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四十二章 學說話

第四十二章 學說話

    “我希望雅芝可以在這里多待一會兒,我出去一趟!”東方韻從沙發上站起來,向風塵、韓莎微微鞠躬。韓莎目光盈盈一轉,落在披著床單的趙雅芝身上,微微一笑:“當然可以!”“那就麻煩了……”東方韻又鞠躬,快步的離開。韓莎抱著風塵的胳膊,在趙雅芝的對面坐下來,打量著她,過了須臾,才說:“一百塊大洋,眼都不眨一下,就拿出來了!這個時候,還顧著你的感受……東方韻對你,還真用情至深呢!”
  
      一百塊大洋,對于一個學者、教授、作家而言,或不算大數目。只不過是半月工資或一兩篇文章的稿費。但對一個偵探而言,這就不是一筆小錢:
  
      偵探這一職業,是算得上“中產階級”的,但旱澇保收,平均下來一年也就三百多大洋。
  
      一百大洋……便是三分之一年的收入!
  
      趙雅芝訥道:“我配不上他。”
  
      韓莎盯著她好一陣,才搖搖頭,噗嗤一笑,說道:“什么是配得上?什么又是配不上?這你說了不算。東方韻認為你是配得上的,你說配不上,你想過他的感受嗎?”語氣中多出了一些嘲諷,“這又不是瓊瑤劇,別給自己加戲成嗎?”趙雅芝不懂“瓊瑤劇”是什么,但卻能隱約聽出“別給自己加戲”的意思!
  
      風塵道:“東方韻人不錯。”
  
      “別插嘴,我們女人的事兒你參合什么勁兒?”韓莎送了風塵一個漂亮的白眼,白眼都能翻出萬種風情。
  
      “別忘了,女人只是我曾經的一部分……怎么就沒我事兒了?”風塵撇嘴,不過這話卻是用生物芯片和韓莎說的。韓莎直接送給祂一個頂天立地的大拳頭,從上而下,將人一捶砸扁成二維的圖形,然后攪拌進入一個五維的超體之中,一邊收拾祂,一邊猖狂大笑:“你現在連人都不是,還男、女。你自己都說了那是曾經,現在你是嗎?所以,安靜的去五維空間之中面壁思過去吧!”
  
      風塵:“……”
  
      韓莎拍了拍趙雅芝的肩膀,一語雙關:“現在已經不是韃子的天下了。”
  
      這句話之一,是說新的時代,舊有的封建道德已成過去,沒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說法,新時代自由戀愛,人格平等。不再是將人分成士農工商的三六九等,誰也不比誰天生來的高貴低賤;
  
      這話之二便是告訴她,曾經的王朝已經沒了,實在不必跟著一個已經亡國了的,妄圖復辟的遺老遺少,葬送自己的人生;
  
      這話之三是說了華夷之辨——韃子入主中原,竊中原社稷,罪行累累,罄竹難書。作為一個漢人,這一個基本的立場是要有的。即便是你忠君愛國,也忠不到那群異族的頭上;
  
      這之四……
  
      那群只能藏在地下、陰暗處當老鼠的東西,大勢已去,擔心他們的報復完全是不必要的。
  
      第五……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就在這里,趁他病,要他命。
  
      ……
  
      至于趙雅芝聽懂了幾層意思,那就是趙雅芝自己的事情了。
  
      ……
  
      東方韻提著一個布袋進來,從布袋中取出了一套女裝。是一件秋冬款的厚實的毛料連身裙,一件長袖的外褂。看到這些衣服,趙雅芝才遲知遲覺的明白之前韓莎的那一句“還顧著你的感受”是什么意思了——
  
      原來,他自己出去一趟,就是為了給自己買一身衣服。光溜溜的披著床單出去畢竟不很光彩,更不好見人。
  
      他竟想的如此周到、細膩。
  
      風塵、韓莎對二人笑了一下,出了別墅。東方韻也隨后出來,只是留下趙雅芝在屋子里換衣服。只聽得一陣稀稀索索,趙雅芝便換完衣服出來。東方韻看穿上了自己新買的女裝的人兒,只覺心頭都是一亮。風塵拍一下他的肩膀,說:“你們走吧!”
  
      “告辭!”東方韻抱拳,帶著趙雅芝離開……
  
      第二日便再無煩擾!
  
      下午的時候,二人便又去街上逛了一圈。雖依然不少尾巴,但卻不敢靠近,更不敢尋釁。風塵、韓莎倒不介意,在市場中隨意入手了兩個葫蘆,又買了一個小茶壺——看起來像是紫砂的,但價格卻不貴,只要十塊大洋。回了住處之后,二人就開始根據葫蘆、小茶壺設計陣法,準備再弄幾件法寶,省的市面上就一扇子、一鏡子的冷清……兩個葫蘆,一個小茶壺,韓莎的意思是:“咱們一個葫蘆做成火葫蘆,就是可以噴火的。另外一個呢,做成水葫蘆,就是放在那里,可以自動積蓄水氣,一火一水,寶寶你覺著怎么樣?”
  
