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四十章 東方贖人,甜豆腐腦

第四十章 東方贖人,甜豆腐腦

    蒙面摳逼女殺……呃,是女賊!雖然其手上虎口有薄繭,乃是持匕磨出的,因是長期訓練匕首操所致——不過,單純從昨晚的情形看,她是一個賊,至少昨夜是做賊的,而不是做殺手的。太監……偷盜水晶貝殼……更多的內容已不需要猜了——直接目的肯定是為了錢。有了錢,才能談其他:譬如說是“光復社稷”啊“復辟”之類的戲碼,都是需要錢來支撐的。趙雅芝排除了同事、上司,最終可以通知的人,也就剩下一個“熟人”了——
  
      她熟,韓莎、風塵也熟:東方韻!
  
      趙雅芝拿起電話,手指在圓形的撥號盤上一插、一轉,就聽的撥號盤“嗡”的一聲,然后歸位,四次之后,隔著聽筒傳來一陣“叮鈴鈴”的鈴聲。
  
      須臾……對面接通了電話。
  
      “這里是臨河旅社……”
  
      臨河旅社——這便是東方韻在上攤的臨時落腳地。別看他隔三差五的來友誼國際,但友誼國際的住宿他卻是消費不起的。趙雅芝聲音平穩,說道:“我找東方韻先生,麻煩讓他接一下電話……”
  
      過了一陣,對面傳來東方韻的聲音:“喂,我是東方韻。”
  
      “東方,我是雅芝!”趙雅芝自報家門,又極為條理的將自己的處境說了一下:“東方,你來友誼國際第七號別墅,帶上……”看了一下韓莎張開的玉手,“五十大洋。”然后,也不掛電話,用眼神詢問韓莎。韓莎又指一指床單,說道:“如果你需要床單的話……五十個銀元……我先生也要起床的,可不能這么躺著!”
  
      趙雅芝猶豫一下,又加了五十大洋……“東方,你直接帶一百大洋過來吧。快一點兒,嗯,我等你!”
  
      然后,掛了電話。
  
      韓莎走到床前將床單撩起來,抬腳蹬住了風塵,猛的一抽。“噌”的一聲尖銳的布料摩擦聲響過,整塊床單就被抽了出來。將床單扔給趙雅芝,韓莎點頭示意:“它是你的了,五十塊大洋,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知道為什么你是窮人,而我們是有錢人了吧?寶寶,你可以出來了。”
  
      風塵拉下被子,很是委屈的和韓莎說:“差點兒沒把我憋死。你這實在是太狠了,我先緩幾口氣!”
  
      “趕緊起來穿衣服,她姘頭馬上就到。分分鐘就是一百大洋……”韓莎取了緊身襯衣,伺候著風塵穿上,又穿了高腰、束腰長褲,褲子極為合身,襯出了風塵的兩條大長腿。攆著人起來,去洗漱了一下,而后就套上了一身白貂裘,戴了手套。韓莎也穿好了衣物,便很秀的讓風塵坐在了梳妝臺前,散開了風塵的發髻,一陣輕梳慢攏,重新將風塵的一頭青絲固定,裹上了頭花。對著那個“見鬼”的鏡子照了又照,昨天被鏡子嚇出了心理陰影的趙雅芝:……嗯,趙雅芝已經披上了昂貴的,價值五十個大洋的床單!
  
      嗯,站在那里看韓莎秀恩愛……
  
      “叮當……”
  
      門口的鈴鐺響。
  
      其實鈴鐺沒響的時候,風塵、韓莎就已經聽到了東方韻的腳步聲——才一進友誼國際的門,風塵就聽到了;穿過三分之一公園的時候,韓莎也聽到了……每一個人的腳步聲都不相同,要分辨是誰的很容易!
  
      韓莎自風塵身后一躍,身姿如飛燕投林一般倒著掠空,手一抄,就將門上的陰陽鏡抄在手里,輕飄飄的如羽毛一樣的落地。
  
      趙雅芝見了這羚羊掛角一般的輕身功夫心里更是一陣五味雜陳……好嘛,就這身手,自己昨天晚上根本就是太歲頭上動土,關公面前耍刀,現在還活蹦亂跳的,絕對是這位手下留情的結果了!
  
      韓莎一開門,道一聲:“進!”
  
      東方韻穿了一身青灰色的長袍,臉上還帶著一些汗,肩膀上背了一個包裹。東方韻目光從韓莎身上掠過,然后就落在了披著床單的趙雅芝身上……他一頭霧水,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默了一下,問:“這……這是怎么回事?”
  
      “請坐!”韓莎請東方韻到沙發那里坐,說道:“昨天晚上,我們這里進了一個女賊。就是這位……”
  
      趙雅芝不說話,只是站在那里,低著頭。
  
      東方韻道:“這,會不會有什么誤會?”
  
      韓莎道:“也許有,也許沒有……這個和我夫婦二人并無多少干系。她昨夜來了,我們也罰了,一百大洋帶來了沒有?電話通話五分鐘,五十大洋,床單五十大洋……這個價格應該不貴吧?東方先生!”東方韻一陣沉默,他之前還提醒讓二人小心,誰知道小心來、小心去,竟然是抓住了趙雅芝!
  
