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超維之道 > 第十七章 你的老爺爺,祂給的

第十七章 你的老爺爺,祂給的

“好!”風塵點頭,笑說:“只是我已不依賴五感、六覺之觸法,有則錦上添花,無則不關痛癢——有、無影響不大。不若這樣,我將第三類覺,也一并閉了,試一試這種最為糟糕、極端的環境。”心念一運,風塵便有了這樣的一個建議。張天野看了一眼二層的廊上的風塵、韓莎,頗是無語的對大蛇丸說:“你怎么這么賤?”
  
  大蛇丸:“……”張天野:“你怎么這么賤?你怎么這么賤?我還是頭一次聽人提出這么賤的建議。”
  
  “第三類、第二類之間,差距太過了。雖然我只是在第二類朝著第三類蛻變的過程中,半只腳進了第三類;莎莎也是第二類中的巔峰了,但是,二者的區別、差距,都太大了。”這其中的差距,體現的最為明顯的,就是身體內的信息傳遞、處理的速度,足足三百多萬倍的差距,令人絕望。而封閉五感、六覺……正如風塵所言——毫無用處。也只有抹平了這些差距,彼此才有的打!就見的風塵走出一步,在距離地面六米多高的位置定住,不動不搖,對韓莎說:“來吧!”
  
  第二類溝通內外的觸覺——五官六覺,第三類的,超越了光速限制的覺,也同樣被自我的閉合住。
  
  風塵一動不動的靜止在半空中……
  
  韓莎手一按護欄,足下一蹬,身體便如同一道閃電一般朝著風塵彈射過去,一下膝擊直沖風塵的胸口,空氣壓抑成一股惡風,刺激著風塵的胸部。風塵的身體,也自然而然的有了反應,隨著這股氣流打了一個旋兒——祂并未使用陣法,只是以罡煞轉化之法使得身體變得如同羽毛一般輕盈,因勢利導,避開了這一下。膝雖落在了胸口,卻已變得無力。韓莎另一只手一探,去抓風塵的脖頸,卻也抓了一個空——兩個動作,都在極短的一個瞬間完成,比人的眼睛的反應還快。
  
  不見法術、沒有玄機——因為施展陣法、糾結需要時間,也需要分心。而就二人這樣的距離,根本也不存在施展陣法一類手段的時間。雖然,風塵被限定住了,不能使用陣法、不能夠動手動腳,但韓莎卻是當做祂可以反擊的!
  
  快……張天野、安落、風曦云還能夠勉強的,看清楚韓莎的動作,其他的百花谷弟子卻只能徒勞無功的看韓莎一閃而逝,再一閃而逝,在她們的視覺中留下并不連貫的,如同連環畫一般的影子。甚至遲疑的影像,會讓她們的眼中出現兩個韓莎,甚至于是好幾只手。無形無質的立場展開,不見形,也不見狀……
  
  集了輕盈、矯健為一體,韓莎將自己的速度、力量發揮到了極致。但卻始終無法奈何風塵分毫。
  
  一串的“暴打”停了之后,空氣中才傳來一陣沉悶的雷聲。那是韓莎的動作太快帶起的音爆。
  
  “云云……”韓莎叫了一下風曦云,讓她把劍扔上來:“劍扔給我。”風曦云便將自己手里的劍扔給了韓莎。韓莎彈了一下劍,只聽“嗡”的一聲,劍光就如水一般,蕩漾出一陣炫目的,卻不耀眼的光。韓莎叫了一聲:“太氣人了,今天老娘就要謀殺親夫了!嘿……劍氣縱橫三萬里,一件寒光十九洲!”
  
  口中念了一句詩,人卻如驚鴻一般投射出去。人,一閃而逝,劍,一閃而逝。一道簡單直白的軌跡直破風塵的胸口。
  
  嗆!
  
  劍過,聲起。風塵胸前的衣襟被橫著劃開了口子,內中裹住了胸部的白色綢布也咧開了一個笑臉,露出了里面的天衣出來。天衣無縫,天衣也無傷,這一劍雖然凌厲,但風塵的天衣的防御之力,自主的防御之能,卻更是不凡——那劍畢竟是普通的劍。乘著眾人還沒有看見、反應過來,韓莎就將劍朝地上一插,乳燕投林一般靠近過去將風塵的衣服一抓,一?,使斷口整齊,而后虛實變化,原本的裂口除了隆起來的一條線痕、斷掉的線頭外,就看不出破損了。自然也就免了“春光乍泄”之危。這些風塵或許不介意,但是韓莎還是很介意的——都是她的,不許別人看。
  
  一系列動作之后,那劍鳴聲才起。張天野揉了揉眼睛,問大蛇丸:“剛才是我眼花了,還是錯覺……那白花花的一片……”
  
  大蛇丸肯定道:“肯定是錯覺。”雖然風塵的思維、想法它只能夠感受到第二類的器官傳遞過來的一些,無法感受到第三類器官的信息——但剛才它分明是看到了啊。大蛇丸又不瞎,那眼睛之毒辣,比百花谷這些女弟子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兒。
  
  風塵放開了感官,說:“你這也太狠了,想要謀殺親夫。幸虧我身體夠硬,要不然還真的栽了。”
  
  韓莎道:“要能殺了你,我肯定選擇煲湯。先把兩個大喵喵切下來,肯定蛋白質豐富,補充膠原蛋白,然后嘴唇很柔軟,要用可樂燒一下,就跟做可樂雞翅一樣。然后這雙手直接砍下來腌了,多放一點兒泡椒,麻麻辣辣的……”韓莎笑盈盈的用手在風塵的身上劃,說一處便劃一處,將身靠在了風塵的身上,嗯,滿滿的幸福感。
  
  風塵“嘿”的一笑,說:“腳丫子給你吃啊?”
  