      風塵的意見嗎……“聽媳婦的。”
  
      “那好,就這么定了!這個小茶壺咱們可以弄一個幻術,就叫壺中日月長,和黃粱一夢差不多……”
  
      “……”
  
      “明天咱們再去找一找,買一個鈴鐺,做個攝魂鈴……哦,還有馭鬼幡、哭喪棒……”
  
      韓莎發散著思維,頗有將神話、小說中各種的法寶都山寨一個遍的意思:
  
      除了個別的“空間儲物”之類的無能為力。
  
      剩下的都能山寨。
  
      “嗯,莎莎,我的水葫蘆弄好了。只要空氣中有水分,一會兒就有了……”添加了陣法的葫蘆在祂手里輕輕一搖晃,就發出了水撞葫蘆的輕響……
  
      “我的也好了……”韓莎一舉葫蘆,稍微一搖,便是一條一尺多長的火舌。解說道:“威力比你的葫蘆大。”
  
      “不錯,還是吾妻厲害!”
  
      “敵羞吾去脫他衣!”
  
      韓莎大聲叫了一聲。
  
      風塵:“……”
  
      頓了一下,攔腰把韓莎抱起來,扛在肩膀上,在Q彈的翹臀上抽了一巴掌,嗔道:“囂張的你,還囂張不囂張了?女孩子家家的什么脫她衣……”韓莎的臀瓣手感甚好,拍一下,就忍不住拍第二下,只是祂一只手,韓莎卻是兩只手,自上而下的打風塵的屁股——“雙倍傷害反彈,打死你打死你……”
  
      風塵再次無語,默了片刻,問韓莎:“你這么幼稚,是我的錯嗎?”
  
      “沒錯,肯定是你的錯……”
  
      韓莎貌似認真的思考了一下。
  
      風塵一彎腰,將韓莎丟到了床上,自己也上了床,無語道:“我錯了,好吧……您老人家樂意就好!”
  
      韓莎一雙手捧住風塵的臉一陣揉,虎道:“誰老人家了你說清楚?難道你不知道這是大忌么?喂,怎么能對女孩子說這種話?”風塵的臉被她用力的揉出各種奇形怪狀,就和變了形的柿餅子一樣,“你給我閉嘴閉嘴閉嘴呀……叫我美女,叫美女小姐姐聽聽!”韓莎不依不饒的左半圈右半圈,風塵的面部器官各種扭曲、變形,丑的不能再丑——來自韓莎的報復就是這么的強大,沒有辦法,就問你怕不怕!
  
      “煤牛笑竊竊……”
  
      聲音被蹂躪的變形中……
  
      “美……女……”
  
      繼續揉,韓莎鼓勵風塵:“加油,你可以的。哎呀,你的臉熱起來了,熱乎乎的好舒服欸……快點兒叫美女小姐姐……”
  
      “我……”
  
      “跟著我學,美——”
  
      韓莎雙手搓丸子,一個字一個字的教,就像是教剛學說話的嬰兒說話一樣,聲音拖的很長,風塵沒法子,只能跟著一個字一個字的念——頂著臉快成了馬賽克的壓力,把音念準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口型、雙腮和語言發音的準確與否息息相關,它就和控制笛子的孔一樣,可以控制聲音的變化,一旦口型變了,腮被揉的變形了,聲音自然而然的就會跟著變形……沒錯,韓莎就是這么欺負人的……
  
      “怎么讓你叫一聲美女小姐姐就那么難呢?”韓莎撇撇嘴,明知故問。一邊很是不滿的抱怨,表情中的興致勃勃卻怎么都掩飾不住……
  
      實在……實在是自家寶寶臉蛋的手感實在是太好了,那皮膚、那皮膚下的肌肉,那一種比果凍還要……嗯哼,總之,是欲罷不能的。“美……女……”韓莎一點兒也沒有要放過風塵的意思,教學大業繼續中……
  
      風塵就像是剛學說話的嬰兒一樣,聲音變形、扭曲,難以分辨。對于教學任務高要求的韓莎當然不滿意這樣的成果——
  
      老娘親自教,當然必須要口音標準的播音腔才行。不達到主持人的水平,怎么好意思說是老娘教的說話呢?
  
      風塵滿眼水水的無辜,大約是韓莎感覺手有點兒累了,這才終于放水讓祂完整的說出了“美女小姐姐”五個字——一趟晚自習算是結束了。韓莎捧著風塵的頭,獎勵了祂一個吻額殺,果凍一般細嫩的唇瓣在祂的額頭上啄了一下。
  
      “嗯,寶寶真乖,寶寶真聰明。這么快就學會說美麗小姐姐了。記住了哦,以后要叫人家美麗小姐姐,敢說錯……”
  
      “敢說錯,估摸著我的臉都讓你揉發了吧?”風塵吐槽。
  
      韓莎“呵呵”的掩口直笑,眨眨眼,對祂說道:“寶寶你自己發現了沒,你的眼皮上好像自己長出眼影來了,特別淡那種……”韓莎煞有介事的又看了幾眼,“是真的欸,我剛才都沒有注意。寶寶你這是要進入仙人模式嗎?”嗯,仙人模式的角色都是有眼影的,沒毛病——自來也不僅僅有眼影,而且鼻子上還會長痘痘,變得和蛤蟆差不多……沒毛病,這一定是仙人模式!
  
      還是“永久版”的。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