺人才,缺的厲害……”風莎燕頓了一下,道:“我們風行的大學,為了方便一些,就直接在生物芯片中進行教學吧。今年高考之后,記得關注一下……往年許多的理科偏好的學生都因為英語被刷下去,你可以重點關注一下……”
  
  “行,我會關注……我們是不是可以跟大學進行合作?”
  
  張天野問了一下。
  
  風莎燕喝完了杯中的咖啡,才說道:“合作要有。但考核必須我們說了算。風行的考核要完全獨立,也可以不考慮人力成本。更大限度的、最大限度的網羅相關人才,進行培訓、教育、儲備,這是咱們風行未來站在世界之巔的基石。”
  
  張天野敬禮,“是,長官。”
  
  他要搞怪,風莎燕也就配合了一下,“請稍息。”然后才說:“這個學要怎么辦,科要怎么分,相關的一系列內容要怎么細化,你們先做一個規劃給我……”
  
  安落問:“這事急不急?”
  
  風莎燕道:“落落,這監督重任就交給你了。咱們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領先一步,沒邊沒沿。那個天野,不想跪搓板兒,就好好干!我這個做師公的要是知道你欺負落落,肯定是要給你松一松筋骨的。”
  
  張天野:“……”
  
  說完了正事,就又要了一杯咖啡過來。張天野則是開始抨擊風莎燕的墮落——竟然喝著咖啡翻美女雜志——他累死累活的都不敢翻美女雜志。風莎燕輕松道:“你懂什么,咱們這是時刻把握時尚前沿……我們做技術,讓西方人做時尚,挺好的……當然了,我希望有一天,他們只剩下時尚……”張天野道:“你這女魔頭太過于惡毒了,怎么能用這么大的惡意去揣測人家呢。要我說,什么時尚不時尚的……您老人家才是時尚界的翹楚,這世界上有您老人家一個就夠了。”
  
  風莎燕“噗嗤”一笑,說:“那我就承蒙夸獎,卻之不恭了。忘了說,實驗室那里你可以適當的加快進度,別露的太露骨了就行。”
  
  “怎么說,你那里又有了什么進展?”張天野心平氣和……
  
  風莎燕笑的含蓄、可人,臉上笑出了可愛的酒窩,說道:“不算是什么大事吧,就是今兒上午的時候,我又召來一位。我基地的研究中心又多了一個人……”以為多了“一個人”就只是多了一個人嗎?
  
  并不是!
  
  那多出來的“一個人”是多出了一個可以力壓當代的人。一個人,就是一個時代。
  
  張天野忙問:“這個人是誰?”
  
  “伽羅瓦!”
  
  這一個出生于1811年,二十一歲就死于決斗的數學家如流星過空,短暫而璀璨。他的人生倘若不是止步于二十一歲,那么他又可以創造出怎樣的未來呢?
  
  這應該說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還是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獲”?風莎燕每日里不住的垂釣亡靈,終究是有所回饋的——伽羅瓦是一條大魚。而這一條大魚說帶來的不僅僅是伽羅瓦本身,在讀取伽羅瓦的記憶、閱歷,體驗伽羅瓦那短暫的一生的過程中,風莎燕、風塵、天鬼便已經繼承了伽羅瓦的天賦——讓祂、她、它本就已經超凡的天賦才情變得更高,高出了足足一大截。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