  韓莎“哼”一聲,針鋒相對:“晚上就煮。”
  
  “吁……”
  
  張天野“吁”了一聲。鹿丸小心翼翼的靠上來,問:“張兄,這是什么情況?”張天野看他一眼,便指一指半空的二人,說:“打情罵俏呢。你不會是擼瑟兒吧……哎,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哈。你的老爺爺就是祂給你的,所以有機會,你一定要好好的巴結祂一下,那什么諸葛亮多low逼啊?讓祂給你換吞天滅地七大限、換八九玄功、異火,這么說吧,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祂拿不出來的。拍好馬屁,直接送你異能都行……那個,你改個名兒行不?我們都知道你是穿越的,但鹿丸這倆字也太羞辱智商了。”
  
  鹿丸長大了嘴,腦子里就像是被一道悶雷驚了一下,一片空白、混沌,過了半晌才遲緩的反應過來——
  
  這個張天野居然知道他的金手指,還準確的知道他的金手指是諸葛亮。而更加重要的是后面的信息……信息量太大,有點兒接受不能啊。他能夠接受金手指是人造的,但上面的那兩個人——實話說他看不出厲害來。雖然剛才的打斗,實在是快。
  
  “真、真的假的?”
  
  看著鹿丸那種震驚的樣子很是有趣,張天野就繼續震驚——震驚多了也就麻木了。這正是過量療法。
  
  張天野感覺自己真的是一個好人。
  
  “你可以問你的老爺爺啊,實不相瞞,我這里也有一些老爺爺。你想要我能把三國群英都送給你,逍遙侯、小公子、蕭十一郎、風四娘一個不少。還可以送給你八神庵,這個老帥了……”
  
  鹿丸沒說話,顯然是去問老爺爺了。過了一會兒,鹿丸才問:“你們為什么這么做?”
  
  張天野的實話卻很氣人:“因為好玩兒啊。”
  
  “……”
  
  這已經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小子,作為一個穿越者,你能夠遇到老鄉,是幸運的。你好好鍛煉,等我們在這兒建好了天文臺,說不得給你一個保安干干……”張天野拍了一下鹿丸的肩膀,鹿丸的心頭則是五味雜陳……只是給個保安干,也太摳門兒了吧?只是,他也好奇,這個天文臺是什么?他的眼神也沒有掩飾,張天野一眼就看透了,指著風塵說:“你以為我們和你一樣,是誤打誤撞的魂穿過來的?”
  
  “我們,是主動的啊。可憐少壯不努力,現在只能徒傷悲。你要是有這個世界天機谷里那群人一半兒的水平,我都能憑著老鄉的關系給你走個后門兒,讓你當個小倌兒。最差了,給研究者打個下手也是可以的。”
  
  “不是,那你們怎么?科技側和神秘側不相容啊。你們和我不是一個世界的吧?你們是平行世界的地球人?”
  
  “平行你個**……”張天野爆粗口,“愛因斯坦相對論你知道不知道?歐拉、高斯聽過沒有?微積分學過沒?高數知道不?汶川地震知道嗎?九八年大洪水知道嗎?非典知道嗎?什么叫科技側、神秘側不相容的?小說中的東西你當真,是你是傻逼還是你本身就很傻逼?”
  
  “……”鹿丸被噴的無語。
  
  “就是退一萬步說——你要是真的從平行世界里來,祂能不知道?嘿,在月牙泉的時候你記得不記得?你的記憶、你的靈魂都被祂玩弄了不下十萬次,你什么玩意兒祂比你自己都清楚。老爺爺都是為此補償你的。不過啊,能給林大掌門練功做一做貢獻,兄弟,牡丹花下死,你也值了!”
  
  鹿丸聽的臉都有些發綠——他都經歷了一些什么啊?他是記不清楚了,但直覺的,他知道張天野說的是真話。
  
  張天野拍一拍他的肩膀,笑的燦爛:“別有小心思,別把我們當傻瓜,你也不是豬腳。在上個世界,滿天神佛都被解剖了,一個個屁都不敢放一個,祂說一句都過來見我,一個個屁顛兒屁顛兒的就過來了。都是站著的,連坐著都不敢。地獄三頭犬被看上了,陪著孩子玩兒的一直到我們走了——地獄三頭犬?厲害?牛逼?那就是一條狗而已,在祂眼里和寵物沒區別……”
  
  張天野心里滿是得意,小心臟都快要唱“改革春風吹滿地”了——嚇唬小盆友的感覺簡直不要太贊。
a8娱乐城真人游戏