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九十四章 成就先天,故事和主動

第九十四章 成就先天,故事和主動

從“后天之人”到“先天真人”之蛻變,恍是一次新生,脫胎換骨,身之內外,皆煥然新生、截然不同。外觸諸多覺,聲、色之中,一切都是新鮮、美好的,那種美蘊含于平實,卻令人百見不厭,心生歡喜。無有大驚、大怒、大喜、大悲,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存天理,滅人欲”之出離——
  
  此道可謂“三心”,箜云嵐見了新生,心如嬰兒,只覺世間之一切皆如此美好,一草一木,一光一色,都令人歡喜。每一次見,都像是第一次見……這正是所謂的“嬰兒”。她卻很自然的想到了“三心”——出離心、菩提心、慈悲心!
  
  見萬物如于山巔,不因事生怒、悲喜,此為“出離心”;見萬物之猶新生,一見一新,不有成見,此為“菩提心”;見萬物、聲、色,有喜悅,此為“菩提心”。
  
  其母多齋奉佛,家中之婦人也多信篤。箜云嵐雖不信這些,可耳濡目染的,什么菩提心、出離心、什么般若波羅蜜多之類的東西,卻是知道的。目光一閃,箜云嵐不禁感慨了一句:“她們天天念佛,卻離得佛遠。整日里也不少算計,心不在那里,念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倒是我這個假小子,一招明了我是我,現在已經成了佛。”她的嘴角,勾出意思壞笑,玩味道:“等下次回去,讓她們別拜佛了,拜我吧。活佛不拜,偏偏要拜泥胎,多傻?”一個聲音從背后傳來,是韓莎的聲音。韓莎問:“這先天真人,感覺如何?”
  
  箜云嵐一轉身,便沖韓莎一笑,說道:“我從來不知,原來我往日里熟視無睹的東西,都這么的可人。”
  
  韓莎道:“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
  
  箜云嵐道:“是。”
  
  “你看天上的太陽……當它上升到了最高處的時候,也就是正午,是一天當中太陽最輝煌的時候,所以有一個詞,叫如日中天。我猜,這些話若是在你成為了先天真人之前,定是不耐煩聽的,但現在卻不一樣,你一定會感興趣。”韓莎指著太陽,說道:“提攜日月,把握陰陽,少陽初生之性,如日中天之熾,這便是你接下來的功課。日出時分,陰陽交替,老陰逝,少陽生,這其中變化,皆須你去體悟!”
  
  又道:“從今日起,便不需要吃沒調料的飯食了。咱們食不厭精。”并行了一段,一起在莊園的小路上散步一陣,二人便折返了回去。風塵已準備好了午餐——五個熱菜,葷素俱全,還有一份南瓜湯。
  
  所用的食材都是通過食物的打造機制作出來的。
  
  箜云嵐大快朵頤,直說自己有一種“活了的感覺”。吃了一個多星期沒味道的,或者寡淡或者油膩的食物,今兒終于有吃到美味了!她一邊吃,一邊說:“我現在感動的想哭,嗚嗚嗚……太好吃了。姐夫,我要嫁不出去了。”一連吃了四碗米飯,菜也吃了大半,才感覺是飽了一些,渾身都是舒服的。下午時分,睡過午覺后,箜云嵐就被韓莎壓了一些學習任務——從數學開始。
  
  箜云嵐……
  
  “為什么還要學數學?”
  
  韓莎瞥她一眼,說道:“不止是數學,還有生物、物理、化學。這四門功課是最主要的,好好學,要不然給你神功秘籍,你也看不懂。先給你這個看看,關于人體如何運作,如何完美運作,協同肌肉、呼吸之類的……看得懂嗎?”
  
  一股信息便進入了箜云嵐的腦海。
  
  通過她眉心那一銀霜色的生物芯片將一股信息傳了過去。箜云嵐的芯片并未去掉,只是被風塵改變了功能,變成了正常的生物芯片。將里面原本集成出來的女性格斗家什么的內容全部刪除掉了。
  
  箜云嵐接受了信息,一看全部都是各種復雜的數學公式、幾何圖案,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韓莎掩口一笑,說道:“給你這妮子一點兒動力。好好的學吧。記得靜功別落下,等你靜功有了火候,再教你駐脈中游的功夫。”
  
  “讓我死了算了……”箜云嵐大叫一聲,氣急敗壞。韓莎握著拳,送給她一個“加油”,然后就跑去跟風塵一起,曬著太陽翻報紙去了。風塵穿著一件像是魔法師斗篷、博士服一樣的斗篷裝,一條藍色的長褲,白色的、毛茸茸的軟靴。配著金褐色的斗篷,給人一種極為清晰的層次感,頭上則戴了一個白色的頭套,靠近了發髻的位置,是黃、綠、紅三色的線條收束出來的彩色。韓莎抱著風塵的胳膊,輕輕的靠著風塵……臉,在風塵的胳膊上輕輕的蹭著,時而看一眼報紙!
  
