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八章 終南捷徑,借尸還魂

第八章 終南捷徑,借尸還魂

    把槍拍桌子的箜云嵐很箜云嵐,那撲面而來的莽勁兒也是一樣的箜云嵐——熟悉的箜云嵐,熟悉的味道。But,左小左是不會把她的話當真的,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你玩兒什么聊齋啊?就箜云嵐……臉上貼了毛比猴兒還精,真當她莽的都已經不知道被坑哪兒去了。什么一個電話,直搗龍潭,然后把她帶走……嗯,聽聽就好了。
  
      她們之間的交情沒到那份兒上!
  
      箜云嵐真要這么做,那肯定就是憋著壞讓左家一蹶不振的——世家之間可不只是有合作,也有競爭。實力相當的時候,大家相安無事。但如左家這樣走了下坡路的,估摸著大家也都不介意踩上一腳,徹底把它踢出局。
  
      說到底,這塊兒地上資源就那么多,蛋糕就那么大,少一個家族參合,大家就能多分一點兒好處。
  
      左小左笑了一下,說道:“哇,我感覺自己簡直要幸福的爆炸了。你說要是咱倆決定結婚,家里會不會同意?”
  
      箜云嵐道:“至少你家肯定不反對!”
  
      左小左問:“那你家呢?”
  
      “我爹同意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我媽肯定是不會同意的……”箜云嵐心說:“你們左家是不是值得拉攏、合作,你自己沒數嗎?自打剿匪之亂被破了家,灰溜溜的從西北遷回青州,你們左家已經不是以前的左家了。你這小妞,估摸著也就是找個有實力的軍官、行政官之類的嫁了當太太。做我媳婦兒,做夢呢?”箜云嵐心里門兒清……剛用話三真二假的晃點左小左,二人是誰也沒當真——
  
      無人當真的玩笑話不是“妄言”,要不然先天真人連笑話都不能說,故事也不能講,那豈非是要憋屈死?
  
      當然,拒絕的話,理由肯定是“瞎胡鬧,女人跟女人怎么能結婚?”……但假如是一個實力相當、蓬勃發展的家族,那就又……
  
      嗯,雖然胡鬧了一些,既然孩子們愿意,結婚就結婚吧。反正家里也不缺個帶把兒的,反正傳統——你他喵的跟我說傳統?當家主的絕對會嗤之以鼻,鼻孔朝天,很是霸氣側漏的告訴你:我們千年的世家,你老小子跟我談傳統?咱的傳統,就是這兒媳婦要定了……至于說是女人跟女人不能生……說的好像男人跟女人就一定能生出來一樣。家里能生的又不是沒有,直接過繼一個就是了。
  
      反正,拒絕人的理由成千上萬,表示接納的原因卻只有一個!
  
      利益。
  
      左小左道:“所以啊,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伴著輕柔的音樂慢搖,韓莎道:“還不如廣場舞呢!”“我感覺還好吧,這么彼此凝視,輕輕的隨著節奏轉,挺有氣氛的。”風塵一手攬著韓莎的腰肢,另一只手和韓莎的手輕輕的握在一起。韓莎則是一只手搭在祂的肩頭,媚眼如絲。一層輕薄、半透的面罩遮住了面容,使那絕美更添神秘。
  
      “剛才的調子像不像是‘黯淡了刀光劍影’的一句?”韓莎心中一動,將剛才偶然演奏出的一段曲子和一首老歌聯系起來。
  
      歌名已記不得是哪一個了,只是記得這一句“黯淡了刀光劍影”,似乎是毛阿敏唱的。
  
      風塵也好、韓莎也好,都不是會在這種事上耗費精力去記憶的人。
  
      什么記歌詞、背詩之類的……
  
      太閑了!
  
      風塵隨意道:“不會是《聊齋》吧?”這一個回答分外的“不走心”,但凡祂稍微讀取一下記憶,也不會說這種沒腦子的答案——再怎么樣,這一句也不可能跑到《聊齋》里面去。聊齋的主題曲一上來就是水琴的嗚嗚嗚嗚好嗎!不過,風塵倒是順勢想起了被《聊齋》支配的恐懼——午夜播《聊齋》,也不知道電視臺咋想的!那種恐怖,想想都不需要渲染,就演員甩兩下袖子,就能讓人嚇尿!
  
      然后……風塵便看韓莎。祂又想起韓莎在夢中嚇過祂的綠褲子、紅肚兜、沖天辮以及那詭異的笑容。
  
      這是跟電視里學的吧?
  
      心說:“自從被您老人家嚇過一次之后,我好幾個月睡覺不敢關燈。那玩意兒電費都不少掏啊……”又想:“貌似也挺值的,這么點兒彩禮就弄了個媳婦……所以,還是原諒了她吧,都是超脫了人的神了,不應該斤斤計較。”
  
      韓莎問:“不是《封神榜》的主題曲嗎?”
  
