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十九章 臨時工老爺爺——幻月

第六十九章 臨時工老爺爺——幻月

    沒有痛苦……甚至沒有感覺……正猛力的一下斜斬劈下,踏步借力的鐵罐頭突然一頓,寬厚的重劍“嗡”的脫手,甩飛出去,在空中拋出了一條拋物線,翻了幾個跟斗,插到了十多米外的地上,只留下半截劍身。鐵罐頭的條狀眼孔中,突然噴出了兩道三寸多長,看著有些粘稠卻無溫度的藍色火焰。
  
      火焰只是一閃,而后里面就成了空洞。盔甲由上而下,每一寸的關節都失去了支撐,一層一層的軟倒下去,最終趴在了地上——
  
      盔甲只剩下了盔甲。
  
      盔甲中的人,已被降解,連渣都沒有剩下。
  
      而那一只鉆入眼洞的藍色飛蛾也因此傷了翅膀,只能待盔甲砸落地上之后,才費力的從眼洞之中爬行出來。一道神束線探出,直入了剛才那名女弟子的眉心——這名女弟子的名字叫沈璐兒,方才修成了筑基,幻月熟悉她們每一個人,知道她們的名字、喜好、性格……她們與世無爭、怡然自得……幻月做不到“坐視不理”——任由她們被屠戮、被殺死,讓祥和的百花谷染血……
  
      “沈璐兒……沈璐兒……我會暫傳你一些東西,有些多,可能會頭疼,你忍一下!”幻月沒有說更多的話,大量的信息已經在瞬間傳給了沈璐兒!
  
      那是源于風塵陣法、武學上的渾厚經驗……
  
      這是幻月選擇的“幫助”百花谷的方法之一:先讓這些弟子分批次的擁有自保之力,乃至是殺敵之力。
  
      幻月這一魔鬼之語的群體限制著它的手段,獨屬于風塵的許多本領都無法發揮,幾乎只剩下了魔鬼之語那種引動人體自燃、降解的強大本能,以及風塵賦予它們的神束線了……它考慮過用神束線溝通最小的百靈兒,然后通過底層信息的破解,將之變成自己的肉雞,暫時借助于她的身體,發揮自己的力量——
  
      百花谷中,百靈兒修為最差,才是剛剛起步。也正是因為身體內無有百花谷的練氣心法形成的痕跡,也最能讓它施展。
  
      只是這一法會暫時的將百靈兒身上的“防火墻”,也即分辨內外敵我的免疫系統和針對身體營衛之氣的鑒別功能全部停掉才行——這樣會對百靈兒有所傷害,即便是之后,將功能恢復了,也不知道是否會有什么不好的影響。現在的百花谷,還沒有危急到那一步……所以,幻月便選擇了送百花谷弟子們經驗大禮包。修為低一些的,送自己的陣法、武學經驗,修為高一些,已經快要達到元嬰、或者已經達到元嬰境界的,則是因勢利導,將自己推演出的“鏡花水月”和“天女散花”的應用心得傳上一份!
  
      “啊……”沈璐兒慘叫一聲,頭疼欲裂,諸師姐妹不知她是得了經驗灌頂,還以為是對方使用了什么妖法,呵斥著將沈璐兒保護起來,和鐵罐頭周旋……
  
      沒了翅膀的魔鬼之語趴在盔甲上,一動不動。作戰雙方更無人去注意一只小蟲子,等啊等,大概過了十多秒鐘,沈璐兒頭疼漸輕,只覺自己腦中靈光如露如電,莫名其妙的就多出了一些似乎本就屬于自己的經驗,再一看那些鐵罐頭,竟感覺他們笨拙愚蠢,不堪一擊。信手一揮,劍似流星——
  
      “噗嗤——”“錚——”
  
      劍刺入眼窩,破眼球而入腦的聲音,劍身和盔甲的眼洞摩擦之聲同時響起,短促、凌厲,沈璐兒這一劍不是百花谷的劍法,也看不出是什么劍法。但就是那么的簡潔、直接,一劍斷魂。步法亦看不出神奇,但卻就是躲過了對方的攻擊。一劍殺一人,輕松的像是打樁……沈璐兒不禁愣了一下:
  
      這還是剛才那些可怕的鐵罐頭嗎?怎么一下子就這么菜雞了?
  
      “生死之爭,愣什么神?”
  
      腦海中,那個聲音又響了一下。
  
      沈璐兒不禁左右看了看,心道:“這莫非就是千里傳音之術?那個剛才傳我……是傳說中的隱世高人嗎?”
  
      幻月:……作為一個臨時工老爺爺,這位宿主有點兒帶不動啊。這會兒正是大戰呢,竟然還有閑情逸致開小差。
  
      但細想一下,也怪不了百花谷弟子、怪不了沈璐兒……她們生活與世無爭,哪兒來的豐富的斗爭經驗呢?就算是有斗爭經驗,也絕對不會如風塵一樣豐富——那畢竟是天天刷三國刷出來的,一身技藝是真的如羚羊掛角,已是法的極致,悠忽往來,彈指生死的經驗,豈能是百花谷這樣的安逸門派比較的?
  
