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七十三章 三大正宗開高達

第七十三章 三大正宗開高達

    “stop修的麻袋……媳婦兒我錯了……救命啊,殺人了……”凄厲的叫聲夸張、高亢,似要連小舌頭都叫出來了。只是,聲音卻被困在周圍三丈之內,絲毫不得出去!韓莎停了一下,盯著祂,虎著臉滿含惡意。雖是戴著頭套,看不見彼此的表情……但能夠感受到,韓莎玩味道:“叫啊?你叫啊,叫破喉嚨都沒人來救你!”
  
      “你欺負人……”風塵的聲音中滿是委屈,一雙明眸中更是蓄滿了水汪汪的一灘,一些淚都濕了口罩的邊緣和頭套的眼部……韓莎抓狂的將手在空氣中抓了幾下,就像是雞爪子一樣,氣惱道:“哇呀,氣死我了!怎么就變成你委屈了?”而后,又換成了一副居高臨下的雍容、優雅,透著一種熟透了的魅惑,“喲,還真的是我見猶憐呢!嘖嘖,這眼淚兒巴巴的,可惜啊可惜……”
  
      風塵問:“可惜什么?”
  
      “可惜啊……”韓莎呵呵一笑,手指輕輕的劃過祂的臉龐,“我魚唇的歐豆豆啊,你戴著頭套呢,做再多的表情,我也看不見……繼續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啪”“啪”“啪”“……”
  
      又被抽了十多下,風塵眼淚汪汪的又找了一個理由:“不要打了,會、會毀容的。要是毀容了就不好看了。”
  
      韓莎被逗笑了,另一只固定風塵下巴的手一松,變成了雙手捧臉。笑說:“好了好了,看在你這么配合的份兒上就不欺負你了。還毀容,連蚊子都拍不死,美容呢,還毀容……不過,這只是我生氣可,可不是我要原諒你!”風塵的臉被韓莎捧著,嘴巴嘟成了一朵花兒,說話的聲音也變得含糊不清,如同牙牙學語的嬰幼兒,“那你想腫么夜啊?”韓莎得意,道:“口齒不清,重說一遍!”
  
      風塵:……又是這一招,還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味道。不過現在敵強我弱,韓莎的氣勢明顯占據了上風,自己的臉被人挾持,只能忍了——
  
      “那……你……想……怎么樣……啊?”
  
      然后,臉就被花式蹂躪了。
  
      還不如剛才的巴掌呼臉呢……雖然動作看起來像是打,可韓莎是真的沒用什么力氣,就和做美容拍養膚水差不多。這“揉臉殺”的威力可就不一般了,只是一會兒工夫,風塵的臉就開始發熱、發燙,似乎有一種飽滿、膨脹、光滑的感覺——這當然是一種錯覺。韓莎一個勁兒的教祂學話,教學程度自由把控,斗智斗勇了半天后,風塵感覺臉都不是自己的了。韓莎則是舒爽的很——她表示,這么手感柔潤、彈性的臉蛋子,還可以繼續盤一下!鬧了一會兒,韓莎才停下來,說道:“先天一氣大手印——我看著是手的經、穴系統的局部放樣、映射吧?”
  
      風塵雙手一邊兒一個,捂住自己的臉,和韓莎一起朝著草坪上的長椅走過去。剛受過“揉臉殺”的摧殘,這會兒風塵特別老實,生怕韓莎再找個什么借口,繼續盤祂的臉:
  
      君不聞“適度盤臉有益健康,過度盤臉臉成圓盤”,是會長殘的好么!
  
      祂道:“是……廣成一脈的修法,是根據人之本身的子午流注,經絡、穴道之功用為基礎的,修行的過程也是順天應人,一應法術也是如此——都是人體內的一種局部的放樣、映射產生。這先天一氣大手印只能算是其中之一。譬如將心脈放樣……”心脈放樣是什么?那就是三昧火!
  
      心脈投出,神行流注,虛空便生出一團幾乎透明的、薄薄的焰。這一放樣被風塵放成了一立方米左右,于是,那焰也就是一立方米左右,形狀如同心臟一般,還在跳動。風塵道:“莎莎你看,心脈放樣……”
  
      韓莎眼睛一亮,若有所思,說道:“這么說起來,第三世界的修行最主要的兩點,其實就是一,陣的放樣;二,陣的映射……只不過,三大正宗是開須佐能乎、開高達的,即便彼此有所區別,我想也就是彼此高達機甲的型號兒、功能不一樣罷了。旁門那些人開的不是人形的高達,而是坦克戰機!我試試,看我開個完全體的須佐能乎……”韓莎一撤身,站起來,走了幾步之后,就開了“須佐能乎”——身體內諸穴皆放,以更為精確的幾何方法放樣出來,女媧之腸精確作圖,神的流注同樣放樣,只需放樣、映射兩個步驟,一個十米多高的韓莎就被放了出來!
  
