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六十七章 建設力場

第六十七章 建設力場

高居三千丈,誰是云中客?下方遷徙的人群像是一地的螻蟻,正來來回回的搬遷,行動……帳篷等生活用品被小心的拆除,各家裝了各家的皮子、扛上了木頭,不斷的將東西往外移,方便在草上滑行的,形狀如雪橇一般的“土飛機”上坐了女人、孩子,馬和牛就拉著“土飛機”摩擦出“唰唰”的聲響。馬背上則是扛過來的木料、皮革。張天野看了一陣,頗是于心不忍:“風塵,我們這樣是不是過分了一些?”
  
  這里……本是他們的家啊!雖然他們茹毛飲血、原始且落后,但這和他們生活在這里,現在卻被奪去了生活之地沒有關系。
  
  看他們大包、小包的,牽家帶口,張天野莫名的就想到了電影里因為窮的鬧饑荒,開始成群結隊的逃離,充滿了悲苦、絕望的人們。他說:“這里,畢竟是他們生存了許久,或者說世代都在這里生活的一個地方。就這樣走了……而你。”張天野的嘴角蠕動了一下,最后的一句話卻終究沒有說出口:
  
  而你,卻冷漠的越發不像一個人!
  
  也才是這時,他才突然想起來,風塵似乎早便說過,祂已不算的一個人了。一只野豬的基因都比祂更像“人”。他心頭唏噓,暗忖:“本已都不是人了,又何談對人的憐憫?便是有,也不會是他們這些吧?”
  
  又想:“人都言物傷其類,其鳴也哀,前提卻也是要‘物傷其類’才行。祂不是其類,又怎么會為之傷?”
  
  “你是不是來大姨媽了?”風塵作驚怪狀,斜睨他一眼,“這多愁善感的,都快比得上林黛玉了。”
  
  “誰特么大姨媽了?你才大姨媽呢?”剛才醞釀出的那一點兒“物傷其類”的情緒卻是直接飛到了九霄云外。張天野惡狠狠道:“就你這陰陽人都沒大姨媽,我可是純爺們兒。”聽張天野說自己是“陰陽人”,風塵卻也不氣,只道:“所以,你應該明白自己為什么不是我的對手了吧?首先,我開了掛了,其次,我不掉血……”張天野手指著風塵,一陣哆嗦:“我,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風塵聳肩:“這會兒見著了。”
  
  張天野撲上去,揪住風塵的衣領一陣搖晃:“混蛋啊,你把以前那個淳樸、善良、單純的風塵還給我。”
  
  “我不淳樸?我哪兒不淳樸了?”風塵針鋒相對——這廝竟然懷疑自己的品格,這絕逼不能忍。
  
  韓莎護著風塵,把張天野的手拍開:“手拿開,不許欺負我家寶寶。我家寶寶一直以來都是淳樸善良單純的。是吧?”韓莎從后面抱著風塵的腰,將臉貼在風塵的臉側,輕輕的磨蹭。風塵很是“狐假虎威”的說:“張天野,你剛才的話,我都可以告你誹謗。就權且記下來吧……還夠慢的,一些破爛石頭都要搬走!”話落,便隨手牽引。指尖的指甲上精致、微小的陣法作用,產生了強力的糾結。下方的峽谷中一股風壓頓起,朝左右排開。激烈的風將地面上細小的樹枝、石子吹的混在一起,猶如一條塵龍一般朝著兩邊沖突出去。還未走出山谷的人,登時就被巨力掀起來,飛撞了出去。
  
  石子噼里啪啦的落在身上,空氣中更彌漫了一股輕微的血腥氣,亦聽見了有人哭號、慘叫的聲音。
  
  怕是有人被飛石砸斷了骨骼……
  
  慘叫、哭號的聲音令風塵頗為不喜,略是皺了一下眉,嗔道:“噪括!”
  
  青丘們、箜云嵐和韓莎倒是不覺有什么不對。張天野、安落則是面面相覷……這玩意兒,風是你起的,人也是你砸傷的,這會兒還不許人家疼的哼哼了?這一種行為,卻已經是超出了“霸道”的范圍了,簡直就是“蠻不講理”。張天野又是一陣內心的糾結——他的風塵真的變了!真的。正醞釀著感情,卻不妨被箜云嵐撞了一下肩膀:“喂,大師兄,你這是師父讓妖怪抓走了?”
  
  張天野氣急敗壞:“我這表情那么像猴兒嗎?”
  