      索性沈璐兒愣神的時間不長,也就是飄飛了一個念頭。沈璐兒可以投入戰斗之后,風塵便選擇了另一個目標——
  
      目前除了掌門之外的最強戰力大師姐林夢琴。
  
      神束線溝通,經驗大禮包送達。
  
      單純的鏡花水月、天女散花的經驗如甘霖降于竭澤,不僅僅沒有讓林夢琴如同沈璐兒一樣頭疼欲裂,反倒是直接化成了戰斗力。但見的大師姐之前的幻影一去,新的幻影生成,八個大師姐橫沖直撞,比之原本沒有心跳、不能模擬體溫、呼吸,單純從視覺上欺騙人的鏡花水月,一下子就進化成了“真人”——除了觸覺外,一切的感應都是真的。即便元神的感知,也能欺騙過去。
  
      融合了天女散花的幻影已經不是單純的幻影,它根本就不能接觸,不能碰。于是,和幻影接觸過的鐵罐頭就全部呆住了。
  
      不會動的鐵罐頭只是靶子,大師姐下手不留情,劍劍捅盔甲的眼洞,須臾功夫,就殺回了劣勢。
  
      “好……旁多菲爾。膽敢來我百花谷,今日便是爾等魔頭死期……”掌門時刻注意著自家弟子,見著沈璐兒、林夢琴相繼爆發,雖不明所以,但現在也不是問這些的時候——總而言之,現在百花谷占優,這就足夠了。花瓣、幻影翻飛,劍似寒霜,掌門凌空飛渡,妙曼的身姿在虛空穿梭,那旁多菲爾卻是以靜制動,身邊如同二維的虛影圍繞著身體盤旋,單薄的,長著翅膀的虛影卻使得掌門無法攻破……
  
      旁多菲爾冷笑:“天真!”
  
      鐵罐頭們無所畏懼,繼續沖殺。百花谷的第三人、第四人……一個個的被幻月充了經驗變身美少女戰士,戰斗力越來越高,十名黑衣人則是加入到了對掌門的圍攻,上下左右前后將掌門圍困起來,飛舞的二維的虛影足有六個,看著就像是一個鏤空球一樣。
  
      魔教的攻擊手段詭異莫名,看不出端倪,只見是掌門面色出現了一些蒼白,嘴角掛了一絲殷紅。
  
      十名黑衣人身上,也不時被利刃劃出深可見骨的傷痕。但卻詭異的不見流血,十個黑衣人也對自己的傷勢視而不見,竭力的給旁多菲爾創造條件。
  
      一道身影騰空而起,背后如同牽一條滑索一般劃出了一道詭異的弧度,凌厲的劍光借著速度切割過去。一個黑衣人的頭顱飛起,那道身影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拍皮球一樣將頭顱拍到了遠處,失去了頭的黑衣人立刻墮落,圍困掌門的陣法也自然破去。一道粗大的雷光如蛇信一般劈叉,均勻的落在了剩下的十人頭頂。九個黑衣人被劈成了焦炭,只有旁多菲爾勉勵維持了自己的身形……
  
      “雷法!”旁多菲爾咬牙切齒,他冷眼看百花谷的掌門,“百花谷怎么會有雷法?”他并非是害怕雷法,只是這一下雷法出現的太突兀了,所以才沒有防備!
  
      就像是他問的一樣:
  
      百花谷怎么會有雷法?
  
      沈璐兒卻不說話,順應著幻月的指示和之前給她的經驗,不聲不響的站在那里,看著旁多菲爾一陣玩味,忽而的身形一動,于虛空中折轉,一道電蛇蜿蜒,移動之間,道道雷霆隨身,劍光則是被一道投影淹沒,再一劍去,竟一劍刺穿了旁多菲爾的眉心。是的,就是刺穿——旁多菲爾擋不下這一劍!
  
      這一劍已妙到巔峰,技近乎道。它并未去尋找對方的弱點,但卻在一瞬間將自身最強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一處,身法、力量、速度、空間、光影……這是幻月施展出來的一劍,而不是沈璐兒施展出來的一劍。
  
      即便是有經驗大禮包,這一劍沈璐兒也用不出來——但幻月卻在她的腦海中進行了同步模擬,她只需要照著樣子,照葫蘆畫瓢就可以了。
  
      “這……”
  
      “素心掌門不要多想,宜將剩勇追窮寇,你頭頂的那個陣法,周圍肯定有人在維持。先殺了這些鐵罐頭,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去排查四周……多余的事情,等將這群魔崽子解決了再說!”幻月直接用神束線和百花谷掌門進行溝通。掌門和大師姐一樣姓林,叫林素心。那種傳了絕技,不許告訴對方師父,然后把人家孩子坑的不要不要的那種事幻月是不會干的,太缺德了一些。
  
      林素心也是果決,心中道了一聲“好”,就俯身沖下,有了掌門這一元神境界的高手加入,那些鐵罐頭有沒有紅衣人、黑衣人的輔助,簡直就是菜。
  
      砍瓜切菜一般,百花谷內外的鐵罐頭屠戮一空,卻共是三百二十七人,算上那一紅衣,十名黑衣,這三百三十八個魔頭竟能來到這里,卻是讓林素心心中凜然。毫無疑問,這中原之地,已經被魔教滲透了。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