      韓莎居其中,一抬手,十米多高的韓莎也一抬手。她不需要進行控制,不需要額外的運行神,只是將身體內的流注自然而然的放樣了出去,然后映射。
  
      于是,大號的“須佐能乎”就活了。
  
      十米巨人低下頭,俯瞰在長椅上的風塵,粗大的手指頭點在風塵的額頭上,手指就和椽子一樣,足足有將近一米長,又粗又大……風塵無語的抬起頭跟韓莎對視,韓莎則是一把將人抓起來,放在了另一只手上:“寶寶,你這下真的成小人兒了……要不要我再變大一些,送你上太空?”
  
      “不要,我想上去自己可以上去!”風塵傲嬌。
  
      十米韓莎一點一點的坍縮,變成了五米的韓莎,然后變成了三米、二米的韓莎……然后,大號的須佐能乎就變成了一個袖珍的須佐能乎,越來越小,終于,消失在了風塵的視線之中。又過了一陣,韓莎呼一口氣,說道:“可以小到細胞級別,再小就做不到了。這個似乎挺有用的呢,如果我們可以使它變得更小,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用眼睛觀察微觀世界了呢?如果小到一定程度,是不是可以看清楚你臟腑中,那新的衛氣和營氣究竟是什么,知道新生出的網絡的結構?”
  
      韓莎說著,就將從十米到十幾微米這一段變化過程中,對于心神、體力的消耗的數據則是發給了風塵。
  
      微觀尺度下……消耗是微乎其微的。
  
      以個人為分水嶺,大于個體,放樣的越大,消耗也就越多。這種消耗的關系,是一條曲線。
  
      對于風塵、韓莎而言,這一種消耗更多的是體現在體內的生理系統的穩固、穩定上。外部放樣出來的“須佐能乎”啊“高達”什么的,不管叫什么,總之是個體越大,糾結的力量也會越強,就像是一個月亮一樣,人體本身就是地球。月亮的起落會引起潮汐,而他們卻要控制這一種潮汐,使之不發生——例子或許并不很恰當,但也就大致是這么個意思。風塵語氣中滿是溢美:“莎莎,你真的太棒了。簡直就是我的指路明燈!三大正宗開高達并不是正確的使用手段,它真正的用途,應該是研究才對!”
  
      韓莎的思路的確是新穎——
  
      第三世界中那些修士,只是想著讓自己的高達越開越大,努力讓它變大,可從來沒有人想過讓它變小!更沒有人想過,讓它去成為一種觀察的工具,去研究微觀尺度,洞悉其中的原理——
  
      就像是蟻人一樣——呸,蟻人只知道用皮母粒子戰斗,簡直垃圾。有那精神頭兒去做研究的話,地球早就稱霸銀河宇宙了。
  
      這姐們兒的路子之野,思路之開闊,簡直令風塵佩服的五體投地,抱住了韓莎吻了一口,風塵意氣風發,“哈哈”大笑,說道:“神束線再好,也只是能剖一個平面,要從二維拼湊成三維,很多信息都會缺失。但假如我可以親眼觀察粒子,就算只是親眼觀察一下自己的身體也好啊!”
  
      “你應該能放的比我小吧?”韓莎看著祂,問。
  
      風塵道:“不知道,但試一試不就知道了。”祂說了一句,便以女媧之腸做出了放樣的途徑,一個連通了自己思維,動作、思想都同步的小人兒就被放樣了出來。小人兒沿著放樣的路徑縮小,至于極限,果是比韓莎的要小很多,大概是在一微米左右——但更小的尺度卻是縮不下去了。所謂映射,也并非真的必須同步,只是同步最簡單而已。風塵心念一動,那一個一微米大小的自己就進入了自己的體內……周圍的光景變換,如同置身于快速旋轉的萬花筒,停下之后,就已經站在了心臟外面。
  
      心臟的跳動它看不見,因為它太小了。但是心臟上面的那一條別于肉質的,新的衛氣生成的網格的線,它卻看到了——如此小的尺度,所謂的顏色已經失去了意義。那一條線也就是三微米左右粗細,是它的長度的三倍,它站在線上,卻不能看出那網格線是什么,只是能夠感覺到它的不同。然后,又下到了腹腔之中,稍微變大一些,觀摩了一下這海底女蘿巖,站在巨大的花朵的中心四顧,恍惚就是置身于一個獨立的世界。
  
      一份一份的立體的圖像被同步傳輸出來,記錄在生物芯片中。解散了映射之后,那一個小小的風塵就消失了……
  
      韓莎將腦海中風塵剛剛傳給自己的圖像看了一個遍,風塵肚子里的照片卻讓她一陣揶揄:“還真漂亮呢。原來你肚子里有一個女蘿巖……”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