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八十二章 大衍金丹,術數天球

第八十二章 大衍金丹,術數天球

    一個人的經歷,一段歷史,便在一個并不算廣闊的范圍內被改變,一切都平靜的毫無波瀾,不見痕跡。這就像是一次經典的微創手術,魔教之毒瘤,被完整的剃去了,卻又沒有傷害一絲的好肉。事后,越是回思、琢磨,林素心就越發感受到這一法門的精湛、玄妙,忍不住多做把握、咂摸。
  
      于“過去”之中更人意志、革新記憶,使人于無知、無覺之中,便被更革意志、記憶,可謂是:
  
      無聲無息、無形無質,至于亡而無覺……
  
      林素心的整個“手術”的過程,蛞蝓都是旁觀親歷的,于第二世界中作為主體的風塵則是“同知”的,無分先后,無視時空的同步知覺。見了林素心操作的每一個細節、每一絲想法……這倒也是繁忙的填充材料,思考問題之后,一種難得的休閑。也會在大家空閑的時候,一起約來,進行一次“現場直播”。
  
      歷時三月的“手術”讓張天野這個三千世界法的始作俑者都驚嘆連連,獲得最多的,自然也是他這個始作俑者。
  
      韓莎卻也亦有一些收獲……
  
      坐在一個觀察港上,一千米直徑的大球周圍一圈被強力的約束,逐漸形成了一個半透的黑色邊界,看去本身似便是一個“黑洞”了。那一圈黑色邊界之內,便是黑洞的本身,黑色邊界之外,便是本來的世界。而那黑色的邊界,自然就是事件界限了……而在大球的內部,黑洞卻還未形成,但已經有了一些趨勢。風塵坐的很隨意,是一個最為自然、舒服的姿勢,雙腿展開,呈六十度擺成了一個V字形,左手斜垂,貼著身置于右側的大腿根。左手則是曲折手指,用食指在下巴上輕輕的、規律、節奏的點啊點……
  
      被點的位置,正是下唇下方的小窩!
  
      一邊點,一邊思量……
  
      伽羅瓦證明了維度是存在上限,即在一個群中所含的元素是不可超過六十的,用數學符號表達,就是Sn≤60。當超過六十之后,便無意義——數學上的無意義。當元素超過60之后,實際上經過計算之后,一定會坍塌、回歸到60。伽羅瓦天才般的證明了這一點,而風塵以為,這同樣是一個邊界,是一個有序的世界、無序的世界的邊界,超越邊界,便無意義,邊界之內,解釋一切!
  
      即一個Sn=60的群,是包容、涵蓋了現如今的一切的數學、涵蓋了有序的世界的一切奧秘、邏輯的。
  
      一切數學皆在其中,宇宙變化亦在其中。
  
      那么,這樣的一個群,其結構是什么樣的呢?這樣的思考是漫無邊際的、發散的,一直到剛才,祂坐在這里,看著那直徑一公里的大球,心中忽而有了一個那么一點靈光!六十正是一個奇妙的數字——祂看著這個球,一下子就想到了由六十個碳原子組成的碳六十——像是一顆足球一樣圓潤、美感……
  
      以碳原子為頂點,呈十二個正五邊形、二十個正六邊形。心中想著的元素,便一一帶入,成為了一個一個的頂點。
  
      祂的身前,一個比足球大了很多,足有臉盆大小的,結構嚴謹的球被投影了出來,隨著祂的心意而動:
  
      看起來似乎是一種旋轉,實則卻不是旋轉,而是一個一個的元素,沿著楞在運動。更確切的說,是同時在介于五個元素、六個元素兩種狀態的運動。起運動的軌跡,既是在一個系統,又是在另一個系統,卻又同時存在于一個更大的球體的表面。而在運行之后,隨時可以從一個系統,變更進入另一個系統。六十個頂點,被風塵用了三十二套系統的字符標注,每一個正五邊形,便對應了五個六邊形。
  