      “不是吧……”
  
      二人一陣亂猜。
  
      那一句“黯淡了刀光劍影”卻哭暈在了廁所里。伴著夜色而來的,是一盞一盞的花燈掛滿了樹杈,彩色的玻璃使得燈火分外明亮,將這一片照的美輪美奐。風塵、韓莎二人連著跳了三個舞,然后才是回到了座位上。箜云嵐給二人倒茶,說道:“姐、姐夫你們喝口茶,歇一會兒……”
  
      左小左見了風塵、韓莎二人過來,便不再礙眼,和箜云嵐招呼了一下,就跑掉了。箜云嵐說道:“看來左家的問題真不小呢!”
  
      韓莎問她:“看出來了?”
  
      箜云嵐說道:“我聽青梅說她自打來了青州之后組局很積極,今兒再一看她家的奴婢下人,嘖嘖……姐,咱們吧。一般而言,下人缺了可以自己上手,誰也不是嬌慣出來的。總之是絕對不開口子的,那么大一家人,一起動手,一起組織,什么樣的難關過不去?一個大家族組織起來,有計劃的進行建設、工作,效率是非常高的。但這招人的口子,卻是絕對不會開的,千里之堤毀于蟻穴呢……”
  
      韓莎道:“嗯。”
  
      箜云嵐道:“我不知道左家,究竟在急什么。假如是臨時的,那么這樣的場面又是給誰擺的呢?”
  
      韓莎笑吟吟的看她,說道:“首先肯定不是擺給你看的,這不一眼就看出來了?說不得,是為了一個潛力巨大的新股……”
  
      “潛力巨大,還是一個寒門出身,沒怎么見過世面。那么……”箜云嵐的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兩輪,豁然想通:“終南捷徑一條道。左家,這是要借尸還魂啊!這種手法,還真的高明——現在的新貴里,符合條件的也沒幾個人,如果成了的話,那真的是一下子就活過來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蛋兒被看上了!”
  
      戲謔了一句,箜云嵐便懶得繼續想下去。愛是誰呢,倒霉蛋兒是沒必要記住的,那只不過是一個“左家的女婿”的標簽罷了。
  
      風塵問:“那,你們會拆臺嗎?”
  
      箜云嵐搖搖頭,說道:“一竿子打不死人,最好還是與人為善。那句話怎么說來著,表面笑嘻嘻,心里媽賣批。”
  
      “不過,這些可不關我的事!”箜云嵐喜笑顏開,渾不在意道:“咱以后可是仙道中人了,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世俗種種如云煙,哪兒有跟著姐和姐夫一起參禪悟道來的痛快?我以前都不知道原來這世上的一塊石頭,一根草,都可以讓人百看不厭。熟視無睹的背后,竟是有那么多美好。”
  
      “一個人,只有知道了自己要什么,才是幸運的。”風塵笑。心里想著:“抽空了應該去拜會一下舒玉曼道長。”
  
      是舒玉曼的點化讓祂明悟了自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故而也明白了取舍,走上了這一條真人之道,修行之路,一直有了今日的成果。若不是舒玉曼,那祂現在會是什么樣子呢?活在仇恨中,心里只是記得那一點點的仇怨,將自己后半輩子的人生都投入到和張慶之的恩怨當中……
  
      那樣的他不會超凡,不會認識韓莎,不會有現如今的一切。同樣的時間里,他或許正在角落中舔舐傷口。
  
      為了那一張紙上的名不顧一切!
  
      亦或者是心灰意懶的潦倒一生?
  
      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都不過是旁人口中的一句感慨,是處于風口浪尖上的一種沉淪,成為輿論的玩物,成為名利的囚獸。鄭人“買櫝還珠”便會在他的身上上演……那樣的人生簡直令人不寒而栗。
  
      “還是將我的一身道行梳理一番,整理成論,再去拜訪。之前舒玉曼道長度我,現如今,也該是我度她了。”
  
      韓莎反問:“這世上最可怕的不就是一群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去指著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的鼻子罵他們傻逼的人嗎?”
  
      風塵道:“那是因為有自己追求的人沒有那個空閑功夫去搭理他們。即便是有時間,也不愿意把時間浪費在搭理他們身上。對牛彈琴的人或者有,但絕對鳳毛麟角。講又講不通,何必搭理呢?”
  
      箜云嵐亦加入了進來,說道:“這正是曲高和寡。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畢竟都是庸人,都在隨波逐流。當茫然的挖坑的時候,明知道那會埋葬自己,亦會挖下去,然后自己躺進去。這是一種普遍的人性。”
  
      “這覺悟,明兒早餐給你炸雞腿……”韓莎送給箜云嵐一根大拇指。
  
      夜逐漸的深。
  
      天空在燈光的照耀下變成了一種純粹的黑。
  
      舞會進行到了這個時候已是尾聲,一群人便結隊往外走,只留下了一地狼藉。各家的車夫、保鏢都在等著。夜色里,人力車輻條的輕響聲碾過安靜的路面,各自分流,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