  箜云嵐道:“你自己說的。”
  
  “唉,師父已經不是以前的師父了。但你的大師兄,永遠都是你的大師兄……”張天野唉聲嘆氣。
  
  下方的風壓已散,唯留下一片干干凈凈的山谷。山谷內側除了一些貼在地上的綠色植被,樹的葉子已是光禿禿的,許多的樹枝都也折斷,露出了白茬。地上的石頭也滾的干凈,原本的一些異味,亦被這一股風排的干干凈凈。青丘們一陣驚訝,拍手叫著“厲害”,纏著風塵問是怎么弄得,可不可以教她們。
  
  風塵便簡單的講了一些空氣對流、運動之原理,又講了自己是如何制造的這一種狂風,以及地形對氣流的影響,更加進階的……噴氣式發動機的原理,都一點、一點的講了。為了便于她們理解,風塵也未涉及數學公式,只是講了一些原理,盡量的通俗易懂。又說:“你們也想要,等閑了給你們指甲上弄一些陣法固定,稍微一學,就會耍了……”
  
  “我要,我要第一個,刮風太有意思了。”“我的風肯定比你的大,我要姐夫給我弄最厲害的……”“我的最厲害。”
  
  “……”
  
  幾個小家伙兒習慣性的打鬧起來,而她們爭論的東西,是那么的幼稚、無聊……韓莎掩口笑,由著她們鬧騰了一會兒,才道:“行,都別鬧了。看你們姐夫布置陣法了……這是一個很大的陣法哦!”
  
  這是一個超大型的強磁力約束的等離子環形場,高度大概在三十米左右,直徑則是三千米的樣子。
  
  如果是從天空的視角,而且是可以看到這個力場的話,那么就可以看到它的形狀就行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卡車輪胎平放在地上。但這一個卡車輪胎卻是略微的不規則的,有一些地方粗且厚,有一些地方卻纖細、輕薄,也低矮一些。各處的強弱皆有所差,并不一致,卻詭異的平衡。風塵領著眾人,一處、一處的設置,然后將陣法連續起來,力場運轉之后,卻并不能夠以肉眼看見。這一個有些四扁不圓,變了形的“輪胎”的用途之一,是隔絕內外,另一個則是要維持未來的球形鏡面——
  
  風塵總不能無時無刻的以自己的力量托舉著。屆時祂還要進行觀察、分析,還需要去別處采集金屬。
  
  指著天空……“球形的鏡面的大小,預計在直徑一千米左右。是一個巨大的球體。等做出來之后,你們就知道有多震撼了。”
  
  風塵意氣風發,說道:“等到環形場的懸浮功能打開之后,這里的重力就會被抵消。你們在這里就和在太空中一樣,是可以飄著的。這個球呢,我首先會用陣法做出框架,然后將一種人造的絕對反光的材料貼進去。周圍以超強的電磁力為約束,形成骨架。我做球的時候,會帶著你們一起,不過等以后的實驗,你們要乖乖的在莊園里……”
  
  “不嘛姐夫……”“姐夫……”青丘們一個個提著聲調,可憐巴巴的抓著風塵的胳膊,一陣搖晃。
  
  “都聽話,很危險的。我和你們姐姐能走得了,但我卻照顧不過來你們。萬一出了事情怎么辦?”
  
  這一個“危險”可不是嚇唬人的,而是真的“危險”——如果球面在實驗過程中不能夠被成功約束,突然間爆炸,等離子場崩潰。那結果就是數十萬度乃至于上百萬度、千萬度的高溫瞬間朝著上下左右前后所有的方向無差別的釋放,血肉之軀在這樣的危險之中,瞬間就會“消失”,被燒成基本的粒子,而且還是元素周期表的前幾位的——后面的根本就容不下!另一個危險,則是黑洞成功后,可能遇到的“危險”——如果黑洞成功,風塵甚至都不會近距離去觀察:生命誠可貴!
  
  一旦被黑洞來一下,整個人都磨成了基礎維了,什么都不會剩下。
  
  為了足夠的“安全”,風塵心目中,這一個黑洞的理想尺度應該是在30微米左右。韓莎幫腔道:“再鬧現在就把你們送回莊園去!”
  
  作為“姐姐”韓莎是素有威信的,青丘們一下子就不鬧騰了。接下來,她們便在地上搭建了帳篷,又去搜尋一些野物……可惜,風塵的一股風下去,除了鉆地下的地鼠、兔子躲過一劫外,剩下的什么都沒了。一群人找了半天,也都沒找到什么可以享受的野味。還是韓莎有主意,讓風塵隨意弄了一些蟬蛹、螞蚱出來:很神奇的,這些昆蟲吃的是土,長出來的卻是螞蚱、蟬蛹,又來了一些蔬菜。大家就開始了燒烤:
  
  螞蚱、蟬蛹穿成了串,將一些隨身攜帶的佐料拿出來。一會兒工夫,就聞的香味四溢。對于螞蚱、蟬蛹這些吃食青丘們是甘之若素的,唯獨介意的不過是安落和箜云嵐——就連張天野都不介意,小時候還捉著吃過。
  
  他擼了一串,講自己的豐功偉績:“我那會兒是一休哥領著去郊區,從地理抓青蛙和螞蚱,然后打火機一撩就敢下口!”
  
  安落則是野外生存吃出來的心理陰影:敢吃,但心里頭有疙瘩。實在是……一言難盡。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