      字符沿著楞運動,從一個頂點旋轉、鏡像,到達另外一個頂點,按照一定的規則變動。風塵只是看著這個東西出神……
  
      那一個小小的,和碳六十的結構一模一樣的球,便像是整個世界。宇宙內的一切奧秘都藏在其中。
  
      春風熏熏暖人醉。
  
      第一世界的基地洞窟之中,伽羅瓦所在的洞窟之內投影成了一片碧綠的草場,遠處還可以看到一些濃綠色的森林,有靜靜的河流,緩慢轉動的風車。還有墻壁裝飾成了拱形的四層高樓,墻上貼著紅色的瓷磚,窗戶狹長,左右還有角樓的私人豪宅。而在伽羅瓦的頭頂上空則是成片的數學公式、幾何圖樣。伽羅瓦選擇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陰神愜意的平躺下來,頭枕著雙手,看著那些公式。
  
      這樣的生活簡直太美了……他所有的熱情、所有的思想,都無拘無束的投入到了數學當中,每一天都過的那么快,令人感嘆時間的流逝。他不愿意再有身體:那樣他的精神都會受到束縛!
  
      突然,一個在他的意念操縱之外的,球形的圖案旋轉著,出現在了半空中……
  
      “伽羅瓦!”
  
      風塵的聲音和煦的像是春風。
  
      聲,來自于上、下、左、右。那一個球形的圖案,正是風塵投影出來的圖案,碳六十一樣的結構,但每一個點,每一個部分,卻都變成了群中的元素,整體變成了一種表達維度的上限,以及運算規則的奇妙圖景。
  
      風塵道:“你看一下……這是我突然想到的。”祂沒有說更多的話,因為對于伽羅瓦而言,不必要說的更多……
  
      伽羅瓦的“天才”讓他一見到這個結構,就陷入到了一種魔怔當中。周圍的青草、樹木、河流和住宅,都停頓了一下,而后消失一空。頭頂上其余的數學公式也消失了,只剩下了這一個球——頂點沿著棱運行,公用了一條軌跡,那種奇妙的變化、位移,令他越發的狂熱。只有頂點、棱的結構的球形被伽羅瓦接管。然后,其中的正五邊形、正六邊形都被他分別用了紅、綠兩種顏色渲染。而后每一個面,都被他利用風塵的符號命名——再一次運行,比之剛才一下子就清晰了很多!
  
      具象的方式,又被轉化為了更加抽象的方式,只見到一個個大括號中,不斷的有一些字符閃爍,變化,被標記了運行軌跡進行比較。
  
      對于常人而言,具象無疑是直觀的。
  
      但對伽羅瓦來說,抽象才更加的直觀。那種大括號中字符的變化、閃爍反倒是更加容易理解。陰神沒有疲倦,不眠不休,球中的頂點不斷的運行、變換,或者離散、或者結合,或者交換了位置……變化、回歸,從雜亂無章到回到起始的原位;一次、一次、又一次……提綱挈領,再度變化。隔著一個世界的風塵卻比他更快的給出了一串的公式,闡述了這一系列的變化過程。伽羅瓦深吸了一口氣,盯著公式,過了許久才是說道:“它可以交給我來命名嗎?”
  
      “那你想要叫它什么?”風塵開口問了一句,聲音隔著一個世界,由墻壁的陣法模擬發出……
  
      世界的阻隔對祂而言是無的,交流的時候,更可以直接的以天鬼或者風莎燕為跳板的同步進行。祂問伽羅瓦,實際上自己也想到了一個名字——它蘊含一切、囊括世間之一切有序,數學之周全,所以,祂將之取名為“大衍金丹”。
  
      所謂“大衍”者,天地之數之極,全之又全,不丟不漏,涵蓋一切、包容一切。“金丹”則,金性不朽,丹者圓潤,周全。
  
      大衍金丹……其名卻正當。
  
      伽羅瓦說道:“它闡述了世間的一切數學,是數學的歸宿,是數學的盡頭。一切有為法皆在其中,一些數理變化,皆不出其右。而自古以來,我們都認為天是包容一切的,所以我想要叫它‘術數天球’……誰又能想到,我竟然可以走到數學的盡頭,跳脫于數理之外,明悟一切!”
  
      風塵道:“術數天球,也不錯。伽羅瓦——它就叫術數天球了。有關術數天球的相關論證,以及你之前的維度上限的證明。我會一并寫成論文出版……”
  
      伽羅瓦道:“那你確定的名字又是什么?”
  