      這、這簡直……了。
  
      “一百大洋……不貴。”
  
      東方韻點點頭,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風塵從梳妝臺前起來,走到東方韻的對面坐下,說道:“這件事,我們不關心它有什么隱情、背景。你出一百大洋,這件事就已經完結了。”祂坐的優雅,挺胸收腹,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又道:“那么,就再送你另一件禮物,算是答謝吧!這個鏡子送給你……小心點兒用!”
  
      韓莎則是將鏡子一推,推到了東方韻近前,二人的配合可謂默契。韓莎遞給風塵一個可愛、溫柔的笑。
  
      風塵繼續道:“這個你就別先上交了,要上交,也總要把一些麻煩解決掉才行。”風塵只是說“一些麻煩”,卻并未說具體是什么麻煩——但相信以東方韻的腦子,應該是可以想到的。
  
      韓莎笑盈盈的瞥了一眼趙雅芝,對東方韻說道:“不知道你聽過《封神榜》沒有。在《封神榜》里,赤精子有一樣法寶,叫做陰陽鏡,后來給了殷洪用以助西岐。不過殷洪畢竟是大商皇子,便助了商,在陣前掛了這陰陽鏡,那西岐之人無論是仙凡,都是照之即死——而這個,就是陰陽鏡。有點兒危險,你小心玩兒,小心用!至于用法——很簡單,對著人一照就行。就這樣……”
  
      她拿起陰陽鏡沖著風塵一晃,照了風塵一臉。風塵眨眨眼,一臉無辜,韓莎道:“這樣就可以了,一面照生,一面照死,很簡單的。你趴下,已經死了……”
  
      風塵:“……”
  
      東方韻:“……”
  
      “照不死祂……還是讓你親自感受一下吧!”鏡子一晃,東方韻“噗通”一下栽倒在沙發上,只剩下了呼吸和心跳,但呼吸、心跳卻和冬眠了一樣……用背面一照,東方韻便“嗯”了一聲,清醒過來。一恢復只覺,就發現自己倒在了沙發上,剛才那種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覺如夢似幻……這、這法寶是真的?他眼中的驚疑很是明顯,韓莎晃一晃手里的鏡子,說道:“是真的,沒有什么是比自己感受一下更加真的了吧?和你這么說吧,你拿著這個鏡子,基本上就沒什么事兒是解決不了的。何況是你自己的事兒……”
  
      東方韻道:“可,這太貴重了!”
  
      風塵道:“對我們而言,它不過一個玩意兒。你就拿著吧……東方兄,我夫妻而言要去吃一些早飯,人你帶走吧,你們的事,你們去談!”
  
      風塵將陰陽鏡塞進了東方韻的懷里——然后拍一拍東方韻的肩膀,就出了院子。在院里的草坪上輕盈舞蹈,韓莎也走了出去,開始舞蹈。二人動作一起,無論趙雅芝還是東方韻,一不小心看了一眼之后,就皆沉迷進去。待風塵練習完一遍十二工學,鞏固了一下本身的有序后,二人依然是呆的!
  
      “我想吃油條……”韓莎抱著風塵的胳膊,說是要吃油條。風塵便領著她一起出了友誼國際,尋了一個路邊的早點攤。
  
      豆漿、油條各自上了一份。那油條金黃飽滿,香味誘人,豆漿則是加了糖——然后,又點了一碗豆腐腦,兩個人一起吃。
  
      或許是地理位置上的差異導致了人們口味的不同,這里的豆腐腦是甜的。方吃第一口,感覺這甜豆腐腦簡直就是豆腐腦界的毒瘤,叔叔能忍嬸嬸不能忍,但吃了幾口之后,卻也能品出一種香甜來。和咸、辣、酸的口味并不相同……嗯,韓莎靈機一動,噴了一些醋之后,多了些酸味,味道反倒更好吃了。吃完了豆腐腦,干掉了油條,風塵感嘆:“這甜豆腐腦還真是……”
  
      韓莎綿著聲音,說道:“雖然味道怪了一些,但適應之后還是很可口的嘛!咱們總要體味一下不同的味道的。”
  
      藍色的飛蛾落在了風塵的發髻上,輕輕的扇動翅膀。剛才風塵、韓莎吃東西的時候,它也吃了一些殘羹,補充了一下能量。二人走出了一條街,忽的就停住了。一排五個人提著刀攔住了風塵、韓莎,那一排人后,一個穿著灰色長褂的力工抱著胸,戴著一頂破氈帽,嘴里卻叼著一根香煙,噴云吐霧。
  
      “二位……咱們認識認識……”那人抬起頭,一雙眼落在風塵、韓莎的身上,“你們身嬌體貴的,咱們是下三濫掙命的,不一樣……咱們圖財不圖色,二位,聽說你們手里有一樣寶貝?”
  
      韓莎眼中透著好奇,卻沒有害怕——她如何會害怕幾個凡人?她眨眨眼,問:“這么說,你們想要嘍?這可是搶呢!”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