  報紙上一些獵奇的新聞很有趣,譬如是在大西洋中發現了一種海怪——這個新聞當然不是真的,這只是一種噱頭,是用來增加報紙的銷售的!
  
  那是一個足有三層樓的大家伙,天啊,它的身軀太龐大了。兩只眼睛就像是探照燈一樣。它從海面浮出來,威廉大喊著讓水手們趕緊轉舵。巨大的浪濤使船起伏翻滾,隨時都有可能覆滅。作為親歷者,我很負責任的告訴大家,當時我們是如何的慌張……是威廉,這一個經驗豐富的水手升級的船長,他拔出了槍,對著天空放了一槍。“安靜,女士們,先生們,誰再喊叫、亂跑,我就擊斃他!”他的果敢挽救了我們的性命,我們真應該慶幸。是他阻止了我們亂跑、大叫,使得水手們終于有機會第一時間采取轉舵、撤離的手段。如果混亂持續下去,我想我們都將葬身海怪之口……
  
  以上出自《海怪》,作者奧斯汀!
  
  類似的短文還有很多,譬如有人以第一人稱寫了自己是一位神甫。有一年在一個教堂工作,晚上的時候總會聽到奇異的,像是什么東西敲擊的聲音。然后他大著膽子探查,發現了一只墳墓底下被困住的吸血鬼。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心跳加速,幾乎不能自己,又如何給自己壯膽,哆嗦著念著父之名,用升水和大蒜殺死了吸血鬼,拯救了懵懂無知的世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通篇的冗長的句子,累牘的心里描述,卻是將一個簡單的故事寫的陰氣森森,恐怖異常。然并卵,讀它們的是風塵、韓莎。
  
  別說字母文字天生的隔閡了,就算是真的那么恐怖……就算是真的有吸血鬼,這玩意兒對二人而言,也不是什么恐怖的東西好不好?
  
  “再找一個小故事看看……”韓莎竄促風塵。風塵便又翻了一個故事。陽光落在祂的身上,電磁波落在祂的身上,除去了被衣服反射的一些外,剩余的幾乎被完全吸收,只是反射了極小的一部分,使得祂衣服下面只是一片黑影,只能模糊的被韓莎看出容貌來——普通人見了,只能是一片模糊的黑——像是沒有月亮的黑夜里看東西一樣。韓莎道:“有些事,我們或許可以更加的主動一些……”
  
  看著新的故事,韓莎卻說起了不相干的事情——和故事不相干,但卻和風塵本身的修行、蛻變有關。
  
  韓莎道:“新生的那些網格包絡,我們已經初步知道了它的扭曲方向和大致的扭曲尺度——這個雖然并不那么準確,但準確的概率還是蠻高的。”
  
  對于新的營衛之氣形成的,包絡了五臟六腑、第三神經系統的那些網絡的觀察、計算的工作是一直都在進行的。到了現在,已經積累了許多的數據——尤其是原本的標準網格的扭曲,更是大致的“碰”上了一個較為合適的公式,做出了一些推演。韓莎的意思很明確——先粗調,再微調!
  
  以風塵對自身的控制能力,先將那些網格扭曲到計算出來的理想尺度。然后是過了還是不足,是哪兒有些不合適的……
  
  根據自行矯正后,反饋出來的數據一點一點的修改就好了。
  
  這樣無疑可以節約大量的時間。
  
  韓莎道:“先大尺度,再小尺度。一點一點的調試,我們沒必要一直等下去,不是嗎?”臉再次蹭了蹭。
  
  “的確,我們的數據積累的已經差不多了。推算的結果就算是有差,也不會差太多。與其這樣等它們自己過去,不如我們直接讓它們過去……就算是坐過了站,它們也會自己回到自己的目標地點不是?”
  
  “但這一次不能直接達到終點的概率很小。我猜這一次的一步到位肯定是有很大的幾率的——因為它們是什么,做什么,搭建一個怎樣的,都是你的基因、你的身體幫你計算好的。你本來就知道這一個過程,這就相當于你主持了一個國家,其中有一段跨區域的大工程,你或許沒有下去看過,但底下人的報告肯定是打上來的。所以,你現在已經初步可以想象出工程完成之后的藍圖了。”
  
  風塵低頭,看韓莎,笑道:“所以,我現在看到的就是CAD?”
  
  “賓果!”
  
  韓莎給風塵點個贊,自己做的比喻,差不離就是這么一個意思了。自己家的寶寶收集數據、計算、觀察的最主要的目的是研究其機理,其次的一個目的,不就是和基因中的信息進行相互的印證嗎?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