      風塵道:“大衍金丹。”
  
      ……
  
      于是,風莎燕便又有事情做了。每天在教導三魂七魄、句芒、王佳樂之余,都要抽出時間來零零碎碎的,寫關于維度上限的證明論文,寫術數天球的這一堪稱數學上的“大一統公式”的玩意兒。寫一些,便和伽羅瓦討論一些,足足是寫了有一個月左右,才是截稿:足足有厚厚的一摞。而后,便保存了原件,將復印件郵寄了出去——
  
      伽羅瓦和風塵并列了第一作者,風塵的一旁,還添加了韓莎的名字,作為第二作者。風莎燕直接將稿件投給了最權威、最嚴苛的一家!
  
      此時的京城已經是炎炎夏日,周遭盡是一些衣著清涼的男女。路過風行廣場的時候,還可以看到廣場上的人。
  
      利用了陣法、生物建筑的奇妙,這里無疑是夏天最涼爽、冬天最溫暖的地方。附近的人都喜歡來,風行公司的生物技術的新概念、綠色住宅也大受歡迎,綿延了一大片。從天空看下去這里就是一片童話王國,若不是遠處的高樓林立,幾乎都讓人以為這里本就是童話世界中的仙境了……
  
      低頭看了一眼,風莎燕清淺一笑。
  
      一身青白色的簡約的連衣裙在風中輕輕的貼了身體,剪出一抹倩影。只是一下停頓,便進了山中,峰巒一去,云霧在身邊經過,片刻就回到了基地之中。將落下去,便見一個丫頭“哇呀”的叫著迎上來,和她抱了一個滿懷。這丫頭脆生生道:“姐,你回來了?剛爺爺還問你去哪兒了呢!”
  
      風莎燕“嗯”了一聲,問:“那你說我去哪兒了?”
  
      “我怎么知道。”
  
      “我去郵寄論文了,然后啊,這一篇論文就會坐飛機飛到瑞典去,然后登上一本很權威的數學雜志……”
  
      “數學的雜志,好無聊啊……”此女對數字沒有一丁點兒的興趣。風莎燕一笑,打發了她,便進了基地。
  
      進了父母所在的房間之中,見二人都在,便道:“爸、媽,你們找我?”
  
      風父道:“嗯,剛想問你。我倆中午想吃炸糕,不知道你吃不吃。”風莎燕囧,說道:“我打小就不喜歡吃糕……”頓了一下,又道:“你倆也快別做了。我給你們弄……糕一直都不會踩。”風莎燕知道自己的父母,喜歡吃糕、吃莜面,但偏偏糕又是從來都做不好的。于是就將做飯的活兒攬在了自己身上。風父又問:“你剛出去干嘛了?你倆什么時候回來?這都在外面半年了吧?”
  
      第一個問題問的是風莎燕,第二個問題問的是風塵、韓莎——一開始的時候還感覺這種說話別扭,但習慣了也就習以為常了。
  
      風莎燕撒嬌:“爸爸欸,九個地球呢。拋開咱們這個,我們才逛了一個地球,還差七個呢……”
  
      “那不是要三五年?”盤算著想一想,一個星球半年多,八個可不是三五年嗎?這個時間算的一點兒毛病都沒有。
  
      風莎燕:“……”
  
      “你還沒說你剛干嘛去了?姑娘家,別往外頭亂跑……”
  
      “……”繼續無語中,過了幾秒鐘,風莎燕才說:“我剛去投論文了,也沒亂跑……不是,就算是我亂跑,這人們還能把我怎么著啊?就是鋼鐵俠托尼老師過來了,他還能給我耍流氓咋滴?”就憑風莎燕的能力——嚇死他們!跟著,就轉回了正題:“是一篇數學論文,就是說罷,我把天下所有的數學問題都解決了。”
  
      自己的老子繼續揭短:“行了吧,我就見人小伽天天研究,怎么成了你解決的了?”風莎燕端詳了一下風父——
  
      是親老子,沒錯。
  
      “行,我去做飯!”風莎燕去做飯。而一場數學界的風暴,也已經開始醞釀。
  
      一只南美洲亞馬遜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后引起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
  
      蝴蝶已經扇動了翅膀,風暴已經開始醞釀……但它帶去的卻不是毀滅和新生,也不是災難和希望。而是一場終焉!塵世間的數學,將在這里終結,一切都將歸于術數天球的體系之下,再在其中獲得自己的位置。曾經的各種數學難題,亦將迎刃而解——數學終焉,已是盡頭——
  
      一切的意義,都在其中。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